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坏坏狐王别乱来》在线阅读 > 正文 正文 最终章 大结局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坏坏狐王别乱来》 作者:作品集

正文 最终章 大结局更新时间:2015-07-15

      雪狐族王宫。【虾米文学www.xiamiwenxue.com]大文学

    魅雪与锦绣回来之时,便听闻月华夜三日后要与妖族决战之事。

    寒镜正与几大妖族族长在商议应对之策。

    见到魅雪回来,寒镜自是喜出望外,毕竟之前听锦绣传讯提到魅雪消沉的状况,一直很是担忧。

    “不知父王可与族长们商议出对策了?”锦绣出声询问。

    寒镜摇头,只是叹息:“月华夜如今力量太过强大,即便我们几大族长再次联手,也难敌他一人。”

    “只能说如今的妖族在没有外忧强敌的环境下,懈怠于修炼,早不如当初那般强大,实力下降了许多,当年便是勉强才将其封印,如今想拿下他,更是难于登天。”一声嗤笑,却是腾蛇族的太子殿下焱紫河。

    在座的几大族长脸色微微有些尴尬,却不能否认他说的确是事实。

    魅雪蹙眉沉吟半刻,然后自怀中掏出一枚日莹剔透的六菱形冰晶,泠泠开口道:“若是能将这千年冰魄的封印完全解开呢?”

    这千年冰魄是流月曾经为了让他恢复原状而从族中长老那取来的,其中汇聚着历代雪狐王力量的精魄,因力量太过强大,所以也一直封印着,可取的力量有限,但若是将封印完全解开,汲取了其中的力量,那便也不容小觑。

    寒镜看见他手中的千年冰魄,眼中精光一闪,却是蹙眉摇头:“不可,虽然这千年冰魄中汇聚着强大的力量,但正因为力量太过强大,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得住的,若是承受不住,便会被力量反噬,反会丢了性命!”

    他并非没有考虑过,只是此法太过冒险,所以他从一开始便否决了这个法子。

    魅雪薄唇微微一弯,却是不以为然的扬眉笑道:“即便冒险,但这也是唯一可行并有胜算的法子,总好过干等着灭族。”

    焱紫河看着魅雪,半晌后扬唇一笑:“前雪狐王说的是,此法未尝不可一试。只是不知,谁来试呢?”

    魅雪斜眸看了他一眼,面不改色地接口道:“既是我提出的,自然由我来试。”

    “魅雪!”寒镜闻言,面色不由微微一变:“莫要冲动胡来!”

    他是雪狐族唯一的继承人,怎可让他来冒此险?!

    “父王,我意已决,你不必再劝。”魅雪眉眼之间,透着一抹决然之色。

    他鲜少唤寒镜父王,如今这般叫他,便当真是正经起来了。

    寒镜自然也知道他的性子,只得叹息一声,不再多劝。

    于是,解封便定在了次日。

    魅雪离开大厅之时,紫河几步追上前,眸子微微一眯,挑起了眉梢:“前雪狐王,为何就你一人回来?那丫头呢?”

    魅雪皱了皱眉,只看了他一眼,并不作回答。

    紫河勾着唇角,又悠悠道:“莫不是,你连保护她的能力都没有?看来,我将她让给你,实在是个错误的决定,替你引走绯舞这个麻烦,放心让她留在你身边,更是大错特错。”

    魅雪面色变了变,冷冽的目光盯着他,一字字冷冷道:“我会将她无恙的带回来,哪怕拼尽我这条命!”

    紫河微敛了眸,睨了他半晌之后,才嗤笑一声道:“这话,还是等你明日能活着收纳了千年冰魄再说罢!”

    魅雪没有说话,只紧紧握起了双手。

    在没救出她之前,他不会死,一定不会!!

    “魅雪……”紫河离开后,身后又有声音轻轻唤她,却是绯舞。

    她听说了他要解封之事,因为担忧才来。

    “你真的要解开千年冰魄的封印么?你可知道,若是有个万一,你会为此丢了性命?!”

    魅雪淡淡看着她,凉声道:“我需要力量,如此才能守住雪狐王族,才能救回笑笑!”

