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小说 > 《官路迢迢》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卷 初涉官场 第507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官路迢迢》 作者:作品集

第二卷 初涉官场 第507章更新时间:2015-04-12



        薛华鼎点了点头不说自己是县长处理这种事是责无旁贷。就是轮不到自己出面凭自己在长益县的经历也应该到现场去和长益县沟通一下自己一定比别人处理这事的效果更好可以事半功倍。县里的其他领导肯定也是这么想的否则仅仅打伤二个人的事情怎么就报到了这里?

    薛华鼎说道:“等会我和你……再叫上政府办张主任我们一起到现场去看看。”

    等贾红军出去后薛华鼎将几份积压下来的文件装进公文包里让王波通知司机准备出。

    当薛华鼎一行人赶到湖乡时乡政府的一个姓陈的工作人员马上迎了上来。

    乡里的领导都已经赶过去了估计他们都知道薛华鼎不喜欢迎来送往的那一套如果不去现场而在乡政府迎接的他的话十有**会被他批评一通。

    当姓陈的工作人员告知现在闹事现场已经稳定下来后薛华鼎说道:“你把那里的情况稍微说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姓陈的工作人员说道:“这个月亮河年年都要被淹每年我们乡和长益县的晾袍乡都要为排积水的事吵架。”

    薛华鼎隐约还记得这回事就问道:“今年为谁先排积水而闹的吧?”

    对方说道:“是啊。在湖堤没有出水面的时候我们二个乡是一起排积水。当湖堤露出水面后往年都是我们乡的积水先排等我们的庄稼露出水面之后再排他们的。”

    常务副县长贾红军才主管农业不久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听说每次先排自己县里的稻田心里感到有点好奇。但他没有问为什么。

    政府办张主任忍不住问道:“为什么每次都先排我们县稻田里的积水?有文字上的东西没有?”

    对方说道:“没有。因为我们乡淹没地面积小积水少容易排。只要一天基本就可以排完。他们晾袍乡淹没的田亩面积大得多如果先排他们的话至少要四五天。这是……这也算是约定俗成吧。”

    薛华鼎知道他们二个乡之间闹矛盾。主要是费用闹的。湖乡因为田亩面积小强烈要求按田亩面积分摊排水所用的电费、柴油费、人工费。晾袍乡则因为每次排积水是先排湖乡地稻田。因此强烈要求平均分摊相关费用一半对一半。

    如果二个乡都能按他们自己所主张的费用分配标准及时缴纳地话问题还不是很大双方县里拿出一些资金市里解决一些资金。基本都能应付下来。

    问题是二个乡都是穷乡。嘴里喊着这样分摊费用、那样分摊费用实际上也只是喊喊而已不拖上几个月是不会真正拿出钱的。让月亮湖排灌站的人拿着票找这个乡的干部、找那个乡的干部找这个县地领导。又找那个县的领导。签字的条子集了一大堆钱却没有要回来多少。

    不过月亮湖排灌站的主要收入就是每年为月亮湖排水不管他们愿意不愿意都要排否则连这些麻烦地钱也得不到。二个乡不交钱地话真正亏的还是公家排灌站的人并不损失多少。每次去要钱。二个乡政府还请他们吃一餐好的。多少能喝几杯好酒。

    所以排积水的事年年吵但还是年年排。真正内涝的时候。排灌站可不会借口钱没到位而拒绝排水:真要因为钱的事拒绝排积水地话排灌站站长地小小乌纱帽非被摘了不可。

    薛华鼎问道:“晾袍乡今年怎么打人?”

    姓陈的工作人员回答道:“还不是他们晾袍乡仗势欺人?以为自己有几个钱就了不……”说到这里他现自己代入了太多地私人情绪就转换语气说道“晾袍乡提出费用分摊标准按我们的来还当场提交现金。但条件之一就是先排他们的积水。排灌站的人也同意这么做。我们这边不同意结果就打了起来。”

    贾红军点头道:“如果让他们先排我们的稻田至少要多淹没四五天那什么都没有了。他们是有点过分。”

    薛华鼎只是笑了笑说道:“我们还是到现场去。老陈你帮我们带路。”

    姓陈的工作人员连忙坐上了贾红军和政府办张主任的小车。带着他们朝闹事现场而去。

    当他们到达那里的时候二个乡的农民都分站在排灌站的二侧眼睛瞪眼睛中间是二个县的公安干警二群人之间相差约二十多米。

    看见他们的车过来站在堤面上的人自动让出一条路来才到不久的公安局局长叶望、湖乡的领导闻讯立即跑过来迎接。

    二台小车一直开到中间也就是排灌站的位置才下车。

    薛华鼎跟叶望和乡领导握手之后问道:“排灌站怎么不排水了?难道协商不成连水都不排了?”

    湖乡党委书记张辉连忙回答道:“站长被人无意中打了一拳正在生气。”

    这时长益县的县委常委兼晾袍乡党委书记兰永章带着长益县公安局局长张群雄也跑了过来。张群雄还给薛华鼎敬了一个军礼。

    薛华鼎握着兰永章的手笑着说道:“呵呵我们以前是战友现在成了敌人了。现在双方都在这里你们说怎么办好呢?兰书记给我一点面子吧?”

    兰永章尴尬地说道:“这……这个不是我们乡里的意思。既然你薛县长来了我负责做好我那边的工作还是按以前的搞法。”

    薛华鼎转头对湖乡党委书记张辉道:“张书记人家已经给了我们的面子你怎么表态?”

