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粉碎机》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一七章 来,与汝开国公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历史粉碎机》 作者:作品集

第四一七章 来,与汝开国公更新时间:2017-11-22


    一个人迎着具装骑兵的洪流冲锋的场景,立刻惊呆了周围所有人,就连那些正在溃逃的南诏人,都停下来傻了一样看着这一幕。



    看着奔逃汹涌的钢铁洪流。



    看着那个连盔甲都没有,一个人拖着一柄狼牙棒,踏着遍地血色冲锋的身影。



    金刚城的城墙上,一个身穿锦袍的中年男子,在大批侍卫簇拥下出现了,他背靠着城楼,默默注视着城外这壮观的一幕,在他两旁的城墙上无论向外射击的还是向佛塔射击的,所有守卫城墙的南诏士兵也都停下来带着震撼看着这一幕,看着那悍勇到恍如魔神的身影,下一刻……



    “杀!”



    杨丰暴怒的吼声响彻全城。



    就像撞上羊群的公牛般,他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瞬间撞上了吐蕃骑兵的洪流,紧接着那狼牙棒化作一道血红的光幕,在他正面横扫出一道弧光,弧光触及之处,那些吐蕃具装骑兵无论人还是战马,都在带着飞溅的血肉倒飞出去,整个骑兵的洪流就如撞上岩石般,在这一刻硬生生被拦住了,然后就是一片人仰马翻,那些来自高原的蛮族战士,在这超越凡人的力量面前,仿佛羔羊般无助,在那八百斤重狼牙棒的横扫中,连同他们的战马一起化作飞溅的血肉。



    杨丰不断向前,一节节打烂这道钢铁的洪流,鲜血与死尸在他脚下也不断向前延伸。



    金刚城上,那中年人颤抖着。



    “杀了他,快杀了他!”



    突然间他惊恐地喊道。



    城门前的崔宁抬起头,看着他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



    “床弩穿体都杀不死的人,你有本事杀得了吗?杨将军仙人弟子,岂是尔等能伤?朝廷只诛阁罗凤一家,其他胁从者归降即免罪,愿意为阁罗凤一家陪葬的尽管试试,杨将军若欲灭尔等,就不会只带我等前来,若朝廷大军以其为前锋重新进攻,这太和城那就鸡犬不留了。阁罗凤,难道为尔一家性命,还欲拖着蒙舍诏阖族覆灭吗?南诏十几万百姓何罪,要为尔一念之差陪葬?”



    崔宁紧接着喊道。



    “老夫难道不是被逼反的?老夫父子两代尽忠大唐,一个地方官却敢yin辱老夫之妻,这就是大唐对我南诏的回报?”



    阁罗凤悲愤地吼道。



    “尔父子两代尽忠大唐,大唐以尔父子两代为云南王,使尔等数十年间一统六诏,从山间一隅之地到坐拥千里疆土,统御百万之民,难道这不是大唐所赐?这太和当初可不是你们蒙设诏的,若无大唐之助,尔等何能灭河蛮尽占洱海之地,尔父子数十年依靠大唐庇护所得多矣,大唐可不欠尔父子的。至于张虔陀之事真假难辨,他已被尔所杀亦无从对证,然若其有罪诉之朝廷即可,朝廷自有法度,圣人以尔为云南王,使尔守天南之地为国藩屏,又岂能为一太守而罔顾是非曲直?尔不诉之朝廷,却以此谋反,无非就是找个借口,若尔果然忠心大唐则十个张虔陀亦不能使尔谋反,尔早有反意,不过以此为借口,尔之所求无非独霸天南,依靠圣人的信任借助大唐天威,灭五诏,灭白蛮,使滇池洱海之地尽入尔手,又借口张虔陀之事谋反,无非是想继续向外扩张,以满足尔之野心。



    可这南诏之民何辜?



    一将功成万骨枯,为了尔之私欲,这些年多少南诏男儿化为枯骨?多少妇孺痛失亲人?尔如今死到临头,难道还想拉更多百姓陪葬!



    尔崇尚佛法,难道这就是佛法教尔的?”



    崔宁大义凛然地喝道。



    在他背后,杨丰依然在那里肆无忌惮地屠戮吐蕃骑兵,这支吐蕃骑兵不过两百多人,而且在一条狭长的街道上,真正能与他对敌的不超过十个人,这简直就是给他送菜,那八百斤重狼牙棒抡开,什么也不用玩,直接就是不停横扫就行,反正只要被他扫上的就是死路一条。可怜那些吐蕃骑兵也算倒霉,如果是别的地方或许还可以逃跑,但这种街道上逃都没地方逃,掉头跑居然还没他快,几乎转眼间就被砸得还剩不足一半了,杨丰依旧不依不饶地在后面追着,不断将一个个吐蕃骑兵连人带马拍在地上。



    而两旁那些南诏人甚至被他吓得跪倒在了地上,像膜拜神灵般膜拜这恐怖的身影。



    “别听他的,杀了他,杀了这妖魔!”