    绯舞脸色微微一变,然后咬紧了下唇:“那丫头……当真就如此重要?”

    让他可以不惜名悔了婚宴,舍弃王位,如今更是连命也可以舍弃!

    魅雪没有一丝犹豫的自薄唇中吐出一个字:“是。”

    然后,越过她,径直离去。

    …………

    第二日,寒镜与几名长老准备好了法阵,魅雪带着千年冰魄立于阵中央。

    寒镜只是深深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可准备好了?”长老问。

    魅雪淡淡点头。

    仪式开始。

    千年冰魄缓缓浮于上空,开始渐渐散出白色的光芒,那光越来越强,越来越大,最后将魅雪整个人都包覆了起来,看不见影。

    而魅雪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缓缓流入体内,越来越多,多到让他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块骨骼,每一条神经都似要撑爆一般,疼痛难当,不能容纳。

    他甚至能感觉到有血不堪力量的压迫自毛孔中一点点渗出,巨痛几欲将他的意识淹没。大文学

    可是,他不能倒下,不能就这样死去!

    他一咬牙,强自运起体内的妖气,试图将这股强大的力量一点点融汇进来。

    然而,那股力量却来的太过凶猛,他必须用身体里所有的妖气与之对抗融汇。

    这是一场毅力与耐力的考验。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寒镜与长老们看着被光芒所包覆的法阵,面上写满担忧。

    已经过去了一日,阵中的魅雪却是不知怎样了。

    终于,白光开始渐渐散开,淡去。

    魅雪的身影缓缓显露出来,雪白的衣袍早已被血染红,一双眸子紧闭着,不知是死是活。

    寒镜的心不由一纠,几乎要冲进阵内。

    然而,就在此时,魅雪的身形却动了。

    他缓缓睁开眼,脚下迈动了步子,身子虽有些摇晃,却仍然站着走了出来。

    走到寒镜面前,他只是微微一扬唇角,轻轻说了一句:“我成功了。【虾米文学www.xiamiwenxue.com]”

    然后,身体便径直倒了下去。

    …………

    三日之后,慕容千夜临行之前,解除了慕容山庄周围的结界,然后对笑笑道:“你可以走了。”

    笑笑看着他,犹豫了一下,才小小声道:“你……能不能带我一起去?”

    此处离雪狐王宫很远,以她的力量,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的了。

    慕容千夜却只是淡漠地一口拒绝:“不能,我只说放你走,之后要去哪里,都是你自己的事。”

    决战雪山之巅,那种混乱的战场,又怎么可能让她待在那里。

    何况,虽然已无法留下她,但他也并不想亲眼看着她与那只狐妖在一起。

    笑笑见他拒绝,咬咬唇,也不再求。

    慕容千夜前脚一离开,笑笑后脚便也跟上。

    他不带她去,那她就是爬也要爬过去!

    她萧笑笑别的优点没有,最不缺的就是毅力!!

    出了庄,凭着记忆,往雪山上一路行去。

    山路很滑,她要抓着一旁的树枝才能勉强站住,尽量稳住身形,不摔倒。

    几次脚下打滑,都幸得抓紧了树枝才没摔了,但手掌心却是早已磨破了皮,渗出了血丝。

    就这样不知走了多久,忽而一道绯红色的身影蓦地从旁边掠出,立在了她的面前。

    笑笑看着面前那容貌艳丽的女子,却是不由一愣:“绯舞?”

    她怎么会在这里?

    绯舞一双冷眸盯着笑笑看了许久,才凉凉道:“你不过只是个普通的人类女子罢了,究竟哪里值得魅雪如此喜欢你?!”

    魅雪回来,却是为了这个人类丫头,不顾性命地解开千年冰魄的封印,虽然成功,保得了性命,但之后便一直昏睡不醒。

    她心中有所不甘,于是下山来寻这丫头。

    笑笑听着她的口气,不由微微缩了缩脖子:“你……是来杀我的?”

    她知道绯舞喜欢魅雪,也很讨厌自己,曾经就几次想杀她了。

    绯舞微蹙了眉,看了一眼她血肉模糊的手心,却是冷笑一声道:“慕容千夜已经放了你,你现在又是想去哪儿?”

