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粉碎机》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七一章 庶民的胜利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历史粉碎机》 作者:作品集

第五七一章 庶民的胜利更新时间:2018-01-13


    广州。



    “快,把梯子抬过来!”



    佛山船工陈开向后面一挥手喊道。



    在他后面的珠江岸边,数十名衣衫褴褛的贫苦百姓,抬着一架长梯亢奋地向这边跑着,而在这些人两旁无数破旧的小船停靠珠江岸边,无数同样衣衫褴褛的贫民手持各种乱七八糟的武器,抬着一架架长梯冲向横亘在他们面前的古老城墙,至于护城河对于这些从小在江边长大的贫民来说根本可以无视。



    但却没有明军士兵。



    实际上追杀清军的一个半旅明军至今还没赶到,倒是迫不及待的老百姓先开始攻城了。



    “你头顶!”



    突然间一个人对陈开喊道。



    陈开急忙抬起头。



    头顶的城墙上几个旗人老弱正拼命压低一门大炮准备向他们开火。



    其实城墙上守军数量很少,因为绝大多数清军甚至包括部分驻防八旗都被杨芳带到前线,在明军的追杀和各地百姓的围殴中都完全放羊,直到现在也没人逃回来,话说他们也逃不回来了,所以城内连真正意义上的防御都没有。而且在杨芳惨败的消息传到后,城内的贫民也已经动手了,这时候广州城内浓烟滚滚,喊杀声震天,驻防八旗和那些士绅的团练再加上少量绿营,光对付城內造反的老百姓都忙不过来哪还有太多兵力防守城墙。尤其是团练和部分绿营也已经开始倒戈,毕竟这种混乱是发财的好机会,那些已经完全沦为地pi的绿营和本身就是地pi的团练,很清楚这样的机会不能错过。好在驻防八旗因为已经被逼到了绝路上,完全可以说全民皆兵,就连女人和小孩都拿起武器,现在城墙上主要就是这些人,但他们数量太少根本顾不了几十里长城墙,而且即便是这些人也不光是防御外面,一些造反的码头苦力已经在城墙上和他们交战了。



    陈开看着城墙上,毫不犹豫地倒持他手中的长矛……



    实际上也不是长矛。



    就是一个砸断锄刃的锄头,后面镶在木柄上的铁管前端磨尖,基本上就可以当长矛用,他大吼一声猛然向上抛出,正中一名准备点火的老八旗兵,在后者的惨叫声中当胸穿过,那点火杆立刻掉在城墙上。



    这时候那梯子到了。



    但就在架梯子的时候,另一名八旗军捡起点火杆,一脸狰狞地准备点燃大炮。



    几乎同时距离陈开不远处,一个身穿武生戏服的举起弹弓,泥丸准确打在那名八旗士兵的眼上,后者惨叫一声急忙捂眼,而另一名穿戏服的男子向上抛出钩子,抓住绳子几乎一气呵成般转眼上了城头,拎着一把剑就冲向那些八旗兵。此时那些八旗兵也顾不上再管大炮了,举着腰刀上前迎战,但这时候那梯子也到了城头,陈开第一个冲了上去,刚露头对面一名八旗兵就扣动鸟枪扳机,子弹猛然打在他肩头带着飞溅的血肉擦过。陈开凶悍地大吼一声,不顾流血的伤口冲上城墙,看着他狰狞的面容,对面那八旗兵慌乱地想重新装弹,紧接着陈开就到了他面前,这家伙吓得尖叫一声掉头就跑,陈开抬脚揣在了他的屁股上。



    这名八旗健儿就那么惨叫着从城墙上掉了下去。



    陈开拔出自己的锄头矛,转身向右再次掷出,准确地钉在了一名正与戏服男子交战的八旗兵后背。



    “好手段!”



    那男子同样一剑刺死另一名八旗兵然后说道。



    “插鱼练的。”



    陈开咧嘴一笑说。



    “红船弟子李文茂。”



    那戏服男子拱手说道。



    “陈开,撑船的。”



    陈开拱手说道。



    “走,一起杀鞑子迎神皇!”



