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小说 > 《官路迢迢》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卷 初涉官场 第318章 【被火烧烤的县长】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官路迢迢》 作者:作品集

第二卷 初涉官场 第318章 【被火烧烤的县长】更新时间:2015-04-12

  在前面的人也幸灾乐祸地说道:“这么多人你急什时半会肯定走不了。听说那些老头老太还把市里的书记都堵了我们县的县长也在里面。”

    一个推着自行车前行的汉子大笑道:“那就有好戏看啰。姓庄的倒下去了姓朱会不会也倒下去?”

    人行道上一个家伙则冷笑道:“当官的没有一个好东西全***杀了最好。”

    现在的人说话几乎没有什么禁忌想什么就说什么周围的人也只是一笑了之。

    ……

    听了这些飘进来的话一车人都面面相觑。刚才在开区被市委副书记、副市长、县长接见的荣誉感一下荡然无存。

    薛华鼎粗略打量了前面乱哄哄的场面几眼小声对单师傅道:“掉头回去我们走另外的路。”

    单师傅把脑袋伸出窗外朝后看了看对后面伸出脑袋看热闹的面包车司机喊道:“你稍微退一下我要掉头。嗨我说你靠这么近干什么。”

    面包车司机看了一下单师傅嘴里不知嘀嘀咕咕说什么但还是回头看了一下后面启动车后退了一点点但他马上迅地转到方向盘车边退边打横:显然他也不想再在这里看热闹要离开这里。

    单师傅只好一边等他掉头一边伺机利用空隙打横。

    薛华鼎他们的车掉头是掉头了但是。没有走多远就被前面的面包车堵住。在面包车前面则是凌乱地车辆和混乱的人群车辆和人群之间夹杂不少自行车。

    正烦躁等待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整齐的号声:“一二一一二一!”

    听到这声音所有的人都知道生了什么事。那些兴奋说笑着的人闭了嘴胆小的人则开始尽可能地退到不引人注目的地方人群也纷纷往旁边让。

    薛华鼎他们很快就看见一队警察排着一字长队小跑着过来了。一身疲惫的谭国兵也在这支队伍中不过他和其他警察地注意力都在前面没有看到薛华鼎他们的车更没有看见坐在车里的薛华鼎。

    与看热闹的人群相反地是。那些闹事的人却更加兴奋了不知是看到警察来了心虚壮胆还是真的群情激奋反正远处的呼声比刚才更大了:

    “我们要工作!”

    “我们要生存!”

    “打倒贪官污吏!”

    “人民警察为人民!”

    最后这句与其说是呼口号不如说是大声哀求。

    薛华鼎心里苦笑了一下。又叹了一口气心里替朱县长感到悲哀:靠怎么在这节骨眼上闹事呢这不是给他下眼药吗?

    想到这里。薛华鼎心里不由自主地问:“难道真有什么人鼓动他们闹事不成?会不会是不甘心失败地张清林?”

    一想到张清林薛华鼎心里马上就否定了:“不应该是他。他主管的就是治安政法书记还身兼公安局局长现在出事他的责任应该是最大的。估计看到眼前地情景。他的心脏快要气炸了脑袋都不知大多少倍?”

    薛华鼎脑袋不断地运转:“不是他张清林那么还有谁呢。王副县长?田副县长?李副书记……。还是正淡出人们视野的庄书记?”

    薛华鼎脑海中将一个个县级领导、副县级领导一一过滤。最后还是没有找到自己怀疑地对象。

    他也就干脆不再想静静地坐着。默默地看着窗外。

    一直打开窗户注意外面地谢国栋小声对薛华鼎道:“薛局长要不我下去看看我父母就是住这一带地我认识不少这里的人。”

    薛华鼎不置可否地哦了一下见谢国栋下车他也没说什么反而闭上眼睛假寐。

    增援地警察越来越多过去一小队又来一小队。也有交警开始在前面疏导车辆让所有车辆绕道。只是车、人太多效果不是很理想最多移动一二米就要停好久。

    西边的太阳早已经落山天开始暗了下来。

    因为有点累外面又灰尘多薛华鼎等人干脆摇上玻璃坐在车上睡觉。

    又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谢国栋才从前面的人群中走过来笑着跟人行道上一个喊他的熟人挥了一下手之后才打开车门坐上来嘴里先埋怨道:“怎么还在原地没动?交警吃干饭的啊。”

    车上的人都抱以苦笑眼睛都看着他。

    谢国栋没有急于说他探听到的消息而是邀请薛华鼎和其他人到他父母家吃饭。他说道:“反正现在也动不了时间也到了吃饭的时候请你们到我父母家吃了晚饭再走我估计没有一二个小时走不了。”

    薛华鼎在家里做饭的次数实在有限也不是很愿意听了以后就问道:“离这里远不?方便不方便我们事先又没有约定。有点麻烦你爸爸妈妈吧?”

    谢国栋笑道:“没事。只要你们不讲究没什么不方便的我父母家旁边就是菜市场他们退休在家也没什么事。走吧!”