    她其实早已找到慕容山庄,也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之后更是一路跟着笑笑而来,直到现在才现身。

    笑笑咬咬唇,道:“我要去雪狐王宫,找魅雪!”

    绯舞冷冷看着她:“找到他又如何?你以为凭你这微薄的力量,就能阻止得了月华夜么?到时混战之中,谁能顾得了你?你只会成为魅雪的负累!”

    笑笑皱了皱眉,眼神却蓦然变的雪亮,她定定看着绯舞,道:“也许我真的没什么力量,但是,要我就这样不管不顾魅雪,我却做不到!哪怕只是看着他也好,也想和他在一起,就算是死,也不想再离开他!”

    当初离开他,是迫不得已。

    现在,她已无法再离开他独自一人!

    绯舞拧紧了眉,眸子也微微眯了起来。

    就算是死也要在一起么?魅雪所执着的,原来是这样一个女人啊!

    …………

    雪狐王宫前。

    慕容千夜到来之时,几大妖族族长早已等候在宫门前。

    寒镜负袖而立,看着慕容千夜朗声道:“月华夜,你终于来了。”

    魅雪至今仍然未醒,只能由他们暂且拖延时间。大文学

    慕容千夜冷冷看着他们,语声更冷:“千年前未能将你们灭绝以报我灭族之仇,今日定要将你们挫骨扬灰!!”

    话音刚落,手中剑已挥出,强烈的剑气朝众人狂袭而去!

    因慕容千夜的剑有吸人精魄的能力,故而几大族长都不敢与之正面交锋,只能采取远距离攻守之法。

    但慕容千夜的攻势实在太过迅猛凌厉,加之他们的攻击对他几乎不起什么作用,到最后变成了一场消耗战。

    寒镜自知这般下去不是法子,于是朝几大族长投去了一个示意的眼神。

    几人收到他的迅号,立时明了的点了点头,然后几人迅速列出一个阵形,将慕容千夜围在了中央。

    “诛、魔!封印!”几人同时结印,一道光柱自阵中升起,将慕容千夜湮没在其中。

    这便是千年前封印慕容千夜的阵法!

    慕容千夜被困在光术中,面不改色,周身却是蓦然暴出数道红光,眸子更是变成了血红色。

    他竟是催动了煞气来破阵!

    一股强大的力量迸发出来,寒镜几人竟是被这股力量生生震飞,摔落地上,重伤吐血。

    而光柱也渐渐消失,慕容千夜安然无恙的自阵中走出,看着他们冷哼一声:“同样的法子,你们以为还能再对我起作用么?”

    说着,他一面走到了寒镜的跟前,缓缓举起了手中的剑:“那么,便先从你开始罢!”

    就在他的剑要劈下之时,忽而一道冰刺朝他胸前直刺而来。

    慕容千夜微一凝眉,挥剑斩碎了冰刺,再抬眸望去,只见面前不远处,一袭雪衣的魅雪正迎风而立,衣袍飞舞,眸光雪亮!

    看见他,慕容千夜眸底闪过一抹暗芒,冷冷开口道:“是你?上回放你一马,这次你却又想来送死不成?不过,这一回,不会再有人能救得了你了。”

    魅雪同样冷眸看着他,只泠泠问了一句:“她呢?”

    慕容千夜眉一沉,周身煞气更重,唇角勾起:“你不会再有机会见到她了。”

    说罢,他已是掠身袭向魅雪。

    魅雪得了千年冰魄中的力量,此时已是不比之前,手中凝出一柄冰剑,便也迎向了慕容千夜。

    慕容千夜越战,身上煞气便越重,到最后,双眼血红,杀气更甚。

    魅雪自是察觉到了,却也因此而更放下心。

    这说明笑笑的魂魄并未被取走,她仍是安全的。

    二人的力量都已发挥到极致,雪山上弥漫着一股强大的迫人压力。

    一时之间,难分胜负。

    就在这时,忽而一声焦急而惊惶的叫声传了过来:“救命——!!魅雪,救我——!!”

