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颂》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错综复杂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颂》 作者:作品集

第六十九章 错综复杂更新时间:2017-11-13


    888年春耕结束之后,一直在协助地方忙春耕的天策军终于腾出时间,驻守灵州的王厚纯领第三营、柴嘉的第九营和直属队改变的直属营东渡黄河突然出现在盐州境内。



    三万大军出人意料的将杨复恭治下的桥头堡盐州包围的严严实实。这一个举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因为前面十几天的时间因为春耕天策府几乎是全员出动,上自李玄清本人,下到天策府辖区内普通百姓几乎所有军民齐动员,从南边的回乐县到最北部的西受降城,不是忙春耕种植,就是趁着农时植树种草,准备向沙漠进军,为了让周边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李玄清甚至暗中下令民政厅和玄影卫,放松对于外来人员的监控,让自己的举动顺利的传到周边各军镇。而也就是因为驻军参与春耕,让杨复恭、李茂贞和李克用等不用担心李玄清的兵力集结,从而放松实施自己的计划。



    也就是在众人以为李玄清在自己的眼线之下的时候,王厚纯却出人意料的出现在盐州城下。负责盐州城防的神策军将领根本就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就被负责前锋的直属营策马冲进城内,只半天的时间,这个前出关中的桥头堡被顺利拿下。这个因为李玄清的到来意外从王行瑜的手上转移到杨复恭的神策军控制之下的盐州就这样被天策军占领。



    也就在王厚纯的捷报送到灵州的时候,玄影卫的另外两份机密情报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出现在李玄清的案头。



    “主公,我们之前是不是反应过头啦?”徐天翔看着沉思不语的李玄清苦笑道:“我怎么看怎么觉得杨复恭没有办法将我们周边的一盘散沙一般的军镇串联起来。他现在连自己的神策军内部都搞不利索啊。”



    见到李玄清抬头看着自己,徐天翔走到地图面前标出凤翔的位置道:“凤翔节度使所在地是灵州进入关中南北两道中南边的一条路,现在武定的李茂贞居然不声不响的去打李昌符,这该说是这家伙真以为我们在忙着农事抽不出手吗?还是以为主动权在他们手上,我们天策军只有被动防守的份?”



    “主公,天时来了。”就在李玄清放下手中的情报准备说话的时候,岑天时跟着传令兵匆匆赶到总参所在的天策府亲事厅。徐天翔见到岑天时来了,连忙将收到的两份情报和王厚纯的捷报一起递给他。



    岑天时显然也被这两条信息惊呆了,看完情报后沉默不语。他这一不说话加上自从接到情报开始就在沉思的李玄清直接让这个亲事厅安静下来。由于这是给参谋长配的独立办公室,所以除了门口警戒的卫兵,没有其他人。



    徐天翔见到李玄清在地图上不断的指指点点,连忙走了过来,却看不明白他这一会东一块一会西一点的,索性也不问他,只是低头自己在想自己的思路。



    “主公,看来情况比我们想的要复杂的多。”岑天时在自己沉思半晌之后走上前来,对着李玄清道。



    李玄清也没抬头,只是自顾自的在地图上不断的标注一些奇奇怪怪的符号,一边道:“先生看出来什么了?”



    岑天时见到李玄清在地图上画出了汴梁和长安的所在地,笑道:“看样子主公也想到了。朱全忠的人估计是被杨复恭发现了,所以他才会让李茂贞去打凤翔。这个杨复恭啊,还真是了不得。”



    徐天翔本来也在思考这种可能,被岑天时一语提醒,顿时恍然道:“这个杨复恭这是在变相的提醒我们,朱全忠的谋划?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兵出盐州岂不是打乱了他的计划,反而给了朱全忠可趁之机?要不要让厚纯退回来?”



    李玄清摇了摇头,手中的炭笔在盐州的方位圈了一下道:“你几时见过我吃进去的东西还吐出来?想多了你。”



    岑天时在旁边跟着笑道:“天翔你是着相了,我们这时候占领盐州才是最好的谋算。你想想看,我们占领盐州对于朱全忠来说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在回应他的计划?那对于杨复恭来说呢?”



    “那肯定不是什么好消息啊,盐州是这个死太监的辖区啊。”徐天翔有些不解道:“我们这是打破了三方的默契,也让朱全忠意识到他的机会来了。”



    岑天时笑道:“我看主公已经在做下一步的计划了,你看看就知道了。”话音刚落就看到李玄清放下手中的炭笔,看了徐天翔一眼道:“天翔,有时间多多看看孙子兵法,作为一个参谋长,天策军最高级别的将领,你的眼光不能老是盯着一城一地,要始终站在战略全局的角度去审视每一个细节,这样你才能掌控战争的节奏,始终让别人跟着你的步伐走。”说完顿了一下继续道:“我们天策军成长太快,虽然独当一面的将领现在都有几个了,但是能够有全局眼光的却始终没有出现。我让你坐在参谋长的位置上不是让你去考虑一场战争该怎么打?而是天策军应该怎么去打?这才是一个参谋长应该做的事情。你明白吗?”



    “主公,是天翔愚钝,我会努力的,请主公放心。”徐天翔的话让李玄清点了点头,自己身边的这群人当中只有徐天翔有这个天赋,自己给他提点也希望他能尽快挑起参谋长这个职责,让自己能够腾出精力来应付其他事情,也多出时间来思考以后的事情。



    想到这里李玄清解释道:“你马上让厚纯屯兵盐州,暂时不要继续前进,然后把这个消息放出去。天策军前出盐州的另外一个好处就在这里了。”说完看了一眼岑天时道:“一个月的时间足够先生去运作了吧?”



