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宋好屠夫》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百五十章我那兄弟最是义气(四千)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宋好屠夫》 作者:作品集

第五百五十章我那兄弟最是义气(四千)更新时间:2017-12-20


    雪已停了好几日,中华大地上的恩怨情仇上演了几千年。面对历史,多几分缅怀,也多了几分漠视。



    长青树木身上的积雪慢慢消融,融到一定的地步就会有大块的积雪从空中掉落,遇到无数的枝丫之后分解成许多碎屑与小块。



    下雪冷,融雪更冷,积雪在消融的时候会带走许多空气中的热量。阳光才刚刚出来,燕京的气温还在零点之下。



    南城之外十多万人开始在呼喊声中排着队列,东西北城之外都有几千铁甲。



    这座巨大的燕京城已经陷入重围,黑云压城城欲摧。契丹大辽国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压上来了。



    南城之外的将台搭建得极为宽敞高大,郑智迈着厚重的步伐走上将台,落座在铺着虎皮的座椅之上,面前还有烧得火红的炭火。



    郑智脱开了羊皮手套,把手放在炭火之上,温度带来的感觉让郑智极为爽快,左右站得笔直的亲兵却是冻得脸颊通红。



    吴用与李纲在将台头前的边缘来回奔跑,接受着一份一份的文书,也发出许多文书。



    一切有条不紊,这支军队与这支军队运作的系统早已成熟,所有人各司其职,所有人都能做好自己本分之内的事情。



    “相公,一切就绪。”吴用上前来禀报道。



    郑智抬头看了一眼刚刚升起的太阳,左右扫视一下满前一望无际的战阵,开口说道:“先把城门轰开。叫郭药师攻打城墙。”



    “遵命!”吴用恭敬答道。兴许此时的吴用也有一种荣耀在心中,十多万人的部队,军令从他口中传出,对于个人来说,本身就是一种荣誉。



    城门轰开并不难,却是这城门可不能随便进,进得城门会面临一个四面都是高墙的狭小瓮城,进去之后便会四面受敌。



    城墙才是重点,只要攻上了城墙,这个瓮城也就没有了作用。



    鼓声起来,头前八千常胜军,抬着无数的长梯,架着盾牌开始向前。身后床弩火炮已然还在发力。



    兴许这八千常胜军里,大多数人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攻打燕京这座城池。



    郭药师更是亲自立在阵头,与麾下士卒一起往前,便是怕麾下的士卒不卖力。这八千人便是郭药师安身立命之本,若是这一战展现不出麾下士卒的威力,郭药师在那位郑相公面前,也就再也没有了脸面可言。



    大宋朝越发衰弱的实力,其实在今日这战阵之上也有表现。当年攻打灵州城,大军可以在灵州城下不慌不忙准备上好长一段时间,无数的匠人打造着各种攻城的巨大器械。



    当时那一战,动员了整个大宋朝的人力物力,用足够的人力物力打败党项人。



    今日到得燕京城,这一切都一去不复返,不说全国而来的匠人与配军,就是粮食都要靠郑智自己筹措,如此一比,差距太大。



    箭雨与弹丸从城头上移开之后,无数的辽人站上了城头,郭药师也到达了城墙之下,一场攻坚战已经开始。



    郑智坐在将台之上,看着远方惨烈的大战,连连点头,口中还道:“郭药师倒是不错,可堪一用。”



    已经到得身旁一起烤火的李纲答道:“未想辽人之兵比我朝州府之兵强悍许多,当初听闻辽人几十万人打不过女真一两万,直以为这些辽人都是贪生怕死之辈。若是没有相公麾下的人马,此战结局不堪设想。”



    郑智听言点点头道:“已经到了燕京,辽人已经不在话下。将来要面对的便是女真人了,以后要考虑的便是如何与女真人打交道了。”



    郑智对于女真人的战力有一个直观的认识,当年粘罕在密林之中与渤海人作战,女真人个个如野兽一般,不需阵型,不要指挥,漫山遍野追杀着无数的渤海人,便是当初郑智也震惊无比。



