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小说 > 《官路迢迢》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卷 初涉官场 第147章 【尽力表现】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官路迢迢》 作者:作品集

第二卷 初涉官场 第147章 【尽力表现】更新时间:2015-04-12

  楠杰笑道:“我可不是只帮你的忙也是你的话说动我们每年都要考察几个不同的项目。你说的这个只是我临时多增加一个考察项目进来而已。再说如果市场前景好我当然投资进来我还真想看看你这个小伙子的商业天分怎么样呢呵呵……”

    薛华鼎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可不懂这些。当时我也是看在电信机房对蓄电池的需求量大这个利好条件才起心的。”

    薰楠杰点点头:“我知道。商业天分跟懂不懂没关系不懂可以学嘛。这个项目不是不好只是麻烦太多资金回报率没有电子、T行业高。”

    薛华鼎笑问道:“冒昧问一句你是不是又选了其他好项目?”

    薰楠杰点点头:“我以前一直从事机械制造行业。这次我想试一试其他领域看看。我计划投资进行你们邮电局的Bp机组装。是不是也认为Bp有很大的市场呢?”

    薛华鼎道:“那绝对有大市场。”

    薰楠杰笑问道:“具体多少?就你们湘湖省而言有多少的市场容量人平普及率将达到多少?人们接受的最高价是多少?什么样的价格最有利?”

    薛华鼎一下哑口无言不好意思地说道:“我还真没有这些数据。”

    薰楠杰笑道:“我也是随便问问你要想开厂做生意就必须分析这些数据呵呵。上次听你说你岳父是一个商人他有没有投资意向如果暂时没有的话。他有兴趣进行这个领域吗?我希望多拉几个合作伙伴一起投资我还真的缺一个在大6的好地合作伙伴。”

    薛华鼎答应道:“我先跟他说说看如果他有兴趣我再找你”

    薰楠杰道:“行。”说着他又笑着道“今天我是专门来吃你答应的夜宵的。小伙子你不会赖账吧?”

    “呵呵……”

    ……

    现在薛华鼎几乎把所有空余时间或者说挤出空余时间用在学习新技术上。许蕾是一个非常爱学习的女子见薛华鼎已经上路她几乎每天都在电话里跟他讨论电信技术方面的问题。当然许蕾当老师的时候多不过薛华鼎进步也很快。在许蕾的慢慢调教下半路出家的薛华鼎对电信知识掌握得越来越多工作起来也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电信股地机构改革虽然没有大刀阔斧的进行但在薛华鼎的干预下电信股内部分工已经逐步明确。陈伟军、马敬堂主管电信设备和维护林白山主管电信业务曾国华、蔡志勇主管电信建设。刘平则为他们三方管理资料。

    除了刘平才从邮政传递班升上来对电信了解很少、需要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学习、暂时不做往上爬的美梦外其他人都是野心勃勃的。就连年纪大的曾国华也象上紧了条奋地工作着工作效率前所未有地提高。无论是市局还是县局领导下达的任务电信股都能按时按质地完成:从县局到河背镇的光缆线路已经建设完成几个交换模块局顺利割接。通信故障历时都在市局规定地指标以下具备装机条件的电话装机时间小于上级规定的一周……

    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是新上任地薛华鼎有很强的管理能力呢。受到市局和唐局长表扬的薛华鼎自己则非常清楚这些原因。

    他常常暗暗地笑着也常常恶作剧地想:干脆这些职位一直这样悬着让电信股的人都知道有这么一张大馅饼让他们都觉得自己只要努力就能得到。那么电信股的工作就好开展得多了。

    很多聪明的人一眼就看出电信股还有电信业务管理岗位缺人于是那些聪明人开始到处活动。当然。薛华鼎是他们的主要活动对象不少下面的支局长都千方百计想给薛华鼎送礼以谋求那个岗位。只可惜薛华鼎油盐都不进送几十上百元的土特产也许不会令人难堪地带回去但送礼之人自己也知道这些价值不大地礼物作用非常非常有限。

    而一旦送礼送重了薛华鼎肯定没有好的脸色给送礼者看。很多次都被他无情地赶出门。让送礼者异常地尴尬。

    没有多久薛华鼎不收礼的名声也慢慢地传播出去了求他的人也越来越少。

    当然那个令人眼红的电信业务管理岗位也就一直没有人得到。

    时间不知不觉地进入了骄阳似火的八月农村地双抢已经进入扫尾阶段但迎来的是防汛紧张时期。做为邮电局通信畅通保障小组的主管领导薛华鼎开始日夜奔波在抗洪现场按照县政府的要求指挥调度维护人们守卫着一部部重要地点的电话。