    岑天时哈哈一笑道:“主公放心,一个月之内,我保证让皇帝陛下亲书圣旨,承认主公的地位,给主公一个名副其实的天策大将的官职,开府建衙,同平章事。”



    “天翔你的任务就是通过调动灵州和盐州驻军,想办法钓出朱全忠的后手是什么,同时支援拓跋思继,让他能够站稳脚跟,牢牢的牵制住夏州的兵力,给我们腾出时间和精力,应对更强悍的对手。”李玄清见到岑天时猜到了自己的心思也是微微一笑,转身对徐天翔道。



    “主公是在担心河东?”岑天时见到徐天翔转身记下李玄清的话之后,自己拿起另外一份情报道。



    “小四果然是搞情报的好手啊。”李玄清笑道:“李克用居然调李存信去对付朱全忠,让李存孝这个基本上都在泽潞二州前线对战宣武军丁会和牛存节的战将调走,不知道他脑子是怎么想的。”李玄清也是挠了挠脑门,苦笑道:“李存信到了前线,沙陀人这一仗肯定输定了。他这一输的话搞不好就会打破中原的战略平衡,让朱全忠避开两线作战的尴尬,放手进攻秦宗权。”



    岑天时点点头道:“果如主公所料的话,那么就算朱全忠没有后手,等他剪除了秦宗权之后,回过头来自己就可以在和李克用对峙的同时出兵关中,自己把皇帝抢过去了。”



    徐天翔道:“既然我们能够猜到,那么杨复恭肯定也能猜到。我想他不会没有反应吧。”



    李玄清点点头道:“他是能猜到,但是未必会按照我们预想的方向去做啊。他有可能会沿着之前田令孜入川的道路走啊。你没看王建已经对陈敬瑄动手了吗?这也是这个大宦官在准备的后路。”



    “王建是神策军的老人了。之前因为昭宗的缘故被排挤出长安,任利州刺史。但是其不甘寂寞,准备投奔陈敬瑄,但是被其拒绝之后开始上表朝廷,以田令孜余党的理由进攻西川。”岑天时补充道:“现在看来杨复恭应该是已经和王建谈妥了,估计不日朝廷就会下旨允许王建讨伐。”



    李玄清忽然想笑,自己这好像没怎么动静啊,这历史又改变了,原本被朝廷拒绝的王建搞不好真的能弄到朝廷圣旨,奉旨出征呢。



    唉,面对这个很可能变成现实的局面,李玄清在愣了愣神之后开始抛开脑子中这些干扰,不再理会这一点,不管王建有没有得到圣旨,按照历史记载他不都是赢了嘛,只是有了圣旨东川的顾彦朗不一定有胆子敢出兵援助而已。



    “这些都太远,而且也脱离我们的掌控。我们还是办好眼前的事情,在壮大我们自己的同时,拖延中原的步伐,影响其他藩镇的方向才好。”李玄清看着自己身边的一文一武两大左膀右臂笑道。



    “主公说的是,目前局势虽然复杂,但是只要主公的身份解决,那么就算皇帝陛下被挟持到洛阳又能如何?别忘了那句古语:申生在内而亡,重耳在外而安啊。”岑天时目光炯炯有神,说出了这句诛心之论。



    “那么我们就要在盐州等待一个月吗?河东那边是不是应该想想办法?”徐天翔有点不甘心,军队都已经做好准备了,这一下子突然不动了,他想来想去还是想做点什么,“主公要不给李存孝修书一封,给他指点一二,让他给李克用提提意见?”不过说完之后他自己都不看好自己的意见,苦笑道:“主公你看李克用还愿意听李存孝的吗?”



    李玄清白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道:“这时候还是别给我那位便宜大哥添乱了。这样李克用输了之后还有可能想起他,那时候还有翻盘的希望。我要是给他点相,十有八九会起反作用。”拍了拍手笑道:“好了,这两边没有机会动手,你就抓紧时间考虑考虑丰州那边的事情吧?李克用要是在潞州被打败,估计会影响到晋阳的安危,我怕到时候李克用会趁朱全忠把注意力集中到秦宗权身上的时候北上争夺丰州,拓展自己的后方地盘。”



    李玄清这看似矛盾的分析却让眼前的两人连连点头。按照李克用的心思和思维方式,十有八九还真准备这么干。



    “主公打算对振武军动手?”岑天时皱了皱眉头摇摇头道:“天时不看好这个计划,而且这会激怒李克用,对我们的计划没好处。”



    徐天翔倒是反应过来了,笑道:“先生想岔了,主公说的是想办法做好草原的准备事宜。”说着走上前来指着地图道:“年初的时候黠戛斯人就在筹备对东边的契丹人动手,估计现在也筹备的差不多了。据塔希可汗等人反馈的消息,估计在五六月份动手?”



    “五六月份?这个时间有点早啊。按照草原的习惯,八月份才是最佳的时机啊。”岑天时有点奇怪这个时间点。



    李玄清眯着眼睛笑道:“黠戛斯人太轻敌了,契丹人早就不是早些年那个随便他们欺负的小部落了。而且这些年黠戛斯人在草原横征暴敛,没有人心,这次大战稍不注意就会一败涂地。在此之际我们需要把我们的棋子藏好,有机会的话还要趁乱发展,为将来进入草原做好准备。”



    “主公放心,这件事总参有预案,一定会见机行事,完成主公的任务。”徐天翔一拱手,肃然道。



    “告诉塔希,让他们把老弱妇孺送到关内,放手一搏。我会帮他照顾好家人,让他不必分心,将来他要是赢了可以无条件把人接走。”李玄清加了一句,笑道。



    “哈哈,我发现了,不管是关内还是塞外,只要主公你能想到的,就能搅动风云。简直就是天生的搅局者啊。”岑天时自行脑补了一下画面,笑道。



    “搅局者?!”李玄清微微一笑,喃喃自语。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颂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