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宋好屠夫》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这一手差得远,一般一般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宋好屠夫》 作者:作品集

第四百二十二章这一手差得远,一般一般更新时间:2017-12-20


    老胡听得郑智一语,回过神来,赶紧拉住马匹,回头道:“相公,我是想看看到底是何人射箭如此精准。”



    郑智夹起马腹往前,口中也道:“那便一起去看看。”



    几人打马往前,到得人群外围,左右百十人,差不多就是一个都曲,坐在马上倒是能看得清楚射箭之人,一脸的青涩,年纪显然不大,十六七岁模样,头上戴着一个铁盔,身上却是又没有铁甲,倒是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这少年身边还有一个中年铁甲军汉,显然便是这个都曲的都头,也是兴高采烈,口中还在大喊,叫这少年再射。



    一箭飞出,郑智眼神随着羽箭往前去看,又中靶心。便是这一会已经连射了七八箭,没有一支不是插在靶心之上。左右众人纷纷叫好,郑智也跟着喊得一句:“好射术。”



    反倒是此时看清了射箭之人的老胡说得一句:“相公,这一手还差得远呢,一般一般。”



    郑智听言,转头看了看老胡,开口笑道:“哈哈。。。老胡,今日里你有些不对劲啊,如何见不得人射术好呢?连发连中你却还说一般。”



    牛大也跟着开玩笑道:“哈哈。。。官人,老胡定然是知道自己比不过这年轻人,心里嫉恨着呢。”



    老胡闻言也不生气,一本正经说道:“这小崽子射术还差了些,再过几年才有资格与我相提并论。”



    牛大听言又笑道:“哈哈。。。官人你看看老胡,说话酸里酸气的,还与一个年轻后生较真。”



    忽然一声尖锐的竹哨响起,头前那个铁甲汉子开口大喊:“集合,快快列队集合!”



    便是这哨音一响,百十号新兵瞬间拿着长枪列队站好,便是那个射箭的少年也在队列之中站得笔直。



    原来是那铁甲汉子发现后面来了几个骑士,回头看得一眼,认出了郑智。



    汉子整好队列,迈步向前拱手躬身道:“拜见相公!”



    一众新兵听得自己都头说得一句“相公”,皆是一脸吃惊,口中喃喃几语,哪里还不知面前这个高头大马的汉子就是那大名鼎鼎的郑相公。所有人眼神都往郑智看来,左右上下打量了个遍。



    头前铁甲军汉听得身后发出的喃喃声音,赶紧回头瞪得一眼,所有人立马禁声站好。



    郑智看得这铁甲军汉几眼,问得一句:“你是刘大壮?如今也成都头了,不错不错。”



    这被叫出名字的军汉听言还有些不好意,答道:“小的正是刘大壮,麾下新兵操练不严,相公恕罪,回头一定再严加管教。”



    便是身后众人队列之中还发出声响,让刘大壮直觉得在自家相公面前丢了脸面。



    郑智听言只道:“好好训练士卒,大校之中若是表现出色,便给你加官进爵。且把都曲都解散了,把那个射箭的少年唤过来。”



    “多谢相公。”刘大壮闻言,心中当真有些憧憬,便是把自己这都曲百十号人马好好操练,一定要在大校之时出得彩头。便是刘大壮也想起来,自家相公当年在渭州,也是百十号人马在大校的时候风头尽出。



    待得人马解散,那少年随着刘大壮往前而来。



    却是这少年目光竟然不在郑智身上,而是不断往老胡看去,直到近前,这少年还在去看老胡。



    老胡忽然怒道:“小兔崽子,看什么看,还不快快去拜见相公。”



    这少年“哦”了一声,连忙拜道:“拜见相公!”



    郑智自然也发现了两人关系不同寻常,看了看老胡,见得老胡一脸不好意思模样,又去看了看这少年,开口笑道:“虎父无犬子啊,老胡英雄儿好汉,这小子当真没有给老胡丢脸。”



    郑智此时才知道老胡刚才为何那般着急忙慌了,这射箭的少年原来与老胡有着这么一层关系。当初老胡带着妻儿在渭州追赶郑智之时,郑智后来倒是见过老胡的儿子,几年已过,老胡的儿子也长大成人了。



    “相公见笑了,这小子本事还未学全,卖弄倒是学得挺快。”老胡连忙答道。



    郑智笑道:“老胡,你这儿子不错了,这一手射术,军中可没有几个人比得上。”



    中国的父亲,自古以来便是如此,对于儿子鲜少有鼓励的,只有鞭策。



    牛大此时才明白过来,说道:“老胡,难怪你头前酸里酸气的,原道是你儿子啊,你这儿子看起来以后比你有出息。”



    “有何出息?以后能有老子一半的本事就谢天谢地了,卖弄的本事倒是有几分,就是不知上阵之后是个什么熊样。”老胡答道。



    这小胡听得父亲几句,似乎有些不服气,接得一句:“我上阵必是好汉。”



    老胡听言一怒,呵斥道:“小兔崽子没大没小,此处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郑智忙对老胡摆摆手,笑问道:“你唤个何名啊?”



