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颂》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七章 西出阳关无故人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颂》 作者:作品集

第三百二十七章 西出阳关无故人更新时间:2018-02-06


    天启三年进入三月中旬,长安大本营那边安排的征西部队开始陆续准备完毕,总参谋长和作战部长带领天策府高层赶到河西省凉州和在这里的李玄清等人汇合,而此时万毅已经将大部队集合,前锋部队进驻金城和阳关等地驻扎等待后方的一声令下了。



    “多谢皇上和皇后前来为我等征西将士送行。”凉州城外的军营之中李玄清和巧兮在为万毅践行。此次西征万里不知道何时才能完成收复安西的大任,所以万毅对于李玄清也是有点伤感,站起身来一饮而尽。



    “自汉武帝派遣张骞出使西域凿空拓荒迄今已有千年,多少汉家子弟从这条道路上一路西行,筚路蓝缕前赴后继绵延不绝,才有了如今西域的疆土。”万毅作为之前灵武军的将领如今率部出征自然是感慨万千。



    “皇上,大帅,凉州城百姓前来为我大军送行。”门外亲卫的声音让李玄清一愣,万毅在旁边解释道:“皇上,自武帝时代开始,一代又一代的汉家大军从这里出发前往西域,征战四方,凉州的汉家百姓就留下了这样一个传统,每逢有汉军出征,他们都会来此地为大军送行。今日我天策军拔营起程,他们应该是知道大军准备开拔西去,所以前来送行。”



    “咱们出去,去看看这些千百年来守住河西走廊的汉家百姓。”李玄清和巧兮对视一眼,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心思,点了点头转身走出大营。此时之间一伙百姓已经出得凉州城,远远的望着大营放声歌唱,边唱边敲打着城墙,乒乒乓乓的声音隐隐听来却极有韵律,和众位百姓歌唱的声音相生相合。



    “大哥哥,这是阳关三叠的调子,这怎么可能?”巧兮听了一会,分辨出了这曲调的声音,震惊道。



    李玄清此时也听出来了,看着巧兮的脸色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后世创作的《阳关三叠》只怕也是借助了这流传千年而不绝的曲调改编而来的也说不定。



    “咱们过去。”李玄清和巧兮带着万毅等一众高级将领来到凉州城边,那些带着众百姓前来为大军送行的老者看到李玄清到此带着众人上前,停下吟唱缓缓道:“老朽等在凉州世居数十年,今日第一次见我汉军出塞,特带诸子弟前来作歌,为我汉军壮行,不想打扰到各位将军。”



    “敢问老丈,之前所歌为何人所作?”李玄清摆摆手示意万毅不要说出自己的身份,屈身将老者扶了起来问道。



    “这是自古以来就流传在河西的歌谣,也是我汉军出塞的安魂曲。每逢汉军出征凉州百姓都会前来送行,也不知从哪一代开始流传起这首歌谣,以后就历经千年而不息了。我等祖上都是在这里送别安西军的,也曾见证过当年安西军万里归国平定叛乱。可惜啊,自从当年安西军回归,这条连接安西和大唐内地的河西走廊就再也没有迎来出塞远征的汉军子弟了。”老者的声音仿佛带着千年岁月的沧桑气息扑面而至,但是说的在场的所有人心里沉甸甸的。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李玄清看着这些满含希冀眼神的百姓仰天长叹,“千百年来,我等汉家子弟就是从这里远征塞外,埋骨绝域,代代先烈战魂犹自在大漠沙鸣之中呜咽,他们是在呼唤我等后辈子孙跟随前辈的脚步,前赴后继,莫要忘记先祖遗志,莫要忘了那片魂牵故土。”



    “老丈,我向你也向全天下所有的汉家百姓起誓,有唐一代所有丢失的国土在我等这一代都会全部收回,我等丢失的百战不败的战魂也将由所有的汉家战士用鲜血去祭奠,所有百年来积压在汉家子弟身上的屈辱也将由我等将士去洗雪,天佑大唐,汉军威武。如违此誓,誓不为人。”李玄清朝着身边的众位百姓长鞠一躬,郑重其事。



