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小说 > 《官路迢迢》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卷 初涉官场 第595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官路迢迢》 作者:作品集

第二卷 初涉官场 第595章更新时间:2015-04-12

  黄行凯下午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召集电视台、《绍城日报》的相关领导召开紧急会议。部署落实薛华鼎有关严格控制茶叶新闻报道的问题。

    虽然范台长和李总编在会议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自觉地做了“深刻检讨”但黄行凯显然不想放过这二个见风使舵的人他还是对电视台、报社做了重新分

    范台长、李总编被架空他们的副手直接向黄行凯负责虽然这个二个家伙的职位暂时还留着。

    二个失势的家伙后悔不迭心里一个劲地漫骂林源表面上一个劲地向新主管献媚。主动向黄行凯表示要戴罪立功同时书写了好几份检讨交到了宣传部、组织部和薛华鼎的手里。

    从当天晚上开始无论是电视还是报纸或者是其他杂志再也没有出现蓉洱茶三个字了甚至连茶字都没有出现。正如熊致远所预计的媒体不说蓉洱茶好也不说蓉洱茶坏。

    接下来的几天薛华鼎时不时带着汤正帆检查公安局和工商局建立的“封锁线”。

    检查了几次薛华鼎和汤正帆都对公安局和工商局的工作非常满意。在检查的时候他们看到警察们查获外地客商偷运过来的蓉洱茶。对于这些查获的蓉洱茶公安局和工商局也只是暂时扣押给对方开了收条承诺二个月之后再还给他们。

    坐在回市委大楼的路上汤正帆还是将心里的不解问了出来他问道:“薛书记为什么不让这些茶叶进来?它们进来不正好可以打压现在绍城市的茶价吗?”

    薛华鼎道:“呵呵你现在还是在盲目支持我啊?我以为你的思想早通了呢。”小说bsp;汤正帆也笑道:“呵呵算不上盲目支持。我只是觉得我们绍城自己产蓉洱茶如果把以前卖出去的又收回来实在有点想不通。既然你当班长的这么安排。我虽然有疑问还是要支持的嘛。如果你不让我们的蓉洱茶流出去我可是会坚决反对地。”

    薛华鼎又笑了:“呵呵你啊地方保护主义严重。”

    汤正帆道:“你这顶大帽子我可戴不了。你这道命令才是不折不扣的地方保护主义呢。你还记得刚才那几个商人怎么说的吧?呵呵。”

    薛华鼎解释道:“蓉洱茶价格上涨最根本原因就是炒作。要炒作成功就不是一个人、一个公司能炒起来的除了舆论支持外还要有许多商家同时跟进。只有蓉洱茶在市场快地、大量地流通起来其他人才会被吸引。如果没有流通的物体仅仅在他们嘴里瞎吹一个劲地往上抬高价格那没有用。除了他们自己闹和几个贪婪地傻子外其他人是不会追捧的炒作蓉洱茶毕竟不同于炒作股票。人们必须看到实实在在的蓉洱茶能低价买进来又能高价卖出去广大的市民才会动心。参与的人才会多。也只有参与的人多才能有高价接盘的人。那些炒作者才可能赚完钱就逃逸。”

    薛华鼎说道:“现在我们这么做就是抑制其他人的参与没有实实在在的物体供他们当弹药他们就无法带出一股风潮来蓉洱茶的交易就会维持在一个我们可以控制地水平。只要没有过于庞大的基数价格也一下就可以恢复正常我们政府也有能力进行事后补救。”

    汤正帆说道:“这个道理我也懂。可是我地疑问是。为什么他也控制蓉洱茶流入?我记得由公安局、工商局设立关卡就是他提出来的。按你刚才说的道理他们应该阻拦设立关卡才对。”

    薛华鼎心里自然明白汤正帆嘴里的他是谁。当林源到中央党校学习之后汤正帆和薛华鼎之间的正常关系就展现在众位官员的面前同时魏禾清也开始在大会小会上和薛华鼎配合。组织部长郭志君自然不甘人后。加上市委秘书长郝国海、宣传部长黄行凯薛华鼎的权力***一下在市委占了绝对优势。

    现在只有常务副市长沈勤学、纪委书记蒋国富还没有明确表明态度但他们却坚决与马春华划清了界限。可以说原来强势地马春华现在一下子成了孤家寡人再也没有过去的风光了。

    薛华鼎说道:“这就要看这道封锁线是谁建的。我们建这道封锁线的目地是由市委市政府来主导我们绍城市蓉洱茶的交易秩序。而他们建这道封锁线的目的是由几个商人来主导蓉洱茶的交易秩序他们是让封锁线对他人进行防备对自己则是畅通无阻。”这话说的非常直白。其实薛华鼎只要说前面短短的一句话。汤正帆就完全明白了。

    汤正帆说道:“估计我们还需要省里配合。呵呵那五百吨茶叶只怕是很难再回我们绍城市了。薛书记。他们这算不算赔了夫人又折兵?”

