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5章 同乡岑参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55章 同乡岑参更新时间:2018-01-08


清湖碧水,蓝天白云下,托云堡外大量的牛羊马匹分散才草场上、湖边悠然吃草,好一副塞外风光的画面。湖边营地,骑士们训练着骑射、骑战和马术;堡内校场内操练呐喊声震耳欲聋。



    突骑施人战败之后过了一个多月,此时已经是十一月中旬,这段时间以来,托云堡周围的天气一直不太好,不是寒风呼啸、阴云密布,就是大雪纷飞。这几天好不容出太阳,赵子良趁着天气好来到托云堡出关城门口巡视。



    从安西各地来的各路商旅不停地从城门口出境,也有商旅从关外入境,赵子良顶盔贯甲,握握横刀站在城门楼上看着商旅在城门口川流不息。



    这时从堡内方向走来一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穿着一件有血破旧的无袖羊皮袄、背着包袱、腰间悬挂一柄文士剑,头戴方巾,大袖飘飘,脸有风霜之色。



    年轻人走城门口,立有兵士上前盘查,他拿出通关文牒递上,城门什长翻开通关文牒看了看,又抬头看了看年轻人,问道:“哪儿人?”



    “祖籍南阳、后迁居江陵”。



    “出关做什么?”



    “游历西域边塞之地!”



    在城楼上的赵子良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这口音好像跟家乡口音一样,又听见“江陵”等音,低头一看,却见是一个年轻书生,想了想对护卫道:“去,把那年轻人请过来,我想见见他!”



    “诺!”



    此时城门什长已经检查和盘查完毕,将通关文牒还给年轻人,允许他出关,年轻人收好通关文牒,刚要出关而去,且听见一声:“且慢!前面那位书生留步!”



    听见这声音,城门口兵士们立即拿起兵器对准年轻人,年轻人脸色一变,扭头一看,见是一个全身着甲的兵士手握腰刀快步走过来。



    护卫看见士卒们都用兵器对准年轻人,立即挥挥手,让兵士们都收回兵器,走到年轻人面前拱手道:“这位书生,我们堡主有请!”



    年轻书生一连愕然,随即纳闷道:“贵堡主是何人?为何请在下?”



    “书生去了就知道了,请!”



    年轻人无奈,值得随护卫前往。



    来到城楼上,年轻人就看见一个身量高大的威武战将披着披风立于箭剁之后,他拱手作揖道:“不知这位将军找在下何事?”



    赵子良转过身来,打量了年轻人一会,笑道:“先生不必客气,某镇守在这托云堡数年,一直不曾回家,对家乡甚是思念,适才某闻城门下传来几句家乡口音,便知道遇到了家乡人,先生可是江陵人士?”



    年轻人也颇感意外,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他连忙道:“正式,在下岑参,祖籍南阳,后迁居江陵,见过将军!”



    “岑参?”赵子良一听,怎么感觉这个名字有点耳熟,细细一想,很快便想起来了,岑参不就是唐朝著名的边塞诗人吗?此人与高适并称为高岑!原来是他!



    赵子良笑道:“原来还真是同乡,在下也是江陵人士!对了,不知太宗朝宰相岑公文本大人与先生有何关系?”



    岑参一想,岑文本不就是自己的曾祖父吗?原来这将军竟然还知道曾祖父的名讳,连忙道:“正是区区不才的曾祖父!”



    “不想公子竟是名臣之后!失敬失敬,某昭武校尉、托云堡堡主赵子良有礼!”赵子良说完施了一礼。



    岑参连忙还礼道:“原来是赵将军,在下也想不到会在这边塞之地遇到同乡,真是可喜可贺!”



    赵子良对身边护卫道:“去准备一桌酒菜,某要宴请岑公子!”



    “诺!”



    岑参急忙推辞:“这怎么好?将军,不必太客气了!”



