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粉碎机》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八六章 这是革ming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历史粉碎机》 作者:作品集

第二八六章 这是革ming更新时间:2017-11-22


    这时候小绵羊也的确不多了。



    除了苏皖鄂湘川豫六省,另外再加上陕西南部,贵州西北部,很快又有新的势力加入了这场轰轰烈烈的……



    ***。



    的确应该算***了。



    这不是单纯的诛灭清妖,而是最底层的贫民,对满清和士绅联盟的一场***,只不过是以宗教凝聚起来的而已,所有起兵造反的,无论拜上帝教还是白莲教,甚至于湘黔那些苗民,还有鄂西北的土家人,统统喊出了摧毁士绅阶层根基的均田制。而在杨丰的圣教律指导下,在那些圣教教长带领下,所有圣教占领区无不在有组织地展开打土豪分田地,另外不断开始一场诉苦大会,一场场对满清官员和地主的公审大会,后者身上儒家的皮已经保护不了他们,昊天上帝这个纵然在儒家也算至高无上的名字,彻底消除了百姓对文曲星们的畏惧……



    在圣教的体系中,孔子连神仙都不算,顶多是一个知识丰富点的凡人。



    而老子才是神仙。



    宗教的确不科学,但在这个时代却是最管用的。



    在这个绝大多数农民都根本不识字的时代,谈其他什么都没用,就是神灵加打土豪分田地,老百姓就认这东西。



    而最新加入的是八卦教。



    八卦教信徒刘照魁前往广东流放地看望教首之一步文彬返回途中,正好赶上了清军第一次进攻南京被杨仙尊水淹七军,被神迹所震撼的他立刻前往霍山,并且在那里被刘之协吸纳为弟子,紧接着他又返回单县,开始传播基于圣教体系的新版八卦教。因为有杨丰炸皇城的传奇,还有拜上帝教席卷东南的战绩,这套理论迅速被八卦教徒接受,毕竟一个活神仙和一个逐渐成型的政权要比老刘家那一套令人信服。但却紧接着被人告密,在得到县衙的教徒通知后,刘照魁和包括被流放新疆的八卦教教首王子重两个儿子,立刻以均田免粮的口号,以八卦教徒在单县起兵正式造反。



    尽管他们只有一百多人。



    而且紧接着就因为县衙的围剿不得不逃往微山湖区打游击,但他却让这场***之火烧到了山东,因为均田免粮的口号,他迅速在微山湖一带壮大起来,依靠着沟汊纵横的水道和芦苇荡,他们不断吸纳周围的水匪湖盗赤贫的渔民失地农民,甚至打出了华夏圣朝征北大将军的招牌。



    更重要的是他卡在运河上。



    而运河是满清的交通大动脉。



    原本调往河南向南阳圣教军进攻的山东绿营,不得不立刻转头去清剿刘照魁。



    而这还没完。



    黔湘交界处石邓柳为首的苗民依靠着均田免粮的口号,迅速在湘西黔北壮大,云贵总督富纲不得不调南笼镇总兵率军北上,但这支清军刚刚到达铜仁,他们老家南笼的布依族贫民韦朝元和前去传教的圣教徒何坤,就打出均田免粮的口号造了反。那些在满清和土司压榨下地租甚至高达六成以上高利贷利息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各族贫民,就毫不犹豫地加入他们麾下,这支队伍以一个只有十四岁的布依族女巫医为首领,然后向防守空虚的南笼府城也就是现代黔西南自治州的安龙县发起进攻。他们还没攻城呢,南笼知府就被吓得在府衙台阶上一脚踩空居然一头撞死在了旁边柱子上,尽管因为城内士绅的死守,韦朝元最终还是没能攻下南笼,但他却点燃了一个积聚已久的火药桶,紧接着大半个贵州的苗彝布依甚至汉民,全部喊出均田免粮的口号向着各府县发起进攻,甚至战火都开始向云南蔓延。



    一南一北贵州境内一下子出现了两支造反的,在湖北局势糜烂后,满清在贵州的统制也岌岌可危。



    而就在此时遥远的四川。



    蓬溪高院场。



    “杀,杀光这帮狗奴才!”