    薛华鼎听了他的这一句话就知道汤正帆不但明白了而且想到更深一步地地方他说道:“我已经给省里打了招呼省外贸、海关、工商局等等单位都会密切配合我们。呵呵只要他们真正地将那五百吨茶叶运到美国我们还是要感谢他们地。”

    正谈着话薛华鼎的手机响了薛华鼎从前面姜乐为手里拿过手机姜乐为说道:“市国土局地。电话是国土局局长亲自打来的他汇报的是金丰县“误征”土地的返还情况。对方告诉薛华鼎说金丰县那些“误征”的土地已经全数返还给了当地农民虽然有不少流氓地痞和当地一些村干部阻扰说他们是高价从永明房地产开公司接手的但在由国土局牵头由国土局、工商局、公安局等单位组成的土地返还联合执法大队的强力干预下抓捕了几个无理取闹的家伙加上当地农民极力配合使土地返还工作还算顺利。

    另外他还表功似地告诉薛华鼎。他们在执行土地返还过程中还找到了永明房地产开公司强行征地肆意毁坏庄稼、树木、茶园还有打伤农民的证据这些证据都已经被他们多方查证。他请示薛华鼎对这些事情怎么处理。

    显然这个国土局长是在拍薛华鼎的马屁。想当一个打击马春华的排头兵:他要利用这些证据向永明房地产开公司开刀不但能就此让贾永明狼狈不堪还有可能使马春华脱不了干系。

    薛华鼎可不想将马春华赶尽杀绝无论如何马春华是不可能对自己造成大的威胁了。马春华在绍城市还有不少心腹虽然他地这些心腹职位不高但在市直机关、县乡政府还有不少的能量。真要一下就把他逼到死角他也许会狠心反咬一口那就得不偿失了。而且这次土地返还还是马春华做了贾永明的工作让贾永明交出了他手里的土地。贾永明这几天抛售茶叶的行为虽然主观上是贾永明为了赚钱是见好就收。但客观上还是帮了薛华鼎地忙通过他的抛售。茶价已经趋于稳定。

    作为官场上的“老手”薛华鼎知道这个国土局局长的心思并不纯洁表面看他是主动当了薛华鼎打击马春华的急先锋其实他很容易全身而退只要他私下对外宣称是奉命而为即使将来马春华咸鱼翻身他也没什么损失。可以将大部分责任推到薛华鼎身上。如果在执行过程中利用职权讨乖卖好的话他还可以从马春华那里得到好感。

    这种猜想也许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作为一个上位者还是要注意这方面的问题。免得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薛华鼎想起自己跟马春华以前说过的话就对国土局局长道:“小说文字版……那是在特定条件形成的当时为了争取火力电站项目我们地方政府和某些公司采取了一些过激手段。对于这些事的处理要慎重我请你们和有关部门商量一下拿出一个比较稳妥地方案交市委市政府。”

    国土局局长一愣想不到自己拍马屁拍在马蹄上。所谓稳妥的办法。无非是不要挑起事端地代名词也就是不要刺激有关部门有关领导的意思。他讪笑道:“好。好……”

    薛华鼎说道:“谢谢你们这件事这么快就顺利解决我是没有想到。这充分说明你们国土局班子得力你们做了大量细致有效的工作我代表市委、也代表那些迫切需要土地的农民感谢你们感谢你们所做的一切。对于这件事的顺利完成你们国土局要牵头总结一下工作突出的同志一定要提出表扬。对了你和市委办公室联系一下让他们在你们提供材料地基础上做一个专题出来让其他单位学一学你们的经验。”

    才打了对方一棒薛华鼎又送出了一个甜枣:由他们牵头书写总结报告自然是容许他们将自己的成绩写上去。如果真的能上一个专题那么今年国土局先进集体基本就是板上钉钉——定死了。