    “天佑大唐,汉军威武。”万毅带着所有的天策军高级将领齐齐下跪,齐声呼喊,带动着军营之中十万将士瞬间呼应这位来自最高统帅的誓言,一时之间呼喊之声惊天动地,震碎了天边的云彩,让周边的雪山都带来了回音。



    “我等如今看到了汉家子弟重新踏上祖辈的征程,特来一观,天见可怜,百年了,终于让我等老朽之辈等来了。”这几位老者也是老泪纵横。他们就仿佛是这凉州城的创造者,也是一代又一代汉军从这里出发经营绝域的见证者,更是一代又一代汉族子弟开拓进取不屈不挠前仆后继的民族之魂的传承者。武帝时代,汉人经营西域,他们从那时候开始,千百年间无数的将士和百姓就是在他们这一次又一次的送别之中踏上西部茫茫浩土,从此将一个美如画卷一般的西域纳入汉家河山之中,虽历经百年千年但代代传承不息。



    此时此刻李玄清和巧兮已经无心去想这首歌谣传到后世是不是真的变成了《阳关三叠》了,即或者是又有什么关系,自己来到这个时代既然已经见证那么就应该让这个传承永远的继承下去。



    遥望前史,河西一直是华夏经营西域的最前线,这里凝聚着一代又一代汉家的铁血悲歌,历经千年沧桑,那天边如虹一般的云彩此刻也仿佛和千年前一样,伴随着那嘹亮沧桑的曲调送别远征的良人。



    李玄清的神情让这些老者和百姓悚然一惊,此时眼前的这位年轻人的身影在夕阳的照耀之下,挺拔屹立在古城和军营之中,眼神遥望远方,脸色也是坚毅无比。而在他身后无数将士俯身而立仿佛都在等待着他的命令,也在等待着他的应答。



    “各位请起,传讯各军将士做好准备,克日拔营西征,去把沉寂的汉家战魂接引归来,去守护祖辈鲜血侵染的土地,去告诉所有人,汉家时隔百年又重回西域了,去告诉那些曾经给安西军带来千古遗憾的对手,犯我大唐者,虽远必诛。”此刻李玄清的声音充满了肃穆和悲凉,身形挺立之间仿佛有无数的英灵呼应,滚滚而来的声音让万千大军俯首,大军所致静谧无声。



    万毅俯身听命,身后各级将领也飞速去军营传令,十万大军此刻正在抓紧时间做着最后的准备。



    “师兄,明日一早召集凉州所有营一级将领帅帐议事,将西征之事定下,举行誓师大会,咱们三日后正式出发,昭告天下西征开始。”此时此刻李玄清也不打算搞什么隐蔽出击的计谋了,有了这股不灭的战魂,天策军本身就承载着普天之下所有百姓的愿望。堂堂正正出师安西收到的效果反而比依靠计谋取得一时先机要好得多,能够最大限度的凝聚民心,也能够让沿途尚在苦苦挣扎的汉族遗民得到最大的鼓舞。



    “请皇上放心,我等誓死完成嘱托,天佑大唐,汉军威武。”万毅躬身接令,激昂的声音回荡在天地间,再次引来大军将士的呼应,久久不散。



    “各位随我回城,三日后大军誓师,还请各位前往军营一观,随我一起为我汉家大军出塞送行。”李玄清和巧兮对着身边因为刚才万毅透露身份而目瞪口呆的老者婉言一笑,随即率先进入城内。



    “这是,咱们的皇帝陛下?”几位老者面面相觑,相互看了一眼之后再次看了看身边的其他百姓,直接朝着已经入城门的李玄清跪倒在地,山呼万岁不止。



    李玄清回到城内之后立即召集徐天翔等人做好大军出征的准备,将原本囤积的粮草物资加速运往阳关和玉门关等地,后勤部在河西省的人员也开始按照计划启动采购程序,而徐天翔也星夜传讯灵州,让那里准备的后续大军和物资开始起运河西。



    第二天一早所有河西境内的天策军高层聚集凉州大营帅帐,由徐天翔杨天成和万毅三人负责讲解总参对于当前作战目标,并逐步分解。而万毅则代表前线指挥官负责下达具体指令,命令先期聚集在阳关等地的薛万里和石坚所部立即出动,作为大军前锋出河西进入甘州境内,和起先逃到这里占据一隅的温末人征战。



    而第三天一早,也就是天启三年三月二十八日清晨,万毅率领的中军主力也就是此时聚集在凉州城外的十万大军全体出军营在城外列队,高大耸立的将台之上李玄清迎风而立,将台两边所有将领肃穆等待李玄清下令。



    李玄清看着朝阳逐渐升空,久违的温暖的气息缓缓而致,深吸一口气朝着身边的万毅点了点头,后者马上上前躬身一礼然后开口道:“天策军的将士们,咱们在河西整整一年,为的是什么?”



