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颂》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神策军的最后(下)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颂》 作者:作品集

第二百零三章 神策军的最后(下)更新时间:2017-11-13


    公元890年十二月二十,在胡小四和王衍的劝说下,王建在通州宣布改弦更张,归附天策府领导,将东川全境交了出来,自己率一众高层文武前往长安。



    这个消息传开之后天下哗然,天策军在四个月之内将步伐从长江沿岸的山南两道延伸到了四川,完成了史无前例的一次征伐。



    身处中原之地的朱全忠得到消息之后沉默良久,曾经不可一世的脸上写满了失意和落魄,天策军和宣武军这一增一减在短短几个月之内就将双方的实力拉到了一个让他不可侧目的点上面,让这位同样有志于天下的枭雄感到难以承受,也让他越发的感觉到自己不能落后了,他要开始自己的行动。



    李玄清或许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拿下四川和山南道会给朱全忠造成了多大的压力,更加不知道这一举动让对方提前实施了历史上的步伐,这一次大唐王朝却不像历史上那样失去了最后的征讨力量而任由他欺凌。



    不过当朱全忠将自己的想法和身边的谢瞳和郑璠商议的时候,二者脸上却不约而同的出现了古怪的神情,这让朱全忠一愣,不明白自己想了许久的对策有何问题。



    郑璠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谢瞳,站起身来道:“主公要想更进一步其实也不难,洛阳的朝廷现在留着对于李玄清而言用途也不大,而我们宣武军如果不能打败天策军也无法安心南下拓展领土,所以微臣赞成,只是李玄清一项以大唐宗室自居,如果我们贸然行动必然招来对方的强力报复。所以主公想要达成目的,微臣有两个办法可以同时操作。”



    “郑卿有何良策?”朱全忠本来听到郑璠的分析眉头紧皱,但是听到他有办法顿时又开始有了兴致,连带着说话都文雅起来了。



    “其一必须让当今皇帝举行禅让大典,让天下人都清楚这不是主公谋朝篡伟,而是皇上有感天下纷争,决议将唐室江山让给有德之人以保万民延续。主公即位之后可以大封天下各路诸侯,使其名正言顺,主要是给李玄清加一个意想不到的头衔,让其衡量其中利害。其次是迅速整顿军队扩充兵员,弥补之前的损失,抗住天策军有可能发动的战争,只要咱们能够抗住第一波那么天策军的战争潜力自然会下降,咱们也可以腾出手来占领南线,从而将双方的天平逐渐扳回来,等到咱们有机会占领江南,那么就算是将江北让给李玄清又有何难?最多也是南北并存而已。”郑璠的一番话让朱全忠心花怒放,但是一旁的谢瞳却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叹息朱全忠失去了进取之心。如果是之前,朱全忠断不会因为偏居一隅而沾沾自喜。难道是因为先夫人去世带给了主公难以想象的打击?



    谢瞳情不自禁的想要出去看看天象,看看代表朱全忠的星辰现在运势如何。只是这时候朱全忠忽然开口道:“郑卿说的有道理,不知先生觉得如何?”



    “将葛存周等将领恢复原职,责令他们立即招募新兵抓紧训练做好开战准备。”谢瞳没有回答问题,而是说了另外一件事,但是朱全忠一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也不多言直接让亲卫出门传令。



    “郑卿,这件事就全权交给你去办了。我想三月初五是个好日子,咱们的禅让大典就定在三月初五如何?”朱全忠露出了开心的笑意道。



    郑璠看了谢瞳一眼,两人躬身朝朱全忠行了一礼缓缓退了出去。郑璠直接跟着谢瞳回到了他的府邸。



    “先生有什么打算?”郑璠直接开口问了一句最诛心的话。



    谢瞳却闻言眼神骤然凌厉仿佛知道郑璠在想什么,不过最后却没办法再说一个字,长长的叹了口气道:“你我相识一场,原本我是打算祝你一臂之力,只是主公尚且不是李玄清的对手,更何况他人?”



