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颂》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一战定西北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颂》 作者:作品集

第六十五章 一战定西北更新时间:2017-11-13


    “中军立即后撤,左翼第三营主力迂回之敌后截断后军去路,右翼第二营向内包抄,围歼来袭人马。”夜晚的环州被一阵一阵的喊杀声打破宁静,一道道火龙般的火把在黑夜中照亮战场。杨天成盯着前来偷袭的灵武军冷冷一笑,带着第一营中军主力开始边打边撤,让出前线大营,传令兵飞骑传达命令让左右两翼兵团立即实施计划,进行反包抄。



    自古以来夜袭就是兵家最喜欢也最头痛的战法,没有精妙的战场洞察能力和娴熟的默契对于夜战来说就是个悲剧,由于指挥官不能随时掌握前方的战情,攻守双方随时会发生逆转。所以就在杨天成部署中军撤退之时,韩逊亲自指挥的这场夜袭也快达到高潮,灵武军将领在发现天策军后撤之后,马上组织后续力量加大追击力度,对于两翼出现的骚扰不管不顾,力图一战击溃对方的主力部队,取得优势之后再前后夹击,消灭两翼力量。



    老实说双方的设想都没有错,韩逊的办法是击溃中军造成天策军指挥混乱之后压上自己后军的所有机动力量,依仗自己兵力的优势,打断天策军的脊梁骨,从而一战定乾坤。为此他命令担任后军指挥的亲信将领韩琦随时做好准备,投入战场。



    韩逊怎么想的杨天成早就猜到了,事实上杨天成的布置韩逊也知道,双方都在赌自己能在对方的意图实现之前达到自己的目的。为此杨天成亲自指挥中军逐步后撤,整个第一营交替掩护后撤,一队人马后撤一段距离之后马上停下掩护后续部队,等后续部队撤到制定地点之后再次停下,掩护后方停下担任阻击的部队。这一套滚雪球一般的战法极其考究指挥将领的战场反应能力和应变能力,稍有不慎就可能被分散切割,各个击破。



    不过这样做的好处就是能够死死的黏住对方的追击人马,让其按照己方的布置进入指定的地域,在冷兵器战争时代,将领的指挥很少能够及时传达到一线作战单位,很多时候都是凭借着基层将领的临机反应。



    而这样追追打打,很快杨天成的中军就已经后撤了五里,到达提前预设的战场,整个第一营的将士犹如撒丫子狂奔的牛群杂乱无章的冲入阵地。跟随中军前行的战鼓队开始响了起来,隆隆的鼓声让这些前一秒还在逃跑的天策军猛然间转了性子,开始掉头反冲锋,预设阵地的弓弩手开始按照预定的地域抛射一蓬蓬箭雨,只听得模糊不清的战场之上,喊杀声和惨叫声彻底交织在一起。与此同时,灵武军的后方也几乎在同一时刻传来震耳欲聋的杀伐声。



    “擂鼓、吹号,全军突击。”杨天成拔出长刀,厉声怒吼,带着亲卫队带头反冲锋。这一下彻底将灵武军前线将士打蒙了。由于韩逊为了保证夜袭的突然性,命令仅仅传达给了几个领兵将领的高层,一线将士没有明白主帅的意图,终于酿成大祸。两万多人的追击部队,被杨天成布置的人马彻底合围,天策军以箭矢开道,驱赶灵武军向内收缩,缩小包围圈,一队一队的人马一面追击一面高喊降者不杀的口号,就地开始抓俘虏。



    而此时左翼兵团也截住了韩逊亲自率领的增援兵团,负责左翼兵团的指挥将领王厚纯以一万多人的一个营死死的挡住了对方两万多人的玩命突击,各部队到达指定地点之后,以弓箭开路,长枪手和刀盾手掩护,竟然在黑夜之中打起了配合战。在挡住了敌人的锋芒之后,王厚纯亲率自己的亲卫队和弓箭手部队,顶着对方的人海战术,开始逆袭,硬是靠着无与伦比的箭矢流强行撕开一条血路,杀到韩逊带领的中军面前。



    激战之中,王厚纯身中两箭,却浑然不顾,手中的长枪犹如水银泻地一般,将面前所有的敌人击飞,亲兵卫见到主帅奋不顾身,彻底打疯了,也不管对方在前面布置了多少人,抡着长刀就是砍。



