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颂》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安西旧部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颂》 作者:作品集

第三百三十三章 安西旧部更新时间:2018-02-12


    岑天时和徐天翔在长安以最快的速度落实了李玄清的部署,先期抽调河西省部分官员和驻守当地的国民警卫队第十三都火速出河西前往天策军西征集团军大营,接替万毅手上的数万百姓,并且安排他们就近开始恢复重建,原本俘虏的部分回鹘人也移交给国民警卫队看押就地进行服苦役,协助这些官员恢复道路重建房屋安抚百姓。第二步的计划则是从长安行政学院和各地抽调上百名正式官员汇合杨易从丰州调集过来的国民警卫队三个都的人马作为第二步接收人员启程,将先期飞鹰旅占领的地盘全部接收,并且部分人员还会随军行动,保证一切顺利接收。



    “石坚,派人去通知小虎他们,暂时收敛一下,不要太过于张扬,在胡羌百帐一代暂时不要动,等到内阁安排的人接收完毕再行动,这段时间让他们协助文官搞好接收,顺便将所有缴获的金银财物移交给后勤部运回河西。”万毅让刘璇去找飞鹰旅,这帮并无显然将西北当成了草原,可劲的撒欢,周边几百里以内几乎所有的少数部族都遭了殃,金银浮财打劫了一大堆,而且让万毅哭笑不得的是现在苏小虎出门打劫都开始口号喊起来了,让这些少数部族将当年欺负汉人的利息都还回来。



    你好好去执行任务万毅也懒得和这帮子兵痞废话,只是现在并不是所有的少数部族都是和汉人有仇,那些位于最下层的少数部族也不少,结果现在差点让这帮家伙全得罪了。



    刘璇忍住嘴角咧开的笑意走了出去,但是没过多久再次进入帅帐,而且脸色奇怪,最要命的是本来在整训士兵和薛万里几人呆在一起的石坚也到了帅帐。



    “大帅,张胜来了。”刘璇见到万毅自顾自的盯着玄影卫送来的最新甘州地图发愣,走过来禀报道:“他带着三千多汉人一起来的,说是要求见大帅。”



    “三千多人?他不是被回鹘人称为唐寇吗?怎么手下有这么多人?”万毅回过头来有点奇怪的问道,“玄影卫之前也没有探听到他们的人数啊?赵四呢?”



    “他们就是赵四在虎丘关被收复之后找到他们的。原本张胜想带人进入虎丘关暗地里协助我们打下虎丘关的,但是没想到的是咱们破关速度太快,他人还没到我们就已经拿下虎丘关了。”刘璇苦笑道:“所以才被玄影卫发现踪迹。”



    “既然如此你们随我出去看看就是。石坚,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万毅点点头,显然对于张胜的举动还是很满意的,带着众人就要往外走,忽然发现石坚的脸色有异顿时问道。



    “张胜身着安西军军服,说是当年安西的后裔。”石坚边走边叹息道:“我之前和玄影卫还只是猜测,没想到见到真人之后发现还真是。”



    “又是一支安西后裔啊。”万毅转身对刘璇道:“参谋长去准备一下,如果张胜的身份无误,中午我要宴请他们,对了让薛万里开放一个营部,做好接待他手下的准备。”



    刘璇点头转身去准备,万毅则和石坚几人来到辕门口,只见三千多身着各色衣装的汉子静悄悄的伫立在天策军大营之前,当先一人服饰和其他人却大不相同,不仅仅身着明光铠,而且一看品级就不低,只不过这种明光铠制式和万毅等人之前见到的却不太一样,似乎更古老。



