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颂》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趁乱打劫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颂》 作者:作品集

第一百五十章 趁乱打劫更新时间:2017-11-13


    公元889年九月下旬,就在李玄清和李克用两家河中一仗分出胜负之后,南边一直在观望两家决战的朱全忠忽然只见趁乱朝着潞州攻击,北线居然开始朝王师范下手。



    这个消息在朱全忠出兵的时候就伴随飞鸽传书直接传到长安大本营,随后又急速传到北方东受降城下,抵达李玄清手中。



    “主公,玄影卫的消息怎么这么奇怪?朱全忠攻打潞州其实可以理解,落井下石。但是他这个时候打王师范的主意是不是太奇怪了?两线开战?”陈凡也是看到这消息沉思半晌,猜不透朱全忠的心思。



    “攻打王师范可以理解为拓展北线地盘,为将来和我们对峙考虑,潞州和沁州是朱全忠和李克用争夺的重点,也是中原重镇,谁占领潞州和沁州,谁就占领了中原争霸的先机。”李玄清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之后也是有点不太确定,不过相比陈凡等人却平静很多,放下情报走到地图面前道:“你们北线已经占领东受降城,剩余的几座军镇抓紧时间拿下,将晋军的势力彻底驱逐出河套地区,另外通知丰州布政使,尽快派人过来接收。”



    “主公,对于朱全忠咱们不动手吗?”一边的胡小四之前一直在沉思这件事,见到李玄清光顾着北线的安排,顿时坐不住了。



    “你不是已经有安排了嘛?难道还要我去提醒你?”李玄清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



    胡小四摸摸脑袋,苦笑道:“我只能保证和王师范接触,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就算王师范愿意投诚,咱们在山东一点根基都没有,这家伙典型的墙头草,根本不会为了咱们和朱全忠拼命,搞不好宣武军大军开到,一仗不打就直接投降。”



    “而且即使我们如期拿下幽州,也要面临和李匡威等人的争斗,还要时刻盯着北线契丹人的动静,北线年后的任务太大了。”刘宝亮指着山东地区那几个小藩镇摇头道:“而且我们的步兵人数也不够。”



    这一点也让陈凡点头不已,一看到山东地区密密麻麻的城池就感觉步兵的重要性,要是让骑兵下马作战,天策军的家底可耗不起。



    “这样吧,通知天翔他们,派兵攻占陕州,让朱全忠三线作战,压迫他从潞州地区撤军,这样及时他北上占领沧州,对于我们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李玄清知道他们的顾忌,点点头道:“你们和天翔商议一下,必要的时候抽调西线步兵营进入北线,或者让天成他们负责城池攻坚,你们率领骑兵作战。”



    “总而言之一点,不管朱全忠怀的是什么算计,你们北线的任务是在年关来临之前或者说是在今冬之前和安休休汇合。”李玄清放下手中的炭笔,扫了一眼在场的将领。



    “主公,要不要密令安休休率军南下和高思继汇合,去占领沧州等地,这样等于咱们就提前在山东地区安插进一个楔子。”陈凡皱着眉头道。



    他的话让在场的人顿时思索起另外一种可能,不过胡小四随即道:“这样安休休会不会以为咱们是借刀杀人?要知道他虽然已经答应投诚咱们天策军,但是毕竟现在不是咱们的核心人士,去沧州的话就意味着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和我们主力脱节,随时可能面临北面李匡威、南边王师范、朱全忠甚至是李克用等人合伙夹攻。可以说这真的是九死一生的路。他可以吗?而且他的兵力也严重不足,即使加上高思继手中的人马,也是区区不到五万人。”



    “小四,你算错了,你忘了你手上可是还掌握着十数万人马,怎么不算进去?”陈凡笑道:“你们玄影卫在山东地区的起义军是不是可以流动到沧州地区,在安休休等人到来之前占领这块地区,然后依城据守。”