    人与人,终究是有差距的。当一个人从小在丛林中长大,面对的都是丛林里的威胁,能顺利长大成人已然就是很大幸运,看惯了生死的女真人,在熊与虎的口中夺取食物,为了每一顿饱饭都能用生命去争夺,这样的人,上阵打仗会是一个什么模样,足以想象。



    越艰苦的生长环境,便生长着越坚毅的人。生女真的传统便是面对死亡的从容。



    史上在位最短的皇帝也出自女真金国,一百年后,金国在蒙古与南宋的夹击之下,国亡在即。皇帝刚刚登基半天,登基典礼都没有结束,便冲入阵中战死。金国的亡国皇帝,也算得上是历朝历代比较壮烈的。



    “相公,以后面对女真,必要时时防备,不可有一刻松弛。此事也要与陛下禀奏清楚,以免陛下于东京不知其中利害,交恶了女真。”李纲说道。



    李纲似乎还不明白郑智与东京的关系,亦或是李纲并没有真正认识到郑智与东京是个什么局面。大军之中,也多与李纲一样,只因为打完这一仗,之前所有的事情都没有了,自家相公回了东京自然会加官进爵,所有人也会跟着郑智加官进爵。



    这种想法也是人之常情。中国自古以来就有以功抵过的惯例,何况郑智犯的这点过错在众人心中也算不得什么过错,与郑智灭亡辽国,夺回燕云十六州的功劳相比,压根就算不得什么。



    郑智回头看了一眼李纲,开口说道:“哼哼。。。伯纪,这大宋朝,哪里还有某立锥之地?”



    李纲闻言一愣,似乎并不明白郑智所说,又道:“相公,此战胜后,大宋一百六十年夙愿达成,普天同庆,朝野同喜。相公为何出得此言?”



    “伯纪,你可知东京的官家已经下旨,拿某革职查办,戴罪进京受审?若不是鲁达在路上截得这道旨意,如今圣旨已经到了燕京城下,你说某是继续领兵攻打燕京还是听旨戴上铁链回京请罪?”郑智直言不讳。



    有些事情,也到了摊牌的时候了,麾下那些跟随好几年的军将倒是好说一些。但是李纲这个正统的进士,读了二三十年圣贤书的人,郑智少了许多把握。摊牌不为绑架李纲,而是给李纲最后一个选择的机会。



    李纲闻言大惊失色,口中急道:“相公,东京岂可如此行事?大战当前,若是没有了相公,不说此战如何,便是粮草辎重供应也会立马中断,十几万大军岂不是要作了鸟兽散去?一百六十年夙愿,岂不是化为乌有。官家此举不妥,东京诸公也不知轻重,何以如此可笑。国家存亡大事,如此安排,比之孩童都不如啊。。。”



    李纲说得痛心疾首,在李纲心中,自然是向着郑智的,只因李纲参与了这场战争前前后后所有的环节,了解这场战争所有的大小事情。不说情感上,便说这么久的努力,李纲也不想前功尽弃。



    李纲进入官场之后,几乎所有的差事都是围绕着这场大战,其中的酸甜苦辣太多太多,费尽了多少口舌,跑了多少路途,多少次在马背之上磨破了双腿,多少个不眠之夜,多少次的焦头烂额,又有多少人为了这件事情失去了性命。



    之前知道蔡攸带兵去拿郑智家眷,李纲已然气愤至极,此时再闻此事,李纲话语都少了几分收敛,直说皇帝此举不妥。



    郑智点了点头道:“而今于我,只有一条路,便是硬着头皮撑下去,打败辽人,阻挡女真。用兵威弹压燕云十六州,控制郭药师这种两面三刀之辈。如履薄冰,东京之事只能暂时抛在脑后。将来是死是活,史书是忠是奸,便留待后人去说。”



    李纲闻言,看着郑智,眼中已有热泪,此时才知道面前这个汉子到底背负着什么,才知道其中的压力之大,只道:“相公忠义,不论之后谁人如何去说,下官一定秉公而言,不教宵小之辈污了相公威名。”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且先打赢此战再说其他。”郑智淡淡说道,眼神只看前方不断往城头上攀爬的士卒。耳中只闻那惨烈无比的哀嚎。



    人发出的惨烈哀嚎,实在太过可怕。一个人要如何才能对这种声音充耳不闻?要见多少生死?要练就多么坚硬的内心?



