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颂》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沧州之战(七)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颂》 作者:作品集

第一百五十八章 沧州之战(七)更新时间:2017-11-13


    公元889年十一月份,天策军北线集团军从代州等地出发,沿着燕山山脉以北开始展开收复幽云等地的任务,二十余万大军水路并进,兵分两路,北线在拓跋思继的率领下陆续收复云州、新州、武州等地。南线在陈凡的亲自指挥下,从代州出发,反应燕山,从易州等地出现在北方平原,庞大的步骑军团开出山麓的一瞬间就让易州的防御土崩瓦解,轻而易举占领易州。



    易州的失陷让太原府的李克用开始筹谋自己的后路,开始将散落在周边地域的晋军集中在太原府,一面抗击不断从西面涌来的杨天成兵团,一边计划寻找出路,回到沙陀的发源地——轮台草原,如此一来,晋军其他地域的军队在失去了主力部队的支援以后彻底崩溃,天策军南北两线的攻势越发猛烈。



    李克用在抽搐再三之后听从了周德威的建议,自己和李存勖带着晋军精锐从太原府出发北上,秘密绕过忻州,进入河套地区。此时的李克用再也没有能力去攻打沿途城镇,只能希望绕道而行。



    不过此时的晋军风雨飘摇,内忧外患,在刚刚除了汾河平原之后就被玄影卫的人发现,情报以飞鸽传书的速度传递到了西线杨天成手中。面对这么好的时机,杨天成当即将手中所有的机动力量全部派了出去,并且指示河套地区的驻军竭尽全力拦截李克用,自己亲率步兵军团加大攻击力度。



    西线所属的骑兵军团抽调了重骑营、轻骑兵四个营,在铁良和吴欢的率领下,从汾州出发,长驱直入北上,双方都在抢时间。而负责断后的周德威和李承嗣等人这时候率军前出太原府,试图拦截西线的骑兵队伍,却没想到和杨天成的步兵大队一头撞上,双方在汾州城外展开大战。



    此时中国北方的战局发生了重大变化,原本是天策军两路攻击李克用,一路在沧州地区牵制朱全忠。现在却变成了北方三线开战,顿时让原本就吃紧的天策军兵力施展到了极致,为了让前线部队有持续的作战能力,除了抽调西部的部队进入东部以外,新兵处除了给北线送去了一个骑兵军团,在了解了杨天成派兵拦截李克用之后,再次向杨天成输送了一个步兵军团,至此天策军的兵力达到了惊人的四十万人之巨。面对骤变的战局,徐天翔和岑天时坐镇的长安大本营,除了给前线足够的支持以外,大量的行政学院和工商厅下属的商团进入河东,在天策军的占领区快速恢复秩序,帮助军队解脱地方压力。



    “天翔,原本这些都是明年的任务,现在短短几个月全部完成,天策府内外的压力太大了。”岑天时将拓跋思谏从河西调了回来协助自己处理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和徐天翔坐在总参作战室盯着满是线条的地图苦笑道。



    “没办法,天成不愿意放弃彻底歼灭李克用的机会,将西线的主要力量抽调北上,占领区的任务一下子全部扔给我们了。”徐天翔一边琢磨着前线战事一边回答岑天时。



    “天翔,主公那边情况如何?这都快一个月过去了,南北两线迟迟不能和主公在沧州会师,现在天成又被李克用拖住了,北线听说蓟州等地已经开始下雪了,再这么持续下去万一情况再起变化我们能用的手段就真的不多了。”岑天时倒是不担心杨天成,毕竟靠近大本营,可以随时得到支援,想来想去还是盯着突出东线的沧州地区忧心不已。



    徐天翔摇摇头笑道:“根据小四刚刚收到的信息,主公那边情况还不错,暂时不会有什么问题。我已经给陈凡下达了命令,如果情况不允许就暂时放弃幽北地区,集中全力占领蓟州、涿州,然后主力南下,挺进中原等地,这样就能够接替天成的部分任务,让北线提前和主公汇合。”



    岑天时点点头,对于徐天翔这样的安排没有意见,将手中的的茶杯放了下来,道:“我已经让民政部和后勤部一起趁着年底还有时间往幽北输送了一次粮草,工商厅也安排商人采购了一部分就地输送到各州,等待来年开春。”



