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宋好屠夫》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韩韬,你可知罪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宋好屠夫》 作者:作品集

第一百五十五章 韩韬,你可知罪更新时间:2017-12-20


    郑智带着几人出了大门,面前便是百余渭州铁骑,几人上得备好的马匹。???八一中文?网  ???.㈠8㈠1㈠Z?



    郑智正要下令,只见衙门口处韩韬带着众人也往外走来。



    韩韬见刚刚上马的郑智,又四处巡视一下,眼神再定向裴宣,只看一眼,韩韬已经认出了裴宣,直接上前几步开口问道:“你是裴宣?”



    众人皆往裴宣看去,虽然裴宣颜面变化甚大,但是在场有许多人与裴宣多年同僚,这般细看之下,哪里还能认不出裴宣,皆是惊讶。



    裴宣端坐马上,眼神直接看向韩韬,回道:“正是!”



    “大胆,本官已将你刺配沙门岛,你竟敢私自讨逃回,罪加一等,你可吃罪得起?”韩韬开口怒斥,真是裴宣当面,韩韬心中莫名有些心虚。



    “某乃郑将军帐下虞侯裴宣,不知韩中书说的是何罪?”裴宣说完看了一眼郑智,只等郑智难。



    大宋三省六部,尚书省,中书省,门下省。这中书本是称呼中书令或者中书侍郎的,大致类似国务院总理。却是到了如今也被用烂了,知府也被人尊称一声中书。



    三省大致职权分别,尚书省便是国家各大部委,也就是六部直接领导机关,也是最有职权的。蔡京此时就是尚书省左仆射领太宰、少宰,此时左右仆射就改名为太宰与少宰,还兼中书侍郎与门下侍郎。



    中书省大致类似国务院,门下省大致类似中央秘书处。



    韩韬看着眼前百余骑士,又转头去寻郑智道:“郑将军,这裴宣是本府重犯,刺配沙门岛,私自逃回,罪大恶极,还请郑将军交还本府处置。”



    郑智轻轻一拉手中缰绳,口气推脱道:“裴宣是配军无误,朝廷调集全国之配军援西军战事,这裴宣到了某之麾下,屡建战功,升至虞侯,也是无误,怎么能再交与韩知府处置。”



    韩韬听言,第一感觉就是怀疑,却是一时之间也找不出其中问题所在,连忙再问:“裴宣,你可知押送你的差人去了哪里?”



    “不知!”裴宣依然不断去看郑智。



    韩韬已然觉得事情不对劲,却是又说不上来,睁着眼睛看向郑智。



    “韩知府,此番某正有事要寻你。”郑智迎着韩韬的眼神开口道。



    “郑将军有何事?”韩韬心中还在盘算裴宣的事情,想着怎么才能再把裴宣置于死地,并未在意郑智话语。



    虽然这韩韬来问,郑智却并不看他,而是抬头看向后面众人,开口道:“某奉童相公令,调查京兆知府韩韬,借西军战事之名,搜刮辖下百姓,讹诈百万民脂民膏一事,如今证据确凿,正要缉拿韩韬往东京。”



    这话显然是说给后方那些京兆府官员听的,这话一完,郑智转头面对韩韬,开口怒斥:“韩韬,你可知罪?”



    韩韬听得怒斥,往后连退几步,面色已然苍白,口中急忙大呼:“岂有此理,何人如此诬陷本府,此事完全是无中生有,童相公在何处,本府要亲见童相公面呈事实。”



    “哼哼,童相公不想见你这般无耻之徒,军士们浴血奋战,你却打着这般旗号敛财无度,毒害一方。早已天怒人怨,来人,把这厮拿了。”郑智怒斥几句,直接叫拿人。



    身后军汉听得吩咐,打马下来十几军汉,连带裴宣也下得健马,直接去拿韩韬。



    韩韬又连退几步,见裴宣已经奔向自己,脸色大变,口中疾呼:“石猛,还不来护我!”



    石猛是何人,也是江湖上的盗匪人物,身手不凡,犯案落到了京兆府衙门,不但没有治罪,反而被韩韬招到身边,当了亲随护卫。



    韩韬对着一切变化显然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此时脑中唯有一念,便是逃过再说,这韩韬也不少没有门路的,只想逃过这一遭,事情兴许还有个回旋的余地,若是真叫人拿了,那便是任人宰割了。



    人群中一员大汉听得韩韬呼喊,往前急走几步,已然来到了韩韬身边,腰间一柄佩戴的手刀已经出鞘。连带后方还有几个被韩韬招收的草莽人物也抽刀近前。



    亏心事做多了,这韩韬对于自己身家安全还是花费了一番心思的,收拢几个刀口舔血的人物,也是不遗余力。



    裴宣此时只有报仇的念想,即便几人抽刀而出,脚步也不曾停止,也是拔出腰间双剑,往前行去。



    随后满场皆是嗡嗡大作,俱是脚踩弓弩上弦之声。甲胄叮当作响,马匹也开始躁动不安。



    众人看得面前百余铁甲拿出弩弓上弦,连忙四散而去。霎时间,衙门口,只有韩韬与五六个亲随。



    韩韬边往后退边大喊:“郑智,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如此与我为难,我要见童相公!”



    郑智并不理会韩韬话语,开口道:“裴宣,你带人进衙门里搜查。这厮交给我。”



    裴宣听得吩咐,止住了脚步,回身见郑智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七八十号军汉全部下马往前。



    裴宣眼神盯着韩韬怒看了一眼,带着七八十号军汉直接进了知府衙门。衙门里的府库地窖,裴宣自然一清二楚。



    “郑智,即便到了东京,想要拿我问罪也没有那么容易,让我见童相公,此事还有分说。”韩韬冷静了不少,此事只有见了童贯,才有一线生机,面对郑智这个军汉,在韩韬看来,便是有理也说不清。



    郑智还是不理会韩韬言语,伸手指向韩韬,道:“有反抗拒捕者,当场斩杀!”



