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粉碎机》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四七章 暗黑版桃花扇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历史粉碎机》 作者:作品集

第一四七章 暗黑版桃花扇更新时间:2017-11-22


    “仔细搜,别跑了那贱人!”



    侯方域拎着把宝剑,面目狰狞地在火光中吼叫着。



    在他前方数十名手持弯刀的家奴,正蛮横地冲上一艘艘漕船在船舱里搜索着,那些船家一个个陪着笑脸伺候在一旁,不时肉疼得看着被他们弄坏的东西,当然,没人敢多说一句话,谁都知道侯家在这归德那是一手遮天的。



    “这个贱人!”



    侯方域嘴唇哆嗦着骂道。



    他无论如何没想到自己从南方带回的小妾,居然会跑出去向刘芳亮告密,这个秦淮歌伎出身的贱人跟他相好多年,之前南京城破时候,被迫躲进了尼姑庵里避难,他则逃到了松江,后来李自成启用钱谦益,他才返回南京重新寻找到,之后正好返回归德就带着一起回来了。却没想到这贱人昨天竟然偷听了他们父子的对话,然后又跑出去试图向刘芳亮告密,幸好自己的夫人有心计,一直安排人盯着她,结果她还没到刘芳亮处就被家奴拦截,但这贱人倒也狡猾,居然中途又溜走了。



    他现在不怕这贱人再去向刘芳亮告密,后者那里早已经有府中家奴在盯着,但他却怕这贱人登船南下徐州向那狗皇帝告密,这里距离徐州不过三百多里的水路,顺流而下的漕船不用一天就能到徐州。



    后者攻陷徐州的消息此时刚刚传来。



    徐州军民几乎不战而降,甚至砍了刘泽清头颅迎接那狗皇帝的可怕消息让归德士绅不寒而栗,他们已经很清楚,如果那狗皇帝打过来,这座城市的百姓肯定也同样砍了他们的头颅迎接那狗皇帝。



    那黄河是非掘不可了!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生路。



    “公子,没有!”



    一名家奴向他报告。



    “守住渡口,一艘船也不准放下去,那贱人若出现立刻抓回府中,我非把她浸了猪笼不可!”



    侯方域恶狠狠地说。



    他没时间耽搁,必须尽快赶往兰阳去找马得功,这件事夜长梦多,刘芳亮那里也不敢说瞒太久,趁着黄河水位正在不断上涨,干脆立刻就去把铜瓦厢给掘了,那时候无论谁想阻拦也都晚了,所以说完之后他紧接着上马带着几个家奴向兰阳方向奔去,他并没注意到此时不远处一条污秽的水沟中,一双带着泪水的眼睛,正透过繁密的蒲草,静静地注视着他。



    怀抱着一把折扇的李香君就这样看着自己爱情远去。



    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个自己从十六岁起就倾心的男人竟会是一个恶魔,他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他文采盖世风度翩翩,复社四公子之一的他名满天下是所有少女梦中的主角,自己也像所有少女一样,自以为幸福地依偎他怀中,为他抚琴歌咏,听他吟诗作赋,看他指点江山,然而就在几个时辰前,这美丽如梦的画面骤然间换成了人间地狱……



    滔滔黄河水在无数乡村城市肆意奔流,无数肿胀的腐尸堆积在所有可以看见的地方,堆积在河水的垃圾上,堆积在残垣断壁间,堆积在泥污中,地上的一切都化为乌有,只剩天空中的秃鹫和奔跑的野狗,在撕咬着尸体上的腐肉。



    在南京长大的她,当然明白洪水意味着什么。



    而他却要掘开黄河。



    他要让洪水淹没几乎三分之一个省,让洪水淹死数以百万的无辜百姓,目的仅仅是为了保住他的几万亩田地,仅仅是如此,曾经的浊世佳公子在这一刻撕去了身上的画皮,用无数华丽的诗词歌赋堆砌起来的的形象轰然崩塌。



    此刻他的背影,在李香君看来犹如狰狞的厉鬼。



    只是可笑自己曾经的痴情。



    李香君在充满腐臭的污水中不断向前爬行,一边爬一边任凭泪水滴落,也不知道多久,她前方骤然出现了汹涌的河水,她并没有停下,依然在继续向前爬行着,湍急的河水立刻将她冲得流向下游。就在这时候,前方一块木板随水而来,她下意识地伸出手抓住,但手中那把当年侯方域逃难之前留给她的,后来因为她以死抗拒一名顺军将领,滴上了她鲜血的折扇却掉落河水,她想伸手去抓,却最终放弃,带着一脸苦涩看着那折扇瞬间消失了浪涛中。



    她就这样趴在木板上,浑浑噩噩地随着滔滔黄河顺流而下……



    “大姐,快醒醒!”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声音蓦然在旁边响起。



    李香君从昏迷中醒来睁开眼,一缕阳光立刻刺进眼中,她下意识地抬手遮挡,这才发现自己躺在河滩的泥沙中,而面前蹲着一个看上去比自己小一些的年轻男子,正晃着自己肩膀叫醒自己。



    他头上带着一顶宽沿的银色笠盔,笠盔前方正中是一颗珐琅质的白日黄月,共同抱成一个浑圆,而身上则穿着一件猩红色的右衽短衫,短衫带着立领,领子两边各有两个黄色铜质四角星,而在短衫的右胸口处,则并排着两颗同样的四角星,两条白色的斜肩带在胸口交叉而过,而他的另一只手中拿着一支鸟铳,鸟铳上方是一根细长的尖刺,在阳光下反射着刺目的光芒。



    “你,你们是?”



