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颂》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凌汛春耕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颂》 作者:作品集

第四十四章 凌汛春耕更新时间:2017-11-13


    “启禀主公,昨夜黄河发生凌汛,河水漫过冰层,有倒灌丰州城的迹象。”胡小四匆匆找到准备去考察手工作坊的李玄清,汇报了这个紧急情况。



    李玄清吃了一惊,简单询问了几句之后,让胡小四传令调动军队来护堤之后,匆忙赶往丰州南城。



    “主公,你来了?”李玄清赶到南城墙的时候岑天时已经在了,见到李玄清出现,连忙赶过来汇报。



    “主公,最近春来温度上升,黄河上游解冻泛浆,我后套地区河面平缓,冰层厚重,气温回升慢,所以河水漫过冰层,突破堰口,情况有点紧急。”岑天时见到李玄清盯着远处黄河滚滚而来的大水,低声解释道。



    李玄清摆摆手,凌汛的事情后世发生过太多,直到黄河的几个大型水利枢纽建立之后才得到缓解。不过自己来到丰州时日虽短,但是也是做了准备的。想到这里急忙问道:“我们丰州内网河道疏通的情况怎么样?有没有按照计划往北延伸?东西有没有连接屠申泽和乌梁素海?”



    “东边乌梁素海的通道已经全部疏浚过了,屠申泽那边还没有修好。永济八渠倒是全部疏浚过了。今年的天气很怪。那边天气回暖速度太快,黄河以北却恰恰相反。”岑天时脸色有点难看道:“我翻看了丰州的州志,这个现象可不是什么好情况啊。”



    “走,我们去沿途看一看,边走边说。传令兵,通知陈指挥使,调集新兵营两营开始沿岸检查乌加河以北所有河段,密切注意水情,让玄影卫参与。”李玄清和岑天时下了城墙骑马沿着黄河河段逐点查看。



    “主公也不要担心,河套地区每年都会出现凌汛,我们也做好了准备。河水倒灌带来淤泥,也带来河套的富足啊。”岑天时见到李玄清脸色郑重,笑道:“我们只要保证不要被水淹了就行。等河水退下去,就可以春耕了,丰州此次春耕农田总计有一百五十万亩。打算大部分种植水稻,再加上其他的高粱、小麦和大豆等等。”



    李玄清点点头,忽然发现自己好像紧张过头了,这个时代可不是后世河套地区土地次生化严重的时代,暂时大水漫灌问题倒也不大,以后有时间有实力的时候大可以改善嘛。想到这里忍不住笑道:“先生说的对,我也是紧张过头了。春耕的事情全部拜托先生了,我让新兵营就移驻无加河沿岸了,随时待命,指挥权暂时也移交给你。这次春耕一定要搞好,不然我真要去抢了。”



    解除了危险之后,两人说说笑笑往回走,边走边讨论春耕的具体情况,“之前给先生的那个倍石肥准备的怎么样了?”李玄清忽然想起来自己曾经把后世的土化肥的配方给了岑天时,笑道。



    鲜牛粪一百斤,黄豆粉二两,熟石膏粉十斤,密封在室温中放置三天,对三倍水施用,肥效高于氨水。



    人尿一百斤,熟石膏十斤,水五十斤,混合搅匀,封闭十天后施用,肥效相当于硫酸铵。



    在后世这两种土化肥上网百度一下就知道大概的配方,但是在这个时代却没有总结出来。李玄清打算让岑天时提前储备一些,放到无加河以北土质稍差的地方使用。



    “已经准备了不少,不过农事我也曾经操弄过,但是从来没听说过这个什么倍石肥的东西。主公你确定这个有效果?”岑天时点了点头,不过却明显对于李玄清说的办法不太相信。不过李玄清也没多解释什么,等以后有了效果就有说服力了,所以只是嘱咐不要泄密之后就不再问了。