    在城头之下不断来回的郭药师,也在不断回头去看,看那将台之上稳坐的郑智。



    单靠八千常胜军,城头显然是攻不下来的,郭药师心中清清楚楚,但是郭药师还是带着麾下攻城,便是要做给郑智去看。



    却是郭药师也心急如焚,不知这位郑相公如何才会满意。心中更怕这位郑相公真就把自己麾下八千人全部消耗在这坚城之下。



    许久许久,郑智已然稳坐,看着头前不断从长梯上栽倒下来的士卒,没有任何动作。



    郑智只在绞尽脑汁去想该如何打破这个坚城,忽然郑智站起身来,开口喊道:“鸣金收兵,吩咐沧州兵准备!所有骑士上马!”



    郭药师终于盼来了鸣金收兵之声,长舒一口大气,调头就走,身后还有许多士卒竖着木盾给郭药师抵挡城头之上射下来的箭矢。



    往北四百里,完颜阿骨打二子完颜斡离不与粘罕带着万余前锋兵临松亭关。松亭关一破,再破古北口,便入燕云了,燕京不远。



    完颜斡离不便是史书之中的完颜宗望,也就是完颜宗弼金兀术的二哥,金兀术之前,斡离不便是金军的代表,擒拿徽、钦二帝之人就是他。粘罕就是完颜宗翰。



    金人的临时营寨也极为简单,与党项人的篱笆寨没有多大的区别。



    一份军情到得大帐之内,看得粘罕大笑不止,开口笑道:“二太子,你快看看,我那兄弟郑智已经在围攻燕京了。”



    斡离不接过来看了看,开口道:“哈哈。。。一路长驱直入,直扑辽人燕京,好汉子。此番辽人便是挡不住我等了,只可惜当初没有见过这个宋人郑智。”



    粘罕闻言大笑,又道:“岂不就是好汉,当初在辽阳府之时,与之并肩一战,着实畅快,其麾下的汉子也都不差。兴许过不得多久就能再见到他了,定要与之不醉不归。二太子不知,那郑智身上的好酒,喝一次,想一辈子啊。那等好酒才是我女真汉子该喝的酒,辽人的酒实在寡淡。到时候再送一堆契丹小娘子给他,哈哈。。。。”



    “是何等好酒,让你这么长时间念念不忘。待得明日破得此关,好好见一见这个宋人!”斡离不也笑道,对于美酒,心中也有几分憧憬。



    金宋两国,一个南,一个北,中间夹着一个辽国。此时还未到张牙舞爪之时,自然谈不上仇恨,更谈不上开战。对于斡离不与粘罕而言,眼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灭亡契丹。



    世人只知女真与宋有灭国之恨,有血海深仇。却是不知刚从白山黑水之中出来的金人,其实也是自卑的。对于辽,对于宋这样的国家,金人是有文化上的自卑的。金人能承受辽人几百年的压榨,也是因为这种自卑。



    女真不是不敢死,不是不敢怒,但是几百年来都未真正反抗辽人,就是因为辽人文化上的先进,从辽国来的东西极为精美,辽国人穿的衣服极为华贵,辽国人的马匹更多,吃得刚好,有文字,有书籍,有一切原始部落没有的东西。



    阿骨打的反抗,是在忍无可忍的时候发出来的,起兵之初的阿骨打,也是抱着必死之心,从来不会想到会有今日,能把辽人打得落花流水。阿骨打无数次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死了,只是阿骨打面对死亡的时候没有沮丧,而是保持了面对险恶大自然的那一份从容不迫。这份从容造就了这个大金国。



    “哈哈。。。不止好酒,听说宋人还有许多美味的食物,比辽人的食物精美百倍,也好吃百倍。我那兄弟郑智与辽人不一样,辽人从来不把我等当人,我那兄弟最是义气,一定会好好招待我们。”粘罕心情极好,脸上都是笑容。



    “辽人不把我女真当人,我们便把辽人也都当牲畜。郑智若是真如你所说,这个兄弟,倒是值得一交。”斡离不开口说道。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宋好屠夫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