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粉碎机》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一五章 朕就是你们的皇帝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历史粉碎机》 作者:作品集

第一一五章 朕就是你们的皇帝更新时间:2017-11-22


    “不可饶恕啊!”



    杨皇帝站在长安左门东侧皇城外城墙上,看着脚下正在火海中哀嚎的国之栋梁们,一副受到严重心理伤害的表情喃喃自语。



    他就是来显示神迹的。



    这是他两个月后决战的备战计划之一。



    这个备战计划分两方面。



    一是军事上,首先他把荡寇二旅完成换装,冀东保卫战中这个旅也算经历过实战了,表现还算令人满意,而两个月后荡寇铳的产量也就足够完成他们的换装了,再加上荡寇一旅实际上他就拥有了两个可用的线列步兵旅。另外就是从关外又调来一个镇旧军,连同冀东原有的,总计整编出了八个镇的西班牙方阵步兵,每镇九个步兵营,也就是七十二十个长矛方阵,另外每镇还有一千人的炮兵,装备老式的红夷大炮和臼炮。然后还有一个骑兵镇,整合了吴三桂的关宁骑兵再加原本他率领的骑兵,总计是一万骑兵,这些都是真正的精锐,无论关宁骑兵还是他那些,都是多次和清军血战的,就是单挑也能和八旗精锐对攻的。



    这就是他的决战兵力。



    当然,还有就是他和锦衣卫铁骑,另外,还有单独编制的五门神威无敌大将军炮,这五门炮单独一个重炮旅,属于战略级编制。



    但这场决战真正决胜的其实关键并不在战场上,而是在战场之外,或者说攻心,也就是针对那些绿营的宣传攻势,无论多尔衮怎么搞,他最后都得依赖绿营来决战。这时候八旗在关内总共也就才五万,这还包括在北京突击吸纳的汉军,再就是约一万蒙古兵,还有姜瓖部下最多两万晋军,就这些是绿营以外的,加起来还没明军多。



    不靠绿营他还能靠谁?



    哪怕知道绿营不可靠,他们也得依靠绿营,这是没办法的,最多只能想一些办法加强控制,现在多尔衮和那些地方官员士绅依旧在竭尽所能,拼尽全力地武装起尽可能多的绿营,然后将这些炮灰送到蓟运河防线上,总数预计有可能突破四十万。



    杨丰的攻心就是针对他们。



    《圣朝田亩制度》这是一个方面。



    他先以法律形式,给老百姓把这个梦想定下来,这段时间锦衣卫暗探几乎全撒出去了,数千人奔赴各地,把这份制度的内容在民间散播出去,从而让老百姓都知道跟着他会得到什么。而绿营几乎全是从老百姓中招募,这样就会把多尔衮推到光头佬当年的尴尬境地,武装起的绿营越多给自己增加的敌人就越多,因为他武装起的全是敌人。



    但这还不够。



    杨丰不能高估这个时代老百姓的觉悟,尤其是世世代代宗族制下那些士绅对底层可是有绝对话语权。



    尤其他的敌人还包括僧侣。



    实际上这时候就已经开始有僧兵加入清军了,尤其是北京周围无数大寺,这些同样也都是大地主,在他收缴了冀东各地寺庙的庙产之后,和光头们几乎可以说势不两立了,这些寺庙当然不会坐视他回来。大批光头正出钱出力赞助多尔衮,甚至就连护法营这样的新生事物都出现了,那些光头们顶盔掼甲一边念阿弥陀佛,一边等着随时砍人,在老百姓中间,那些光头更是竭尽所能地完善他作为妖孽的形象,并且以佛祖名义,号召信徒们除妖卫道。



    所以他还要加上神灵。



    简单点说就是他要在清军控制区公开显示神迹,在这样一个时代,没有比这更好的显示自己天命所归的方式了,而他的第一站当然就是北京城了,却没想到第一站就看了这么场大戏,然后衍圣公很倒霉地撞他枪口了,这也正好给了他表演的舞台。



    “朕就是你们的皇帝!”



    他站在皇城的城墙上,冲着东长安街上无数百姓吼道。



    “朕乃大明天子,天命所归,四海至尊,太祖三百年江山的继承者,一年前朕被迫离开,但今天,朕又回来!看清楚了,你们都看清楚朕的模样,再去看看那里,看看那个窃据在庙堂,沐猴而冠的家伙,那个穿着丑陋衣服,脑袋后面拖着一根鼠尾巴的家伙,看看这样的小丑,你们告诉朕,这是个什么鬼东西?”



    杨丰指着多尔衮喊道。



    “建奴!”



