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颂》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六章 西汉金山国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颂》 作者:作品集

第三百五十六章 西汉金山国更新时间:2018-03-07


    “老大,大帅那边最新消息,他们已经启程朝西北的酒泉河一代而去了。”沙洲城内,张朝奉的登基仪式刚刚结束,赵四带着一名暗卫找到混在人群中看热闹的胡小四,然后几人七拐八拐来到一个隐蔽的所在,赵四将暗卫带来的情报递给胡小四笑道:“大帅果然厉害,一眼就发现了归义军和回鹘人连七八糟的关系,决定先出兵打掉高昌回鹘。”



    胡小四顾不得和赵四废话接过情报扫了扫,开口道:“召集兄弟们准备,咱们有活了。”而赵四听到这句话之后顿时明白胡小四这番只怕有大动作了,立即将沙洲当地的玄影卫几个头目全部叫了过来。依玄影卫目前的扩张速度,内地的人手除了退役和转业的,精英人员不断抽调出来奔赴各地,沙洲和安西那边的首领就是当初内战的时候锻炼出来的精英分子。



    “立即安排人手深入安西境内和那边的暗卫取得联系,探听一下安西回鹘的出兵意向,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听到他们的具体意图。”胡小四一边说一边抖了抖身上的尘土道:“沙洲这边安排的怎么样了?归义军好歹也是当年张义潮的后代,不会一个个都是和张朝奉一样都是叛徒吧?有没有心向大唐的?找出来想办法从他们身上打开缺口。”



    胡小四的话还未说完坐在他旁边的一名头领看了看他道:“老大,那个属下监听天方教的暗卫传来最新消息,天方教的人最近在四处联络沙洲境内的各方势力,准备协助张朝奉聚拢人心,听说他们已经谈妥了沃火教,从其教众中选拔精锐敢死之士加入归义军,企图对抗我天策军和大唐。”



    胡小四闻言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了,问道:“那么他们天方教自己的教众呢?”对于天方教,因为李玄清的缘故,几乎大唐的所有高层都是心怀忌惮。



    “天方教其实是一年多以前从于阗那边传过来的,那时候才几个人,但是如今天方教在归义军的四州十一县当中有着众多的信徒,只不过他们传教隐秘,加上比较疯狂,我们之前也不好多加探查。”这名头领听到胡小四的问话有点尴尬道。事实上他倒不是没有派人深入内部探查,只是派去了几批人都没有什么消息,加上有几个人甚至被对方给洗脑了,所以才没有多少消息。



    “四儿,天方教的事情你亲自去安排,一定要提高警惕,就连皇上都说可怕,你们多加注意。”胡小四稍微一想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天方教的消息为什么这么少了,所以也没责怪手下办事不力,反倒是将这件事交给了赵四。安排完之后胡小四将剩下的几名头领和他们手下的暗卫全部投入到归义军和张朝奉本人身上。对于这个西汉金山国什么的,胡小四可是好奇的很,打算好好看看再说。而且来之前李玄清也跟他说了,要依靠瓜洲汉人众多的优势为未来安西以及周边的情报网络建设打下基础。



    不过随着胡小四调查的不断深入,对于目前沙洲境内莫名复杂的态势感到心惊。这张氏一族虽然自张义潮起家成为归义军执掌帅印的第一大族,但是张义潮毕竟已经去世几十年了,中间还经历了索勋叛乱,张朝奉上台之后虽然大肆清洗,但是却埋下了矛盾的种子,加上归义军这些式微,周边的少数部族不断崛起,归义军自己控制的辖区不断变小,大大削弱了归义军这个政权的实力,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加之因为要维持军队规模和官员数量,对于境内百姓横征暴敛,使其原本一个寄托西北汉民之望的边军失去了百姓的支持。



    张朝奉的登基大典胡小四是全程看过的,但是却一直摇头,经历了大唐帝国在长安的开元仪式,对于张朝奉搞得这个黄土铺地,净水泼街提不起一点兴趣,觉得有点沐猴而冠的意思。不过对于那长长的由西域各教派组成的跟随队伍胡小四明显想得更多。张朝奉此举无疑在向所有人表明,自己已经和境内各教派达成协议,他们对于自己的登基采取的是支持的态度。