    赵子良笑道:“公子此言差矣!某多年不曾回家,对家乡甚是想念,如今在这边关之地遇到公子,自然是倍感亲切,某也正想向公子打听一下家乡的情况,还请公子不要推辞,不吝赐教才好!”



    岑参见盛情难却,只得答应。



    两人遂来到赵子良的住处,赵子良请岑参坐下,叫人送上茶水,在屋子里烧起热烘烘的粪坨取暖,又叫人去把贾崇瓘、赵崇玼、霍堪、魏猛、何其中等人叫过来作陪。



    不一会儿工夫,酒菜都端上来了,屋子中间的火盆烧得很旺,将整个屋子都哄得暖暖的,一路风餐露宿的岑参此时感觉浑身上下暖洋洋的,舒适极了。



    贾崇瓘、赵崇玼、霍堪、魏猛、何其中等人来了之后,赵子良起身给双方介绍:“来来来,诸位,某给你们介绍一位贵客,此乃某的同乡岑参公子,岑公子的曾祖父就是太宗朝宰相之一的岑公文本大人!”



    “啊呀,原来岑公子乃名门之后,失敬失敬!”众人纷纷施礼说道。



    赵子良又向岑参一一介绍手下副堡主、各队正、副队正。岑参又一一跟霍堪等人见礼。



    都互相认识之后,赵子良招呼众人就坐,并端起酒杯对岑参道:“来,诸位,我等都敬岑公子一杯,为岑公子接风洗尘!”



    岑参受宠若惊,他父亲曾担任过晋州刺史,在他十岁时,父亲去世,那时起,就开始家道中落,自父亲死后,他何尝受过这般礼遇?去年去长安找伯父、宰相岑羲投书求仕不成,还倍受冷落,这让他倍感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于是他奔走京洛、漫游河朔、游历西域边塞等地。



    岑参立即起身端起酒杯连声道:“不敢不敢,诸位将军盛情,岑参感激不尽!”



    酒过三巡,赵子良问道:“公子,托云堡距离江陵何止万里之遥,公子为何跋山涉水前来这边塞苦寒之地?”



    岑参闻言放下酒杯,拱手道:“不瞒将军,参读书十几载,自问还算学业有成,于是去岁便前往长安寻我伯父岑羲投书求官,以便出仕为皇帝、为朝廷效力,却不想我学业不精,不但求官不成,反被羞辱了一番。我便出走长安,在各地游历,先后去过东都洛阳、河朔和河西之地,最近听闻突骑施人在边关滋扰生事,所以就过来看看”。



    “原来如此!”赵子良点点头,说道:“公子果然有大智慧,吾常人听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既然公子都这般,想来这话是不错的!只不过,如果公子想要出关去西边,最好还是三思而行!”



    岑参不解,问道:“为何?”



    霍堪笑着解释道:“公子有所不知,一个月前突骑施人聚齐五千大军前来突袭我托云堡,被堡主带三百骑兵在真珠河畔偷袭,歼灭一千五百人马,突骑施人抵达托云堡城下之时,堡主又在托云堡城下接连斩杀敌军七员大将,并趁势大破突骑施数千骑兵,追杀上百里,突骑施五千人而来,最后却只数百人得以逃脱,心中必然是大恨,公子此时出关去西边,危险性将大增!”



    岑参大为震撼,没想到一个月前这里发生如此大战,眼前这位同乡竟然有如此武功和胆魄,他起身整了整衣裳对赵子良施了一礼,说道:“不想将军骁勇远超常人,参佩服万分!只是前往西域边塞游历,是在下早就定下的,在下的心愿是一直想去看看火山云,天山雪,热海之蒸腾,瀚海之奇寒,狂风卷石,黄沙入天等异域风光,在下只不过是一介书生,想那突骑施人就算再也野蛮,也不会为难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之人!”



    赵子良听了岑参这话,就知道劝他不动,只得举杯邀他共饮。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