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尊宝娱乐 > 《春秋公羊传》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2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春秋公羊传》 作者:作品集

第12章更新时间:2014-09-08

??|说网
        公羊传·哀公

       

        哀公(经一·一)元年

       

        春,王正月,公即位。

       

        (经一·二)楚子、陈侯、随侯、许男围蔡。

       

        (经一·三)鼷鼠食郊牛,改卜牛。

       

        (经一·四)夏,四月辛巳,郊。

       

        (经一·五)秋,齐侯、卫侯伐晋。

       

        (经一·六)冬,仲孙何忌帅师伐邾娄。

       

        哀公(经二·一)二年

       

        春,王二月,季孙斯、叔孙州仇、仲孙何忌帅师伐邾娄,取漷东田及沂西田。癸巳,叔孙州仇、仲孙何忌及邾娄子盟于句绎。

       

        (经二·二)夏,四月丙子,卫侯元卒。

       

        (经二·三)滕子来朝。

       

        (经二·四)晋赵鞅帅师纳卫世子蒯瞆于戚。

       

        (传)戚者何?卫之邑也。曷为不言入于卫?父有子,子不得有父也。

       

        (经二·五)秋,八月甲戌,晋赵鞅帅师及郑轩达帅师战于栗,郑师败绩。

       

        (经二·六)冬,十月,葬卫灵公。

       

        (经二·七)十有一月,蔡迁于州来。

       

        (经二·八)蔡杀其大夫公子驷。

       

        哀公(经三·一)三年

       

        春,齐国夏、卫石曼姑帅师围戚。

       

        (传)齐国夏曷为与卫石曼姑帅师围戚?伯讨也。此其为伯讨奈何?曼姑受命乎灵公而立辄,以曼姑之义为固,可以距之也。辄者曷

        为者也?蒯瞆之子也。然则曷为不立蒯瞆而立辄?蒯瞆为无道,灵公逐蒯瞆而立辄。然则辄之义可以立乎?曰:可。其可奈何?不以

        父命辞王父命,以王父命辞父命,是父之行乎子也;不以家事辞王事,以王事辞家事,是上之行乎下也。

       

        (经三·二)夏,四月甲午,地震。

       

        (经三·三)五月辛卯,桓宫、僖宫灾。

       

        (传)此皆毁庙也,其言灾何?复立也。曷为不言其复立?《春秋》见者不复见也。何以不言及?敌也。何以书?记灾也。

       

        (经三·四)季孙斯、叔孙州仇帅师城开阳。

       

        (经三·五)宋乐髡帅师伐曹。

       

        (经三·六)秋,七月丙子,季孙斯卒。

       

        (经三·七)蔡人放其大夫公孙猎于吴。

       

        (经三·八)冬,十月癸卯,秦伯卒。

       

        (经三·九)叔孙州仇、仲孙何忌帅师围邾娄。

       

        哀公(经四·一)四年

       

        春,王三月庚戌,盗杀蔡侯申。

       

        (传)弑君贱者穷诸人,此其称盗以弑何?贱乎贱者也。贱乎贱者孰谓?谓罪人也。

       

        (经四·二)蔡公孙辰出奔吴。

       

        (经四·三)葬秦惠公。

       

        (经四·四)宋人执小邾娄子。

       

        (经四·五)夏,蔡杀其大夫公孙归姓、公孙霍。

       

        (经四·六)晋人执戎曼子赤归于楚。

       

        (传)赤者何?戎曼子之名也。其言归于楚何?子北宫子曰:「辟伯晋而京师楚也。」

       

        (经四·七)城西郛。

       

        (经四·八)六月辛丑,蒲社灾。

       

        (传)蒲社者何?亡国之社也。社者封也,其言灾何?亡国之社盖掩之,掩其上而柴其下。蒲社灾,何以书?记灾也。

       

        (经四·九)秋,八月甲寅,滕子结卒。

       

        (经四·十)冬,十有二月,葬蔡昭公。

       

        (经四·十一)葬滕顷公。

       

        哀公(经五·一)五年

       