    下面不知道谁喊了一句。



    然后一片哄笑。



    实际上北京城的老少爷们儿并不害怕清军,城外的通州大营里还有八万绿营呢,全都是由北京和北京周围各县招募的,都是他们的子弟,清军真要敢为这点事对他们报复,那么八万绿营第一个不干,要说让他们起兵驱逐建奴他们倒是还没这胆量,但要是建奴把他们得罪狠了,他们也是不介意武力讨说法的,就丰台大营那一万八旗,是肯定镇不住场子的。



    说到底谁还怕一群连老窝都被端了的浪人啊!



    多尔衮面色铁青地站在长安左门的城墙上,用阴沉的目光看着杨丰的表演,此时大批清军正在从两旁涌向后者。



    下面的人群一片骚动。



    甚至有人开始朝皇上示警了。



    “对,建奴,通古斯野人,化外之地的蛮族,枉窥我华夏神器的小丑!他们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居我华夏之地,有什么资格人模狗样地站在你们面前,还不知天高地厚地自以为君临天下了,我汉人之天下,又其是胡虏能妄窥的?他们不过是机缘巧合趁我之危,又依靠着一些汉奸之助才侥幸至此,然而贼终究是贼,难道住进皇宫就不是贼了吗?



    朕可以告诉他们,他们的死期快到了!”



    杨丰指着多尔衮喊道。



    “至于狗东西,他们又是什么?他们穿着建奴的衣服,他们头上顶着丑陋的鼠尾巴,却在那里恬不知耻地说什么华夏礼仪,谈什么礼义廉耻,喊什么衣冠人伦,看看他们手中他们祖宗的画像,他们配吗?连祖宗都忘了的人,还有资格谈什么人伦吗?刚刚他们喊什么?大清乃天命所归?一群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狗东西,居然还有脸妄谈天命,尔等未识人伦何知天命。



    呸!



    恬不知耻啊。”



    杨丰指着那些士子喊道。



    说话间他伸出手猛然举起旁边一根旗杆,紧接着将这数百斤重的木制旗杆向旁边一甩,那沉重的圆木带着怪异的鸣叫声旋转着飞出,瞬间撞在一队赶来的清军中,立刻打得一片惨叫。



    “这就是背叛祖宗的下场!”



    他单手拎着那个插旗杆的巨石,另一只手指着下面那些正在哀嚎的士子们喊道。



    紧接着那巨石就被他扔出去,如炮弹般砸向另一边的清军,巨石如怪兽般撞在城墙上,无数碎片向外射出,瞬间打得那些清军一片血肉模糊。



    然后杨丰的右手向上一伸,接着向下一划再次指向下方,指向那些并没有被火焰波及,还在大街上看着他瞠目结舌的士子,几乎就在同时,随着他的动作,凶猛的呼啸骤然而至,又一个巨大的火团瞬间撞在那些士子中间,恐怖的烈焰炸开,数十名士子再次被烈焰吞噬。



    “天罚!”



    杨丰吼道:“这就是上天对他们的惩罚!”



    剩下那些士子立刻惊恐地尖叫着瞬间做鸟兽散,而那些老百姓甚至已经开始诚惶诚恐地跪倒在地,向着城墙上的杨丰磕头,此刻的他真得就恍如一尊神灵般。



    “杀,快杀了那妖人!”



    多铎狂怒地吼叫着。



    他前面那些清军犹犹豫豫地向前磨蹭。



    这里是皇城,哪有什么真正的军队,无非就是些站岗的警卫而已,更何况仓促之间也没多少人赶到,这段城墙平日是没人防守的,皇宫防卫的重点在承天门,而承天门虽然是皇城正门,但实际上是一个单独的体系,和皇城城墙上杨丰所在位置还得拐一里多路呢。而此时进攻他的这些清军手中也没什么真正有效的武器,别说是大炮,就连鸟铳都没有,都是仪仗性质的冷兵器,他们都很清楚,这样的武器毫无意义,所以都只是在那里虚张声势地喊叫着却没几个向前的。



    而且绝大多数人不是看杨丰,而是盯着头顶看那天罚什么时候落下。



    杨丰鄙夷地看了看他们。



    “朕此来就是告诉你们,等着朕,两个月后,朕会回来的,朕会重新入主这紫jin城,朕会重新回到朕的皇宫,两个月,两个月后朕会接受你们的朝拜!”



    他冲着那些百姓喊道。



    然后他看了看长安左门依然在看着自己的多尔衮,又看了看正在催促清军进攻的多铎。



    “犯我华夏者,死!”



    紧接着他遥指多铎喊道。



    下一刻那恐怖的呼啸声骤然响起,就在他纵身跳下城墙的同时,第三个燃烧着的香jiao水桶砸在了多铎前方,刚刚从重伤中逃过一劫的豫王爷,瞬间就被那恐怖的烈焰吞噬了。



    而杨丰却以极快速度消失在了皇城外北京城的街巷中。



    “调丰台大营的兵马入城,关闭所有城门,给我搜!”



    多尔衮咬着牙说道。



    整个北京城立刻一片鸡飞狗跳。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历史粉碎机大清之祸害新大明帝国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