    小胡连忙答:“禀相公,小的名唤胡报国,小的上阵必然是条汉子。”



    这年轻人总是愿意去证明自己的,更不愿意别人看不起。



    郑智闻言,对着老胡一笑,道:“你这厮,自己叫胡精忠,给儿子就起个胡报国,兄弟之间才这么起名呢。”



    老胡听言,以为郑智嫌自己儿子名字不好,答道:“要不相公给改一个名讳?”



    “不改了,胡报国挺好,将来某给取个字即可。”郑智也只是玩笑一下,便是这精忠报国,郑智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又问岳飞一句:“岳飞,你背后可是有刺字?”



    岳飞闻言一愣,哪里搞得懂郑智为何突然有此一问,愣愣答道:“相公,我背后并无刺字啊。”



    这一句倒是让郑智也愣了一下,只道:“没有刺字啊,那便算了。”



    “岳母刺字”这么有名的故事,原来是人杜撰的,这一点倒是让郑智没有想到。



    随即郑智又道:“小胡,你可愿随在我身边顶替你父亲的位置?”



    胡报国听言,哪里还有不愿意,满心欢喜,连忙答道:“小的愿意。”



    却是老胡听言全身一震,面色立马浮现出哀伤,出言问道:“相公,我老胡还能战啊,二石的硬弩随随便便就能拉得百十下。”



    郑智此时收了一脸的笑意,面色严正答道:“老胡,你看你这满头的白发,还是留在沧州过上几年舒服日子吧,阵前用命半辈子,也该歇歇了。你这儿子当真不错,便让他随我上阵吧,过得两年再让他娶上两房良家女,给你生几个孙子,你便在家中颐养天年,如此可好?”



    郑智话语低沉,其实心中老早就想让老胡退伍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直等到此时才说出来。



    老胡闻言,似乎也知道郑智心意已决,两眼泪花滚落,却还是又说一句:“相公,我老胡征战沙场二十余年,回到家中闲赋,怕是死得更早,还请相公收回成命。”



    “唉。。。战阵熬人啊,四十岁的人便满头白发。你还是留在家中吧,换个权职,当个经略府守卫指挥使,你便帮我把这经略府护卫好。军中白发年长之人,以后都到经略府守卫营养老去,都交给你麾下去。”郑智话语说得极慢,便是自己也有些悲伤。



    一个西北土生土长的汉子,十几岁参军入伍,与党项人打了二十年仗,上阵无数次,都侥幸活了下来。又随郑智转战几地,来去几千里,每战都在阵前。一个人这么过了一生,不知是幸福还是悲哀,更不知是民族与国家的幸福,还是民族与国家的悲哀。



    左右之人,听得郑智话语,皆是悲从中来。气氛也变得极为低落悲伤。



    老胡一个军汉,面对尸山血海从来不皱一下眉头,此时却是豆大的泪珠不断滚落,似乎还想再挽回一下,口中还道:“相公,我老胡当真还能杀敌,带我上阵,必然不比人差。”



    “老胡,并非你不能杀敌了,只是该到你享福的时候了,我等杀敌是为何?不过就是为了百姓能安宁度日,如今也到了你安宁度日的时候了。你可不要小看了这新差事,守卫经略府可不是那么轻松的,出了差池可要拿你问罪。”郑智又道。



    牛大也上前劝解一句:“老胡,你放心就是,我在阵前砍的人头,一半算你的。你便好好在经略府当值。你这儿子我也给你看好,必然让他回来给你生孙子。以后你便在家中教孙子射箭,孙子长大了也好再随官人上阵。我的儿子也送到你家去,让你教他习射。”



    老胡慢慢低下了头,抬起满是老茧的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珠,随即翻身下马,从马后取出自己的弩弓,走上前去递给自己的儿子,随即说道:“这张弩最好用,威力不凡,百十步内能破重甲,准度极佳,以后阵前,专射军将。”



    小胡似乎也懂得许多,不似之前那般跳脱,恭恭敬敬接过弩弓,答道:“老爹放心,儿子知道的,专射军将,一射一个准。”



    “嗯,相公让你射谁,你便射谁。”老胡忽然又认真交代一句,想来也是想起了什么事情,怕自己儿子以后会拖后腿,便是再三叮嘱。



    “父亲放心,儿子岂能不从军令。”小胡又答。大概以为是自己父亲交代自己要遵守军令。小小年轻自然也想不到太深。



    老胡点了点头,也不再说话。只是伸手再去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



    郑智自然知道老胡话语之中的深意,心中更是感动,当初射当朝殿前司太尉高俅,老胡也是豪不犹豫,抬手就射。这份信任与情义,已然不是普通军将之间能有的了。



    便是郑智要起兵造反,老胡也会拿命跟随。



    “老胡,且上马,再往前去看看骑兵操练得如何。”郑智岔开话题,此事也就到此为止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宋好屠夫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