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颂》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生死一搏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颂》 作者:作品集

第二百二十章 生死一搏更新时间:2017-11-13


    报“启禀主公,飞鹰旅汇报,中路大军已经在北海东岸和乌介纠缠住了,乌介也已经翻身准备包围陆翊和李飞雪。”李玄清率军脱离和黑车子室韦人纠缠的第二天,飞鹰旅派人汇报。



    “立即通知部队加快速度,同时让刘毅和侯勇尽快赶上来。”李玄清眉头一展开始策马狂奔。李玄清的反应已经足够快了,飞鹰旅通知的时间也很快,但是他们可能不知道的是,就在几个时辰以后那边陆翊其实已经和乌介交火。



    此时的陆翊犹如一台紧密的仪器一样计算着每一份兵员的数量,在乌介发起攻击的第一时间,亲卫队亲自指挥的随军弩炮开始发射炸药包。整个上京一战炸药包都没有派上用场就草草结束,所以天策军这边数量庞大的储备给了陆翊足够的底气,如果不是长途行军根本无法携带更大更多的弩炮,可能这场战争也不会打的如此艰难。十万人的骑兵携带的弩炮数量才区区不到二十架,而且都是射程较小的骑炮,也就是利用战马驼带的改进型弩炮,而且这场追击持续了整整十天,炮兵营也没有跟上来。



    不过这一切在战争开始的时候就被陆翊从脑海里抹去,骑炮虽然射程短,但是依然在尽职尽责的将炸药包远远的投射出去,头一次见到这种武器的黠戛斯骑兵的反应和其他军队一样,对这种软绵绵的东西不屑一顾,继续埋头冲锋,前锋部队甚至已经迫不及待弯弓搭箭准备射击,部分西化的士兵甚至操起了战马上面携带的短枪准备投掷。



    “轰隆隆”的爆炸声突兀之极的在战场上响起,这种隆隆的爆炸声将黠戛斯前锋部队彻底打乱,持续不断送上天空的炸药包和响起的爆炸声让天策军的士气开始飞速高涨。这群年轻的士兵已经习惯在战场上听到这种爆炸声了。有了炸药包任何敌人都会在这种惊天动地的爆炸面前灰飞烟灭。很多士兵暗自感慨当初要是多带点弩炮和炸药包说不定都不用出击了,光靠炸药包就能够搞定这帮子蛮夷。



    不过由于弩炮数量太少,虽然地狱火大队已经竭尽全力,但是这种级别的爆炸也只能打乱对方的阵型,无法做到真正的倚靠火药有效歼敌的作用。



    不过头一次见到这种诡异的武器却让黠戛斯士兵感到不可思议,那些被爆炸冲击波炸的支离破碎的骑兵断臂残肢四散飞舞,让周围的士兵变得和战马一样异常暴躁,阵型也被受惊的战马带动的彻底打乱。而一直冷眼旁观的陆翊此时却不愿意放弃这么好的歼敌机会,右手一挥,直属营前锋一万人瞬间掠入战场,犹如幽灵一般趁着黠戛斯中军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将这伙失去阵型的骑兵切割出来展开屠杀。



    爆炸带来的滚滚浓烟遮住了天策军反击的身影,早就熟悉这种场面的天策军士兵人马合一从战场掠过,手中的唐刀挥起,一颗颗人头冲天而起,只是一瞬间大批的黠戛斯士兵在惊魂未定之中失去了生命,被永久的留在了这片草原之上。



    直属营的果断出手将这一波黠戛斯的攻击步伐彻底打乱,而且趁着直属营出击的机会,弩炮也跟着调整射距,将炸药包投向更远的距离,几乎已经达到了骑炮射程的极限,目的就是替直属营执行战场遮断的任务。



    “塔希,马上带人冲上去,扰乱对方侧翼,掩护直属营撤退。”陆翊见到直属营已经快速击溃被炸药包炸翻的这群黠戛斯前锋,当即命令草原骑兵营投入战场开始逆势冲击黠戛斯乌介派过来的援军,掩护场中的直属营部队撤离,与此同时弩炮部队也从大阵中间转移到前军所在地,缩短了距离的弩炮很快再次发挥出自己恐怖的威力,将黠戛斯中军派来的援军再次打蒙,持续不断的爆炸也让黠戛斯无法集中精力去冲锋,部分骑兵被这股无法抗拒的力量打的持续不前,胯下的战马也开始胡乱奔驰,阵型开始混乱。