    听见这个声音,魅雪和慕容千夜的身形不由同时一顿,顺声望去,只见不远处,笑笑一身是血地踉跄着走过来,面色苍白。

    在她身后,是面无表情的绯舞,手里正握着一把滴血的剑一步步朝她走近。

    “笑笑——!!”魅雪见此情景,只觉呼吸一窒,不顾慕容千夜,便直直朝笑笑那边掠了过去。

    同时,手中凝出一个冰刺,准备击向又举剑朝笑笑刺下去的绯舞。

    然而,冰刺还未出手,他却发现,绯舞的眼神似有些不对。

    她一直定定地看着他,一言不发,而眼眶中竟似有一滴泪缓缓滑落。

    魅雪动作不由微微一滞,目光又不经意地瞥见了她举剑的右手腕上,露出了那一抹红线,他眼神不由一紧。

    难道她是——?!

    然而,就在他怔神的一瞬间,一股强烈的气劲掠过他,直直击在了绯舞的胸口,却是慕容千夜出手了!!

    虽然他说过放她走后,她的生死便与他无干,但在方才看见她浑身是血的模样时,却仍是控制不住了。

    慕容千夜扶住笑笑,冷冷看着绯舞一口血喷出,身子软软地倒了下去。

    魅雪只觉心都停跳了一拍,脚步顿住,望着那缓缓倒下的身影,几乎是绝望而又痛苦地叫出口:“笑笑——!!!!”

    声音未落,他已是冲上前去,搂住了她的身子,而她的面容却也开始慢慢变幻,最后恢复成了笑笑的模样。

    慕容千夜原是扶着受伤的“笑笑”,突见绯舞变作了笑笑的模样,不禁脸色微变,几乎是怔愣在原地。

    而在他怀中的笑笑,眼神却是蓦地一变,手中迅速地幻变出一柄利刃,毫不留情地刺进了他的心口!

    慕容千夜震惊地松开手,捂着胸口退后几步,看着面前的“笑笑”又变幻成了绯舞的模样,正望着他冷笑,他一瞬间便明了了。

    绯舞唇角勾着笑,看着慕容千夜嗤声道:“本来只想骗骗魅雪,却没想到骗到了你,还真是意外的收获!”

    她带笑笑上了雪山,却故意互换了身份,控制了笑笑的行动,想要骗魅雪。

    这也是她最后一次赌。

    若魅雪认出了笑笑,那么,证明他们之间再没有她可以插足的余地,她会真的放弃,但若是魅雪没能认出笑笑,杀了笑笑的话,那么便怪不得她了,只怪他们爱的没那么深!

    但没想到,魅雪最终没上当,却引得慕容千夜受了骗,更给了她一个绝好的机会杀他!

    慕容千夜看着被自己亲手重伤的笑笑,眼底满是痛苦。

    因为受煞气所控,他根本连判断的余地都没有,便凭着本能下了重手。

    没有谁比他更清楚,方才那一击的力量有多重。

    魅雪此时连责骂绯舞的心情都没有,只抱着笑笑,一遍遍地唤着她的名字。

    笑笑从来没有觉得这么累过,仿佛连动一根手指,睁开眼睛的力量都没有,身体似散了架一般,到处都痛。

    而最痛的,却是小腹处那传来的阵阵疼痛。

    这一阵疼痛却徒然让她清醒了许多,她艰难地睁开眼,拼尽了所有力气紧紧抓住了魅雪的手,破碎的声音自口中艰难地吐出:“孩……孩子……救……救他……不能……不能死……”

    她不怕死,只是她的孩子,她和魅雪刚有的孩子,不能就这么没了!

    魅雪听见她开口,却是不由一怔,转瞬便似有些激动地反握住她的手,眼睛盯着她的小腹,似有些不敢相信一般:“孩子?你说孩子?!我们的孩子?!”