    “北线陈凡原本打算让两个步兵营守卫蓟州和檀州,现在看来必须要缩减到蓟州一个点了。”徐天翔想了想让外面亲卫去快速传达命令,“冬季契丹人也不会南下,咱们还有时间,了不起明年一开春就开打就是,一个冬天北线的骑兵也休整过来了。”



    “军政大事你做主就好。”岑天时点点头道:“我去抓紧时间看看慕容那边安排的怎么样了。”



    岑天时的离开让偌大的总参作战室就剩下了徐天翔和几个来来往往的参谋,他的思绪也飘到了东边的那一隅之地。



    时间倒退到几天前,也就是十月底,李玄清率军和葛存周激战的战场。李玄清见到葛存周看到远方扬起的烟尘脸色刹那间惨白无比。和晋军打仗打了这么多年,宣武军的将领对于骑兵的特点再熟悉不过了,那漫天扬起的烟尘也宣告着对方骑兵大队的出现。



    此时的天策军根本就不给葛存周反应的时间,右手一挥,乌斯儿开始沿着飞鹰旅开辟的通道迅速冲入对方的铁甲阵中,弯刀挥起犹如死神的镰刀一般将那些猝不及防的宣武军士兵的生命带走。



    此时第一个加入战场的是高思继的沙陀骑兵,只见对方从外围疯狂冲入宣武军阵中,左奔又驰,犹如无人之境。因为葛存周在布置围歼李玄清的中央兵团的时候没有过多的考虑到右侧崎岖道路会有埋伏,因此原本不好走的高思继反而比另一边李飞雪要快得多。



    “葛将军,别挣扎了,下马投降吧。”李玄清朝着葛存周笑道。



    “李玄清,你想的美,想让我等投降,下辈子吧,今天咱们就拼个鱼死网破。”葛存周尚未答话,之前被他救起来的邓天王一声怒吼再次朝着李玄清扑了过去。长槊隐隐然有着风雷之音朝着李玄清当头砸下,这一下变故让周围的人毫无准备,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只有李玄清的眼神悄然眯了起来。



    “咣当”一声巨响振起漫天的烟尘,断魂枪在强势架住了邓天王的长槊之后,反击之力让对方再也把持不住这股巨大的反弹之力,这杆长槊遥遥的飞了出去,邓天王本人面色赤红,口中鲜血狂喷而出,轰的一声砸落在地。



    “天王!”邓天王被身边的士兵抢了回来,葛存周上前一把抱住了他,但是一看其脸色顿时目眦欲裂,正要起身被邓天王一把拉住了,“大帅,别去,我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赶紧撤军。”勉力说完这句话,邓天王脑袋一歪,失去了意识。



    “李玄清,你伤我兄弟,我和你不死不休。”葛存周双手指节捏的发白,钢牙紧咬,那模样似乎要把李玄清生吞活剥了一般。



    “葛大帅,你已经没有机会了。”伴随着李玄清的话音,宣武军的另一侧再次大乱,李飞雪突破对方的重重封锁终于抵达战场。三方联动八万人的骑兵彻底将葛存周的大阵打崩溃。



    “命令全军立即后撤。”不过战场的变故倒是让葛存周清醒了不少,迅速下达撤军命令,并且亲自指挥铁甲军和弓箭手断后。只是这样一来,其他三个方向的宣武军却彻底失去了后撤的机会。李飞雪和高思继被葛存周挡住之后只能调转马头朝着其他方向冲了过去。葛存周的这招断尾求生虽然让他逃出生天,但是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这场战役一直打到了下午快天黑才结束。高思继率军狂追对方十几里,将葛存周的部队彻底杀散,要不是危急关头葛存周三箭将高思继射下马,搞不好根本不能脱身。



    李飞雪等打扫完战场直接是夜里了,所以也没打算回去,而是就地安营歇息。李玄清替高思继将三枚箭矢拔了出来之后,给他敷上草药,让其歇息,沙陀骑兵交给了乌斯儿统帅。



    “主公,初步统计,咱们击杀宣武军五万余人,俘虏一万多,另有一万多人被我们杀散,葛存周率领逃脱的不到两万人。这一路宣武军彻底被打败了。”回到帅帐之后李飞雪兴奋道。



    李玄清点点头道:“打得不错,这一仗等于斩断了朱珍的一条臂膀,等到消息传到沧州前线,以朱珍的性格八成是要缩回自己的山东半岛了。不过葛存周能够收拢的士兵不会只有两万人,被你们打散的士兵应该陆续都会归队的。”



