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文科大唐》在线阅读 > 正文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七章 心路历程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文科大唐》 作者:作品集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七章 心路历程更新时间:2016-09-30

    独孤大雪虽然其实并不太明白时不凡所说的理论,可是看到了时不凡信誓旦旦也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不过独孤大雪作为妻子,唯一能够做到的也就是信任丈夫,主动通过各种方法配合丈夫了。至于那个秦嘉瑞,这个算是事儿吗?时不凡的野心居然如此巨大,居然想要在李世民的手下当一个敢跟李世民叫板的权臣,这样让独孤大雪知道那个秦嘉瑞根部不是什么问题,这个时候只有“统一战线”了,绝对不能够秦嘉瑞闹翻,她们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至于时不凡敢跟李世民闹翻,甚至想要在李世民手下当一个权臣,这样也许很多人看来是不可能的。可是时不凡认为事在人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绝对不可能的,只要找对了方法,那也是可以的。

    当然如果时不凡去跟李世民比权谋,那时不凡当然会被玩死。可是时不凡却有一招,养寇自重罢了。养寇自重这种东西并非是单纯的战场上的方法,其实养寇自重也就是一种培植自己生存土壤的手段。只要明白了自己的生存土壤是什么,那主动去培植自己的生存土壤,那也就是一种“养寇自重”。

    当年后世为什么有一个部门坚决反对************,还有一个部门为什么三令五申要求保证什么耕地红线,甚至还有各种各样的冠冕堂皇的借口。可是事实上这些都是一种“养寇自重”。因为他们这个部门的权力来源土壤是这个,所以他们当然不会做那种破会爱自己生存土壤的事情。这个也就是部门利益,这种养寇自重并非是只有在封建割据时期才有,同样和平时期屡见不鲜。

    时不凡要做的也就是主动给大唐创造危机,没有危机也要去创造危机,到时候李世民只能够依赖他来解决,那时不凡可以彻底安全的。既然农业生产力不足,那时不凡也就努力给大唐扩大生产力,一旦生产力扩大到了一定程度,那可不是在幸福,而是在危机了。不把大唐折腾到社会转型期,那自己哪里有生存的机会?把生产力主动进步,一次进不到上千年之后,那大唐江山反而会岌岌可危,最后还得时不凡来收拾这个烂摊子。那个时候李世民已经制不住时不凡了,他已经是面临对于局势失去控制的。这种历史大势,是李世民没有经历过的。虽然也许李世民通过权谋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死时不凡,可是那样一旦用处都没有。

    “虽然我看起来是使用阴谋,可是我却非常清楚历史不是阴谋可以推动的。堂堂正正的势力,利用生产力的大势作为对于大唐王朝的压迫,足以压制到大唐王朝喘不过气来。如果没有我,那大唐王朝迟早会在轰轰烈烈当中的革命中覆灭。只有我能够有效的引导改革,如果没有我大唐王朝能否超过一百年还是问题。”

    “我直接把历史生产力提高了上千年甚至更多,唐朝的任何人对于这里面的问题根部一无所知,那这样大唐只有依靠我了。”时不凡想。

    时不凡这样做非常没有节操,可是他也没有办法。他自从被卷入了玄武门之变,那他也都没有了选择。玄武门之变是一个风险极大的行为,不但是事前还是事后。一旦被卷入了玄武门之变,那他这一生也都没有了任何退路。

    时不凡这个是故意的,如果他当年只是想要当一个太平官,他不会选择指导百姓发展生产,他不会去弄什么流水线。不会去让粮食增产,更不会让生产力有任何的提升,反而会打压生产力,让百姓过得更苦一些,更穷一些,这样对于封建王朝来说才是最安全的。

    可是时不凡却选择了释放生产力,选择提高生产力,甚至直接让生产力横跨几乎上千年的幅度提高,他也就是在给大唐挖坑。时不凡不相信李世民的节操,他不会相信任何封建皇帝的节操,他不希望把自己的命运掌握在任何人手里。

