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宋好屠夫》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百四十六章 少来聒噪,听我的便是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宋好屠夫》 作者:作品集

第三百四十六章 少来聒噪,听我的便是更新时间:2017-12-20


    羽箭已经飞出,花荣瞪大眼睛紧盯着前方那个铁塔一般的军将。



    在战阵摸爬滚打的鲁达,忽然感觉全身一冷,战斗嗅觉便是如此,对于危险有一种难以解释的预知。



    只见鲁达抬头往空中看去,那急速飞行的羽箭在空中只有幻影,一般人哪里能看得见,却是鲁达看得一清二楚。



    鲁达连忙低头想要去躲,却还是晚得半步,鲁达低头之间,羽箭直接从肩膀上面插入甲胄,透开甲胄之后,射入肉中,却是卡在了骨骼之间。



    铁甲深厚,却还是让这支花荣使劲全身力气射出来的羽箭扎进了鲁达肩膀之上,虽然伤势不重,却是痛彻心扉。



    “啊!!!!!”鲁达爆发出来的嚎叫犹如野兽一般,远处房顶上持弓的花荣已然就在鲁达血红的双眼之中。



    不仅有花荣,还有宋江!



    鲁达也不多看,伸手拔出羽箭,马速不减,宝刀依旧左右劈砍,口中嚎叫不止。



    方向却是已经认定,便是往宋江花荣站着的房顶奔去。



    铁骑入场,战局已然是一边倒的局势。战争,并非有必死的决心便能获胜,还要看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



    梁山大军一万几千,此时已然散乱开来,再也不复之前那般的阵势。寨门之处,更是成为了一块无人的空地。只余满地尸体。



    寨外郑智,转头对胡精忠看得一眼。



    胡精忠已然会意,从箭袋之中抽出一支响箭,对着天空飞射而去。



    几百铁骑随郑智奔腾而起。更有两千步卒双腿拼命往前迈去。



    片刻时间,郑智奔入寨内,却是不再随着鲁达的步伐往前突击,身边几百铁甲往左转向,两千步卒往右转向。便是要把这梁山在寨门处合围的态势全部击溃。



    花荣看得自己一箭虽然射中却是并未奏效,连忙又取一支羽箭,再拉满长弓去瞄鲁达。



    鲁达依旧埋头厮杀,不论前面挤了多少人马,鲁达都是这战场收割机一般,没有一个人的性命值得鲁达再出第二刀。



    羽箭闪电而来,直奔鲁达胸口。



    鲁达似乎并未察觉一般,花荣表情之上,渐渐露出一点喜色。



    忽然见得鲁达身形往健马一边探去,连斩几人头颅。飞驰的羽箭却被恰到好处的避了过去。战阵之上,鲁达哪里可能让人连射两箭在身。



    世界上最强的单人弩弓,也不过都在一百米每秒以内的初速度。便是后世的复合弓,也才勉强能突破一百米每秒以上的初速度。却是这个飞行时间,能给鲁达这般战阵绝顶高手足够的反应时间。



    鲁达避开一箭,坐正身形,通红的眼神又往远处花荣看得一眼,劈砍动作毫不停歇。



    花荣惊讶非常,连忙再去拉弓。一箭飞出,依旧射不中那飞奔的鲁达。这种事情,便是花荣都觉得不可思议,自从练就这般百步穿杨的绝技,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目标人物,竟然能在短短时间内如此精准的躲过飞驰的羽箭。



    却是不知鲁达这一辈子,面对过的羽箭数不胜数,已然形成了一种有效的熟练应对。否则战阵这么多年,鲁达如何还能生存下来。



    花荣绝技,便是这种战阵之上冷箭伤人的射术,正面厮杀,花荣面对真正的高手,从来都是束手无策。



    等到花荣回过神来再看局势,那一条钢铁洪流越来越近,心中大急,这样下去,梁山哪里还有胜算。



    花荣几箭而出,毫不奏效,宋江已然心慌,开口斥道:“花荣,还不快快把那人射落马下!”



    花荣听得宋江呵斥,却是并未抬弓,开口说道:“哥哥,你赶紧往山上去吧,此处危矣!”



    听得花荣一句提醒,宋江连忙放大视野左右去看,梁山哪里还有阵势可言,左右皆被冲乱,正面战局,面对不远处那一员悍将,已然没有一点阻力。



    宋江立马转头往房顶而下,口中还道:“花荣,快快下去挡住那个军将!”