    一想到宣武军实施的那种恶心的制度李飞雪也是一阵无奈,朱全忠为了防止士兵逃亡,在全部士兵脸上赤字,这种办法是有效的防止了士兵逃亡,但是却祸害了后代子孙。



    “算了,不说这些了,葛存周退回去之后有可能会激起朱全忠的反击。沧州的战事不会少的。你们俩去看看负伤士兵,分兵连夜将他们送回大营,其他人休息一夜之后明日一早咱们回军沧州。”李玄清刚刚吩咐完这些事情,帐外玄影卫的随行人员匆匆进来。



    李玄清匆匆扫了一眼情报,苦笑道:“看样子是陈凡和天成打的太狠了,李克用已经率晋军精锐北上河套了,现在吴欢的轻骑兵已经将其拦截了,现在在河套草原打转呢,等到重骑营抵达。”



    “李克用要逃?”李飞雪愣愣道:“轮台不是在安西吗?他跑去草原干什么?难道他以为他率领几万人就能横穿草原?想多了吧?”



    “他不是要去轮台?有可能要回突厥在草原的圣地——乌兰河草原。”李玄清倒是隐隐然猜到了李克用的想法。不过和长安的徐天翔等人一样,对于李克用的突然行动也是无可奈何,而且他的这一举动必然打破目前幽并地区错综复杂的争斗态势。



    “主公,咱们怎么办?”李飞雪显然也想到了后续局面的变化,见到李玄清沉思不语,问道。



    李玄清揉了揉脑袋,苦笑道:“咱们能够收到消息,要不了多久朱全忠也会收到消息,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这家伙一定还会阻止人马继续北上贝州、冀州等地,和我们抢夺李克用的地盘。现在就看天策和陈凡他们的速度有多块了。”



    “算了,咱们能够想得到天成和陈凡也一定能够想得到的。明天一早马上返回沧州城,如果回去的早的话咱们还可以布置布置。”李玄清忽然想到了什么不过也没多说,只是吩咐李飞雪和乌斯儿抓紧时间去休息。



    第二天一早,李玄清率军拔营启程,直接朝着沧州城开了过去,这股庞大的骑兵军团从景州城外呼啸而过,吓得部分昨夜逃到景州的宣武军士兵再次从景州逃了出去直接往汴梁而去。



    不过此时李玄清却没有心思对景州动手,绕过景州以后除了让部分亲卫营士兵朝沧州城外的西大营而去之外,主力直奔沧州。从景州到沧州二百多里地一个多时辰就到了。这股庞大的骑兵很快就让朱珍等人发现了,急急地派出人手准备拦截。



    而此时沧州城内在经历了王彦章的偷袭之后王厚纯将剩下的士兵重新整顿,借助一波接一波的战斗将这些起义军彻底洗礼,灌输天策军的思想和战斗技巧,也快速成熟起来。但是由于王彦章那一夜偷袭的力度太大,沧州城内十二个时辰处于紧急待命状态,王厚纯和安休休甚至轮流值守,防止再次出现类似的事件。



    朱珍和王彦章以及已经从后面赶来的牛存节和丁会原本打算拦截李玄清,但是却被对方的阵仗给吓到了,七八万人的骑兵风驰电掣一般从众人面前冲了过去,丝毫没有停歇直接往沧州城而去。这一幕让朱珍等人松了口气,但是在骑兵队伍的中间却发现了不对,一众长长的队伍居然是宣武军的俘虏,这让朱珍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他们??怎么会是我军的人?”丁会结结巴巴的道。



    “糟了,肯定是葛大帅被伏击了。”王彦章一拍脑袋,指着面前走过一人道:“大帅你看那就是葛大帅的亲兵,我认识他。”



    这一下朱珍彻底忍不住了,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手指颤颤抖抖的指着沧州城的方向断断续续道:“李玄清,我跟你没完。”



    王彦章见到朱珍这副模样再也忍耐不住,策马就朝着天策军的方向冲了过去。只不过等他到了阵前却发现有一个人正好整以暇的等着他。



    “高思继?原来你也在。”王彦章怒吼一声挺枪就上前。



    “王将军,大帅有令撤军。”王彦章的长枪就要朝着高思继身前,身后传来了丁会的声音,顿时让他一口气彻底的卸了下来。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颂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