    这场洪水来势凶猛,漫过河堤之后迅速带着混黄的浊水扑向丰州地面,洪水淹没地面的同时也带来了厚厚的淤泥。黄河自上游带来的泥沙里蕴含着各种各样的矿物质,这些泥沙在漫过河套这片平坦的土地后迅速沉淀,将这些矿物质留了下来。这就是黄河九曲,唯富一套的由来。而后套,也是整个河套平原的精华。



    几天以后,时间到了四月底,洪水过后,丰州一州三城所有的百姓几乎是集体出动,在李玄清提前搞出来蜂窝煤之后,温室基本上可以制作出来,数以万计被提前培育出来的秧苗和籽种分发到百姓手中,开始赶着春季的步伐到来准备春耕。



    李玄清把玄影卫送来的僖宗皇帝去世的情报随手摆在一边,笑道:“巧兮,走了,出去干活了。”伴随着他的话音,迎面走来一个十六七岁的花季少女,正是巧兮。这段时间小丫头跟随着李玄清,虽然唯唯诺诺的,但是却越发明艳了,有时候李玄清都在恍惚,她到底是不是前世的那个人?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李玄清也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结了,是与不是的,有什么意义呢?至少自己这一世能在人海中找到她了,这就足够了。



    “大哥哥,你怎么啦?”巧兮身着浅灰色劲装,套着李玄清送给她的那件披风,见到李玄清在那发愣,忍不住摇了摇手,笑道。



    李玄清缓过神来,看着眼前笑靥如花的巧兮,深吸一口气,点点头,笑道:“走吧,今天要出门干活了。”两人一骑来到南城,整个丰州开垦土地最多的地方。



    “主公,你来了。”李玄清到的时候众人都已经在干活了,所以见到两人到来纷纷打招呼。不过他的到来也让周围和士兵一起干活的百姓有点发愣,丰州巡察使居然亲自下地干活,这是什么情况?



    不过李玄清却没有丝毫做作,挽起袖子跳下农田,开始像模像样的干起了农活。只不过他周边的所有人在看到李玄清在人群中的身影之后,手上的活不自觉的快了不少,而且在一言一语的相传之后,中午的时候巡察使亲自下地干农活的消息就传遍了各处开垦点。



    一时之间众说纷纭,说好的和不好的都有,但是这种气息却让大家干活的脚步和速度加快不少,丰州的春耕开始正式进入进行时。十多万百姓在各地驻军的帮助下,沿丰州刺史府规划的开垦范围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在五百多头被穿了鼻子之后由牧牛改成的耕牛的帮助下全部整理完毕,五月中旬的河套终于迎来了温暖的气息,随着岑天时的一声令下,所有的农田开始插播秧苗,籽种,各色人群川流不息。刺史府甚至雇佣了一批妇女和调派而来的厢兵一起做好耕作大军的后勤工作。



    而李玄清也带着巧兮在亲自下地干活之余,在丰州各个开垦点转悠,随时检查出现的问题。一场春耕种植蔓延开来。



    “主公,截止到今天,一百五十万亩农田土地已经有八成种上了籽种和秧苗。”这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岑天时乐呵呵的端着饭碗坐在李玄清身边,两人共桌而食,丝毫不顾忌形象,在那大笑道。



    李玄清点点头,伸了个懒腰,笑道:“春耕顺利,先生劳苦功高啊。这些天基本上都早起晚归吧,等忙完了我这个做主公的亲自下厨,做几个好吃的,我们好好吃一顿如何?”



    “主公这可是你说的,天时这段时间可是胃口很好,你到时候可要多做点。”岑天时哈哈大笑,见到巧兮从外面端着一碗汤站在门口,笑道:“巧兮姑娘这段时间也辛苦了,天天和我们这些大男人上山下河的,真是不容易。”



    巧兮本来见到两人在说话以为是在说正事,所以就站在门口不知道该不该进去,这时候听到岑天时的话顿时脸红不已,走到李玄清身边将汤放在案几上,躲在李玄清身后不敢露头。



    “好了,岑先生是在夸你,这段时间真的难为你了。快来一起吃饭吧。”李玄清拍了拍她的头,笑道。



    “没事的,巧兮以前跟爹爹在丰州都是沿街乞讨,比现在苦多了。现在跟着大哥哥,每天吃的好,住得好。巧兮觉得很幸福了。”巧兮乖乖的坐在李玄清身边,端起碗,怯生生的声音不经意间说出的话却让李玄清和岑天时脸色一黯。这丫头早些年到底吃过多少苦?像她这样的到底还有多少?