    李玄清点点头笑道:“你还真是打防守战打出了心得来了,这个地方居然也能想到守城兵力。这件事能不能成关键不在我们,而在安休休和高思继。小四的起义军虽然这段时间玄影卫已经渗透的不错了,但是其战斗力却不行,而且沧州地区粮草匮乏,无法支持他们长久作战。”



    “粮草问题我可以组织山东咱们自己的商人想办法输送一部分过去,但是起义军的战斗力我没什么好办法,没有战争的洗礼,是没有办法成长起来的。”胡小四摇摇头,苦笑不已。



    “主公打算怎么和安休休说?”陈凡没注意胡小四说的这些,而是见到李玄清的眼光一直盯着代州地区,顿时明白了他在想什么,问道。



    “我打算亲自去一趟代州,和安休休谈一次。”李玄清转身说出了让大家震惊的话。



    而在李玄清等人商议山东的处置办法的时候,河中地区的杨天成和徐天翔的总参也在讨论朱全忠突然加入战团之后的处置办法。不约而同的两人也把眼光盯在陕州等地,这片和关中接壤的地界。和李玄清还要考虑山东地区不同,他们两人的想法是利用天策军主力囤积河中的优势,直接拿下陕州,然后前军直取虢州,这样天策军的兵锋就能直接威胁河南府,也就是洛阳等地,这样就置朱全忠的统治中心于天策军的威胁之下。这样必然能够极大的调动宣武军西进,从而减轻对于潞州等地的压力。



    只是这样一来,原本用于攻打幽并地区的主力部队就被放到了朱全忠的方向上,等于把压力全部扔给了北线。两人商量来商量去都没有一个完全的办法。而天策军其他方向上的兵力能够大规模抽调的已经不多,也无法坚持三线作战。



    一想到这里,两人均是相视苦笑,自己和朱全忠其实是同样的处境,三线作战需要庞大的兵力才能够起到作用,否则调动敌人不成,自己反而陷入分散兵力的尴尬处境。



    “也不知道主公有没有其他的办法,否则的话咱们算是给朱全忠免费打了一仗了。及时咱们和他同时出击,幽并地区的膏腴之地也会大部分落入他的手中。”杨天成和徐天翔仔细研究了一下李克用的地盘,苦笑不已。



    “我觉得不管怎么样陕州都是必须要占领的。占领陕州就是向朱全忠表明在西线咱们已经有了遏制他的手段,如果他执迷不悟的话咱们就可以直接拿下洛阳。”徐天翔道:“至于其他的相信主公已经开始着手布置了,别忘了玄影卫在山东布置了这么长时间,不可能没有反制手段的。”



    “好吧,我马上让天一带来兵马前往陕州。对了可以把新兵带过去,利用攻城战役磨练磨练。”杨天成点点头笑道:“其他各部现在也休整的差不多了,我看近期可以越过黄河进入河东地区,朱全忠抢时间,咱们也可以抢时间。陕州占领之后让天一屯兵陕州,侧击朱全忠,同时也可以在必要的时候参与河东战役。”



    “那咱们马上写一份报告送到主公那,你去调兵吧。”徐天翔点点头道。



    天策军这边几乎就在朱全忠出兵的时候就讨论出对策。而事实上在宣武军内部,对于北上拿下潞州和沁州,也有不同的声音。以军师谢瞳为首的智囊团坚决反对朱全忠的做法,而是主张将兵力集中在东线和北线,以沧州和李匡威接壤为主要目的,东线是彻底拿下王师范,将自己的实力拓展到极致,这样就可以面临一种非常微妙的局面,李玄清在拿下李克用的幽并地区之后兵力极度分散,而此时的宣武军因为地盘紧凑,反而可以集中兵力北上争雄,一战就可以打掉李玄清的机动兵力,到时候大队人马一城一地和对方争夺,必然是让对方分兵据守而处处受制,从而不费什么力气拿下整个北方。



    但是以葛存周和丁会等一线将领的意见却和智囊团发生了严重的冲突,对于这些宿将来说,趁着李克用主力尽丧河中,拿下并州的核心地区,这样即使李玄清能够拿下幽州北部,也得不偿失,而且还要面临契丹人的威胁。