    而也就在这边战场杀声震天之时,一直苦苦守在灵武军后方的徐天翔带领的骑兵都避开所有人的主意,绕过鸣沙县灵武军的防卫,悄然出现灵武军后方,打破了战场的最后一丝平衡。



    隆隆的马蹄声击碎了灵武军后军的斗志,从背后杀到的骑兵都根本就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在韩逊的情报中,骑兵都一直在追击零散的党项人,这支开战至今首次出现在正面战场上的天策军骑兵在此时却让所有人胆战心惊。后军被击溃之后被骑兵都的人驱赶着朝前军冲去,那一条条飞速而过,肆虐呼啸如入无人之境的火龙让韩逊的脸色一下子惨白起来,自己被算计了。



    如果说新人和老兵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逆风时候的表现了,顺风战谁都会打,但是逆风的时候老兵的反应能力一下子就表现出来了。灵武军兵是老兵,但是将领却不是,韩逊能够指挥如意带到前线的基本上都是节度使府培养出来的青年将领,也是除少部分外都是长安之战后才安插进灵武军掌握指挥权的。这些人基本上没打过什么硬仗,这个时候又如何能有什么临机决断能力。这也就是李玄清在开战前所说的身边缺乏宿将协助,无法真正掌控军队的原因所在了。所以那些一线的灵武军士兵开始按照各自的本能和基层将领的指挥,各自决定。这一下让灵武军的指挥彻底混乱。而领着骑兵冲锋的徐天翔在察觉到这一点之后开始将进攻的箭头直指灵武军的大脑——韩逊所在的中军。



    徐天翔和王厚纯,两人一样的心思,一前一后被夹在中间的中军迅速崩溃,任凭韩逊如何指挥,也挡不住这两人的合力夹攻。只片刻功夫,中军临时构筑的防线就被骑兵凿开,骑兵打步兵,如果步兵没有准备,那基本上就是一场屠杀。



    徐天翔一步冲到韩逊面前,战马前蹄扬起,纵声嘶鸣,骑兵都冲过来之后将所有敢于反抗的灵武军将领和士兵全部斩杀,然后一部跟随徐天翔围住韩逊,另一部接应王厚纯开始反突破。这时候的灵武军彻底失去了战斗力,,被天策军犹如赶鸭子一样赶进包围圈。



    徐天翔让骑兵直接拿下尚未接受事实的韩逊和几个没有反抗的将领之后,和王厚纯汇合,开始重点剿灭那些还在试图反抗的灵武军,对于投降的全部扔下兵器蹲在一边,派少部分人看管。



    “老九,你没事吧?”徐天翔见到王厚纯身上的箭伤,有一处甚至箭头都还没有拔出来,连忙问道。



    “没什么,二哥你放心吧。”王厚纯倒是没觉得什么,看了后方重新传来的喊杀声,笑道:“大哥和六哥那边也结束了,灵武军一战成为历史。咱们兄弟几个终于完成了主公的任务了。”



    果不其然,领头的正是陈宇,这家伙带领的部队犹如一道火流一般冲入战场,面对着这股生力军,灵武军终于彻底被压制,放下兵器的士兵越来越多。



    “天翔,你怎么还在这?还不快去接应主公?”陈宇见到两人并骑站在一起,忍不住道:“这里有我们呢,你快集合骑兵,速速去接主公。这家伙最喜欢的就是撇开咱们兄弟单干。”



    徐天翔被陈宇最后一句话给逗乐了,不过此时大局已定,所以也不多言开始吹响身上携带的牛角号,集合骑兵都。看了一眼被押送过来的韩逊,忽然朝自己身边的亲兵点点头,后者马上将韩逊一下子拉了过来,不由分说绑成了粽子扔在马背上。



    天策军骑兵是师从定胡部落,所以骑兵号角采用的也是草原特色的牛角号,这种办法倒是能够士兵很快识别出己方的信号。所以没多时骑兵都就在徐天翔面前集合,然后朝着灵州城的方向疾驰而去。



    “老九,天成让你我分出部分人马看管俘虏,然后集中一部,合力拿下环州治所鸣沙县,打通通往灵州的通道。”陈宇目送徐天翔走后,对着身边的王厚纯道。



    王厚纯点点头,和陈宇分兵押送俘虏回后方之后,集中精锐七千人,急速朝环州而去。



    灵州城外,李玄清的出现让剑拔弩张的局面一下子被打破。张天虎见到黑夜中那一条火龙奔驰而至,当先一道白色盔甲的人影纵身跃起,犹如一道长虹一般从空中飘过,好不着力般越过自己亲卫的包围,直接到达场中,脸色再次黑了下去。当日在长安城,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就是这样飘了下来,代张天虎出战李存孝,今日又是同样的一招,难道是要代张天虎对付自己?