    把自己的生死存亡掌握在别人手里,别人不杀你都是一种“恩”,这样让时不凡是接受不了的。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特征,不是因为时不凡能穿越就被抹去的。时不凡既然来自于二十一世纪,那个可以自己决定命运,哪一个相对“自由”了无数倍的世界,他不希望重新被人“捆着“。他更不希望被人随时拿着一把刀架在脖子上,而别人随时可以砍下来。既然改变不了自己,那时不凡也就改变这个世界。选择释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让华夏历史提前吃了兴奋剂一样飞速条约上千年。主动给大唐制造危机,主动给大唐创造危机,那最后把整个大唐绑在自己身上,那大唐之内,谁也不敢对时不凡怎么样,包括李世民。

    这个也就是时不凡的策略,养贼自重,把生产力这只怪兽养大,让他来吞噬大唐,而只有时不凡能够制得住,那大唐没有人敢伤害他了,哪怕李世民也不例外。

    在大唐,没有人比时不凡更能够看清楚封建王朝的本质。在封建王朝,在这个极权的时代,在这个生杀予夺都掌握在君王手里的时代,什么官职什么爵位什么财富,都是虚的。想要维护自己的生命财产,只有让君王真正顾忌,真正的感觉到威胁,真正的感觉到一只猛虎在后面追杀,那他才会真正的害怕。

    权力是魔鬼,所以后人才会懂得把权力拆分,通过各种方法遏制权力,把权力这个猛虎关在笼子里。可是时不凡没有办法,他没有办法短时间之内建立一个遏制权力的笼子。那他只有让“权力”感觉到自己随时可能死亡,这才会不敢放肆。而这个权力,也就是李世民。

    “别说皇帝开明,可是他骨子里永远只是一个皇帝,他为了自己家族江山而努力。虽然现在他还是开明的,不过我却非常清楚,他骨子里永远只是一个封建皇帝,封建皇帝的特质他都有。我不会信任任何皇帝的恩典,我对任何皇帝的所谓‘恩遇’都表示怀疑。大雪,当时你被太上皇赐婚给我,其实太上皇当年也是多半想要拉拢我。其实我骨子里面对于任何皇帝的恩遇,都不会有任何的信任。”

    “因为我清楚,这个世界上的东西是等价交换的。是当年太上皇把你赐婚给我,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我其实非常不喜欢,甚至非常不高兴,甚至把太上皇李渊给在心里骂了一个狗血淋头。我根本不认为是任何恩遇,反而是他强横粗暴的干涉了我的择偶权力。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后来不太待见你,反而更愿意和嘉瑞亲近吗?其实也不无这里面的原因!”

    “对于别人来说也许是皇帝的‘恩典’,可是他却用侵犯了我的自由,然后再次强行粗暴的把一样我不喜欢的东西塞给我,美其名曰恩赐,我还要老老实实的感恩戴德的谢恩。”

    “后来还是皇帝,我说句胆大的,也就是这个李世民。我其实当年并不像卷入这次玄武门之变,我知道这里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我几次拒绝太子李建成和当今皇帝李世民的招揽,不就是想要躲吗?可是他们却不问过我的任何意见,居然强横的把我拉了进来。”

    “最后我发现居然是一个乌龙,是太上皇给李建成和李世民挖的坑,那我也都没有选择了。后还是选择了忍耐,可是现实情况却一步步的把我拉了进去。我不想在这么随波逐流了,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也就决定了,我这辈子不能这么牵扯鼻子走。到时候太极殿椅子上那个人,可以随便剥夺了我的东西,然后强行塞给我一些我不喜欢甚至非常讨厌的东西,然后我还要因此感恩戴德的谢恩。”

    “他们今天能剥夺我的择偶自由权力,并且美其名颠倒黑白的说是恩典。那明天呢?明天他会不会剥夺我的财产,然后再次‘恩赐’回来一些零头,然后我还要感恩戴德的说谢恩。甚至,有朝一日,我的生命都掌握在他们手里,甚至他们先把我折腾得惨兮兮的,然后再次‘不杀’我,我却还要因此感激他们的不杀之恩。”

    “这种感觉非常难受,我受不了。我真的有时候宁可我傻乎一些,我宁可不知道我宁可当鸵鸟一样装傻。可是我发现我做不到。我说过,这个世界上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我不希望我的自由,财富,甚至是生命随时都掌握在别人手里。我不希望我奋斗了半生的东西,都因为别人的一句话一个念头就这么灰飞烟灭。你知道这种随时被人把刀架在脖子上的感觉,是多么难受吗?”