    薛华鼎在抗洪抢险现场多次遇到朱县长以及县委庄书记。这些领导都是千遍一律地嘱咐他好好干不要辜负大家的期望。那说话的口气都有点怀疑他的年龄是不是应付得了这么重大的工作。就连朱县长说话时的神色里也有一丝掩饰不住地担忧。

    这让薛华鼎有点不服气工作更加认真负责。全心全意地扑在抗洪保通信上真正做到了吃苦在前享受在后。无论是抢修机房内设备还是抢修室外线路薛华鼎都战斗在最前线重大故障都是与机线员或机务员一起处理。

    黄清明出国培训指标已经拿到手现在的签证正在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办理。按计划她们五个将于九月上旬飞抵美国进行为期四年的培训。

    得到确切消息的黄清明当时就给薛华鼎打了报喜电话并要求跟薛华鼎见上一面希望薛华鼎能陪她几天。

    虽然薛华鼎答应陪她玩几天却因为防汛工作太紧张而抽不去时间。防汛工作可马虎不得不少官员仅仅一点小小的失误就可能被处分甚至撤职:毕竟大堤的安全关系到成千上万老百姓的安全。就是县委书记、县长都是一身水一身泥地死守在大堤上薛华鼎可不敢有任何其他想法。

    当签证拿到手之后。薛华鼎还是没有时间陪她郁闷地黄清明只好在省城的一所大学里报名参加英语口语培训班一边学习英语一边焦急地等待薛华鼎空闲下来。

    但是直到八月底洪水退到警戒线以下县政府终于解除了值守警报精疲力尽的薛华鼎这才从抗洪前线撤了下来时间才稍微充裕一点点。

    黄清明闻讯后立即终止了英语培训急匆匆地赶回了自己的家。到家之后就给薛华鼎打了一电话。现在的黄清明也不想到薛华鼎租住的房子里去了担心又给薛华鼎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真应了好事多磨这句老话从抗洪前线撤下来的第二天薛华鼎向唐局长请假唐局长也大方地准了他几天假让他回家休

    |自己租住地家他却就病了。

    如果不是彭冬梅碰巧过来搞卫生现异常将高烧的他连背带拖地弄到医院还不知道会生什么事。

    直到第二天下午薛华鼎才退了烧给在家等待的黄清明打了电话简单说了一下情况同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劝住她不要到县城来。并说好第二天回去看她她才没有过来。

    第三天上午才在彭冬梅的陪同下一起乘车到了黄矛镇。

    彭冬梅知道黄清明这一去就是四年心里也很怜惜黄清明就没有进汽修厂当他们的电灯泡。与薛华鼎在大门口分手后就回家了。

    坐在房间无聊的黄清明看到黑瘦的薛华鼎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一下没反应过来直到薛华鼎笑着问道:“怎么认不出来?”才大叫一声从椅子上跳起来扑进薛华鼎的怀里。

    二人依偎了好久才分开黄清明责怪道:“你地病真的好了没有?”

    “应该算好了吧。”薛华鼎笑着转移话题问道“嗯——这么一走想不想家?”

    “想……就有点想你哎。不知四年的时光能不能把这份感情掩藏起来。”黄清明苦笑道。

    “现代林黛玉啊这么多愁善感。对你出国你家里爸爸妈妈高兴不?”

    —

    “那还用说?我妈妈就差每家每户上门通知了。她是看见一个人就告诉一个人:我女儿要出国了。呵呵真不知道她怎么这么好的精神。”黄清明笑道。

    “是吗?我刚才进来地时候怎么没有对我说只是笑。”

    “呵呵看见你喜饱了啰。对啊。你来了我妈妈怎么没有喊我下去接你?”

    “呵呵我想看看你思春的样子。刚才你妈妈要喊你被我阻止了。”

    “看见了?”黄清明笑道。

    “嗯。”

    “好看不?是什么样子?”黄清明微笑道。

    “好看。笨笨的蠢蠢的搓着手指双眼无神哈哈。”鼎笑道。

    “讨厌!那还不是一个神经病。”黄清明笑道。

    “呵呵差不多吧。”

    “你就笑话我。我真的好想你呜……”说到这里她小声地哭出声来。

    “出国的东西都准备好了?”薛华鼎轻轻地拍了拍黄清明的背。问道。

    “嗯。我现在好紧张。又想去又不想去。我好怕。”黄清明说道。

    “怕什么?”

    “怕真的忘记你更怕你真的忘记我。”黄清明小声道“你会吗?”