    “大帅,那是安西军的铠甲,甲胄之上有西域狼皮隐于其中,应该是牙将的服饰。”石坚的解释中万毅点了点头走上前去。



    “这位便是大唐帝国西征集团军大帅万毅。张胜,大帅既然已经亲出辕门,你的愿望达成了。”石坚和薛万里对视一眼,站在万毅左右两边。石坚指着万毅带着低沉的声音道。



    “大唐安西大都护帐下焉耆镇守使牙将张氏后裔张胜叩见大帅,张氏一族守护安西百年,今日前来缴令。”上前五步,手捧一枚令牌跪倒在地,躬身答道。



    他的话让石坚等人大吃一惊,倒不是说他的身份,而是手中的这支令牌,黑幽幽的虎符令牌满含着岁月的沧桑气息扑面而至。



    “这是当年四镇当中的焉耆镇守使的虎符?”石坚上前一步接过这枚虎符令牌,摩挲了一下之后递给万毅,喃喃自语道。



    “启禀大帅,大唐元和三年,郭昕大都护率安西军最后数千将士在龟兹与吐蕃弃猎松赞展开安西最后一战,我祖上奉大都护将令在最后关头离开龟兹,守护唐军后裔至沙洲。龟兹陷落,安西军将士随郭大都护殉国而亡。张氏历经百年辗转千里只为护卫帐下唐民后裔回归中土,然虽历经劫难,张氏却辜负大都护厚待,无法完成任务。今日见到我大唐军队重回西域,特来领罪。”张胜满脸悲切,双目之中泪水长流,叩头顿地不止。



    虽然只是短短几句话,但是时隔百年听来仍然是让面前的这些历经百战的铁血将士满含悲愤,无以言表。万毅长叹一口气,上前将张胜扶了起来。此时的石坚等人早就带着身后的亲兵和大营之内的天策军将士涌了上去,将那些低头下跪沉默不语的唐军后裔一一扶了起来。



    “但愿此生长报国,何须生入玉门关。”万毅仰天长叹,看着眼前这些独自战斗百年,看不到任何希望,也没有任何援助但是为了当初的一个命令和一个承诺,代代传承,只为了汉室疆土的汉民,声音之中充满了悲悯和沧桑,“各位大唐的兄弟们,百年了,是帝国对不起你们,是大唐对不起你们啊。你们为了当初的承诺,从安西辗转千里,守护汉民百姓,英雄热血代代传承。我代表大唐皇帝和千千万万的大唐百姓欢迎你们回家。”万毅的这句话几乎是纵声嘶吼,化作一股冲天长啸震碎了天边的云彩,让这些几乎摒弃了所有情感的汉子纷纷扑倒在地,哭嚎不止。



    “我万毅,以西征集团军主将之名起誓,此生此世,自当竭尽所能继承安西先祖的遗志为己任,振兴大唐,归复安西,收复旧土,还我河山。”万毅对着眼前的这些唐军后裔,推金山倒玉柱跪倒在地,肃然道:“凡犯我大唐河山者,杀。欺我大唐百信者,杀。屠我大唐将士者,杀。此心此誓,天地共鉴。”万毅的誓言一说完,身后无数的天策军将士纷纷呼应自己的统帅,一时之间大营之内杀气冲天而起,震慑万古长空。



    “多谢大帅,我等西域汉民百姓盼望王师归来犹如久旱盼甘霖。张胜不才,愿为大帅马前卒。”张胜被万毅的誓言彻底感动到了,当即下跪跟着起誓。但是被万毅一把扶起,笑道:“张兄弟,随我入大营,待我为大家接风洗尘,来日收复安西,需要大家多多扶持。”



    万毅带着大家入营之后,张胜的三千名兄弟被接入军营由天策军各级将士接待,张胜则被万毅请回帅帐,此时刘璇已经将酒宴全部备好。大家入席之后万毅让张胜坐在自己的右首上座,笑道:“张兄弟,安西军当年的后裔除了你们还有哪些散落在各地?”



    老实说这也是石坚此时最关心的,他本身就是安西后裔,所以万毅说完之后直接站起身来朝着张胜鞠躬一礼道:“张兄弟,我也是当年的安西后裔。今日见到你也算是见到亲人了。”



    “将军也是安西后裔?敢问是哪一支后裔?”张胜一听这话站起身来问道。说实话这百年以来张胜及其历代先祖除了对抗回鹘等少数部族的围剿,主要目的就是接引和保护当年安西的遗民,可以说西域的安西后人基本上他都知道。



    “在下安西大都护帐下石拔大将后裔石坚,见过张兄弟。”石坚见礼之后也是一脸唏嘘道:“当年先祖随安西大都护李嗣业等回国平叛之后就和留守安西的兵团失去了联系,之后就是悠悠百年过去,没想到今日才见到亲人。”