    笑笑轻轻点点头,感觉小腹阵痛更加剧烈,她不由更加急切起来:“快……快救救他……孩子,不可以没有……”

    魅雪此时似也有些慌乱起来,只下意识地用元气替她疗伤,却并未有多大效果。

    听着笑笑一声声痛苦的呻、吟,情急之下,他再顾不得多想,只运气自体内逼出了一颗雪莹色的珠子,便要往她嘴里塞。

    绯舞见状,眼神不由一变,惊声道:“魅雪,你在做什么?!你竟要将自己的内丹给她?!”

    魅雪连看也不看她一眼,只将珠子放进了笑笑的嘴里。

    这一刻,他总算明白当时流月为何也会如此做了。

    为了救所爱的人,内丹又算得了什么!

    笑笑吞下了他的内丹,约莫过了一阵,才终于觉得力量似又回来了,但是,小腹处的疼痛却依旧未减。

    她看着魅雪,抓紧他的胳膊,皱眉问:“魅雪……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是觉得肚子好痛?孩子……孩子不会有事的对不对?”

    然魅雪却是别开了目光,不敢正视她。

    他的内丹只足以护住她一人的心脉,孩子……他无力保住了。

    笑笑看着他这样的神色,似也明白了什么,却仍是不愿接受地一遍遍道:“魅雪,求求你,救救孩子好不好?救救他……”

    魅雪压住略有些激动的笑笑,然后紧紧抱住她,声音有些喑哑:“笑笑,不要这样,孩子……还会再有的,重要的是你没事,你还活着……”

    “不……”笑笑颤抖着身子,泪水不住地滑落。

    孩子再有,也不会是这一个了……这才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啊!

    一旁,慕容千夜目光复杂地看着他们,忽而上前一步,对魅雪沉声道:“让开。”

    魅雪只冷眸看着他,眼中有警惕与怒意:“事到如今,你还想做什么?!”

    慕容千夜面无表情,只淡声道:“若是想保住你的孩子,就让开。”

    魅雪怔了一下,犹豫了片刻之后,终是让开了身。

    慕容千夜蹲下身,脸色因失血而显得有些苍白,他伸出右手,摊开手掌,掌心中是却赫然是那块完整的幻冥之玉。

    笑笑看着他,一时也有些怔住。

    慕容千夜将玉缓缓地送入她的小腹,融入了她的体内。

    有温暖的感觉覆上了她的小腹,阵痛渐渐消下。

    笑笑捂着小腹不由一喜,知道她的孩子没事了。

    抬起脸,还未说话,却只见慕容千夜的身体在自己面前缓缓倒了下去。

    没有了幻冥之玉力量的支撑,他的伤也撑不住了。

    “慕容!!”笑笑跪坐在他面前,看着他胸口深深插着的那把利刃,一时不知所措。

    慕容千夜看着她,唇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微笑:“对不起笑笑……我总是只能伤害你,这是我最后唯一能为你做的了,希望你不会怨恨我。”

    笑笑摇着头,又有些哽咽:“没有,我从来没有怨恨过你……”

    虽然他总是说她的生死与他再无干系,却还是无时无刻不系挂着她,所以,即便他刚才重伤了她,害她和孩子差点死去,她也没怨他。

    可是……可是现在他却要死了么?

    慕容千夜淡淡笑了笑,眸光望了碧蓝的天空:“可惜……我还是无法替族人报仇,这样去见他们,怕他们也不会原谅我罢……”

    魅雪微微一蹙眉,然后看着他道:“虽然我或许没有资格这么说,但是,我相信,你的族人最希望的,是你能好好活着,过的幸福,而并非执着于仇恨,迷失自我。”

    慕容千夜怔了怔,忽而又似有些释然地笑了:“是么?看来,我还是让他们失望了……”

    转过眸,他又看向笑笑,微微笑道:“笑笑,一直以来,我都想要把你留在身边,想亲自给你幸福,可惜,我终究做不到……所以,我现在只能希望你好好活着,得到幸福,就算那幸福不是我所给予的,也无所谓。”

    “慕容……”笑笑此时已是哽咽地说不出话来,眼泪一滴一滴地滚落。

    “我身上煞气太重,我死后,用红莲火焚了我的尸身,以免煞气再害了别人……”随着他最后一句交待,他的声音渐渐低下,双眸缓缓闭上,仿佛睡去了一般,再无声息。

    雪山上,又恢复了平静,只有山顶,一簇赤红的火焰燃起,青烟冉冉升上高空,飘散向远方……

    …………

    五年后。

    雪狐王宫里,每天都免不上要上演这样一出场景。

    “儿子啊,一起吃饭吧!”笑笑笑眯眯地抱住面前那漂亮的小男孩。

    小男孩却将头一扭:“不要,父王说大人吃饭,小孩不许上桌!”