    张辉气鼓鼓地说道:“反正放火的是他们现在灭火的也是他们。我当然没意见。”

    薛华鼎笑道:“你怨气很大啊。人家有钱有这个想法也正常。要是你们乡的经济上去了说不定还想自己出钱来新建一个排灌站呢。”说着薛华鼎对兰永章道。“兰书记他怨气大你不要放在心上。我代表湖乡的农民感谢你们晾袍乡。听说你们地那个食品加工厂现在越来越红火了我眼红啊。能不能帮我们湖乡一下让他们也托你们的鸿福。”

    湖乡的乡干部眼睛一下变的雪亮:如果也能办一个晾袍乡那样的厂。那不达了?

    兰永章笑道:“这事也不能怪张书记。”他接着说道“薛县长。你还真是客气我现在可是天天提心吊胆啊。”

    薛华鼎笑了笑说道:“这些事暂时不谈先让排灌站地电机运转起来再说。”

    长益县公安局局长张群雄马上说道:“没问题。他和我是朋友我去劝他一下。呵呵。薛县长你们县的人太厉害了什么人都敢打。”

    浏章县公安局局长叶望则反击道:“现在还没调查清楚是谁打地呢。你可不要给我们扣屎盆子。”

    “呵呵行。看在薛县长的面子上。我不和你争。”张群雄说完。笑着走了。

    因为事情不大加上薛华鼎的亲自到场所有矛盾都被压了下来具体事情交给了二县的公安局局长去解决。

    兰永章则邀请薛华鼎一行到晾袍乡做客。

    薛华鼎吩咐完双方的干警和乡干部把还滞留在现场地农民劝回去后带着贾红军、政府办张主任、湖乡党委书记等人随着兰永章到了食品加工厂晾袍乡乡长兼厂长戴跃早带着厂里的一班子人站在厂外面迎接。

    “今天真是好日子薛县长。我们总算把你盼来了。”戴跃握着薛华鼎的手热情地说道。

    “呵呵。我们今天来可是打秋风的。吃了还要带一些走不会生气吧?”薛华鼎笑问。

    “怎么可能呢?我们还有不少事情请薛县长帮忙呢。”戴跃笑道。“你薛县长什么时候来我们什么时候都陪你服务态度保证让你满意。兰永章笑道:“先进去再说哪有把客人挡在外面地道理。”

    “请请。”戴跃握着张辉地手道“张书记我们可是老熟人了你可不要使我们的绊子啊。”

    张辉脸一红说道:“戴乡长你这话怎么说的?你是看我没有来祝贺你当乡长你就挤兑我吧?我一个穷乡哪里敢给你大富翁使绊子?”

    戴跃笑道:“没有就好没有就好。过段时间我们专门上门拜访你们。”

    “大老板上门我们湖乡随时欢迎也借用你的话我们的服务态度包你满意。”

    大家在食品加工厂的接待室坐下闲聊了一会之后戴跃才说道:“薛县长我们还真遇到困难了真想你这个老领导帮帮我的忙。”眼光里包含期盼。

    薛华鼎对这个食品加工厂很有感情虽然已经调到浏章县了心里还是牵挂这里。他问道:“什么困难?”

    戴跃连忙说道:“资金和原料。我们想建一个大型冷藏库可是没这个钱。原料也不足。”

    薛华鼎不解地问道:“原料不足?你们敞开收啊。你们不要只收你们晾袍乡地也收我们湖乡地嘛。”薛华鼎笑道“有财大家一起不要以邻为壑呵呵我今天可以来为湖乡做广告的。”

    戴跃笑道:“我们可没有搞什么以邻为壑。我们收购莲藕都是一视同仁只要有人送到我们厂地收购站我们就收。”

    张辉冷笑道:“不是以邻为壑而是以邻为敌。过年前后那段时间我们二个乡之间那个有民警把守的检查站不会是我们湖乡设的吧?你们还打伤了我们一个送藕的村民呢。”

    张辉的意思也是泄一下心中的郁闷不想晾袍乡在薛华鼎面前既当婊子又立牌坊。其实对于晾袍乡这么做他心里很理解:自己的gdp上去了是自己的政绩别人的gdp上去了反衬自己无能。如果是自己处在晾袍乡的位置也一样会明地或暗地阻拦湖乡的农产品流入。

    戴跃马上说道:“这可真的不是我们的意思。是一些人的自行为。那个被打伤了的村民我们都上门慰问了。”

    张辉哼了一下没有再说。

    戴跃马上对薛华鼎说道:“薛县长那件事我们是有一点责任。不过最主要的问题是莲藕收获的季节性太强。莲藕是在冬季出土上市就集中在那几个月。农民将它们大批大批地送到我们厂里来。我们就是最想收也收不了多少实在没地方装啊。放久了藕就变色、就烂。可是一到夏天也就是现在我们就没有原料了。以前我们市场没打开的时候问题还不大可以凭库存抵挡几个月时间勉强能接起来不出现长期断货。现在是不行了生产出来的产品基本上没什么库存不要多久我们就无货可了。”

    薛华鼎说道:“你们真的准备建大型冷藏库?可我听说莲藕这东西存储不了多久就是有冷藏库也只能存二个月不到。”

    戴跃道:“我们联系了省农科院听说他们有办法让莲藕保存四个月而不坏。我们正准备去看看如果行就新建一个大型冷藏库。”

    薛华鼎问道:“生产规模也扩大不?既然效益好规模大赚的钱不更多吗?”

    兰永章笑道:“问题不还是没钱?”

    薛华鼎道:“我提一个建议行不行我们二个乡联合起来做这个事。”

    张辉眼睛再次光。兰永章和戴跃则心情紧张地看着笑呵呵的薛华鼎薛华鼎还没说出怎么合作他们的心就乱了:“他要新建一个厂的话我们怎么能竞争过他?”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官路迢迢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