        春,城比。

       

        (经五·二)夏,齐侯伐宋。

       

        (经五·三)晋赵鞅帅师伐卫。

       

        (经五·四)秋,九月癸酉,齐侯处臼卒。

       

        (经五·五)冬,叔还如齐。

       

        (经五·六)闰月,葬齐景公。

       

        (传)闰不书,此何以书?丧以闰数也。丧曷为以闰数?丧数略也。

       

        哀公(经六·一)六年

       

        春,城邾娄葭。

       

        (经六·二)晋赵鞅帅师伐鲜虞。

       

        (经六·三)吴伐陈。

       

        (经六·四)夏,齐国夏及高张来奔。

       

        (经六·五)叔还会吴于柤。

       

        (经六·六)秋,七月庚寅,楚子轸卒。

       

        (经六·七)齐阳生入于齐。

       

        (经六·八)齐陈乞弑其君舍。

       

        (传)弑而立者,不以当国之辞言之,此其以当国之辞言之何?为谖也。此其为谖奈何?景公谓陈乞曰:「吾欲立舍,何如?」陈乞

        曰:「所乐乎为君者,欲立之则立之,不欲立则不立。君如欲立之,则臣请立之。」阳生谓陈乞曰:「吾闻子盖将不欲立我也。」陈

        乞曰:「夫千乘之主,将废正而立不正,必杀正者。吾不立子者,所以生子者也。走矣!」与之玉节而走之。景公死而舍立。陈乞使

        人迎阳生于诸其家。除景公之丧,诸大夫皆在朝,陈乞曰:「常之母有鱼菽之祭,愿诸大夫之化我也。」诸大夫皆曰:「诺。」于是

        皆之陈乞之家坐。陈乞曰:「吾有所为甲,请以示焉。」诸大夫皆曰:「诺。」于是使力士举巨囊而至于中熘,诸大夫见之,皆色然

        而骇,开之则闯然公子阳生也。陈乞曰:「此君也已!」诸大夫不得已皆逡巡北面,再拜稽首而君之尔,自是往弑舍。

       

        (经六·九)冬,仲孙何忌帅师伐邾娄。

       

        (经六·十)宋向巢帅师伐曹。

       

        哀公(经七·一)七年

       

        春,宋皇瑗帅师侵郑。

       

        (经七·二)晋魏曼多帅师侵卫。

       

        (经七·三)夏,公会吴于鄫。

       

        (经七·四)秋,公伐邾娄。

       

        (经七·五)八月己酉,入邾娄,以邾娄子益来。

       

        (传)入不言伐,此其言伐何?内辞也,若使他人然。邾娄子益何以名?绝。曷为绝之?获也。曷为不言其获?内大恶,讳也。

       

        (经七·六)宋人围曹。

       

        (经七·七)冬,郑驷弘帅师救曹。

       

        哀公(经八·一)八年

       

        春,王正月,宋公入曹,以曹伯阳归。

       

        (传)曹伯阳何以名?绝之。曷为绝之?灭也。曷为不言其灭?讳同姓之灭也。何讳乎同姓之灭?力能救之而不救也。

       

        (经八·二)吴伐我。

       

        (经八·三)夏,齐人取讙及僤。

       

        (传)外取邑不书,此何以书?所以赂齐也。曷为赂齐?为以邾娄子益来也。

       

        (经八·四)归邾娄子益于邾娄。

       

        (经八·五)秋,七月。

       

        (经八·六)冬,十有二月癸亥,杞伯过卒。

       

        (经八·七)齐人归讙及僤。

       

        哀公(经九·一)九年

       

        春,王二月,葬杞僖公。

       

        (经九·二)宋皇瑗帅师取郑师于雍丘。

       

        (传)其言取之何?易也。其易奈何?诈之也。

       

        (经九·三)夏,楚人伐陈。

       

        (经九·四)秋,宋公伐郑。

       

        (经九·五)冬,十月。

       

        哀公(经十·一)十年

       

        春,王二月,邾娄子益来奔。

       

        (经十·二)公会吴伐齐。

       