    张天虎却没有那么多心思,只是见到李玄清哈哈大笑道:“你小子再不来我老头子搞不好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不错不错,算你还有点良心,能来救我。”



    李玄清落地之后,见到张天虎没事也是松了一口气,路上为了隐蔽,直属队绕过怀远城,差点被发现,耽误了一点时间,差点没赶上。



    李玄清朝韩遵行了一礼,却被对方避开了。张天虎冷笑道:“老怪物,怎么,我的弟子给你行礼你还摆架子?真当我这个师父不存在啊?”



    “韩大帅,收手吧,这个时代该结束了。”李玄清也不在意韩遵的反应,脸色平淡,侃侃而谈,“自天宝十四年以来,天下百姓久受藩镇割据之苦,连年战乱,国无宁日,民不聊生。万民期望统一,苍生渴望太平。大帅自灵州起兵以来,也曾外御强虏,内修和平,造福一方。为何现在看不清这一点?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现在是该合的时候了。”



    韩遵冷冷一笑,道:“成王败寇,李玄清,不要得意的太早,你以为你赢了?在这灵州,还不轮到你来说三道四?太平?把灵州交给你天下就太平了?我韩遵就算再落魄也轮不到你一个小辈来说教。”



    “他轮不到,那我呢?”冷不防的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从大帐后面传来,不用说这么神出鬼没的也只有马老三了。只见他带着苏阳直接从亲兵的包围圈外直接闯了进来。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想问你,当初你誓言都忘了?那个保境安民的节度使韩大帅死了吗?我看你是越老越糊涂了,玄清说错了吗?这个时代本来就该结束了,你以为你们家那个不成器的小子能是我弟子的对手?灵武军早就不是以前的灵武军了。”马老三也不管那些亲卫的阻拦,自己走了过来,剩下的自然由苏阳去对付,人还未到,就劈头盖脸的给了韩遵一顿。



    “好啊,好得很,今天晚上倒是什么人都来了,连你这个不见光的家伙都出来了。好得很,正好免得我费事,给我拿下。”韩遵被马老三的话激的脸色惨白,声音都在颤抖。



    而伴随着他的话音,四周的亲卫长刀出鞘,开始前冲。这些人都是韩遵的亲卫,平时只听从他一人的命令,此时得到命令自然是一窝蜂的冲了上来。



    韩遵见到李玄清手中长剑就要出鞘,厉声喝道:“李玄清,我知道你的武艺,但是你看看外面,你以为就凭你的这点骑兵就能在我灵州城救人?”只见不知何时间大营的外面忽然亮起了一圈火把,下面一个个人影清晰可见。原来韩遵早有准备,灵州驻军也在悄无声息间出城,将新兵营包括李玄清带来的直属队围的水泄不通。



    李玄清笑了笑,忽然朗声道:“灵武军的兄弟们,我是李玄清。大家稍安勿躁,听我一言,我知道大家都是保境安民的功臣,这么多年了,每次温末人来袭,都是你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挡住了敌人的道路,保护身后的父老乡亲不受荼毒,在敌人面前你们不愧英雄的称号。”话锋一转,李玄清的声音也陡然低沉,“可是这些年你们也看到了,有多少百姓拖家带口从关中、中原跋涉千里来到灵州边境?他们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流落街头,卖儿卖女,稍有不慎就会横死乡野?我想问兄弟们,为什么你们守卫边境这么多年,中原百姓还是如此困苦不堪,流落异乡?你们难道不想改变吗?难道不想去拯救他们吗?”



    “‘保家卫国,拯救黎民,统一天下,再造大唐。’这是我们这辈人的使命,我希望大家放下成见,携手一心,以我西北军民的强悍,犁庭扫穴,匡扶正义,还天下百姓一个安宁。”李玄清的声音在黑夜里传得很远,透着强烈的自信和一种难以言明的威势,瞬间让原本躁动不安的亲卫安静下来。



    “万胜,万胜,万胜。”直属队爆发出整齐划一的怒吼,士气也在这一瞬间达到极致。



    “天策军来了。”阵阵马蹄声再次在旷野中响起,久违的火龙飞速驶来,犹如一道奔腾的火流,击破了眼前的宁静,也击破了被李玄清撩动心弦的灵武军。徐天翔的身影由远而近,飞速穿过一层层障碍,出现在李玄清等人的面前。而被绑在马上带来的韩逊更是压倒韩遵的最后一根稻草,只听得“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韩遵的身形栽倒在地。



    “大帅,大帅,老怪物,父帅......”在场之人瞬间乱成一团。而这时,破晓的黎明也终于姗姗来迟,一缕朝阳出现在东方的天际间。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颂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