    不过陆翊的脸色也变得更加凝重,这一次黠戛斯不再是之前试探,这一次直接押上了五万大军,而且还不算从侧翼和塔希交手的部落联军。如此庞大的军团让炸药包的威力放大的同时,陆翊的第一道防线也变得岌岌可危。



    “亲卫队护卫地狱火大队继续支援前线,直属营全军突击,给我杀。”陆翊将手中的令旗交给了自己的亲卫队长,自己一马当先带着直属营全营扑上。他要给李飞雪争取机会,必须吸引更多的黠戛斯大军和自己纠缠。



    直属营全军突击给乌介前锋带来的压力陡然大增,这些黠戛斯铁骑没有料到的是对方不过区区几万人马带来的压力却比自己五万多人还要打,一对一自己的部队居然完全不是对手,对方在马背上的功夫不仅仅异常精通,而且骑兵各兵种之间的配合更是妙到毫颠,前方部队在一阵阵结阵冲锋之时,后续军队居然在沙场之上弯弓射击,短促的箭雨将好不容易避开炸药包的震慑集结起来的阵型再次打乱,对方有组织有秩序冲锋,自己却没有办法结阵应对,这场战争硬生生打成了一锅粥。更可气的是对方在主力部队投入战场之后旁边在侧翼游击的骑兵这时候也突然发飙,将黠戛斯前锋部队的侧翼打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漫天的箭矢顺着这个缺口疯狂的涌入黠戛斯前锋的核心区域,几波箭雨之后居然将前锋的中心打出了一个空洞,缺少了后续支援的黠戛斯前锋顿时再也无法和直属营抗衡,在弩炮的炸药包攻击之下彻底崩盘,士兵无法集中精力战斗,战马也变得异常暴躁,满场乱跑。黠戛斯前锋主将一面竭尽全力收拢士兵安抚战马准备再战,一面通知后方主帅适时投入更多部队。



    而且战役打到现在让黠戛斯心惊胆战的是自己的战马和士兵被这股莫名的爆炸弄得心神不宁纷纷被杀,对方的战马和士兵却几乎没有任何反应,容易受惊的战马也没有出现大的骚动。这需要经常性的训练才能够让极易受惊的马匹做到习惯。



    黠戛斯前锋五万人落入下风,被对方两支部队逼入逆风局,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劣势在不断的放大,对方一支部队主攻,另外一支助攻的手段也让乌介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是时刻预留一支部队应对自己的后续增援。这种办法在兵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可能是最好的办法了,既能有效支援主攻部队,又能够充当战役预备队,应对后续的突发事件。



    想到这里乌介对于和自己敌对的天策军是由衷的佩服,这眼前不知名的前线将领居然都有如此之高的战术素养再加上不比自己的百战铁骑逊色甚至犹有过之的骑兵部队,这天策军到底是支什么部队?



    这样的部队绝对不能留下,否则日后必然是草原各族的灾难。想到这里的乌介右手一挥投入了此次战役最关键性的一支力量,让副将将中军的五万人投入战场,并且为了围剿对方的那支助攻骑兵,乌介自己的亲卫队也被派往前线参加和塔希的作战。如此一来乌介的十几万大军几乎全部压上,陆翊和塔希的情形变得异常危险。对方的兵力陡然增加了一倍,原本一边倒的战局被对方依靠人数慢慢扳了回来,而且塔希此时也在对方的亲卫队上前之后不得不集中精力准备向围剿这支一万多人但是却异常精锐的部队。



    战局发展到现在直属营固然是面临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所有的战士几乎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和对方对攻,维持战争天平不要往黠戛斯一方倾斜。几乎是以一敌三的直属营打出了建军一来最艰难的一战,几乎每一个士兵都要同时面对三名以上的黠戛斯骑兵的攻击。身处战场最前沿的陆翊也一改往日沉默的状态,大呼酣战之余忽然纵声高吼:“天佑大唐,汉军威武。”一瞬间这句李玄清首发几乎已经成了天策军标志的话语传遍战场,所有的直属营士兵听到自己的主将呼声之后也跟着应和,铺天盖地的呐喊声将这场战争推向高潮,就连带着塔希的草原骑兵也跟着一起呐喊,呼应天策军的精神象征。