    李文茂说道。



    两人立刻相视一笑,紧接着同时大吼一声冲向最近的八旗军,原本历史上咸丰年间广东天地会造反的两大首领,就这样提前十几年开始了他们的并肩战斗。



    而就在此时越来越多的梯子搭在了城墙上,仿佛要淹没城墙般,不计其数的贫苦百姓呐喊着冲向城头,城头那寥寥的炮声更像欢迎的礼炮,不多的守军转眼就被几十甚至上百倍的贫民淹没。此刻广州城从某种意义上说,实际上已经被攻破了,根本就不需要明军动手,甚至都不需要其他地方的义勇赶到,仅仅广州城内,再加周围南海,番禺,花县等地的,至少二十万贫民内外一起动手,轻松推翻了大清国在这座城市两百年的统治。



    “这就是人民的力量啊!”



    距离广州还有好几里的江面上,杨丰看着这一幕感慨地说道。



    很显然这一幕令他颇为意外,虽然知道这时候清朝统治的糜烂,但却没想到糜烂至此,难怪原本历史上一鸦让不到一万英国海陆军,十几艘战舰就打得跪地求饶,话说就那十几艘战舰还绝大多数都是巡洋舰,真正意义海战主力不过才三艘七十四炮的三级舰,而且英国陆军中还有大量殖民地军,也就是印度的土著士兵,话说这大清国的军事力量完全就是纸糊的啊。



    实际上他不知道的是,此刻真正在城墙上抵抗的八旗老弱病残还不足两千,其他……



    话说这时候最明智的选择是跑路好不好。



    正当两千忠勇的八旗健儿在城墙上为咱大清流尽最后一滴血时候,城内包括琦善在内,所有官员士绅还有那些头脑清醒的旗人,全都在逃离这座城市。这时候大清官员的节操早已经喂狗了,还指望他们为爱新觉罗家尽忠也未免太天真了,如果还有希望他们或许会考虑坚持一下,可目前这种局势下还不跑就是傻子了。这些贫民攻城他们还有跑的机会,要是明军大举开到就连跑都没机会了,就这样如同八国联军进北京时候一样,还没等明军到达,以钦差大臣琦善为首的广东官员弃城而逃。



    “陛下,定远号报告,两艘英国战舰到达虎门。”



    他身旁的陈六说道。



    而他的旁边是一个守着电报机的小女兵。



    “看来义律真想找打啊!”



    杨丰背着手冷笑一声。



    “那就满足他的要求,给杨钊发报不用打虎门炮台,直接揍英国人,正好也让他练练手,欺负鞑虏水师也没什么意思,打之前先告诉英国人,他们未经大明帝国允许擅自进入大明帝国领海属于入侵,也别说咱们不讲道理。”



    紧接着他说道。



    “那咱们的领海范围多大?”



    陈六问道。



    “安不纳岛往这全是。”



    杨丰说道。



    “简直太狂妄了,他怎么不说整个西太平洋全都是?”



    英国皇家海军德鲁伊号五级战列舰上,伯麦准将愤慨地说道。



    “呃,那么我们如何回复?”



    他的秘书问道。



    他们此时就卡在虎门的航道,声称是准备前方广州护侨,但因为虎门的横江索无法过去,而他们的旁边是虎门要塞的一座座炮台,守卫炮台的关天培已经得到马地臣通知,知道他们是来帮忙的,而他们后面,陈化成率领的清军水师同样严阵以待。至于他们的敌人实际上只有两艘,定远号再加上匆忙赶来增援的镇远号,不过这两艘明军战舰并没有向炮台开炮,实际上看起来也没有进攻虎门要塞的意思,毕竟广州都打起来了,这虎门还攻不攻已经没了什么意思,反而警告伯麦要求他们在半小时內离开。



    “回复?他们就是挑衅的,不需要理他们,告诉他们,我们是得到大清国邀请的,不知道什么大明!”



    伯麦冷笑道。



    “准备战斗!”



    紧接着他对身旁的舰长说道。



    “既然他们想打,那就让他们见识一下皇家海军的威严,我们可不是后面那些废物!”



    他随后说道。



    他的确很有自信,虽然他的手下实际上也就两艘战舰,他们是来看热闹的不是打仗的,皇家海军还没闲到让一支十几艘战舰的舰队跑到广州来看热闹,伯麦手下除了德鲁伊号还有一艘二十八炮的巡洋舰加略普号,两艘加起来七十四门炮,其中近半是三十二磅卡隆炮,这种短管舰炮威力巨大,是皇家海军赖以称霸海洋的重要依仗,甚至发展到胜利号上堪称极致的六十八磅,后者都可以发射开花弹了,不过伯麦的战舰还不行。



    但这仍旧足够了。



    毕竟他们的敌人加起来也只有六十门大炮,而且他们旁边还有岸防要塞的重炮和背后清军水师。



    “拒绝,那就打好了!”