    谢瞳的话一出口郑璠的脸色也跟着变了变,知道自己的心思瞒不过对方,但有时候事情的发展却没有办法以个人的意志转移。朱全忠的转变和李玄清的异军突起让原本天下的格局一下子变得异常迷蒙,让这些原本可以左右天下局势的智者感到一丝迷茫和无助。



    事实上在谢瞳看来郑璠的做法存在一个致命的问题,那就是朱全忠的子嗣中根本没有值得看的上眼的,贸然想办法取代朱全忠只会适得其反,让宣武军政权提前崩溃。但是如果没有办法改变局势,那么依照朱全忠和李玄清的实力对比,随着时间的延迟差距会越来越大,最终会必然在最后的殊死搏斗中率先倒下去。



    谢瞳就这样呆呆的想着自己的心事也没有理会郑璠是什么时候走的,一个人佝偻的身躯在烛光的照射下拉的很长很长。



    宣武军这边出现的意外变故没有打算天策军在长安城准备的婚礼,随着王建兄弟投诚而结束,王建和王衍进入长安之后和李玄清以及天策军高层见面之后被留了下来,准备参加天策军的年终会议,并且参加胡小四的婚礼。



    不过原本岑天时还打算让崔瀣来负责胡小四的婚礼的,至少给其他人竖立一个榜样,结果听到胡小四的想法之后顿时傻了眼,这家伙典型的是想复制李玄清的婚礼,将所有的礼仪规程全部改的乱七八糟,让所有人哭笑不得。



    而长安这边在准备热热闹闹的婚礼,薛洋却带着汉中集团军骑兵大队和整编的王建军全部回归长安,向总参移交汉中集团军的指挥权,而无独有偶,陈宇的山南集团军也在第二天回到长安,将此次从山南西道俘虏的几万人山南军士兵移交给后勤部以及新兵处进行筛选然后甄别。



    这一下整个长安一下子热闹了,山南军和王建军都是神策军分支,很多人还都是关中人,一下子几乎十几万人调入长安,军纪问题差点让总参修改之前的命令。徐天翔和军法处的何其开商议之后将直属营派出来协助军法处镇压那些违反军纪的人。陆翊这个冷面人一出手就将所有人都给吓到了,上任的第一天直接将抓到的几百人违反军纪的士兵和部分将领全部斩首示众,血淋淋的人头挂在了各处营门的入口处,并且让何其开发布命令,从现在开始到整编结束,有任何人违反天策军军纪者只有一个字,杀。并且在其后的十几天内几乎以每天几百颗人头的速度践行自己的诺言。血淋淋的杀戮彻底镇住了这些神策军分支,让所有人看到直属营的士兵就瑟瑟发抖,让天策军高层头疼的问题终于被解决。



    “看样子这些神策军后裔还真需要人来治,这问题要是交给飞雪,估计这长安城又要遭祸害了。”杨天成看着李飞雪和陆毅两人联袂走了进来笑道。



    “我说主公啊,要不让陆翊去军法处吧,这家伙简直天生就是个军法官。”徐天翔摇了摇头看着李玄清笑道。



    “算了,也算是难为陆翊了。”李玄清也是无奈了,“不过这一次杨易的队伍估计要扩大不少吧。让张成从这些人当中剔除五万人剩下的全给他,让他给他们这些人多加点料,好好劳动改造。”



    “主公啊,你这个劳动改造的办法算是绝了,当年打长安城留下来的那十几万人现在可是都变成了咱们天策府的好百姓了。”岑天时不知何时摸了进来笑道,不过看到胡小四翘着二郎腿坐在一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道:“小四啊,现在这整个长安城都知道你要成亲,结果你小子倒好,自己躲到总参这里清闲,让我们这帮人累死累活的帮你操办。说,打算怎么补偿?”