    那石猛听得郑智话语,脸上阴晴不定,郑将军大名,在这西北关中地界,也是如雷贯耳。即便心中有些惧怕,却是这石猛依然没有放下手中的兵器。



    武人多是如此,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何况受了韩韬如此大恩,家小也受了照顾,亲族也得了人情。江湖人背信弃义的不少,有情有义的也不少。



    这石猛显然就是有情有义一类人,只是这情义被上位者当工具利用了。却是这世道本就如此,又有几个人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石猛忠心,却也不能让别人也忠心,后方几人看着举起的无数弓弩,犹豫片刻,手刀已经落在了地上,人也往一边跑去。



    韩韬看得左右逃跑之人,想要喝骂,却见眼前这些军汉马匹已经抬步往自己走来,再也不复之前的冷静,已然两股战战。



    只听石猛一声大喝:“恩相快走!”



    说完石猛持刀直奔郑智而来。



    郑智摇摇头说了一句:“愚不可及!”



    身旁韩世忠反应最快,此时正是在新长官面前露脸的时候,哪里还不争先,飞身跃起,已经往前下马。手中丈八长枪也舞动起来。



    韩韬听得一句恩相快走,抬起抖动的双腿便要逃,逃得三五步,也就止住了。



    环看四周,哪里还有逃走的余地。二三十匹健马已经围得满满当当。



    石猛大概也是知道逃无可逃了,话语说出,自己提刀往前,便是全了自己的忠义,血溅五步,也是江湖常事,好在家人不需自己在去担心。



    见韩世忠长枪袭来,石猛刀花一挽,大力挡得一招,双脚在地上滑行向前,要近韩世忠身前。



    这等情况,江湖中也只有一条活路,便是抓到对方一人作质,换得自己脱身。此时石猛便是如此打算,面前这个年轻小将,正是人选。



    却是石猛小觑了这生猛泼韩五。



    韩世忠见眼前近身之人,枪尾一点,人已凌空腾起,一个空翻,人已到了石猛身后,便是在空中,单腿已经踢来,直奔石猛后背。



    “好功夫,老种相公帐下尽出好汉。”鲁达见得这番情景,开口便夸。



    郑智听言也笑了出来,鲁达这一语双关便是把自己也夸进去了,鲁达不正是从老种相公帐下出来的。



    石猛听得后背风声大作,来不及惊骇,翻身闪躲。



    韩世忠左腿贴着石猛右臂击空,也不气馁,只单脚站定,长枪已经回来,往一边闪躲的石猛横扫而去。



    石猛才闪躲一招,再见扫来长枪,唯有抬起手刀去挡。



    “叮!”一声尖锐交击,石猛连连后退,更是知道自己抓人质的算盘已然落空,只能舍命相搏了。



    韩世忠得势不饶人,枪刃在身边回转,连连去刺。



    石猛挡得几下稍稍站定,看准韩世忠出枪,竟然直出险招,伸手想去抓刺来的枪身。只等抓住了枪身,顺势往前去搏杀韩世忠。



    也是这石猛武艺不凡,竟然眼疾手快,抓住了空中极为快的长枪。



    韩世忠哪里能让石猛如愿,持枪的双手大力上下一抖。



    立马震得石猛虎口麻,已经握住的长枪瞬间脱手而出。



    等到石猛在反应过来,长枪已经抽在了自己肩膀之上。



    石猛被抽得一个趔趄,口中爆大喝,双脚出全身之力,人也爆射而起,便是要与韩世忠拼了。



    韩世忠战阵出身,此时打斗,已经戾气纵横。已得上风,长枪不回,直接枪尾往前而去,正点在石猛胸口。



    石猛身形一顿,胸口剧痛,却是不止脚步,已然往前来拼。



    韩世忠招式连贯,戾气在心,哪里还有留手,枪尾一回,枪刃一出。



    石猛直觉得世界突然静止了一般,只听见“噗”的一声,全身便没了力气,慢慢低头去看,一杆长枪已经横贯了自己胸口。



    “好,好功夫,不愧是老种相公帐下猛将。”鲁达最先出言夸赞,同乡之人,自带亲近。



    韩世忠抽回长枪,也不看慢慢倒下的石猛,面向郑智,拿着长枪抱拳一礼。开口道:“郑将军,幸不辱命!”



    “哈哈。。。武艺绝顶,胆略冲天,今日得见,实在要感谢老种相公大恩。”郑智大笑出声,这韩世忠能与女真多番大战,果真名不虚传。



    再看一旁韩韬,见这血溅五步场面,已然瘫软,左右军汉上前去绑,也不敢多作反抗,只是口中还战战兢兢说道:“带我去见童相公!”



    却是郑智不知,大宋文官还未定罪,哪里会如此去绑扎,便是枷锁也只能用轻便的,甚至优待到枷锁都不戴。



    军汉郑智自然管不得这么多,开口回道:“到了东京,自然能见!”



    童贯最终还是要面对这个韩韬的,到了东京,要治罪此人,也是需要多方陈禀。



    倒是童贯虽然谨慎,却不代表童贯会惶恐犹豫,既然做了,手段必然也是雷霆万钧。有蔡京蔡太师这个盟友,童相公也是朝堂大鳄。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宋好屠夫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