    阁罗凤在城墙上喊着。



    只是他的声音里带着颤抖,他也算一代枭雄,但可惜在这绝对的实力面前依旧那样无助,崔宁的蛊惑如果放在其他情况下就是笑话,可在杨丰那所向无敌的背景上,却有了仿佛魔力般,就连城墙上那些南诏士兵手中的弓箭都在垂下。



    “杀了我们?杀了我们下次就是杨将军带领朝廷大军来屠城了?顺便告诉你们一下,杨将军很喜欢屠城,在西域他屠了好几座城,那里的胡人称其为屠夫。”



    崔宁冷笑着说。



    那些南诏士兵在犹豫。



    说到底他们也不希望战争,上次虽然他们赢了,但同样死伤近万,尤其是安南军那恐怖的巨砲,那数百斤重巨石从天而降的力量让他们无不颤抖,如果还有希望打赢,他们当然不想背叛阁罗凤,可有杨丰这样的无敌猛将,他们根本不可能打赢,杀了外面这几个唐军容易,但他们肯定杀不死杨丰,只要后者离开那么下一次就是带着数万唐军攻破城池鸡犬不留了。



    这一点几乎毫无疑问。



    南诏也不全都是阁罗凤的人,这是皮逻阁以蒙设诏,在大唐的旗帜下吞并其他五诏所形成的联盟,这太和城原本就是其中一诏的,蒙设诏的老家在龙尾关南的横山,并不在洱海周围,这太和城里一多半根本不是蒙设诏的,这种情况下当然会做出最明智选择。



    城外那些南诏士兵首先开始散去了。



    太和城头阁罗凤绝望地看着这一幕,看着他的一切就在这样一个早晨里土崩瓦解,甚至就连城墙上的南诏士兵都有人在放下武器。



    而这时候杨丰的战斗结束了。



    “痛快,我就喜欢这个!”



    他亢奋地大笑着,手中狼牙棒骤然落下,最后一名吐蕃骑兵从脑袋开始,就像被砸了一锤的西瓜般连人带马化作飞溅的血肉,紧接着杨丰把狼牙棒往肩头一扛,转身就像扛着大锤的小丑女一样,快快乐乐地走向金刚城下,在他两旁,在那血红色的街道两侧,所有南诏人都战战兢兢地跪倒叩首在地,他就这样在叩拜中一直走到了城门前。



    “这老东西还不想死吗?”



    杨丰看着阁罗凤问崔宁。



    “将军,老夫愿重新归顺大唐,老夫之前一时糊涂,此时经将军开导已经幡然醒悟,愿重新归顺大唐并随将军入朝请罪。”



    阁罗凤也是一代枭雄,迅速换上一副笑脸说道。



    “你想反就反,你想降就降,那朝廷成什么了?天子威严何在?大唐法度何在?本将军不是来招降的,本将军就是来杀你的,本将军以南诏之民受尔野心裹挟煽诱,虽然有罪但却情有可原,故此给他们一条生路,没有率领大军直接前来屠灭,而是只诛尔一家,若尔恳自决,那么本将军只杀你的儿子辈,你孙子辈连同所有女眷一并押往长安听候圣人处置,若你还想负隅顽抗,那你全家一个不留!”



    杨丰扛着狼牙棒恶狠狠地说道。



    “妖魔,我和你拼了!”



    城墙上一名很显然是阁罗凤儿子的将领悲愤怒吼一声,端起手中的弩就瞄准了他,但还没等扣扳机,一柄横刀就捅进了他后背,他愤怒地转过头想去掐偷袭者脖子,但那名将领模样的偷袭者却狞笑着一转刀柄,可怜原本历史上昆明城的修建者,阁罗凤的王位继承人凤迦异就这样带着无尽的恨意闭上了眼。



    “大唐皇帝已赦免我等,我等何苦再为阁罗凤卖命!”



    偷袭凤迦异的将领拔出刀吼道。



    “爨守隅,你这个逆贼!”



    阁罗凤看着自己儿子的惨死悲愤怒吼道。



    “我爨守隅乃大唐南宁州都督,岂能与尔等逆贼为伍!”



    阁罗凤的女婿,原本西爨部的南宁州都督,西爨被灭后依附阁罗凤的爨守隅大义凛然地喝道。



    就在同时,那些西爨家的军官和士兵纷纷将手中武器对准了自己身旁的南诏人,紧接着原本河蛮各诏的军官士兵也纷纷倒戈,城墙上那些蒙设诏的军官和士兵面面相觑,然后无可奈何地扔下自己手中武器。而阁罗凤却只能痛苦地看着这一幕,他知道自己没有任何希望了,父子两代人几十年的梦想和成就瞬间烟消云散,他那已经勾勒好的南诏大国蓝图也同样烟消云散,在这样一个雨后宁静而又美丽的早晨,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恶魔硬生生砸碎了。



    “老天,我不甘心啊!”



    他悲愤地仰天长啸,紧接着将手中刀横在自己脖子上,咬牙切齿地看着杨丰……



    “来,与汝开国公!”



    他用怨毒的语气吼道。



    然后手中刀狠狠一拉……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历史粉碎机大清之祸害新大明帝国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