    李香君疑惑地看着他,还有他身后另外四名同样打扮的年轻男子说道。



    “你是应天人?”



    那年轻人突然惊喜地叫道。



    “妾身祖籍苏州,在应天长大。”



    李香君说道。



    “我是常熟的。”



    那年轻人兴奋地说,不过紧接着又低声说:“不过我是丐户。”



    “我是乐籍,咱们都一样。”



    李香君笑了笑说。



    然后在他的搀扶下站起来。



    “没事,皇上早就下旨了,以后咱们大明没有贱籍,不论丐户匠户还是乐户,统统都和民籍一样,都是大明的皇民,都可以读书做官当将军,我现在就已经是中士了,而且还是副伙长呢!”



    那年轻人自豪地说道。



    “皇,皇上?”



    李香君脑袋嗡得一声,骤然间清醒过来,她一把抓着后者肩膀急切地喊道:“你们都是朝廷官军吗?快,快去告诉皇上,他们要掘黄河大坝,侯恂和马得功勾结,要掘开铜瓦厢黄河大坝放水淹整个兖州,快,快点去告诉皇上,再晚就来不及了,昨晚侯方域就去兰阳找马得功了。”



    “呃,快走!”



    那年轻人脸色一变,说完一把扛起她,急忙向身后的河堤冲去。



    一个小时后。



    单县荡寇军步兵七旅旅部。



    “李香君?”



    郑成功愕然地看着被士兵带到自己面前的李香君。



    “郑大木?”



    李香君同样愕然地看着他。



    很显然两人认识,这倒没什么奇怪的,郑成功好歹也是南京国子监监生,甚至还是水太凉门生,再加上又是顶级富二代,估计平日也没少跟侯方域这些人往来,就他的财力出入各大妓院更是平常,不可能连秦淮八艳之一的李香君都不认识。不过大木同学肯定没四公子受欢迎,毕竟他出身不好而且文采更不是一个级别,武职家庭更天生矮人一头,顶多算个不起眼的小配角,能入得了李香君法眼已经难得了。他这次是代表杨丰做西路监军的,杨丰率领荡寇军主力南下徐州,骑二旅和步兵七,八两旅组成西路军从兖州斜插归德,不过这一路只是牵制性,郑成功并不准备强度黄河进攻归德,然而他却没想到第七旅的巡逻兵,居然在这地方给他把李香君带来了。



    “侯方域真要掘黄河?”



    郑成功立刻问道。



    “他和侯恂计划的,原本是想找刘芳亮来干,但刘芳亮不做这种丧天良的事情,他们就瞒过刘芳亮直接找驻守兰阳的马得功,我去找刘芳亮报信却被他们拦截,后来被追得投了黄河。而昨晚侯方域就离开了归德,估计今天下午就能到兰阳,他们计划掘铜瓦厢大堤,使河水向东北灌兖州府东昌府等地,侯恂推算会使黄河改道夺济入海,整个鲁西和鲁北绝大多数地方都将被淹,把皇上的大军整个隔绝在徐州一带。”



    李香君说道。



    “快,送她去徐州,传令给骑兵二旅,立刻随我去兰阳,步兵八旅在后跟随,步兵七旅留守单县,玛的,他们真要疯了!”



    郑成功擦了把冷汗,毫不犹豫地抓起自己佩刀,一边往外冲一边吼道。



    他可是很清楚情况危急,这里距离铜瓦厢两百多里呢,哪怕骑兵不顾战马全速疾驰,跑到那里也得傍晚以后,而那时候侯方域应该早就到了。马得功对面并无明军,最近的在封丘,只有一个营,在长垣也是一个营,他们的任务只是警戒,和马得功部五千人对峙,但谁都知道对方不会渡河,所以防御上极为松懈。马得功渡河成功是肯定,那两个长矛步兵营得到消息,再赶去拦截总得需要点时间,而马得功只要在大堤上掏开个洞,塞进去一千斤火药,就能一下子崩开大堤,而只要有一个缺口,剩下的那汹涌河水自己就能解决。



    那时候可就真得大势已去。



    看着他的背影,李香君长出了一口气。



    她不知道自己也终于摆脱后半生的凄惨结局,原本历史上她嫁入侯府,没过几年就因为歌妓身份暴露,被侯恂赶了出去,不得不寄居侯家的柴园,生下的孩子都不准姓侯,最终三十左右便郁郁而终,所以童话都是骗人的,美好的爱情故事结局可不一定真是美好,究竟是悲剧还是喜剧,其实只看那些文人笔下让世人看到的是哪一段而已。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历史粉碎机大清之祸害新大明帝国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