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小说 > 《官路迢迢》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卷 初涉官场 第365章 【许昆山拒绝】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官路迢迢》 作者:作品集

第二卷 初涉官场 第365章 【许昆山拒绝】更新时间:2015-04-12

  华鼎自然也是这个想法他在接到梁燕电话的那一瞬想的要不他也不会那么激动地飞车赶过来。现在能借陈春科的嘴说出来就更好了。

    而且他比陈春科知道得更多他明确知道那个驻白沙市的办事处主任廖旺盛就送了不少的东西给林副局长和贺国平他们请他们帮助销售旧交换机和那套“电信资源管理系统”。相关的账目就掌握在许昆山的手里只是许昆山对这些“机密”密不示人而已。只要他许昆山同意相关证据薛华鼎就几乎是唾手可得。

    这些账目薛华鼎这个公司大股东之所以不知道是因为许昆山不想让薛华鼎接触这类东西。以前是不想让才走上官场的薛华鼎产生反感后来则是薛华鼎懒得插手这些“肮脏”事。想不到今天自己想要它们想利用它们来对付“政敌”。

    他看着许昆山问道:“爸怎么样?”

    许昆山坚决否决道:“不行!”

    薛华鼎和陈春科二人都不约而同地抬头看着态度坚决的许昆山。

    薛华鼎还在思考许昆山问什么这么快就拒绝而陈春科则不由自主地问道:“为什么不行?既然他不仁我们当然就不义了。”

    不过等他把这话说出口而他又看到薛华鼎不说话的时候他知道自己说过头了:自己在这种事上帮帮腔鼓鼓劲还是可以的。但要质疑他们地想法或者试图改变他们的决定自己这个外人还是不够格的。

    许昆山倒是没有认识到这点。他一向只看重自己的想法和思路。梁燕在旁边拿起酒瓶为许昆山倒满酒然后说道:“我也觉得不行。”

    许昆山端起酒杯往嘴里一倒咽下之后说道:“玩阴的谁都会!但是你要想一想值不值得玩?该不该玩?玩之后你承受得了这些后果不?”

    薛华鼎问道:“什么后果?我又没有什么把柄即使有也不在他们手里。”

    许昆山笑道:“谁说你没把柄?世界上谁能没任何把柄?就算你是圣人真的没把柄别人也可以给你创造把柄。那个姓贺的当着大家的面那么说话。那就是为你创造把柄。只是他这次太傻以为你在大庭广众之下不会跟他大闹所以就肆无忌惮地说出来。如果他背着你说呢也许他已经说了。你是不是会说这不是把柄。而是造谣?”

    薛华鼎道:“当然是造谣。”

    许昆山笑道:“你还很配合我说话话嘛呵呵。有二个成语叫做‘三人成虎、众口铄金’你知道意思吧?那就是说谣言说多了也就成了事实、成了真理。一旦在大家心目中成了‘事实’那谣言就成了你的把柄。领导就可能因为这些把柄要考虑该不该用你了。这种谣言有时比你贪污几万元还厉害。古有‘笑贫不笑娼’现在地官场也有点‘笑憨不笑贪’的事实。”

    许昆山问道:“你让我去找他们的把柄然后控制他们做这事本身就不地道。官场有官场的潜规则。商场也有商场地潜规则。我们先是送东西请人家帮忙事成之后去抓人家的痛脚。你说今后谁会相信我们?我们的生意还要不要做?”

    许昆山继续说道:“你们这么做的成本太大。再说。你薛华鼎有人帮忙难道他姓林的就没人帮忙?他在这个行业、这个系统工作了多年。他的儿子能在全省甚至外省推销他的交换机你以为仅仅是靠一点回扣就能打开局面?……呵呵不信?不信你现在就去送十万给你们宋局长。看他会收吗?他敢收吗?”

    他打了一个酒嗝又道:“一个人只要他当官当久了就不是那么容易搬倒的。现在他姓贺地想搬倒你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是将姓林的加在一起也不很难。如果容易地话他这么处心积虑地阻拦你干什么?等他当上局长后一句话让你辞职不就行了。呵呵因为你现在也有你的关系网。”

    许昆山吃了几口菜再说道:“再说你这算什么大问题?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了?如果你连这点挫折也受不了、抗不住那你干脆早点回来做生意算了。而且你还不能搞公司管理因为你不能忍不懂妥协。你就做你所说的技术开吧估计凭你的能力搞一个二个新产品还是可能地饿不死。”

    梁燕看薛华鼎不说话也说道:“华鼎你这事还真算不上什么大事。相对来讲一个事业单位的职位竞争还是很文静的并没有什么刀光血影远远算不上什么你死我活地争斗。你要是进了政府那一级关系更复杂设障碍、使绊子那是常事就是杀人灭口的事也不鲜见。

    如果你连这事都摆不平要靠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来对付那你就真的不适合当官。要我说现在你还没到什么生死关头更没有到鱼死网破的时候估计在那些高官眼里你们之间的矛盾还只是小孩子过家家而已。他姓贺的不聪明、不会做人不知道因势利导只知道一味蛮干想上去的心情太迫切所以他搞了一辈子也就是一个副局长而已。你要是也学他一样也就没多大出息。当然我不是说你今天不该跟他闹……”

    许昆山笑着打断梁燕的话道:“该闹!泥菩萨还有三分土性呢。大吵甚至上去给他一巴掌都没关系。不就是写检讨做检查最多背一个处分吗?如果当时你忍了不但你在领导心里落一个不守纪律、做事不严谨的坏印象而且你心里会一直后悔没反抗。再说我许昆山也会看不起你这个窝囊废似的女婿。”