        (经十·三)三月戊戌,齐侯阳生卒。

       

        (经十·四)夏,宋人伐郑。

       

        (经十·五)晋赵鞅帅师侵齐。

       

        (经十·六)五月,公至自伐齐。

       

        (经十·七)葬齐悼公。

       

        (经十·八)卫公孟彄自齐归于卫。

       

        (经十·九)薛伯寅卒。

       

        (经十·十)秋,葬薛惠公。

       

        (经十·十一)冬,楚公子结帅师伐陈。

       

        (经十·十二)吴救陈。

       

        哀公(经十一·一)十有一年

       

        春,齐国书帅师伐我。

       

        (经十一·二)夏,陈袁颇出奔郑。

       

        (经十一·三)五月,公会吴伐齐;甲戌,齐国书帅师及吴战于艾陵,齐师败绩,获齐国书。

       

        (经十一·四)秋,七月辛酉,滕子虞母卒。

       

        (经十一·五)冬,十有一月,葬滕隐公。

       

        (经十一·六)卫世叔齐出奔宋。

       

        哀公(经十二·一)十有二年

       

        春,用田赋。

       

        (传)何以书?讥。何讥尔?讥始用田赋也。

       

        (经十二·二)夏,五月甲辰,孟子卒。

       

        (传)孟子者何?昭公之夫人也。其称孟子何?讳娶同姓,盖吴女也。

       

        (经十二·三)公会吴于橐皋。

       

        (经十二·四)秋,公会卫侯、宋皇瑗于运。

       

        (经十二·五)宋向巢帅师伐郑。

       

        (经十二·六)冬,十有二月,螽。

       

        (传)何以书?记异也。何异尔?不时也。

       

        哀公(经十三·一)十有三年

       

        春,郑轩达帅师取宋于嵒。

       

        (传)其言取之何?易也。其易奈何?诈反也。

       

        (经十三·二)夏,许男戌卒。

       

        (经十三·三)公会晋侯及吴子于黄池。

       

        (传)吴何以称子?吴主会也。吴主会则曷为先言晋侯?不与夷狄之主中国也。其言及吴子何?会两伯之辞也。不与夷狄之主中国,则曷为以会两伯之辞言之?重吴也。曷为重吴?吴在是则天下诸侯莫敢不至也。

       

        (经十三·四)楚公子申帅师伐陈。

       

        (经十三·五)于越入吴。

       

        (经十三·六)秋,公至自会。

       

        (经十三·七)晋魏多帅师侵卫。

       

        (传)此晋魏曼多也,曷为谓之晋魏多?讥二名,二名非礼也。

       

        (经十三·八)葬许元公。

       

        (经十三·九)九月,螽。

       

        (经十三·十)冬,十有一月,有星孛于东方。

       

        (传)孛者何?彗星也。其言于东方何?见于旦也。何以书?记异也。

       

        (经十三·十一)盗杀陈夏彄夫。

       

        (经十三·十二)十有二月,螽。

       

        哀公(经十四·一)十有四年

       

        春,西狩获麟。

       

        (传)何以书?记异也。何异尔?非中国之兽也。然则孰狩之?薪采者也。薪采者则微者也,曷为以狩言之?大之也。曷为大之?为

        获麟大之也。曷为获麟大之?麟者仁兽也。有王者则至,无王者则不至。有以告者曰:「有麇而角者。」孔子曰:「孰为来哉!孰为来哉!」反袂拭面,涕沾袍。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子路死,子曰:「噫!天祝予。」西狩获麟,孔子曰:「吾道穷矣!

        」《春秋》何以始乎隐?祖之所逮闻也。所见异辞,所闻异辞,所传闻异辞。何以终乎哀十四年?曰:备矣!君子曷为为《春秋》?

        拨乱世,反诸正,莫近诸《春秋》。则未知其为是与?其诸君子乐道尧舜之道与?末不亦乐乎尧舜之知君子也?制《春秋》之义以俟后圣,以君子之为,亦有乐乎此也。

w w wd x s x sc o m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春秋公羊传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