    三军稍一沉默,齐声呼喝:“征安西,收故土,慰先烈,护河山。”



    “说得好,这是我等无上的荣耀,先辈的英灵在呼唤我等前去安西奋勇征战,报仇雪恨。请皇上下令,征安西,收故土,慰先烈,护河山。”万毅怒吼,带着无尽的悲意和仇恨朝着李玄清轰然跪下,三军将士紧接着也是跟着一跪,甚至就连那些被李玄清邀请而来观礼的百姓也跟着一跪。



    “天策军的将士们,我是李玄清。”李玄清面对这支自己亲手打造的军队,心头一时之间感慨万千,化作无穷的悲凉冲天而起,声音之中也仿佛带着超越时代的召唤,“百年前我们的先辈败了,龟兹古城被吐蕃攻破,我们的先辈满头白发,无一投降。鏖战五十余年没有等来朝廷的援军,只留下千古遗憾。”李玄清想起郭昕等人在龟兹最后一战的记载,声音透着丝丝的杀意。



    “将士们,我们的先辈是在等待你们追随他们的脚步而战,是等待你们去替他们守住汉家百姓的城池,是等待你们去替他们报仇雪恨。安西百年国耻,就靠你们了。朕今日和凉州的父老乡亲给你们送行,希望你们出安西如在朝廷,谨记先辈的光荣和传统,收复旧土,还我河山。”李玄清右手高举,声音直冲云霄,“请诸君牢记肩上的重任,我们要继承安西军不灭的战魂,要承载大唐百姓不屈不挠的抗争。”



    “英雄风流不尽数,刀马所至皆汉土。朕今日拜托各位了,收复安西之日,朕当亲临故地,为诸位庆功,为前辈招魂,为汉家百姓千百年来前赴后继经营西域记功名传天下,让所有的后世子孙都谨记,是你们踏着先辈的步伐,为他们留下了一个汉家的安西。”李玄清向所有的天策军将士行了一个庄严的军礼,“我命令,征西大军立即出发,不破楼兰终不还朝。”



    “不破楼兰终不还朝。”在一片山呼海啸之声中李玄清的声音再次传来,“征西大军以万毅为前线统帅,负责总览军事。”万毅伴随着李玄清的声音长身而起,手中接过李玄清递过来的天策军大旗前指,三军将士开始正式拔营而起,朝着西北滚滚而去。



    激昂的曲调再次响起,观礼的百姓齐声唱起了这首千百年来一次又一次送别汉家子弟西去的安魂曲,伴随着李玄清等人的屹立不动军礼,显得格外的悲凉,渐渐地所有的出征将士都开始齐声跟随,一曲激昂的《阳关三叠》伴随着三军将士渐渐远去,直到远征将士的身影消失在雪山草地之间,消失在那一片后世魂牵梦绕的千年故土之上。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直到所有将士都消失在地平线之下,巧兮才走过来看着前方依旧在保持着军礼姿势的李玄清,悠然长叹道。此时此刻自然也就是同样是后世来客的巧兮才明白李玄清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感受,这一世的遗憾成了华夏民族千年的憾事。自己来到这一世有能力扭转这一切,自然是竭尽全力不敢有丝毫懈怠。巧兮还记得之前收复河西的时候李玄清甚至都不敢亲身来到战场,他就是怕自己带着的后世的情绪一旦控制不住,必然会让所有的天策军将士杀戒大开。如果真是那样的话,真的是沿途人头滚滚,白骨累累了。



    李玄清长叹一口气,挥手让徐天翔等人回凉州城继续各自手头上的事情,自己和巧兮站在高耸的将台之上望着远方久久不愿离去。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颂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