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颂》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五章 牂牁消亡(中)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颂》 作者:作品集

第二百八十五章 牂牁消亡(中)更新时间:2017-12-27


    “天成,你怎么跑这来了?忙什么呢?”一大早王厚纯就到处找杨天成,却在城外的一个渔村里正在和一群渔民请教钓鱼的人堆里找到了他,顿时苦笑道:“你不会真打算一个旱鸭子还去海上钓鱼吧?我可告诉你啊,小心把黄胆给吐出来。你没听上次岑先生来汕头,在船上吐了一路吗?”



    杨天成闻言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我这还没出海呢你就开始诅咒我?万一我天生会水性呢?”



    “说吧,大清早的出了什么事了?”杨天成说了一句之后从人堆里爬起来走到一边问道:“该不会是前线出了什么事?”



    “两件事,陈宇那边准备近期和庞巨昭进行最后的决战,还有一件就是西路军的。天一已经接近麻州,看样子牂牁决战也就在最近几日了。”王厚纯笑道:“你这么急着出海不会是打算去看看薛万里那边什么情况吧?廉州港现在可是就只有一个码头,只能卸货,你去了也只能干瞪眼。”



    杨天成闻言点点头道:“陈宇那边基本上没什么问题,背面还有钱宁军团的压制,基本上来说一战就可以解决。但是西南那边可没那么容易。天一他们在山区整整一个月都没有钻出去,只怕就算是抵达麻州也将士士气也会受损。眼下也只有看看薛洋的奇兵能不能及时出现了。”



    杨天成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薛洋的布置,这种跨区域远程奔袭实在是难度太大了,如果时间把握不好那么不仅收不到效果,还很有可能将偏军彻底葬送在敌人的腹地。现在也只有祈求幸运之神能够站在薛洋这一边了。



    事实上在杨天成这边暗自叹息的时候薛洋已经率军从恩州出发,将整个恩州的防御全部交给了接应自己的一个国民警卫队,自己率领兵马从恩州南下急速朝着麻州挺进。这一次没有走山区隐蔽行踪,而是几乎是追着牂牁北线回援大军的脚印而去,这种明目张胆的做法自然很快就让前方的牂牁军队知晓。但是和薛洋的想法不同,牂牁的北线大军主帅大酋长之子——阿古勒此时心里却十分矛盾,不知道是应该先赶回麻州还是应该反身截住身后的这支部队。不过很快有个消息就让阿古勒拿定了主意,也正是这个决定让后来麻州之战关键时刻,牂牁大汗没有等来自己的援军反而将对手盼过来了。



    牂牁大酋长之前送到恩州的家眷全部被天策军俘虏,而且连带着恩州也被身后这股敌人拿下。要知道阿古勒可是没离开恩州多长时间啊?这说明对手就在恩州城外埋伏就等着自己离开恩州了。这些家眷之中还有他阿古勒的妻小啊。一想到这里阿古勒血灌瞳仁,立即命令手下兵马反身和天策军决战。



    他的举动可是一早就被薛洋料到,天策军这一路跟随阿古勒可以说是随时做好了准备。所以几乎就在阿古勒的兵马刚刚出现异动的时候天策军这边薛洋也已经下达了进攻的命令,以李阳的第十五营为正面,第三营和山地营为左右两翼瞬间追了上去,双方在恩州以南一百多里的地方展开惊天动地的厮杀。由于薛洋的兵马刚刚得到补给,所以此刻李阳的正面居然摆下了五架弩炮,一个个炸药包瞬间被扔上天空,最新一代黄色炸药填装的炸药包威力绝伦,爆炸之后带起一朵火红色的火球,几乎是一颗炸药包就能够掀翻一个牂牁大队。这一开始就将阿古勒打懵了,他在北线虽然和大唐帝国接壤,也听说了天策军拥有一种很神秘的武器,爆炸开来威力无比,但是好像也没有这么大的威力吧?而且对方很明显这种武器不多,但是却硬生生的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而且因为自己身处山区地带,兵力没有集中,但是对方即使没有击中自己的军队,爆炸开来带来的溅射依然让自己的士兵损失惨重。



