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宋好屠夫》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百一十二章 郑智的恶毒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宋好屠夫》 作者:作品集

第五百一十二章 郑智的恶毒更新时间:2017-12-20


    临近清池城,清池城外已经变了模样。



    靠近西边运河的这一边,盖满了新建的房子,大多是简易的房屋,却是也有人真的就城外大道两旁起了院子,各类商铺应有尽有。



    靠近东南方向便是连绵不绝的军营大帐,帐内走动的皆是整齐划一的铁甲队列,军营之外也有许多简易的房屋,做着各种生意的小商户,五万具有不错消费水平的军汉,实在是不小的生意。



    巨大的资金全部在一个县城处花费出去,给这个县城带来的变化是不可想象的,从清池花出去巨额的资金,全国各地的各类原材料全部往清池集中,人流物流给清池城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即便是街边摆摊卖茶水的,收入也是能翻上好几倍。



    大量的农田被盖成的房屋,佃户失去了耕种的土地,却是大多有了更好的营生,即便是再小的生意,也能赚得彭满钵满,挑着担子卖烧饼,一天也能卖出去无数。码头之上更有无数的帮工,即便做的都是苦力活,却是活计太多,多到忙不过来,多到工价都水涨船高。



    这就是所谓的投资效应,即便郑智并没有真正进行多少实业生产的投资操作,大多只是花钱买东西,但是经济的扩散效应也显现出来了。



    人人都说郑相公好,却是也不知郑相公到底好在哪里,只知道郑相公来了之后,赚钱变得容易了起来,养家糊口也变得简单起来。百姓的心思兴许就是这么简单,民心也是这么简单。



    听闻郑相公领兵在西北打败了西夏人,还把西夏国给灭了,整个沧州都沸腾了一般,似乎这份荣耀不止属于郑相公一人,而是属于整个沧州,属于所有的沧州百姓。



    郑相公从东京受了皇帝的封赏回来了,大队的人马从风雪中回到了沧州,回到了清池,清池城又一次沸腾起来,万人空巷出城来看灭了西夏的民族英雄,万人空巷来看这支英雄部队。



    天气还是那么的寒冷,但是气氛已经热烈到最高的温度。



    城门口处人山人海,便是徐氏带着一家老小也到了城头之上。



    却是所有人都未想到,郑相公竟然没有入城,而是直接往军营去了。



    城头还有李纲、裴宣朱武等人,见得大队人马直接转向往军营而去,连忙下城打马也往军营处去。



    军营内此时号角连营,五万大军铁甲熠熠,郑智看着面前这些有条不紊集结而来的铁甲军汉,速度也是极快,看得郑智连连点头。



    练兵之法其实很简单,没有那么多复杂的理论。其实只需要有素质良好的基层教官,足够的钱粮,以及这些基层教官给士兵的一份精气神。



    显然这三个条件郑智都是可以满足的,基层军官对于一支部队实在太过重要,不论是训练还是真正打仗,军事素养极高的基层军官决定了一支队伍的战斗力。



    西军这些军汉就是这支不会的种子,郑智也一支在致力于不断提高这些基层军官的军事素养。



    将台之下还有一队人马,便是米氏。米真务就在台下,此时的米真务显得心不在焉,也显得没有什么精气神。



    郑智特意多打量了一番米真务,党项人的处置问题显然是现在最主要的问题,也是最先需要解决的问题。



    马匹也在从西北往沧州运送的途中,要说骑兵,郑智可以瞬间组建起五六万,但是这五六万党项人的控制才是主要的,现在的郑智哪里敢给这些党项人五六万匹马,五六柄兵器。



    一支军队的训练情况,其实不需要多作考核,郑智站在将台上,看着这些军汉们集结速度,列队奔跑的整齐,方阵的精气神。便已经足够给出一个平叛标准了。



    这支军队的战斗力与血性,战阵才是训练场。鲜血与死亡才是成长的动力。但是在此之前,这些军汉们还需要一次贴近战阵的校阅,就如当年童贯在西北校阅一样。



    一个一个的军将上前禀报,四处都是口号的呼喊。



    郑智就这么站在将台之上一动不动,头上的铁盔取下来放在了身旁牛大的手中。



    台下的五万大军已经集结完毕,军将们也上前禀报完毕。



    所有人站着一动不动,郑智也站着一动不动。



    郑智并非要发表什么振奋人心的演讲,没有扩音设备,郑智再大声的话语也传不到每个人的耳朵。



    郑智就算这么站着,站在这五万人面前,似乎在向场下这五万士卒表达一个事情。



    台下五万士卒似乎也感受到了郑智无言的表达,台上那个站着一动不动的威武军汉,那个站在所有人前面的威武军汉,就是郑相公,就是所有人每天都能从队头都头口中听到的郑相公,就是平常同袍之间议论的那个郑相公,就是那个一战灭了西夏国的郑相公。



    就是在场所有人的大帅郑相公!



