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颂》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南追北抢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颂》 作者:作品集

第二百六十一章 南追北抢更新时间:2017-12-14


    天启二年的六月应该是大唐帝国战事最激烈的一个月了。天策军在南线击破杭州,驱逐钱镠于钱塘江以北,顺利拿下整个东南最繁华的区域。虽然杭州城被钱镠一把大火烧了快四分之一,百姓死伤惨重,但是在军队不计成本的灭火救灾之下也快速得到恢复,后期进驻的工商业等部门、商家更是在废墟之中兴建新式的工商业区,将火灾之后的杭州变成了一个大工厂,源源不断沿着运河南下的物资、原材料流水线一般抵达杭州城外的运河码头,来自北方的新式吊装器械将杭州码头装点的焕然一新,钢制的马车也迅速被商人携带过来,变成城市交通运输的主力部队。可以说拿下杭州之后的大唐帝国才真正将大运河的航运作用发挥到极致,南来北往的商船满载着南北货物通行这条几千公里的运输大动脉,成为帝国蓬勃发展的见证者。



    而拿下杭州之后的整个南线除了薛洋领衔的西路军继续在楚地攻城略地之外,东线和中线两路大军合并直接朝着钱镠追了过去。薛万里和陈宇等对于钱镠最后的烧城之举咬牙切齿,在整个江南道以及福建北部等地死死咬住钱镠的武胜军尾巴,准备一鼓作气拿下他。而钱镠在从杭州撤离之后其主力部队不管不顾直接从台州等地冲入福建等地,北部的睦州全部放弃,整个吴越之地只剩下台州、婺州等寥寥无几的几个城池还在坚守。而冲入福建的钱镠则和已经病入膏肓的陈岩打了起来,陈岩的女婿范晖指挥军队在建州等地和钱镠对峙,死死挡住了武胜军的南撤之路。



    原本钱镠在入闽的时候并没有考虑过这个不起眼的范晖,在他看来只要熬死了陈岩,整个闽军就没有一个领袖群伦之人能够和自己对抗,到时候自然是轻而易举取得闽地,以此为根据地对抗天策军。只是没想到的是建州之战打的异常艰难,范晖有着一股百折不挠的韧劲,闽军在他的指挥下屯兵坚城之中利用城墙挡住了自己的锋芒。



    此时远在泉州的陈岩已经病入膏肓,甚至有传言都已经去世,泉州那边已经开始给范晖准备节度使官服了。但是钱镠却丝毫没有感觉到胜利的希望。不得已之下只能听从刘隐等人的劝说,派遣偏军绕过建州往南前进,以期能够沿着海岸先期占领福州,然后转道泉州。



    但是就在钱镠选择分兵的时候后方再次传来噩耗,婺州被天策军攻下,整个后方全部暴露在天策军兵锋之下,对方的骑兵军团正在绕过处州朝自己蜂拥而来。得到这个消息的钱镠再也顾不得建州的事情,下令全军准备朝福州开去,并且安排水师将之前从杭州接出来的各将领官员家眷百姓等全部运抵福州,十万大军蜂拥而至,十天时间抵达福州城外。



    抵达福州的钱镠毫不停歇直接指挥部队攻城,他敏锐的感觉到自己已经失去占领福建等地的希望了,为此只能背水一战,拿下福州城,然后依托福州港口的优势退往自己选择的最后一个根据地——流求岛。



    事实上在三国时期孙权就已经派人去过流求岛,其后几朝流求和大陆之间的联系更为密切,这些航海资料后来辗转反侧落入钱镠手中,他是很早就盯上了这个大岛了。原本打的如意算盘是以流求为根据地,以福建等地为前方和天策军跨海争斗。这样就可以退可守,进可攻。只是没想到的是天策军推进的速度太快,加上福建之事并没有像自己意料之中的那样简单。事到如今只能冒险先去流求然后反身再去考虑争夺福建了。



    “让天一加快速度追上去,不要让钱镠跑了。我要把他抓回来绳之以法。”胡小四坐在杭州城的节度使府怒气未消道。



    杨天成对于胡小四这副模样也没什么好办法,这个钱镠也是台果决,为了放火烧杭州甚至都顾忌自己的八都兵的性命,害的胡小四功败垂成。不过王厚纯看了看前线发回来的军报皱眉道:“天成你们来看,这个钱镠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怎么在建州打到一半突然率军前往福州了?而且最奇怪的是他将后方携带来的百姓民众以及那些高官家眷全部带过去了。难不成以为福州我们打不下来?”