    花荣听令,连连放出几箭,把箭袋中剩余的羽箭全部放出,随即往房顶下来。寻得马匹,左右还有几百铁甲骑兵,其余一千多骑皆被宋江带着往山上退去。



    花荣也不多想,到得这个时候,只得拿命去搏,敌人铁甲重骑。花荣身边也有几百铁甲骑士,虽然甲胄差了许多,马匹也是裸身。比不得官军精良,却是花荣心中,感觉还有一搏之力。



    只要稳住正面战局,把这一队铁甲骑士阻挡住,便能收缩正面战场,压缩官军的生存空间。



    鲁达闷头砍杀,毫无顾忌,疯狂到了极致,口中嚎叫从未止过。便是这嚎叫之声,似乎也能给左右骑士带来巨大的士气一般,整支铁骑便如鲁达的状态一样,皆是疯狂厮杀。



    忽然头前阻力一小,鲁达再一抬头,面前已然没有了敌人,敌阵已被凿穿。若是平常,战阵凿穿,头前之人会继续打马,只等左右部曲全部出阵,再打马回头列阵冲锋。



    只见不远处,迎面而来一队骑士,也是铁甲,头前一人鲁达自然认得清楚,不是那射自己的花荣还能有谁。



    本来还在回头查看部曲的鲁达,此时直接脚踩马镫从马上站了起来,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站起来的鲁达宝刀高高举起,随着马步上下起伏,口中大喊:“直娘贼,给洒家死!”



    花荣见得头前一骑,竟然直接站在马镫上冲杀过来,心中一惊,便是从未见过有人在如此高速的马上还能在马镫上站得稳当。当真如世间的奇闻一般,若是花荣见过能脚踩马背站立飞奔的党项人,必然更是目瞪口呆、惊为天人。



    两军对冲,四蹄飞扬,交汇只在片刻。



    鲁达与花荣,已然就在当面!



    高高站起的鲁达,狂怒到了极致,宝刀高举,毫无招式,便是时机极为精准之间,从上而下,大力劈砍,用尽了全身之力,只想把这暗箭伤己之敌一刀斩成两半!



    如此高速相对,花荣经验哪里及得上鲁达,便是这出招的时机也慢得半拍,连忙双手举枪去挡!



    铁枪横在头顶,迎来宝刀暴力飞砍!



    “当!!!”火星飞溅,宝刀锋刃直砍入铁柄之中!



    入铁几分,险险就要把这长枪铁棒当场砍断!



    再看鲁达,被自己这般大力震得往后一倒,跌落马背之上。



    两马瞬间而过!



    等到鲁达再坐起身形,随手把当前一人劈落马下,转头看得一眼。



    花荣连人带马,皆倒在地上,可见鲁达这般巨力非常!



    倒地的花荣,双臂已然不是麻木,而是剧痛不止,更是不听使唤。想再站起身来,却是眼前密密麻麻皆是马蹄!



    花荣恍惚之间,只感觉马蹄不断从身体上踏过!



    鲁达眼中,已然再也看不到花荣身影,却是耳中还能听见马蹄踩踏之下的嘎吱声响。



    “直娘贼,找死!”



    鲁达一声暴喝,心满意足,回过身形,当面几百梁山铁甲骑,已然不在话下,只有一个大杀特杀!



    马都骑不稳的铁甲,面对西军铁骑,哪里还有还手之力。



    鲁达过处,皆是空空的马背!



    两军对冲,片刻出阵,等到鲁达再打马回头,前方几百空空的马背,却是没有一人还能端坐其上!



    溃败一词,源于一种心理状态,便是那敢死之心消失之时!



    上阵之时听着隆隆鼓声的那一份勇武激荡,再也不复!



    这便是溃败!



    当有一人犹豫后退之时,所有人如同泄去胸中一口大气!拔腿便跑!



    花荣淹没在密密麻麻的马蹄之中。宋江带着人往山上而去。无数头领倒地不起!



    战阵便是如此,能自己掌握生死之人,如鲁达!才是战阵的王者!



    等到无数马蹄再回头冲来的时候,梁山众人,抵抗之心已然消逝!



    不断有人往山上爬去,只因半山腰上,还有木头的栅栏,山腰上的栅栏平常只作盘查岗哨的用处,此时这些栅栏似乎还能给这些人一点安全感,似乎进了栅栏便能把自己与敌人分隔开来,还有挡住这些沧州官兵的希望。



    山上还有山东及时雨,郓城呼保义,孝义黑三郎!山上还有众人的公明哥哥!名头响彻整个江湖绿林的宋江!



    郑智从左侧砍杀而来,面对马背两侧的无数喽啰,毫无阻力!阻力已然都被鲁达一人扛在了肩上!