    不过阿古勒被打懵,李阳却动作一点也不慢,几乎是炸药包爆炸的那一瞬间,第十五营的士兵也挥舞着战刀冲了出去,趁着对方被炸得晕头转向快速越过两军中间线,进入对方的大阵之中。可以说这场战役依靠着炸药包其实已经将阿古勒的前军打懵,等到第十五营的将士冲入敌阵之后阿古勒才如梦方醒快速调集兵马围了上来,将第十五营围在了中间,然后向内围剿,企图将对方彻底消灭在自己张开的大口之中。



    这种口袋阵反包抄倒是让李阳点了点头,阿古勒比起其他人对于兵马战阵懂得可不少。不过他们会布置口袋阵,自己布置的二龙出水阵其实也是口袋阵,只不过自己图谋的可是对方整支大军。想到这里李阳不再迟疑,除了让身后的弩炮协助第十五营打开局面之外,让亲卫发射烟火箭,通知左右两翼部队加速插入战场。



    五彩的烟火箭划过长空也就意味着这场战争基本上进入到了尾声,西路军最精锐的三支兵马齐出,已经不是数量的问题了,这三支部队虽然成立时间不一,但是经过一年的血战,已经不是区区牂牁人能够抵挡的了的。三支部队齐出迅速将阿古勒的部队反包围。薛洋和徐英从旁边走了过来,对于战场上的厮杀没有丝毫动容,甚至直接走到李阳面前,谈论起下一站准备在哪宿营的问题,将指挥权全部移交给了下面的统兵将领。



    “大帅,我看咱们打完这一战要全军加速否则主力兵团那边需要独力面对牂牁主力的。牂牁人地处西南想必有很多阴招,下蛊下毒无所不用其极,咱们是客军只怕难以持久作战。”李阳摇了摇头对于这个问题不太赞同。



    不过徐英却笑道:“你没有明白大帅的意思,你知道阵中负责指挥的是谁吗?那是牂牁大酋长的亲子,你说要是咱们给他抓了,牂牁大酋长会不着急?而且北线的援军被咱们围歼于半途,等于少了一支生力军,牂牁人的胆气不会足的。咱们到时候只要放出去几个人,就能够起到扰乱军心的作用。”



    “既然如此不如我去上吧,抓住这个家伙。”李阳闻言抽出战刀正要上前被徐英一把拉住,笑道:“那还用你动手?我已经安排过了,你们俩就看好吧。”徐英的话将其他两人的目光拉回了战场,此时第三营和山地营已经冲入战场,牂牁人彻底被这股洪流一般的推进给彻底打乱步骤,三路大军几乎是齐头并进将阿古勒的中军反包围在其中,而山地营的队伍之中一支身着黑衣的小队身影却表现的尤为突出,犹如一支利箭一样直接插入对方的大阵之中,在大部队掩护之下如入无人之境。



    “这不会是仿照飞鹰旅设立的小队吧?怎么战力这么强?”薛洋诧异的扫了一眼若有所思道:“这就是兄长的杀手锏?看样子战力真是直追飞鹰旅了。”



    “直追飞鹰旅是不敢想了。但是单纯就战力而言相差不远,没有飞鹰旅那样全面。”徐英摇摇头笑道:“飞鹰旅可是能够应对全地形作战的战队,不仅仅是战力。”



    “不过有了他们至少可以确保活捉这个大酋长之子了。”李阳倒是没管那么多,将手中的长刀重回放回刀鞘之中定下心来看着牂牁人的最后反击。



    不过在薛洋围歼牂牁的北线大军的时候李天一也一头钻出了大山,来到牂牁人的核心驻点——麻州。不过很显然和李天一预想中的完全不一样,这里并不是一座城池,而是一座大型水寨,依靠着金沙江的一条支流清水河,依山傍水,水寨层层叠叠,连绵好几里,部分寨子甚至都建在河水之中。不过李天一大致看了一眼,牂牁人毕竟还是不能完全生活在水中,清水河两岸的山上和河滩空地上也有许多的建筑,其中不少还建的很高大,应该是贵族居住的地方。