    王厚纯的话引来了杨天成的兴趣,就连胡小四都忘了诅咒钱镠了,三人凑过来仔细研究了半晌才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钱镠这是打算渡海逃亡。



    “不会吧,海外还能有什么?去扶桑?太远了,他还带着百姓呢。”杨天成皱眉道:“如果不渡海的话我实在想不到他还想干嘛了。”



    “别猜了,你们让天一加快速度,我带着小虎赶到前线去,打探一下钱镠的目的何在,顺便和福建的陈岩接触一下,看看能不能收复闽军。”胡小四摆摆手道:“咱们坐在后面有可能还真的会错过这些消息。”



    “也好,薛万里正在集兵攻打台州,陈宇在处州前线,咱们也跟过去吧,这里就交给李继鹏那小子了。”杨天成点点头道。



    钱镠可能不知道的是由于自己提前让水师率领后背人手出现在福州引发了天策军南线指挥部的三巨头集体去往前线准备一探究竟。不过此时他就算是知道了估计也顾不得了。处州和台州陆续传来警讯被围城也让他不再估计士兵伤亡,开始不惜一切代价攻打福州城,力图在闽军来援之前拿下福州。



    南线因为追击钱镠打的如火如荼,北线天策军却到了收尾阶段。葛存周的新兵营八万多人抵达西京之后接管了侯勇手中的防务,让高思继腾出手来继续北上上京,准备沿着靺鞨人逃走的路追击下去,彻底碾碎这个游牧民族。而渤海国其他的城池收复的任务也就交给了葛存周等人。侯勇留下一个骑兵军团给他备用,自己则率领剩余人马带着无数的满载着金银财宝的车辆和俘虏往回走。这来的时候急匆匆行军,回去的时候日子过得却非常悠闲,甚至侯勇都和前来接替的葛存周开起了玩笑。



    不过等到侯勇的大队人马抵达开州然后转道回到中京的时候却惊呆了岑天时等人,就连闻讯赶来的拓跋思谏和慕容瀚海两人都长大了嘴巴,这家伙到底是洗劫了多少府库才搬回来这么多金银财宝?



    “侯勇,你不会是将整个西京城所有的有钱人家都抓起来要赎金了吧?”忍了半晌终于还是有人开口了,不过随即就被这家伙无情的打断,“赎金?那是山贼干的事情,咱们是帝国军队,怎么能做这么没品的事情呢。实话告诉你吧,这个西京城可是台富有了,这里仅仅是渤海国大祚荣的王宫内库。而且我们进去之前明显内库里面的珍宝都被人拿走了,只剩下这些黄白之物。”侯勇丝毫没有觉悟道:“我已经让人去找了,要是让我找到了非扒了他的皮不可,敢在爷爷眼皮子底下抢东西,不想活了。”



    不过侯勇还没来得及继续嘚瑟,巧兮带着伏瑶走了过来嗤笑道:“侯大哥说粗话,不文雅。”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吓得侯勇差点一头栽倒在地,急忙走过来给巧兮行礼。



    李玄清见到这个昔日的亲卫大将憋得满脸通红也是暗暗好笑,吩咐周围的士兵将俘虏押送回国民警卫队的大营接收整编之后让大家将所有的马车上的箱子全部搬了下来。侯勇这时候逮到了机会献宝一样的给大家介绍。还别说这家伙居然懂得将这些东西分门别类装点。拓跋思谏捂着嘴一边笑一边带人清点之后笑道:“皇上,侯勇带回来黄金一百五十箱,白银二百六十七箱,珍奇古玩三十五箱,字画古董二十箱,其他散装的铜钱没有计数。”