    狼入羊群,只看郑智选择那只绵阳去猎杀!几百骑士,赶着三四千人不断往山上奔去。身边的士卒更是从来都没有打过这样的轻松的仗。这些老卒,大多面对了十来年的党项人,哪里想到今日入阵,竟然这般不费力气。



    马步停止在宽敞的山路之下!老胡拿出弩弓,抬手便要去射山道往上狂奔之人。



    郑智挥手止住了胡精忠,开口道:“与鲁达汇合,打扫战场!投降之人皆可免死!”



    老胡收了弩弓,抬头往山道望了几眼,慢慢打马回头,带着众人各自去传军令!



    此时郑智身后上来一员骑士,开口说道:“相公,花荣若是没死,还请留他一命!”



    郑智回头看得一眼,正是秦明。只道:“降者皆可活!”



    秦明点了点头,拱手退了下去。花荣与秦明,关系算不上好,甚至有仇,却是秦明枕边之人就是花荣的妹妹,终究还有那么一份情义。



    却是郑智看来,战阵无眼,花荣若是逃得了一命,能跪在马下,生死自然也无所谓。花荣并不在郑智眼中!



    无数军将慢慢往郑智身边聚来,宋江已然就是瓮中之鳖,健马上不得山路,唯有步行往前。



    鲁达打马缓缓而来,身体已经染成了暗红,走到郑智面前,开口大笑道:“哥哥,洒家又胜得一阵!”



    秦明看得鲁达,连忙上前问道:“鲁将军,花荣呢?”



    鲁达自是认得花荣,便是在白虎山就见过花荣,听得秦明来问,只以为秦明是问自己有没有把这梁山大将斩落马下,立马神气十足道:“那厮,实在不禁打,已然被铁蹄踩成了肉泥!”



    秦明面色黯淡,又往后退了下去,却是不知心中作何感想,心痛显然不至于,遗憾是有的!



    郑智也不管这些,开口说道:“寻斥候查看一下,后山呼延灼有没有开始攻寨?”



    牛大打马就走!



    山上宋江,依旧站在聚义堂前的空地之上,眺望着山下战场,面如死灰。



    “公明哥哥。。。花荣哥哥身陨了!”吕方恭敬站在宋江后方,如今梁山,也只剩下吕方郭盛,石秀杨林之辈了。



    郭盛石秀几人还在后山把守。宋江身边头领,唯有吕方一人。



    还有张顺三阮兄弟,此时却是不知在这水泊之中游到哪里去了。



    宋江面色阴沉,听得吕方禀报,忽然暴起呵道:“还要你来聒噪个甚,难道我不知花荣死了吗?”



    吕方连忙后退两步,不敢说话。只是不断往山下看去,看得官兵都在山下止了步伐,心中稍稍安定了些。



    再看宋江,手臂横出,指着前方山下,忽然大喊:“郑智。。。。。郑智!!!!!!!!”



    发泄几番,宋江又回头来看吕方,开口问道:“后山如何?”



    “后山呼延灼与独龙岗上来的人马也在攻寨子了,郭盛兄弟正在带人防守,暂时无虞!”吕方禀道。



    宋江长叹一口气,慢慢往聚义厅而入,吕方跟在身后,聚义堂左右还有两千多人马。



    宋江快速走到聚义堂最头前,慢慢坐在正中那张铺着虎皮的大椅子上。



    坐得片刻,宋江开口道:“往后山突围吧!”



    吕方听言一愣,忙回道:“公明哥哥,后山近万敌军,怕是。。。”



    后山呼延灼韩韬手下,便有七八千,加上祝扈两家人马,一万有余,黑压压一片,漫山遍野。



    吕方刚才已然看在眼中,此时宋江说往后山突围,小道之间,挤着这么多人,哪里有突围的去向?



    宋江冷眼一蹬:“怕是什么?事到如今,还怕什么?你怕死不成?你后悔与我上山落草了不成?还是怪我不该与这郑智为敌?”



    “公明哥哥误会了,小弟从未后悔过啊,只是想说后山官军上万,又是狭小之地,突围怕是不成,若是要突围,往前寨突围,若是能在水寨之处夺得几条小船入水,兴许还能走脱!”吕方急忙答道。



    宋江站起身来,大手一挥,一脸狰狞说道:“少来聒噪,听我的便是,往后山突围!”



    不知是这宋江不敢在去面对郑智,还是宋江觉得后山呼延灼比前面郑智好对付,便是宋江打定主意,要往后山突围而去。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宋好屠夫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