    “也许你感觉正常,因为你已经适应了这种日子。可是我做不到,我非常讨厌这个感觉。既然我改变不了我自己,那我也就去改变这个世界。我不会让任何人掌握我的生命财产自由,包括太极宫里面那位皇帝。“

    “正因为我对于这种封建皇帝非常的了解,所以我才会更不希望我的一切都掌握在他手里。当你有了很多东西,你希望守护他。可是别人却可以轻而易举的剥夺,那你会怎么办?也许你们选择会臣服,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可是我做不到,我要做的是谁如果想要抢走我努力挣来的东西,那我也就会和他拼了。不管他是谁,不管他是历史上的明君也罢,伟人也罢,我照样敢去和他叫板。我不希望过那种千日防贼的日子,所以我决定改变这个世界,因为我改变不了我自己。我身上已经打上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烙印,这个烙印是无法去除的。”

    “也许有些人说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可是我们人类最伟大的地方,其实是在最大可能的条件之下,改造这个世界。我们人类能够有今天,也许有适者生存的情况,可是更伟大的是我们有改造这个世界的能力,而别的动物没有。”

    “很不巧,我也有改造这个时代的能力。既然如此,那我也就拼了命去改造这个世界,改造这个时代,让他朝着我想要的方向去走。”

    时不凡一直在自言自语,独孤大雪甚至有些时候不明白时不凡所说的那些奇怪的“名词”是什么,可是独孤大雪却知道,这个是时不凡的“心路历程”。

    独孤大雪听了时不凡的话,也都感觉心惊肉跳。在独孤大雪眼里,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个是正常的。可是时不凡却胆子敢说出来,他做不到,谁要剥夺他的生命自由还有财富等等,他也都敢和对方拼命。

    在时不凡眼里,皇帝这个本来理应对于天下臣民有着生杀予夺大权的人,居然成了一个把刀架在时不凡脖子上的人。时不凡不能够接受这个结果,不能够接受自己辛苦了很久付出了很多所换来的“东西”就这么被人轻飘飘的一句给拿走了。

    从这点来说,至少对于独孤大雪的思维里面,时不凡绝对是一个千古所未有的“叛逆”,这种叛逆的思维甚至比起任何反贼都要可怕。哪怕任何反贼也只是想要夺取皇位,可是并没有疯狂到要改造这个世界。

    现在时不凡所做的一切也就是可以得到了证明,从学术上不惜篡权,篡夺苍天之权,把那个“天”给篡夺了。而现在看来,时不凡打击的不光是士族,甚至还包括古代皇帝赖以生存的基础“君权神授”。

    如果这么想起来,那时不凡这个所谓“心学”,目前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可是随着以后生产力的进步,这样彻底的挖掘了那些封建王朝的根基。生产力一旦进步,再加上时不凡早就提前了多年进行思想启蒙,那这样两者一相加……

    “大唐,危险了。到时如果不用他,那大唐覆灭成为定局。想要保住大唐,那必然要不能动他。太可怕了了,我怎么当时被赐婚给了这么一个男人?他谋的万世,真正的万世。别人顶多是想要通过权谋来篡权,可他却通过涛涛大势来篡权。也许,更包括皇帝在内,都不如他。皇帝的权谋,领兵打仗,甚至各种的手段能力,在他这里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他居然敢引动历史的洪流来进行为自己牟利,为自己获得权力成为一代权臣而改造这个世界。我居然被赐婚给了这个男人,是我的幸事,还是我的不幸啊?”独孤大雪也都苦笑想道。(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文科大唐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