    陈春科有点吃惊地抬起头看着说话似乎很矛盾地许昆山:“前面说他忍。现在又说应该骂而且还想薛华鼎打人。”

    许昆山道:“我没在官场干过我不清楚。但我想当官也跟做生意差

    要考虑成本要考虑大环境。

    不能凭自己的性子任何时候都不能一古脑地把身家性命全部押上去。要学会寻找机会没有机会的时候要等待。嗨还是你自己把握吧。总之一句话你在官场上你做你的。我们不拖累你。我们做生意的认真做生意你也别拖累我。我就不信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你会干不过那种贪心不足的老头。现在你就跟我堂堂正正地跟他斗!连这种小事都认为是危机关头的话那你也太次了。呵呵。”

    薛华鼎点头说道:“我知道了。我只是有点气不过他想通过这招致他于死地。”

    许昆山笑道:“呵呵致一个人于死地不是那么容易的。就算你你真地致他于死地你又能得到什么?即使我不是官场的人我也知道官场最忌讳的就是这种下三滥整人的方式。完全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你想想一个糟老头值得你自损八百吗?”

    梁燕说道:“我刚才说了。今天生地这事是小事即使这次他赢了你当不上副局长。对你而言未必就是坏事。你可能还要受他一段时间的气我劝你就以旁观者的心态去看待他只要你继续认真工作不借题挥会有人知道你是什么人。他是什么人的。你正好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学点东西等蕾蕾过来之后她可以帮你学习。你现在仅仅是大专文凭。要想继续走下去这个文凭还不行安静一段时间对你没什么坏处。”

    ……

    第二天上午薛华鼎被办公室的6主任通知到会议室开会。会议由贺国平主持省管局干部处的处长宣布贺国平担任安华市电信局代理局长主持局里的全面工作姚局长将另行任用。

    宣布之后这个处长只是走过场一样说了几句话无非是大家要团结一心地支持贺国平的工作不要因为姚局长地调到而影响局里业务指标的完成。

    不到十分钟他就起身要离开。大家只好一起下楼送他上车。

    送走那个处长之后他们继续开会会议内容跟平时的工作会议差不多没有涉及任何人事变动和分工变化。薛华鼎心里担心地什么批评检讨都没有没有人提起这回事好像这事没生过。

    当然薛华鼎还是感到了一丝变化那就是大家对他的冷淡。无论是副局长们还是办公室主任他们都在尽力避免与他的目光想对遇到实在无法回避时也是匆匆笑一下然后马上移开。

    就是那个以前对他示好的马副局长也装着很严肃的样子当薛华鼎看他地时候他慌乱地躲避着似乎跟他进行眼神交流会遭什么大罪似的。

    一连几天都是这样贺国平从来不给他分配什么工作开会也不额外安排他的任务讨论问题时薛华鼎想说就说不想说他也不问。

    开始薛华鼎也无所谓反正自己管住那三个中心就可以了。一有空余时间就看书学习。这段时间他想通了也在梁燕和许蕾地劝说下准备报考湘湖大学的在职研究所生。

    但这种和平相处的日子没有多久就被打破。这天帮助他们进行网络测试的国外厂家打来了电话请薛华鼎完成那个合同的签署并付款。显然他们也知道现在安华市局的一把手现在已经易手贺国平可以签署这个合同了。

    不想跟贺国平打交道的薛华鼎只好无奈地拿着合同走进了贺国平的办公室。

    “贺局长这里有一个合同麻烦你签署一下。”薛华鼎走进贺国平的办公室对正在埋头批阅文件的贺国平说道。

    “哦好。你先放这等下我看看。”贺国平头都没有抬。

    薛华鼎见他这样子心里有点不乐但还是耐着性子说道:“贺局长这个合同因为姚局长生病耽误了好长时间厂家已经催了好几次。而且在价格方面我要稍微解释一下。”

    贺国平这才抬起头在合同上扫了一眼再看着薛华鼎说道:“薛助理我知道轻重缓急的。等我看过之后会让李秘书通知你。我这是急件。”贺国平拿起手里的东西扬了扬很快就放下了。薛华鼎瞥见了一闪即逝的封面:并非急件而是一份内参。

    薛华鼎没有说破只是说道:“好的。再见!”说着他就离开了贺国平的办公室。

    现在局长秘书已经是一个姓李的小伙子了。原来的范秘书被掉到市局工会下属的宣传广告科当科长。市局对机构的称呼有点乱七八糟所有的基层单位都称科长实际上有不少应该归于股级。只是因为现在四个县的股室都被改成了科室市局再有科室也就不合适是以一律以“科”来代替“股”。

    范秘书——现在的范科长——到底是名义上的科长还是实际上的科长就没有人去追究也追究不清。听说范秘书在上级征询他的工作意愿时提出过要到一个县局或者分局当副手或一把手但被上面的领导驳回。薛华鼎听说贺国平找这个高傲且不甘心的人谈话时就以“调到宣传广告科是专业对口知识分子不应该过于沉溺于当官”等几句话就把他“说服”了。而且薛华鼎还听说这个范科长现在上班几乎就是练毛笔字或者用写没人看得懂的诗来打时光不过他的毛笔字越练越糟没有了以前的风骨和飘逸多了一份浮躁。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官路迢迢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