    就是在场所有人的上司郑相公!



    就是在场所有人需要毫不犹豫听从他的命令的郑相公!



    就是让在场所有人能每个月领到丰厚粮饷的郑相公!



    聚兵完成,身后的鼓声一停!



    空气中忽然发出一声巨响:“拜见郑相公!”



    随着巨响而出的,还有铁甲击打的声音,还有单膝跪地的声音。



    郑智微微抬了抬手!



    又是整齐划一的铁甲声音,所有人全部站了起来。



    郑相公依旧一言不发。



    不知过了多久,郑智忽然转头伸手。牛大连忙递上了郑智之前取下来的铁盔。



    郑智接过铁盔,慢慢戴到头上,铁盔冰冷刺骨的感觉直接传到耳朵与脖颈之上。



    郑智终于开口说话了:“按照顺序,从东往西,一个营一个营齐步通过将台!”



    台下上百令兵连忙翻身上马,把命令传达到每一个营指挥使的耳朵里。



    这是一场没有经过任何准备的阅兵分列式。



    待得将台之上的鼓声再响。



    从东边远远走来几百步卒,队列整齐,手持长枪,迈步而来。



    随后跟着另外一营的步卒,没有准备的阅兵分列式,在衔接之上并不那么严格准确,但是过程并没有丝毫拖沓。



    郑智就在将台之上看着从面前走过的一列一列的士卒,似乎这种仪式有着莫名的凝聚力一般,似乎也能给这些军汉带来一份荣耀,让这些本是社会底层的人爆发出不少的自信。



    郑智心中也在思索,关于军礼的改革应该推广一下了,虽然不一定用后世的抬手礼,但是也该有一个统一的军用礼节。军用礼节显然也能增加军人的荣誉感。



    现代的军礼起源,来自英国的海军,英国的海军打败了西班牙无敌舰队之时,英国女皇要上船犒劳海军,但是那个时候的英国海军基本都兼职海盗,所以英国的海军算是海盗组成的。



    海盗大多是粗鲁没有文化的底层人,也没见过几个女人,更没有见过多少贵族的女子,何况英国女王。为了怕这些海军的海盗士兵冲撞了女王,所以当时规定,女王上船的时候,所有海军士兵一律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不准去看女王。



    这便是现代军礼的起源。后来发展成了把手掌放在眼睛附近的太阳穴上,不论是怎么放,全世界的军礼多是大同小异。



    待得分列式结束,郑智挥了挥手,命令道:“全体解散带回!”



    便是五万人马,一个解散的命令,也要由上百的令兵四处奔跑。



    郑智走下将台,直往中军大帐而去,身后跟着几十文武官员。如今郑智的核心,已然发展到了几十人之多。



    大帐之中早已准备好了火盆,郑智做到首座,解去手上的皮制手套,这双手套是用羊皮做的,黑黄之色,是在灵州城下叫人缝制的。古代并非没有手套,奈何动物毛皮实在不够用,多用来制作大氅等御寒之物。士卒们御寒还多是用麻布包裹手掌。



    “往利族的人在何处?”郑智开口问道。



    裴宣连忙上前来答:“相公,往利族的人按照相公书信吩咐,皆在军营之中,两千一百二十人。”



    “往利的妇孺呢?还没到?”郑智再问。



    “相公,秦凤来信,说按照相公的吩咐,在西夏寻了往利的妇孺,大多都被相公远袭的时候杀了。只剩两三百人了。”裴宣又答。



    郑智点了点头,也是到此时才知道自己屠的部落里有往利部,便是当时郑智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踏平了那些部落。只道:“往利人现在谁是头领。”



    “相公,往利人的头领现在是往利杞的儿子往利德。”显然往利人的第一批被送到沧州来的,裴宣也收到了郑智的书信,往利人倒是没有受什么苦头。



    “嗯,把这往利德带过来!”郑智点头吩咐。



    裴宣闻言出大帐去带人。郑智又开口道:“把米真务也传过来!”