    这民政长发火让胡小四一下子受不住了,急忙站起身来溜之大吉,早知道成亲这么麻烦他都后悔当时答应的这么痛快了,所以与其看着心烦还不如随便来来就算了。从总参大楼溜出来之后左转右转鬼使神差的居然给转到了格桑公主住的驿馆,这下好了,更尴尬了,没办法人家里面的人好像都看见了,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不过还好从身上掏了掏,掏出了一件之前从徐兴夏那里敲诈来的礼物,这下好了,送礼进去了。



    不过胡小四一走,总参大楼内倒是继续讨论山南和东川的军队问题,总参制定的整编计划,将优选出来的五万人经过整训之后部分补充进入其他部队,剩余单独组建成三个新编营调到西北补充西北防线,让钱老六等西北步兵大队调回关中。



    这场无声息的调整也让岑天时感觉到李玄清是要打算来年解决中原地区了。想想也是,天策军对于宣武军的大迂回包围圈一件形成,这场角逐已经定下基调了,统一了中原地区之后天策军的兵锋必然更加强横,横扫之势也会让人更加难以阻拦。



    岑天时想明白这个问题之后笑道:“主公打算怎么安排王建兄弟?我和他们兄弟聊过,很有才华,至少对于地方治理很有章法,如果能有进修一段时间我想可以考虑外放。”



    “这也算是神策军最后的遗产了。”李玄清对于王建兄弟没有那么多的歧视,听完岑天时的建议之后点了点头道:“过完春节之后你安排他们进入行政学院学习三个月然后王建进入民政部给先生担任副手,王衍调往河西省任布政使,将河西布政使调到四川。”



    “哈哈,这下子我怎么觉得张全复这下发了,调到河西之后才多长时间啊,我估计他树都没种几棵呢,结果进入四川了。不过咱们现在还差两个布政使没着落呢。”岑天时笑道。



    “这就要看先生怎么去翻其他州一级刺史的履历了。”李玄清也没什么好办法,提拔速度太快有时候不是好事,但是不提拔总不能让这些封疆大吏的位置空着吧?



    “汉中省布政使不行就让拓跋思谏先兼任吧,汉中和关中毗邻基本上算是一个区域,这样也能够凑合一下。”李玄清想了想还是决定给岑天时帮帮忙,省的这家伙赶着这快过年还要加班。



    “哈哈,我就知道主公有办法,这下好了,就差一个,怎么的也有办法了。定下来这些大员,下面的班子就让他们自己头疼去吧。”岑天时可是难得的伸了个懒腰。



    “明年律法院的机构能够铺设到各州郡级别吧?几个新省那边有要打官司的因为找不到地方居然都能跑到军队去了,我说你们民政部是不是和杜院正那边商量一下,律法建设可不能拖后腿啊,这个可是保持各级官员廉政的关键啊。”说到这里徐天翔忽然想起来一件事。



    “难度有点大,律法建设需要的专业性太高,行政学院那边专门开设了律法科但是进展还是没有其他科目大。”岑天时摇了摇头道:“前两天我和让能碰头的时候,他还说呢实在不行先在各省成立律法处理小组,然后分步骤组建各级律法院。”



    “你还别说啊,杜院正平时看起来怪严肃的,铁面无情,怎么这个办法说起来还真的是好。”徐天翔一拍大腿和杨天成对视一眼笑道。



    “看样子这个杜院正是将年终会议的内容准备好了。我说你们两大部门准备好了没有?”李玄清点点头,说实话这个杜让能想到的办法和后世的试点工程差不多。



    “民政部这边是准备的差不多了,工商厅可是准备了全面的工业发展计划和金融扩充计划,我发现民政长有时候当起来还是真的挺容易的。”岑天时笑道。



    “总参这边可就麻烦了,我和天成这都开始忙了好几天了也还没头绪呢,先生要是有心思帮我们参谋参谋也好啊。”徐天翔见不得岑天时这副清闲劲,笑道。



    “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忙去。岑先生咱们去看一下王建兄弟,中午请他们吃个饭。”李玄清站起身来拉着岑天时准备往外走。



    “算了吧,还是我去吧,主公你应该回去给巧兮做饭了。我们家那口子昨天去看望巧兮,说最近胃口不太好,主公你可要注意。”两人边走边聊起了这件事,将总参其他人撂倒了一边。



    徐天翔和杨天成相视苦笑,直接将旁边装鸵鸟的陆翊和李飞雪抓起来当差。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颂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