    紧接着收到伯麦回复的杨钊同样下达了战斗的命令。



    宽阔的江面上,定镇二舰横切向德鲁伊号两舰前方,对面的伯麦同样调整舰体亮出侧舷炮口,四艘战舰两两相对在相距一千码时候,由定远号首先开火,德鲁伊号上的十八磅长炮同样还击,双方都没有收获,于是像两条斜线般继续拉近距离,在八百码时候再次几乎同时开火。



    然后……



    “全速前进,继续拉近距离!”



    在锥头炮弹击穿舰体一英尺厚木板的巨响中伯麦吼叫着。



    同样响起的还有舱内士兵的惨叫。



    一枚四十二磅炮弹准确击中了这艘五级舰右舷,然后轻松凿穿木板并将舱内打得一片狼藉,而英军的十八磅长炮尽管同样命中定远号,但这样的距离上十八磅炮弹根本无法击穿后者的柚木外壳,很显然伯麦需要拉近距离,拉近到四百码以内,然后用三十二磅卡隆炮。这种短重炮的威力就是胜利号都无法承受,实际上这时候皇家海军交战距离就是四百码內,甚至越近越好,两百码內是最理想的交战距离,就像他们的龙虾兵也要求在三十码內开火一样,这种悍勇的面对面搏杀,为大英帝国战胜了几乎所有的敌人。



    但是……



    在这里不好使。



    确定了合理的交战距离后,杨钊再次玩起了放风筝,在顺流而下的德鲁伊号和加略普号全速前进同时,开足马力的定镇二舰同样调整航向,侧舷火炮也在不断开火,很快德鲁伊号和加略普号就再次中弹。



    “继续前进!”



    伯麦在士兵的惨叫中继续吼叫着。



    两艘顺水顺风的战列舰几乎所有风帆都鼓起,在珠江水流推动下堪堪超过十节,但却根本无法拉近距离。



    哪怕这两艘战舰的速度已经到了极限,在全速旋转的螺旋桨面前也依旧只是徒劳地挣扎,始终保持在八百码外的定镇二舰,用它们的四十二磅和二十四磅炮不断开火,精准而且威力巨大的炮弹不断击穿德鲁伊号和加略普号的木板,这两艘战舰很快就已经遍体鳞伤,舱内死尸枕籍。伯麦终究不是傻子,明白自己在明军战舰面前就是盘菜以后,立刻放弃了交战转向虎门炮台靠拢,同时按照约定的信号向炮台上守军求援,而定镇两舰也逐渐进入了岸防重炮的射程,在威远等炮台上一门门六千八千甚至万斤巨炮开始瞄准。



    威远炮台上关天培表情复杂的看着两艘拖着黑烟的明军战舰。



    这时候广州的消息已经传来。



    广州的陷落让他和虎门的守军陷入一种尴尬境地。



    这座要塞存在的意义就是保护后面的广州,广州陷落他们也就失去了防守的意义,可他们也走不了,海上被明军封锁了,陆上全都是造反的老百姓,他刚刚得到消息,东莞和新安已经被造反的百姓控制,可以说几乎转眼间虎门就成了一座孤城……



    应该说是孤岛。



    因为虎门镇也已经被造反的百姓所控制,而虎门的第一道防线大角和沙角两大炮台,也被明军陆战队和造反的百姓攻陷,守军几乎可以说是不战而逃。



    他能够控制的只有威远岛。



    “皇上,臣尽忠了!”



    他仰天长啸。



    “迎战敌军,我大清将士有死无降!”



    紧接着他毅然地拔出刀,向着江面上的定镇二远一指吼道。



    他旁边的军官一挥手中小旗,包括威远,靖远,镇远,南山,拦江的横档的永安等炮台上,数以百计的大炮齐声发出了怒吼,然后……



    “叼你老母,你们打哪儿?”



    紧接着一声悲愤地咆哮响起。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历史粉碎机大清之祸害新大明帝国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