    本来到这种地方应该是心情很惬意的,但是李天一却脸色凝重,安排部队就地扎营,然后派出侦察部队配合玄影卫前出侦查,探明这一代的地形地势和牂牁部队的集结地点。因为水寨之中并没有隐藏多少人,看样子牂牁人应该是潜伏起来了。而且北面薛洋也没有消息传来,李天一在这种情况下按兵不动才是最好的选择。



    由于临近战场,所以部队扎营之后所有的物资都从后方运输过来,为了防止牂牁人在水中投毒,甚至就连饮水在随军大夫没有检验之前都没敢用当地的。这种憋屈的状况让不少士兵恨得牙痒痒,眼睛红红的盯着水寨,想着什么时候开打一把火将这里全部给烧了。只是这些士兵不知道的,在后面的最后决战当中李天一正式依靠这个办法一举攻破水寨最终彻底拿下牂牁人的。



    三天以后也就是天启二年十二月初七,李天一这边终于找到了牂牁大队人马的踪迹,这些人都被牂牁大酋长藏在水寨后面的大山上和山谷之中。十万人密密麻麻的就在这几座山中,这个消息让李天一皱眉不语,在这个牂牁人的老巢中自己即使是已经做好了安排依然没办法和地头蛇媲美。不过还没等他从这个消息中缓过来,有人再次汇报说牂牁有使者来见。



    “莫非是来投降的?”李天一挥手让亲卫带使者进来对着身边的李神福苦笑道:“对方不会是打算和我们谈判吧?”



    李神福原本就是一名勇将,只不过来西路军这么长时间跟着薛洋也算是学到了不少战场计策,所以听到李天一发问点点头道:“我看八成是这样,对方大军云集引而不发只怕是逼迫咱们让步。”



    “还没打怎么知道我们打不过他们?我的骑兵虽然派不上用场,但是下马布战可没有多少负担,这地方把我惹急了一把火将这个水寨全烧了。对了神福兄你去催一下后勤,他们手上不是有不少火油吗?给我全部送过来,我就不信了烧不死他们。”李天一恶狠狠一笑,还没等他构思一下怎么放火,帐外亲卫已经带着几个牂牁服饰打扮的人走了进来。



    “说吧,你们大酋长派你们过来到底怎么打算的?投诚我大唐?还是打算再打一场?”李天一冷笑道。



    “不不,将军误会了,我不是大酋长的使者,而是我们大长老的使者,长老让我来和将军谈判希望将军手下留情,他会想办法让大酋长投诚将军。”牂牁使者摇了摇头继续道:“我牂牁自从大汉武帝时代开始就依附你们汉人生存,至于今日更是不敢对中央王朝心生异念,之所以出现如今的局面也是受小人唆使,希望大将军不要怪罪牂牁族人。”这个使者唐言说的倒是很溜,说起典故来更是连李天一都不知道,这牂牁的历史居然如此悠久,可以追朔到武帝时代。



    其实牂牁本来是古代的夜郎古国,原本只是滇地的一个小部族,历经汉代的多次征讨均在汉军的夹缝下生存下来,到了唐末才逐渐发家成为西南的一大势力。牂牁首领原本也不叫“大酋长”这个怪异的称号,大酋长的称号是牂牁从吐蕃人那里学来的。



    不过李天一也大致搞清楚了这个使者的来意,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看样子牂牁人内部也出现了分裂,这个什么大长老看来是准备投诚了,只是李天一一听就觉得不靠谱,牂牁大汗掌握着军政大酋长,这个什么大长老能够有什么办法劝服?不过李天一也没有拒绝对方,只是给了个期限,规定最多十天,十天以内如果没有回应自己就直接举兵攻打。



    送走使者之后李天一和李神福商议了一下,然后找来玄影卫的人想办法通知薛洋,汇报这里的情况,并且将牂牁人的举动也一并报了上去。



    只不过他可能不知道的是,此时的薛洋的信使也正式上路准备通知李天一他那边的情况,做好准备包围牂牁人。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颂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