    其实这两种思想倒是不存在谁对谁错的问题,但是却反应出了双方的战略考量不一样,谢瞳着眼的是全局,不在意这些边角余料的争夺,而是立足于整个中国北方控制权的争夺。而葛存周等人的想法却是尽可能的占领对方的富裕地区扩张自己的实力,为将来的终极较量攒下足够的实力。



    最终朱全忠还是没有忍受住现实的诱惑,派葛存周为主帅,率兵八万,进入潞州等地。但是他也没有完全摒弃谢瞳等人的意见,在葛存周出兵的同时,派出在山东等地的朱珍等人率领兵马攻击王师范,算是同时执行这两种方案。



    不过他的这种做法却让谢瞳叹息不止,黯然离开朱全忠的帅府,怏怏而去。不过在他刚刚回到自己的府邸却听到下人禀报郑璠来访。



    “郑大人这么晚来是不是有什么要事?”谢瞳其实不是太喜欢现在的郑璠,自从朱全忠让他接管情报组织之后就发现往日里意气风发的这位同僚变得越来越阴暗,但是架不住人家对自己很尊重,所以谢瞳也没办法不接待郑璠。



    “谢大人,主公此举大人以为如何?”郑璠对于眼前这位可是兴不起任何的心思,而是躬身一礼之后请教道。



    谢瞳闻言却是长长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倚大人的眼光难道还看不出来吗?虽然此举能够占领并州大部分地盘,但是地盘扩大之后如何面对天策军?天策军南北夹击,咱们却是东西齐出,大人看不出来吗?”



    “同样的都是分散兵力,但是对方出手比我们早,在并州地区的布置也比我们早,只怕到时候对方是已经调整过来了,反而变成以逸待劳。而且天策军北线集中了对方的大部分骑兵队伍,如果策马狂奔的话完全可以两军合力,我们到时候可就要面临对方泰山压顶之势了。”郑璠也是跟着长长的叹了口气道:“相比较其他人,我和李玄清等人打交道的时间比较长,这个人虽然年轻,但是做事情基本上都是谋定后动,出手之际基本上连所有的后招都想好了。恐怕对方现在已经看出我军意图了。”



    “主公中计了。”谢瞳冷冷道:“天策军这两三年时间内打下偌大地盘,主公因此变得急躁起来,失去了自己的计划,也失去了本心,盲目的跟着对方走,最后必然会被对方彻底的打败。”



    “为今之计我等该如何?”郑璠也知道谢瞳的怨念,但是他也没有什么办法,今日在朱全忠的议事厅,他也是持反对意见的,奈何朱全忠没有听。



    “走一步看一步吧。你的情报机构还是想办法多探听一下李玄清的动作吧,咱们合计合计看看对方会不会出现纰漏。”谢瞳叹了口气,幽幽道。



    谢瞳不愧是这个时代最顶尖的智者,一眼就发现了李玄清和朱全忠用兵的时候出现的隐患,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李玄清手中的底牌是什么,而且他更加不清楚玄影卫在山东的布置。



    时间在一点一点往前走,在葛存周大军抵达潞州城下的时候,李玄清也从代州城内走了出来,安休休亲自将他送到城外,躬身一拜。而伴随李玄清的离开,安休休却悄然率军从代州消失,代州在随后也被轻装急进的天策军骑兵接管,幽并的北方重镇代州落入天策军之手。



    而山东境内,在胡小四下达了最高命令的时候,各分部开始紧密配合,按照计划朝着还是敌占区的沧州地区输送大批粮草。沧州守将不明就里还以为是这些商人躲避中原战乱,打开城门欣然接收这些流油的富豪,却没有注意到跟随这些商人输送粮草的队伍中,有些人不经意间眼中流露出的寒芒。



    时间走到九月底,中原的各方也走到了一个节点,一个波澜壮阔的中原征战从这个时刻拉开了序幕。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颂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