    两人亮明身份之后是都想叙叙当年的旧事,只是石坚对于安西军主力回归之后的西域之事就不清楚了,加上石拔到石坚已经经历四五代人的事情,所以很多事情都在兜兜转转之中散佚了,而张胜在安西和中原失去联系之后对于中原的事情也不清楚,而安西当年的旧事到他这一代除了那些大事件其他的他也记不得了。所以这一叙旧只怕是几天几夜都不知道能不能说得完了,所以万毅闻言笑道:“两位,叙旧的事情以后再说,如今大唐国势日盛,收复安西是势在必行,将来有的是机会许久。今日张兄弟归来,依我看让后勤部送大家回转长安,朝见皇上,等到皇上封赏安顿之后再说如何?”



    “封赏?”万毅的话提醒了石坚,所以急忙拉着张胜的手笑道:“大帅说的是,石坚差点误了大事。张兄弟跟你说啊,如今的皇上可是一代贤明帝皇,想当初我在贺兰山当山贼的时候还是皇上一番话点醒了我。之后丰州,为了焉耆镇守使的后人杨易兄弟,更是不惜改变战略部署,兵逼夏州,以武力威慑党项人,交出安西后裔。说实在的,如今中原的安西后人能够聚拢在长安,皇上是付出了巨大的心血。如今张兄弟归来,只怕皇上会亲自接见张兄弟。”



    一句话让张胜对于如今的皇帝有了兴趣,安西的事情过去了百年,说实在的除了他们这些后裔,几乎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当年的事情了,所以张胜立即道:“既然如此请大帅替我奏请皇上,张胜愿率安西后裔进京觐见皇帝陛下。”



    “我已经飞马汇报长安大本营了,很快长安那边就会有回复的。张兄弟这段时间就跟随大军前进吧。西征集团军马上就要进军甘州了,到时候还需要张兄弟多多襄赞军务才是。”万毅举起酒杯笑道:“如今咱们是一家人,来,一起喝一杯,庆贺百年之后咱们又在西域团圆了。”



    大家一起觥筹交错,庆贺团圆。类似的情景也在军营之中不断发生,如今的陌刀营中还有不少当初石坚带领的安西后代,他们和张胜带领的三千名遗民见面之后也是热泪盈眶。在天策军将士的热情接待之下,这些沉默寡言的遗民也逐渐放开,场面也逐渐开始热闹起来。



    而万毅在和张胜的后续聊天之后也逐渐了解了如今西域汉民的处境,张胜带来的消息比起玄影卫和万毅等人自己了解的更加透彻也更加全面。当年龟兹之战前,郭昕大都护其实也做过很多安排,除了随军将士以外,剩余的西域安西百姓也被安排成好几拨分地隐藏,休养生息准备在大唐军队前来之时能够揭竿而起,响应王师。而且当年为了保密各支之间都是秘密安排,相互之间除了最高首领其他人都不知道其他几支具体的落脚点。而在随后吐蕃和回鹘人交替统治安西,时隔百年,就连张胜自己都已经不清楚剩余几支人马的具体去向。而且当年张胜的祖上是最后一支,安排的也比较靠近沙洲,其他的按照地域估计都在安西境内深处了。



    “大帅,待我朝见皇上之后再回安西必然想办法找到其他几支后裔,百年安西军肯定会留下不少种子的。”张胜见到万毅和石坚等人如此关心安西后裔的消息,所以站起身来保证道:“虽然这些年我也竭尽全力去打探他们的消息,但是其实就连我自己也被西域各族称为唐寇,所以想来他们也不想和我联系,毕竟没有保障。但是如今大唐归复西域,大军所到之处他们想必也会得到消息的,所以大帅不必担心,等我们打过去的时候他们肯定会自动来投的。”



    张胜的话让万毅等人放下心来,就说当年郭昕等人鏖战近五十年,怎么可能没有想办法保全手下的那些军属和百姓呢。如此一来的话,等到自己打过去的时候肯定还会找到他们的。到时候这些人就将是大唐帝国统治西域的基础所在。



    放下心思的玩意和张胜等人酒杯交错,将百年的遗憾全部放到了酒里,一醉方休。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颂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