    薛华鼎没有说话。

    清明突然抬起头说道:“不想这些了。我走后你肯定只有过地更好肯定不会想起我这个笨蛋。对了冬梅呢她昨天打电话说她也要回来送我的。”

    “她陪我到你们家门口就回家了。”

    “那傻家伙比我聪明不了多少。呵呵亏她还想出一个什么妹妹的名义。不过她认识你也值了解决了工作又在公安局当了官。听她妈妈讲她当了什么干事是不是?呵呵你不知道我们镇的那个派出所所长几乎过几天就到她家去一次。她家现在很牛气了嘻嘻。连我家都粘了她家的光呢。”

    “哦怎么回事?”的人事股当干事。

    “还不是她妈妈和我妈妈把你看成一块宝呵呵她们已经达成了统一战线准备联合起来对付许蕾。我们不急她们急她们二个人现在好得跟姐妹一样。在她妈妈地劝说下派出所的车也在我家的修理厂定点维修了。而且派出所的人帮我们揽了不少生意呢。”

    “哈哈那是好事啊。”

    “是啊。现在我们和冬梅家的人提起你就全是笑声。她妈妈和我妈妈还时不时一起到你家看一看跟你妈妈聊一聊。”

    “那我还真地谢谢你们二家我估计我爸爸妈妈也是高兴地不得了住在那种房子里现在邻居串门的少了又没有菜地可种他们肯定一天到晚无聊得很。”

    “年纪大了正好休息啊。”黄清明说道停顿了一下。她伸手在薛华鼎黑瘦的脸摸了摸小声地问道:“我想你陪我最后一次到你们家看看。好不好?就一次。”她说着的时候脸上涌起了一层淡淡地红晕。

    薛华鼎自然明白她的意思脑海地突然想起许蕾来。但见黄清明哀怨地望着自己。想到以前交往地点点滴滴心里也是有点伤感。

    薛华鼎点了点头强装笑容说道:“说到得跟什么似的……没有这么严重吧?如果真的想家学校放假了可以回国看看。”

    黄清明见他点头心里一酸泪眼婆娑地说道:“哎谁知道将来怎么样?我以前定的一年期限作废你就陪我这最后二天。二天后我就回白沙市。”

    薛华鼎再次点点头然后奇怪地问道:“怎么只有二天?你不是下周的飞机吗?”

    黄清明道:“单位还要集中学习二天。我们五个人已经约定一起走。还有那个院长那里再送点礼他可帮了不少忙。很多人还说他的闲话说他和我……。算了反正嘴巴长在别人身上我随他们去说。只是觉得院长有点委屈。对了你要不要感谢胡书记和姜部长?呵呵。他们为了赶走我可是费了好大地力。”

    薛华鼎看着黄清明对有些人爱捕风捉影的事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问道:“你们还学习什么?不是浪费时间吗?”

    “不知道不管了。你说了陪我的着二天的不许反悔。”黄清明说道。

    “不会。”

    黄清明抓起床头地坤包递到薛华鼎手里然后挽起他的胳膊说道:“走吧。”

    薛华鼎连忙说道:“现在就走?还是吃了中饭再走吧刚才你妈妈说了好几次说是你要出国了一定要我陪你在家里高高兴兴地吃几餐饭。她还说你回来的这几天都是茶饭不思。她看着心痛。”

    黄清明眼睛一红点头道:“好吧。我也想他们但想得最多的还是你这个坏……”

    二人携手走出房间与欣喜做饭的李桂香说笑着。杨胖子也闻讯赶了过来帮忙李桂香一起做饭对黑瘦的薛华鼎问寒问暖让薛华鼎体会了一种别样的亲情心中对她们的反感早一扫而光。

    吃完异常丰盛的中饭二人亲亲密密地告别黄家和彭家回到了薛家自然把欢乐也带了过来。二人陪着母亲和闻讯来地邻居谈着闲话直到晚上吃完晚饭陪父母看了很久的电视后二人才关上房门将时间真正由自己使用。

    忍耐已

    人并没有表现出急不可耐。亲吻一会后二人才脱上。一边抚摸着对方一边轻轻地缓慢地为对方脱着衣裳。即使都已经赤条条了薛华鼎也没有急于进入而是继续抚摸着小声地说着闲话。

    直到二人漏*点实在不能压抑了薛华鼎才一跃而上在早已经瘫软成一团的黄清明身上奋力的鞭挞起来。

    此时的黄清明彻底迷失了自己双手胡乱抓着竹席嘴里尽情地欢唱着啊哦啊饥渴地心一次又一次被他抛到高空再轻飘飘地落入无底的深处。**快感一次次的袭击使她欲死欲仙。

    “我要来了要不要……”薛华鼎终于要崩溃了。

    黄清明没有回答。只是用无力地胳膊抱紧他上下起伏不停的臀部。

    “刚才没戴那个……”薛华鼎提醒道。

    “我要……”黄清明依然抱着他臀部不放。

    他吼叫一声全身抖了几下趴在她身上一动也不动了一股热流直冲而出全部注入她的体内。

    二人紧紧抱着大口地喘息。过了一会儿薛华鼎准备从她身上下来黄清明去死死缠住他二条光洁的**高高上举围在他腰间二条胳膊更是抱住他的脖子。

    见薛华鼎身子欲动。她懒散地说道:“别动……就一直这样压着我……”