    “儿子啊,一起洗澡吧!”笑笑又谄笑着捏了捏小男孩头上两只狐狸耳朵。

    小男孩却是两眼一瞪:“不要,父王说敢一起洗就剥了我的皮!”

    “儿子啊,一起睡觉吧!”笑笑继续逗弄着小男孩身后那条狐狸尾巴。

    小男孩却将身子一扭,挣脱出了她的魔爪:“不要,父王说你只能跟他一个人睡觉!”

    笑笑一听,终于忍不住爆发了:“父王父王!什么都是父王说!我还是你老娘呢,你怎么不听我的?!”

    想她辛辛苦苦生下这个儿子,漂亮又可爱,害她爱不释手,可他却是偏偏就不粘她,实在叫她郁闷的慌!

    小男孩却是直接扔给她一个白眼:“谁让你没父王厉害,还受父王欺压呢!”

    鄙视!红果果的鄙视!!

    她居然被儿子给鄙视了!!

    笑笑两手一叉腰,眼一瞪,气哼哼道:“谁说的?!你等着,我这就让你看看谁更厉害!!”

    喵的,老虎不发威,儿子都当她是病猫!

    小男孩仍旧是一脸不屑,那鄙视人的模样跟他老子简直是一模一样!

    笑笑悲愤了,直接冲到了魅雪的房间,一脚踹开了大门。

    魅雪听见声响,只抬眸睨了她一眼,唇角勾着笑:“怎么这么大火气?又被那小子给气着了?”

    “你还好意思说!”笑笑几步冲到他面前,指着他的鼻子骂道:“都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不许他跟我亲近,结果现在儿子抱都不让我抱一下!”

    她不就是喜欢儿子嘛!不就是刚出生时天天抱着儿子,不理魅雪嘛!不就是只带儿子睡觉,让魅雪睡冷板凳嘛!用得着现在这么对她么?!

    魅雪眉梢一挑,伸手揽住她的腰,将她带入自己的怀里,低下脸,贴着她耳边轻声道:“儿子有什么好抱的?抱我就够了。”

    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喷在耳边,笑笑忍不住脸一红,气焰立时减了不少,却仍不满地哼哼:“可是我被儿子鄙视了!”

    “哦?”魅雪眼眸一眯,微弯了嘴角:“怎么鄙视了?”

    笑笑愤愤地瞪着他:“儿子说我没你厉害,天天受你欺压!!”

    魅雪唇边滑过一抹戏谑的笑,摸摸她的脸:“那你想怎么样?”

    笑笑哼哼两声,抬手指着他的鼻子:“我要欺压你!!”

    “好啊。”魅雪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忽而抬手抱起她,朝床边走了过去:“那这次便换你在上,来欺压我好了。”

    “咦咦咦?”笑笑怔了一下,蓦地反应过来,脸蛋立时涨的通红,抬手捶着他的胸口,挣扎:“谁……谁说要在上面了?你……你别随便歪曲我的意思……唔……”

    话还未说完,唇却已是被堵上,害她只能发出唔唔嗯嗯地反抗声。

    魅雪躺在床上,让她坐在自己身上,笑的更为邪魅:“要不,我们再生个女儿如何?到时随你抱随你亲。”

    笑笑又是一愣,仿佛终于明白了什么,一脸恍然之色地瞪着他:“你……你……原来……”

    原来他竟是一直在吃儿子的醋!!

    可惜,不待她回答,她的唇便又再次被封上。

    屋外,小男孩晃着两只狐狸耳朵只鄙夷地摇头叹息:“我就知道,老妈只有被欺压的份。”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坏坏狐王别乱来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