    依靠着无匹的士气和基层士兵的相互配合,陆翊稳住了局面,将战线维持在平衡点上,激战之中陆翊连杀对方三名高级将领,手中李玄清所赠的银白色唐刀沾染的鲜血犹如暴雨一般滚滚而下。此时距离开战已经两个时辰过去了,陆翊猛然间发现了自己一个致命的弱点:随着时间的推移直属营的士兵体力也必然消耗越来越大,战争天平必然会持续向对方倾斜,真到了精疲力竭之时,就算士气再高昂,体力跟不上也会被对方压制。而顺着他的眼光自己的士兵开始慢慢落入下风,砍出去的刀芒也变得飘飘摇摇。



    想到这里陆翊不由得看了看对方的中军位置,暗自期待李飞雪的速度能够再快点,否则此战的损失就太大了。



    就在陆翊陷入困境情势越来越恶劣的时候,已经绕道黠戛斯侧后,接近北海岸边的亲卫营也已经准备好静静等待李飞雪的命令。



    “将军,前线已经打成焦灼状态,陆将军已经率军苦战两个多时辰。乌介本部人马已经全军压上,中军只剩下三万多人。”亲卫营的哨探飞速将情报汇报给一直等待的李飞雪。



    “全军上马跟我去杀乌介。”李飞雪一甩缰绳当先冲了出去,陆翊的担忧他很明白,对于天策军而言,体力的消耗必然导致原有的战力无法发挥,这样的消耗天策军承受不起,所以李飞雪已经无法等待更好的战机了。



    几十里的路程倚靠骑兵冲锋几乎半个时辰不到就抵达战场。李飞雪摸到乌介后军的时候陆翊此时也已经到了最危险的边缘,直属营鏖战三个时辰,从上午一直打到下午,几乎所有的士兵体力都消耗殆尽被对方以逸待劳逐个击破。



    而且为了尽量减轻陆翊的压力塔希也顾不得后续的战斗了,派兵强行隔开黠戛斯侧翼对于直属营的包抄,将自己这支原本的游骑兵也搅进了战局之中,整个前线几乎已经没有任何支援部队。地狱火大队连续作战三个时辰,五台弩炮坏了三台,也失去了支援的作用,情势到了最危急的边缘。



    “命令全军给我直冲对方的中军指挥部。”这一幕让李飞雪眼睛一下子变得赤红,一马当先直接朝着乌介所在的黠戛斯大军指挥中枢而去,但见几万大军冲锋起来扬起的烟尘遮天盖地将黠戛斯整个后军笼罩住。这一幕场景让乌介目眦欲裂之余也让苦战中的陆翊凭空生出一股子莫名的气力,唐刀挥动间几颗硕大的人头冲天而起。



    李飞雪的出现让黠戛斯后军一阵大乱仓促之间的应对根本挡不住如狼似虎的亲卫营将士。但是身在中军的乌介却一眼就看明白了李飞雪和陆翊两人的心思,也在一瞬间做出了应对措施,这个举措让这场战争再次产生变局,也是促使此战之后亲卫营和直属营两大中央警备营损失惨重,军力消耗殆尽,急切之中从北线草原回转关中休整,错过了后来围攻朱全忠的战役。



    乌介亲自跳下指挥台率领中军剩余人马和后军汇合,竟然是一对一和李飞雪打起了对攻,这种直接将中军大阵变成前线的做法让负责和陆翊对阵的前锋大军失去了中军指挥变得有些混乱起来,但是好处却非常明显,即使前军混乱让陆翊松了一口气,但是最理想的从前线回军的想法却并没有出现,天策军和黠戛斯大军不约而同的陷入了两边各自为战的境地里。而在这场战役进展到现在,天策军已经占据着绝对的劣势,李飞雪的奇袭没有立即收到效果,陆翊的境地也没有得到改变。



    战场的形势一下子变得一场为妙起来,也就在这时一小拨人马忽然之间出现在战场上,犹如一道极小的细想一般划过草原,飞速扎进了这片庞大的战场。而也就在这一瞬间一直苦战的陆翊看清楚来人却脸色都变得通红,手中的长刀再次绽放出灼人的光泽。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颂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