    国土局局长高兴得连连说谢谢然后兴奋地道了再见。

    汤正帆很有深意地瞟了薛华鼎一眼他觉自己这个政法书记还真有点比不上这个年轻地市委书记:他对这个国土局局长处理得非常巧妙不但制止了他表功办坏事而且让对方感恩戴德。更巧妙的是薛华鼎在处理马春华的事上显示出了高的手段既打压了马春华达到目的有显示出他宽容的惊人气度。

    薛华鼎已经有了马春华的把柄但又放了他一马相信现在处于劣势的马春华下不了狠心、也没有必要搞鱼死网破地那一套当然更没有胆量与薛华鼎争雄。他只能乖乖地就范帮助薛华鼎慢慢稳定政局。这在战场上叫围三阙一放开一条生路让对方生不起拼死之心。

    汤正帆心里想:怪不得他年纪轻轻就青云直上而自己却这么多年原地踏步。

    果然当国土局手里掌握地材料通过各种渠道辗转汇集到马春华的手里后马春华心里恨死了下面那些投靠新主子地家伙也恨死了薛华鼎这个实际幕后指使人但他又感激薛华鼎的“宽宏大量”还通过在开常务会的时候全力支持薛华鼎的决定来暗示自己接受了他抛出的橄榄枝。

    到了这个时候马春华已经不相信韩副省长的后台有逆天地作用。他不可能让自己不退反升。马春华现在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力保这次茶叶运作贾永明不亏本特别自己的市长位置不被拿掉。

    因为薛华鼎没有刻意猛攻没有痛打落水狗也因为马春华刻意低调以求自保。绍城市的政局竟然难得地稳定下来了至少表面上看是如此。这让省委几个领导非常满意对于他们而言市里班子团结、政局稳定是所有事情中最重要的。至于是不是抓出蛀虫、是不是挖出**分子他们并不是很放在心上那是比较次要地工作。只要政局稳定了市里的经济才能稳步上升那些违法乱纪、贪污腐化的家伙才能被顺利清除。

    看到薛华鼎在绍城市游刃有余地工作他们都对他的工作能力暗暗点头心里存在的那些疑问基本都已经消失了。他们都相信绍城市在薛华鼎的领导下。一定能取得比以前更大的成绩。

    俗话说有人欢喜有人愁这话还真是至理名言。

    带着情人在杭州留连忘返的熊致远还在返回福江省的旅途中。就因为得知了几个消息而怒气冲冲心里将马春华骂了一个底朝天问候了马春华的祖宗十八代。气愤之下地他将那个小鸟依人的女子抛在一边想尽办法很快地回到了省城春州市。

    他一再强调贾永明征到地土地必须缓慢还这下倒好这家伙几天就抛了一个干净。

    土地全部还让蓉洱茶的利好消息变成了利差消息这个行动有利地暗示了蓉洱茶价格上涨的可能性不大了。囤积土地没有多少必要。因为贾永明是马春华的外甥他在一定意义上代表了消息灵通人士。虽然大家都知道贾永明这么做是被迫的但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土地的利润不大否则唯利是图的贾永明会这么老实?

    还让他吐血地是。贾永明竟然不通知就把手里囤积的蓉洱茶给卖了出去虽然到现在还没有卖光但受他抛售茶叶的影响蓉洱茶的价格一下稳了下来没有如前几天那么猛涨了。

    气愤地熊致远不断地打他的电话但姓贾的家伙不是不接就是关机。一条哈巴狗竟然一下变成了一条恶狼这是熊致远万万没有想到。连这个蠢笨的家伙都不能控制让熊致远很有失败的感觉。

    贾永明的行动也让很多跟着熊致远炒作的商人犹豫起来。特别是一些被熊致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鼓动过来的朋友都纷纷打电话给熊致远。问他为什么会出现这个不协调行动地家伙。

    熊致远哪里敢说出直接原因他可不敢说他手里最重要地筹码——市长马春华——已经反水了。他只能拼命地为那些家伙打气。一再保证蓉洱茶的炒作还是按自己地计划在运作同时还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将再投下一笔巨资购买蓉洱茶再把它的价格抬起来。

    那几个商人虽然不是很相信他但还是答应再等待几天如果情况如熊致远所说的好转起来他们就继续跟进否则不予奉陪。

    电话打得烫手说尽了口水连骗带哄地终于打了那些建立在利益基础上的“朋友”熊致远还没有在沙上坐稳没有敲门就冲进来的手下又带给他一个晴天霹雳。

    手下的话还没有说完心里还在责备手下没礼貌的熊致远从沙上一蹦而起一把抓住手下的衣领咬牙切齿地吼道:“你说什么?你给老子再说一遍!”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官路迢迢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