    “将黄金白银以及铜钱全部交给内阁,收入财政部,发行唐币,部分作为军费以及犒赏资金,部分转入内阁作为东北开发资金。这些古玩字画什么的送回长安皇宫收入皇家府库,以后留着赏赐给你们用。”李玄清随手拿起两串珍珠项链递给巧兮和伏瑶一人一串笑道:“这次打完仗我感觉你们几个成亲的嫁妆我一下子都备齐了,至少不会让人家女方家里觉得寒酸了。”



    李玄清的话让在场的人哈哈大笑,侯勇更是夸张的看了看徐天翔和已经红着脸的杨伏瑶挤眉弄眼。



    “皇上,东北这边如何接收?”岑天时见到这么多金银财宝也是很开心,等到大家告一段落上前问道。



    “先军管吧。内阁派人协助塔希搞清楚东北内部的事情,等到明年年初帝国会议上和江南各地一道进行省区划分,纳入到帝国行政版图上去。”李玄清随口笑道:“另外让祁部长和殷红林赶紧派人去西京等几个渤海国的别都,这个大祚荣几世家业,金银财宝估计是不计其数,侯勇这家伙这回带来的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赶紧去收到国库里去,迟了搞不好真会被人偷走。”



    “另外,思谏兄,你抓紧时间拟定一个移民办法来,将江南、四川以及关中等人口稠密省区迁徙五十万左右人口北上,沿苏州、东京、开州等地安置。凡迁徙者所有路程有帝国政府负责输送,并且抵达目的地之后免税三年,帝国以最优惠的方式欢迎大家前往东北安家落户。然后让杨易分批调动他管辖的战俘、建筑公司公司以及生产建设兵团二十万人抵达上述各地,协助即将发展的工商业。内阁要立即传令交通部铁道司,想办法将之前的天津的铁路线往北延伸至半岛苏州地区,促进东北开发事宜。”李玄清一边说一边吩咐。



    巧兮从身后取出一张地图道:“这是我和大哥哥空闲的时候带着工业集团的勘探队探明的东北矿场资源分布图。这只是刚才大哥哥所说区域的。慕容三哥给你。”



    巧兮的地图打开之后所有人都惊呆了,慕容瀚海更是一把接过朝着巧兮鞠了一躬笑道:“慕容代表帝国所有的工商业者感谢皇后娘娘不辞辛苦,这简直是神来之笔。多谢多谢。”



    “只是皇上,这么多的开发一起上,没钱了。内阁今年的预算可都是给了中原等地了。现在是真的没钱。”岑天时苦笑道:“除非像皇上说的去抢。”



    “你抢完了渤海国的府库还会没有资金去开发?”李玄清满不在乎的笑道:“等到了工商业已发展东北的后劲绝对不会比其他地方差的,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务之急是要将东北和内地连接起来,这样才会促进流通。”



    在场的几人嘻嘻哈哈的将这些金银财宝送进大帐之后打算转道回去,却被南线的情报给拦住了。徐天翔接过情报看了看苦笑道:“皇上你说这个钱镠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反正我是和天成他们一样一头雾水。该不会是被陈宇和薛万里给追怕了吧?”情报在几人手中转了一圈之后又回到李玄清手中。



    “大哥哥,我想钱镠应该是想出海了。”巧兮好奇的瞅了瞅,眉头一展笑道:“搞不好人家比我们还要想的早,郭大哥速度慢了。”



    李玄清抬头见到徐天翔等人疑惑的眼神,笑道:“这家伙八成是在打流求的主意了。”



    “流求?是不是三国时期孙权派人去的那个大岛?”徐天翔等人都不知道李玄清说的是哪,倒是岑天时有点不确定道:“那地方都有百年时间没人去了,他怎么还知道在哪?”



    李玄清脸色也变得有点严峻,点头道:“他是杭州人,本就是在东吴故地,加上沿海地区航运自古就发达,知道流求在哪不稀奇。他要走我懒得去管他,但是十几万百姓可不能让他这么带走。让天成他们加快速度,务必给我将百姓拦截下来。”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颂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