    巧兮见到两人不说话顿时意识到自己说什么了,顿时脸色一急却被李玄清打断了,李玄清给她夹了一块肉,笑道:“以后有大哥哥在,不会让你吃苦了,来吃块肉。”



    岑天时也跟着笑道:“小丫头,等过段时间闲下来,我打算收些弟子,怎么样,到时候给我帮帮忙找点人过来?”



    “我?”巧兮一时没反应过来,有点疑惑的看了看李玄清,不明白什么意思。



    不过李玄清却是心里一动,对于岑天时的心思倒也没点破,只是拍了拍巧兮的头,笑道:“丫头,岑先生要收你做弟子,这是你的福气,还不快谢过师父。”



    “巧兮见过先生。”巧兮见到李玄清的笑容也明白了,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



    岑天时哈哈大笑,打趣了自己这个弟子几句之后开始和李玄清继续吃饭。



    “春耕结束之后,刺史府要抓紧时间督促工业的发展,各个作坊要扩大产出,接下来可能不断有大仗了。手工业中涉及到军工的,要优先安排。”李玄清边吃边道。



    “主公放心,工业那边有专人在盯着,不会拖军队后腿的。而且陈指挥使也时常去蹲点。”岑天时点点头,对于李玄清的军事战略意图他是明白得很,所以一早就安排过了。



    李玄清点点头,笑道:“过几天我去看看,顺便看看其他几个项目的进度。对了上次你说的那个晋阳和益州的朋友快到了吧。到时候有个大买卖送给他们。”



    “按理说应该就在这几天了。”岑天时算了算时间,笑道:“我可是夸下了海口的,主公到时候的买卖要是不大,我这张老脸可就丢光了。”



    李玄清摆摆手,笑道:“放心,事关千万百姓的大生意。不会小的。”顿了一下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问道:“春耕之后安排完百姓责任田之后要划定区域开挖鱼塘,然后种植桑树,搞一点桑基鱼塘,这样才能形成一个个微型的农业手工业的微循环,到时候我给你详细的计划书,安排专人负责。”



    岑天时被李玄清那句事关千万百姓的大生意给吓着了,连后面的事情都差点没听进去,直到李玄清说计划书之后才反应过来,尴尬笑道:“主公怎么什么都懂?”



    “你忘了?我也是孤儿出身,这些农活农业什么的,这些国民生计的事情哪有我不知道的?”李玄清吹嘘了几句,也没注意身边巧兮听到自己是孤儿之后眼光的变化,继续道:“后方的工作太琐碎繁重,先生有时间要多选点助手,不要劳累了身体。”



    “主公的意思是尽快启动税法改革,试行新的商法典?会不会时间有点早了?”李玄清的话让岑天时心里一动,马上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了。



    李玄清摇了摇头,笑道:“我们都忽略了一件事——”手指指了指北方,道:“去年的冬天是南方气温比往年高,但是黄河以北却是几场大雪差点招了灾,你想想现在草原的回鹘人,黠戛斯人会怎么办?”



    岑天时的脸色一瞬间出现了难看的神色,嘴里也一字一句的吐出了几个字,“越过长城,扣关抢掠,弥补雪灾带来的损失。”



    “别的地方我没办法,但是丰州我要负责。”李玄清放下饭碗,脸色也变得前所未有的严肃,“丰州发展需要金钱,需要投入,需要的革新和开放。”



    “请主公放心,天时明白。”岑天时站起身来,一脸肃然。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颂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