    回到玄影卫的落脚点之后胡小四开始亲自给万毅那边书写报告,并且单独给长安那边发了一份关于张朝奉登基的见闻,重点对于西北地区教派掌控百姓的状况作了说明,任何时候一个教派掌控民心对于当权者来说都不会是什么好事。



    “统领,负责监视张朝奉的暗卫传回消息,曹家最近和安西回鹘的人接触频繁,双方应该在密谋什么。”胡小四刚刚让人将自己的报告传出去,就接到了这则奇怪的消息。



    “曹家,曹仁贵不是统兵前往瓜洲了吗?怎么还和回鹘人搅和在一起?”胡小四捏了捏额头,道:“会不会是高昌回鹘派来的人要和他们商议协同作战的事情?你们加派人手看看能不能搞到具体的情报。”



    “这个沙洲处处透着奇怪,我要不要来一点刺激的?否则的话让局势跟着别人的步伐那也太对不起我这大老远的来一趟了。”胡小四边走边自言自语,暗自筹划着怎么开始自己的计划,时间已经不多,万毅那边大军已经开赴酒泉河附近,就等着回鹘人抵达双方立即开战,而在胡小四的眼中张朝奉的西汉金山国恐怕也到了最后的时刻了。不需要太多,只要万毅那边能够打赢了,只怕张朝奉这边就肯定会出现极大的变故。只是这变故到底是什么呢?



    这一瞬间胡小四忽然有一种被别人带着走进圈套的感觉,这是自从掌控玄影卫以来从未有过的感觉,多年从事情报工作让胡小四直觉般的感觉这里面有什么是自己没猜到的,但是却一时之间没有多少头绪。



    “去让赵四过来找我一下。”胡小四独自一人对着地图坐了一夜,让人去将赵四找了过来道:“我觉得曹家有问题。”



    胡小四一句话差点让赵四一屁股直接坐到了地上,手中的茶杯都直接扔倒在桌子上,愣愣道:“老大,你怎么知道曹家有问题的?我还感觉张家有问题呢。可是我查来查去都没什么头绪那怎么办?”



    “那就加大对曹家的监视力度,我觉得这里面搞不好真的有一个天大的阴谋。”胡小四指着地图道:“你来看,西北高昌那边都已经行动了,我很奇怪为什么这个安西为什么拖拖拉拉的?如果他们不出现的难不成还真的能够依靠高昌他们十万大军就能够搞得定咱们天策军?”



    “或许是安西那边有什么变故吧?只是这会子再想等安西那边的消息只怕也来不及了。依我看不如将飞鹰旅调回来算了。”赵四苦笑道:“咱们手上现在能用的只有龙组三十多人,如果沙洲出现变故只怕连最起码反击的力量都没有。”显然赵四心里也有怀疑,但是杨天成带着飞鹰旅去了西北伊州边境,王厚纯在瓜洲那边随时需要策应主力部队,所以几乎都动不了。现在赵四也是无可奈何,所以对于胡小四说的话也是有心无力。



    “到也不是没办法,飞鹰旅是没办法调过来了,但是我想我还是有办法的。不过这一夜我是想来想去总觉得这个西汉金山国是不是太有问题了。所以我打算潜入张朝奉的那个皇宫,去亲自查探一番,你去安排一下。”胡小四皱着眉头,在他心里曹家肯定有问题,但是这个张家只怕也未必是台面上摆出来的那么简单。



    “另外你去通知大帅一声,如果那边战役结束了不要着急来打沙洲,让他打完了之后想办法派一部分部队隐秘迂回到沙洲到大屯城中间的沙漠边缘地带埋伏,不要走了大鱼。”胡小四随口又吩咐了一件事,他总觉得这里面有问题,所以想着有备无患。只不过到了后来才知道他虽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也做了准备,但是事实发展到那个地步他的准备也未必能够用的上。