    四川提督成德挥舞着刀催动战马吼叫着,在一片混乱的战场上不断向前,在他四周是无数衣衫褴褛手持各种武器甚至农具,高举着龙抱日月旗,在杀清妖的吼声中疯狂厮杀的起义军,数量多得仿佛无穷无尽般,就像汹涌的洪水般漫山遍野。而装备精良因为常年在边陲对付那些少数民族,还多少有点战斗力的成都驻防八旗和四川绿营,则不断地用骑兵去冲击他们,用鸟枪和抬枪向其射击,甚至在不远处的一处山坡上还有二十多门劈山炮正在不停喷出火焰。



    那些起义军士兵不断倒下。



    然而却没有人退缩。



    因为他们所有人都在为一个世世代代的梦想而战。



    在他们中间,一名身穿红衣手持一把狼牙棒的男子,吼叫着如猛兽般直奔成德。



    这是冉天元。



    原本历史上四川白莲教军的头号猛将,此时他正率领着圣教的西路军直取成都,至于他手下的人数,这个连他自己也搞不清,均田免粮打土豪的威力太大,所过之处那些贫苦的佃农蜂拥而来,他的部下数量每天都在翻着翻增加,怎么可能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恐怕不会少于五万。如果说原本历史上白莲教在四川掀起的只是一股股激流,那么均田免粮还有神灵加成的拜上帝教,在四川掀起的完全就是一场席卷一切的大洪水了,为土地而战的贫雇农们几乎不顾一切地加入龙抱日月旗下。



    毕竟那是他们的梦想。



    而他们此时的敌人是一千八旗和五千绿营,这是四川清军能集结起来阻击他的最强力量,四川的清军并不少,这里有一个驻防将军和五个总兵镇,但这些军队也无法应付席卷了几乎整个川东的圣教军,要知道此时向南进军的圣教军,都已经过邻水威胁重庆了。



    “仙尊在上!”



    冉天元吼叫着。



    他手中狼牙棒不停地挥舞着,将阻挡他的一个个清军砸翻。



    “仙尊在上!”



    战场上所有起义军都在吼叫着。



    已经夺取了江宁,并且传说用法术几乎全歼两江绿营的仙尊,就如一轮红日般照耀在他们头顶,让他们知道自己必定是胜利者,就算自己不能享受胜利的果实,自己的子孙后代也肯定能,而此刻他们纵然战死沙场也可以在轮回中投生。



    如果以现代眼光看杨丰给他们的理论体系是愚昧无知的,但在这个时代里,这就是他们最坚定的信仰。



    这个信仰让他们义无反顾。



    迎着清军子弹和炮弹的起义军在八旗骑兵的冲击中,挥舞着以锄头铁叉为主的武器血战不退,他们的确在不断倒下,但他们倒下两个,也至少能让一个以上的清军倒下,他们的数量几乎十倍于清军,他们身后还有百倍于清军的贫苦农民正在加入,胜利者是谁不会有任何悬念。



    “疯了,都疯了!”



    成德嘴唇哆嗦着说道。



    打过准噶尔,叶尔羌,缅甸,大小金川,被赐号赛尚阿巴图鲁,列入乾隆山寨凌烟阁的紫光阁功臣录,原本历史上曾孙女就是咸丰生母的钮钴禄.成德,从来没有想象过那些绵羊一样驯顺的老百姓会变成这个样子。看着那些被战马撞倒踏在地上后,纵使满身鲜血也要将手中没了锄刃的锄头刺进战马身体的bao民,他感觉自己就像面对海啸的怒涛般无助,而此时他的部下已经开始溃败,无论八旗还是绿营都无法面对这样的战斗,哪怕四川的清军可以说是这时候清军中战斗力几乎最强的,他们也依然只能在这大洪水中逃命。



    成德无奈地叹息着。



    就在同时一个浑身是血的身影到了他面前,两旁亲兵立刻上前,但紧接着就被灰色洪流吞噬。



    “仙尊在上,杀清妖!”



    那个血红色的身影狂暴的吼叫着。



    他手中的狼牙棒带着呼啸声径直砸向成德的战马,也算沙场宿将的成德掏出西洋产的短枪,在一带战马避开的同时,对准这人的胸前扣动了扳机,子弹稍微偏了一下,擦着他的左肋而过,成德甚至能看到他肋下瞬间涌出的鲜血。然而这个人却仿佛没有任何察觉般手中狼牙棒横扫,正砸在战马的前腿上,巨大的力量让马腿立刻折断,那御赐宝马悲鸣一声栽倒将成德甩落地上。成德毫不犹豫地跳到一旁捡起地上一支长矛直刺对手的胸前,但他对手那沉重的狼牙棒横扫长矛直接被砸飞,紧接着上前一步那狼牙棒当头砸落,成德侧身避开拔出第二支短枪,那对手却看都没看那对准自己的枪口,就在成德扣动扳机的瞬间狼牙棒呼啸而至,正好抽在了他的脑袋上……



    “呸,狗鞑子!”



    冉天元朝地上抽搐的死尸啐了口唾沫。



    这才注意到自己肋下伤口。



    不过他并没有急着处理,而是带着一脸得意看着战场。



    在他面前的战场上,漫山遍野的部下士兵正汹涌而过,不断将清妖的士兵淹没,很显然这场战斗的胜利者是他了。



    “杀,杀清妖,渡涪江,取成都!”



    他亢奋的吼叫着。[.]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历史粉碎机大清之祸害新大明帝国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