    过了好久薛华鼎胯下的小兄弟早已经缩成了一小团肉但她还没有放他下来的意思。她地双腿也一直高举着将他地腰围住。

    “你不累?”呼吸就知道她肯定不轻松。

    “没……关……系我……我愿意……你这么……压着我。别动!”黄清明狡猾而调皮的笑道说一个字几乎喘一口气。

    薛华鼎只好随着她双手稍微用力撑在床上以减轻对她的压力。他心里虽然有点奇怪。但没有开口询问。直到薛华鼎都感到支撑在床上的胳膊有点累了她才放开他但她的双腿还高举着转了一下身子将它们搁靠在墙上。她的呼吸依然沉重。

    薛华鼎看她怪异地模样突然明白过来的薛华鼎有点惊慌地问道:“你不会是想怀孩子吧?”

    “就想。”黄清明肯定地回答道。

    “……”薛华鼎头上又涌出一层汗珠不过这是冷汗。

    黄清明得意地看着束手无策的薛华鼎过了好久才说道:“我说你就不用担心你的仕途官路了我不会拿这个要挟你地。从后天分手后我保证十年内不见你。这行了吧?”

    “不行!你傻啊你你知道一个单身女人带一个孩子好辛苦你知道吗?”

    黄清明笑道:“呵呵好象你知道似的。别人能带我也能带。”

    “可要真生了孩子。你怎么读书?”

    “不要你管。我现在也不奢望跟你结婚就让我有一个我们的宝宝。”黄清明小声道说着眼睛就红了眼泪也涌了出来。

    看她流泪薛华鼎心软了小声道:“可……。我总觉得不好。哎……随你吧。但你做这样的动作干什么举着腿不累吗?”

    “增加受孕机会!”黄清明直言不讳地回答道。

    薛华鼎哭笑不得地说道:“你是医生怎么还做出这样的愚蠢……”

    “医生怎么啦好多医生也相信民间的单方呢。我这么做至少不会减少怀孕的机率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做百分之百的努力。”黄清明狠狠而且恨恨地白了薛华鼎一眼。

    看薛华鼎还是忧心忡忡地样子黄清明推了他一把说道:“你不要婆婆妈妈地好不好。我说过不要你管就不要你管。我一个人一定会带好他。哼我当不了你妻子我也要当你孩子的妈妈。等今后我带孩子见了你老婆。看她不惊讶地掉牙齿。呵呵……”黄清明说到最后大笑起来似乎她脑海中那一幕非常有趣似的。突然她收住了笑惊惶地说道“流出来了流出来了就是你!”

    “什么流出来了?”

    “不告诉你。”黄清明又白了他一眼。

    薛华鼎看她将腿举的更高才明白是什么东西流出来了。

    薛华鼎有点忐忑不安地去洗澡当他回来的时候她还在举着腿全身还在冒汗。

    薛华鼎再次哭笑不得地说道:“医生大人你有点科学头脑好不好要结合早结合了如果现在还没有结合就是劣质产品把腿放下来。”不过心里还是被感动了有点怜惜地往着固执而执着的她。

    “嗯抱我去洗澡!”黄清明正要放下腿却又痛呼一声道“我腿麻了你别碰我好痛。”

    “我给你轻轻按摩按摩会好点。”

    “好吧哎哟不行不行你一碰就痛。”

    “先忍一忍我轻点就是。”

    过了好久才让她消除麻木将她抱进洗手间。

    “不许冲那里!”她提醒道。

    “哈哈我真是第一次看见这种不讲医学知识地医生。”

    “哼你跟几个医生上过床?”

    “什么跟几个医生……”

    “那你怎么知道就只有我一个人是文盲医生?”

    “我猜的。”薛华鼎道心情也好了一点。

    “就是。既然是猜的你就没有科学依据。你走开我自己来我一定要生一个漂漂亮亮聪明伶俐的孩子把她给比下去。”

    “……”薛华鼎摇了摇头。

    “滚吧!……尽在这里烦我呵呵。”

    为了稳固已经取得的成绩黄清明强忍心里的**没有再次跟他做*爱而尽量不去抚摸他以激化他的欲火。薛华鼎则悄悄地躺在她身边想心事一会儿高兴一会担忧。

    两人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

    第二天天还未亮睡得正香的薛华鼎和黄清明被薛华鼎手机急促的铃声惊醒。

    二人大吃一惊心里恨死了这个时候打电话进来扰人好梦的人。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官路迢迢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