    对于胡小四要去张朝奉的皇宫,赵四没什么意见,玄影卫在沙洲的布置虽然时间不长,但是那种无孔不入的手段却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所能够防备的。玄影卫的内线都已经打入张朝奉的住所了,所以区区带几个人进去还是没问题的,只不过要想见到张朝奉那是没什么好办法了。



    事实上胡小四在布置要先办法去见张朝奉的时候张朝奉那边也在紧急进行自己的部署。因为曹仁贵已经统兵前往瓜洲了,李一常开始主理西汉金山国的大小事务,包括筹备前方军需和后方安抚百姓等等,李一常倒是做的有板有眼,自己从吐蕃边境那边借过来的雇佣兵也在前来沙洲的路上,这群亡命之徒虽然见钱眼开但是在自己的运作之下战力还是很有保障的。只是李一常却对张朝奉此举的真正含义持怀疑态度,他想不通为何自己的这名弟子为什么这个时候要硬撼中原王朝。按照自己的理解只要归义军全军归顺大唐,依照张朝奉的地位大唐皇帝肯定不会亏待他的,至少也是一员封疆大吏。如今登基自立等到天策军打过来那就不是一句成者为王败者寇能够说得清了。只怕张氏一族百年的基业和家族名声都会随之化为灰烬。



    只不过自己的这些话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不该说的也说了,但是自己的弟子却仿佛铁了心要对抗朝廷,而且除了让回鹘人东进,还带来了这群高原上的流寇,难道是......



    “师父不必再猜。我张家在沙洲历经百年而不倒,我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倒下去的。还请师父帮我收好这南部羌塘之路。”张朝奉不知何时出现在李一常身边,十几年的师徒自然也知道自己的师父在想什么,所以开口道:“朕已经准备好了,择日统帅大军前往瓜洲作为我军主力和天策军决战,只要打退万毅的主力部队那么我西汉金山国就有足够的时间竖立在西北,任何人都打不倒。如今冬季已经来临,师父年事已高还请多多休息。”



    “冬季?”李一常一愣,随即就明白了张朝奉的底牌所在,按照西北的天气,只怕八月份一过冬季就会骤然来临,大雪满弓刀,雪寒伤马腿。只要瓜洲前线两军对峙之势不被打破,那么天策军就没有办法前进。天策军一旦后退则必然会被自己这边的联军步步紧逼,到时候不但眼前的危局可以解决,甚至肃州等地都可以趁机一举收复。如此一来的话归义军,不对如今的西汉金山国则可以一举占领河西之地,成为和大唐相抗衡的势力。



    只是底牌是这个,为什么还要引吐蕃人前来?更何况还有回鹘人可是张氏一族百年的世仇,自己脚下的这块地盘当初可是从吐蕃人和回鹘人手里面抢来的。



    “大唐势大,光凭我们几家单独面对都不可能取得胜利,归义军冲锋在前他们几家难道不该出点力?”张朝奉看着自己师父恍惚的神情冷笑道:“高昌回鹘的首领是有见识的人,自然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唇亡齿寒,没有我归义军冲锋在前他们躲在后面难道什么事都没有?羌塘那边的吐蕃人也不是好心,那根本不是什么雇佣兵,而是羊同王系的正规军队。”



    “曹家确实有实力,这么短时间就能够纵横捭阖,说动回鹘吐蕃人接连来援。但是有时候臣子的能力太强也不是好事。”张朝奉的一句话让李一常吃了一惊,但是看到对方脸色那种变幻不定的神色,忽然觉得自己的这名弟子在不知不觉间已经长大了。这两年来平索勋一手安排这么多事情那里还是当年的那位聪慧的弟子?



    “看来真的是老了,师父就再帮你一把。希望你能挺过去这一关,怕就怕你早就想好了退路吧?”李一常有点自嘲的看着远去的背影,苦笑莫名,却没有注意到自己身边往日里只要自己出门就一直跟随的侍从不经意间换成了另外一人。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颂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