    “那车怎么办?”钱海军笑问。

    谢国栋道:“要不就停在路边吧现在出不去应该没事的。”

    单师傅连忙说道:“你们去吧我在这里守着。等下肯定会通等你们要回去的时候呼我我来接你们就是。”

    谢国栋马上回答道:“那好。单师傅那就不好意思下次再请你。”

    薛华鼎、钱海军、高子龙离开汽车随着谢国栋走。

    显然谢国栋在之前跟父母打过招呼当他们

    时候二位老人都在家里没有去看热闹。还烧好了们。他们一到谢国栋父母马上热情地为他们泡茶装烟。

    薛华鼎他们三人一边喝茶一边听谢国栋说起他刚才打听的消息。

    谢国栋轻描淡写地说道:“他们已经闹了快二年了真是越闹越穷。很多有本事、有门路地人早出去赚钱去了有的开公司、有的做小生意、有的到南方打工还有女……嗨反正留下的都是一些老人、病人或者是太老实的人也有一些拉不下面子的人在这里苦捱日子过得真的苦。我父母他们知道。菜市场别人不要的菜叶、菜帮他们都拣回去。我就想不通他们为什么不出去打工总守着这个破厂干什么。”

    钱海军叹了一口气道:“年纪大了出去找工作谁会请他们啊?我们这一辈人谁都想有

    本准备说几句地高子龙听钱海军这么说。他就没有说话。

    薛华鼎问道:“这次他们怎么知道罗副书记要来的?”

    谢国栋笑一下说道:“还不是公安局的人自己透出来的。现在柴油机厂地人都知道逢年过节、有上级领导要来他们厂的警察就会明显增加。防止他们闹事。有些职工都和警察熟悉了你说他们经常到县委县政府去上访每次都是警察接待他们他们能不熟悉县城的这些警察吗?下午的时候不知是哪个警察跟他们扯谈地时候说漏了嘴。于是就都知道市委书记、市长下来了。有人一声喊许多人就涌了出来一下就把路堵死了。”

    高子龙插言道:“他们时间掐得这么好。正好堵在罗书记他们回城的路上。肯定是有内应。”

    谢国栋笑着道:“有没有内应我就不知道了。说不定派到厂里的那些警察有同情这些工人的。”

    薛华鼎转移话题问道:“这个厂子到底怎么样了?它是不是厂里当官地搞垮的?”

    谢国栋道:“厂子已经很糟糕实际上。它也就挂一个柴油机厂的名字而已与柴油机一点关系也没有。现在厂里既不生产柴油机又不维修柴油机就是柴油机地部件都不生产。工厂现在主要是为一些私人公司生产什么防盗门、防盗窗而已。再不就是为建筑公司生产脚手架什么地反正是接到什么就做什么做地都是最不赚钱的加工业务。至于这个厂子是不是当官地搞垮的我还真不清楚一些工人是这么说但也有一些工人说实际上厂子好多年就不行了几年来都是要死不活地拖着当官的就是想捞也捞不到什么。实际情况谁也不知道。”

    “哦那他们上访什么?”薛华鼎奇怪地问道。

    “上访什么?主要是现在厂里有些事做的不公平有的人家二口子全下岗有的不但二口子还在厂里就是儿女也在厂里。那些人就不服气。”谢国栋摇头笑道“我就不知道这个岗位有什么可争的。”

    几个人都笑着摇了摇头。

    谢国栋又说道:“还一个不公平就是柴油机厂厂区靠街道的门面这些门面厂里基本上都租给了社会上的个体户而厂里的人只有有门路的人才能租到这些门面做生意所以他们就要闹。这次闹事的还有不少离退休职工有的级别跟朱县长一样甚至比朱县长还高呢。当时柴油机厂鼎盛的时候厂党委书记、厂长都是县团级的又是市里直接领导对我们县的县长、县委书记要理不理牛气得很。厂里面的工人总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你们不知道现在我们这里的邻居很多是看险、看热闹的。或者说是看他们的笑话的。”

    薛华鼎跟着众人笑了笑又问道:“厂里还有多少在职职工?”

    谢国栋笑问道:“薛局长你是不是搞社会调查啊问这么多、这么清楚。”说着他还是回答道“具体多少在职职工我不清楚调走的、下海的、自己辞职不干的已经跑了不少厂里最多还有五六百人吧。”

    薛华鼎惊讶地问道:“还有这么多?”他心里想:怪不得市里不敢粘手。那个无线电二厂才二三百人都让市里的领导出了几身冷汗迫不及待地连厂带人一古脑卖出去了。这个柴油机厂五六百人这个包袱谁敢背啊。而且又是在县城里这里的地皮肯定没有市里的值钱想卖高价也卖不出去啊。

    听了谢国栋的话薛华鼎心里已经没有了任何想法:这个包袱太大了!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他只是替朱县长悲哀而已担心罗副书记、王副市长一怒之下改变主意让朱县长断了进步之路。即使不改变初衷官司已经打到了罗副书记、王副市长面前这个多年来形成的包袱肯定会由朱县长来背他要想当县委书记先就要在领导面前保证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朱县长凭经济这么落后的一个县能消化得了这个大脓包吗?无论哪种情况朱县长今后的日子都难熬。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官路迢迢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