    令兵下去唤人。米真务最近几个月的处境实在不好,郑智出征了,整个米氏男子皆被解出了武装,软禁在了军营之内,米真务更是被单独软禁看押,不得见任何人。直到郑智胜利的消息传到沧州,米真务才稍微自由了一点,却是也被重重监视,便是一个不慎立马人头落地。生杀予夺都在裴宣与朱武两人身上。



    这种感觉显然是度日如年,当听到西夏国灭,甚至西夏所有皇族子弟皆被郑智屠戮一空。米真务便是更加消沉了下来,国破家亡,土地沦陷,甚至世间再也没有了党项,何以接受!



    米氏,已然成了这个世界的弃儿,成了这个时代的孤儿。再也看不到一点希望,再也没有了明天。那些反抗的念头,逃跑的动力。霎时间似乎都化为了乌有,一切的一切,心里最后的一点支柱,已然没有了方向。



    将台上见到的那个郑智,更是散发出一种无法战胜的感觉,这种感觉不断的冲击着米真务的内心,不断的打压着米真务的反抗之心。



    两人先后带到,各自跪在面前。



    郑智也不多说,直接开口道:“往利德,往利一族如今何去何从?”



    往利得比米真务大上几岁,一个十足的壮汉,显然成长的过程中各种食物皆是不缺,头上长起了许多发茬,下巴也有长长的胡须。



    听得郑智问话,往利得抬起了头,显然听得懂汉话,直接开口答道:“郑相公,我往利一族不知该何去何从。”



    往利得显然说的就是内心话,虽然现在在这几千里外的大宋河北,虽然每日吃得饱穿得暖,甚至还有好酒供应,但是往利得的心似乎死了一般。



    从随父出征开始,到同族儿郎损失殆尽,两万多汉子只剩两千,部族也被屠戮一空。忽然父亲莫名其妙被嵬名仁明刺杀在城头之上,自己也被关押起来,忍饥受冻。当时的往利得心中还有仇恨,恨着把自己部落推向毁灭的嵬名仁明,恨着屠戮自己部族妇孺的郑智。



    待得在大雪中挨饿受冻几天,奄奄一息之时,往利德知道自己也要死了,死得简简单单,死得没有一点意义。一切的一切,往利德的恨,恨得连咬牙切齿的力气都没有了。恨得只剩下等死,死便是解脱。



    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往利得,看到宋军冲入灵州城中,屠杀者本是同胞的党项人,往利德泛出了微微笑意,心中只感觉一股畅快,便是感觉死也有人陪,最好是有那个杀父仇人嵬名仁明陪,有那么葬送自己整个部族的罪魁祸首嵬名仁明陪葬,死大概也是值得了,更能解脱。



    嵬名仁明是死了,奈何往利德未死,宋人竟然把他救活了。



    这一切出乎了往利德自己的意料,也让活过来的往利德更加的迷茫。活着的还有身边两千同族子弟,救命的恩人却是那个屠戮自己部族妇孺的宋人。



    直到今天,往利德才第一次见到郑智,听得郑智问了这么一句话语。要说往利德想不想杀了面前这个郑智,为族中妇孺报仇,兴许往利德是有这个想法的,可惜太不现实。这个想法刚刚生出来,立马又烟消云散而去。



    郑智也没有预料到自己一问,往利德却是这么一句回答,却是这么一句回答,郑智已然明白了往利德心中的念想与感受。



    “你身为往利部的头领,还要为两千多往利人负责。既然你不知道何去何从,那便去沧北吧,先把族人安置在米氏以南十里处。某再给你送去几千党项女子与孩童。先把部落恢复起来。过得一段时间,某去沧北再来问你。”郑智说道。显然郑智不是好心,而是准备要拿捏这些往利人。家庭没了可以再次建立起来,女人没有了郑智可以再送,孩子没有了可以再生。郑智就是需要往利人重新燃起对于生活的希望,一切的一切再次回归到原来。创伤可以深埋在心底。家庭可以带来欢声笑语。



    看看现在的米氏部落,就是最好的证明,有了新的孩子,就有了新的希望。有了新的希望,就是郑智拿捏的筹码。



    往利德并未多想,也不可能想到郑智心中的恶毒。甚至身在其中的米真务都从来未把自己的新部落往这方面去想。



    往利德也还是那般迷茫的模样,郑智挥了挥手,往利德便被人带了下去。



    郑智眼神已然盯到了米真务身上。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宋好屠夫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