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93章 铲除爪牙(2)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93章 铲除爪牙(2)更新时间:2018-01-08


夫蒙灵詧也觉得独孤峻是一个干才,如果不清楚其中的缘由就对他动手,确实是太可惜了,权衡一番之后,他对王滔道:“去把独孤峻找来!”



    “诺!”王滔答应,转身离去。



    不久,王滔带着独孤峻回来了。



    独孤峻走到堂中向夫蒙灵詧行礼:“参见将军!”



    “坐!”



    “谢将军!”



    夫蒙灵詧也不避讳,直接开门见山问道:“孤独,你替本将军打理军械粮草等事务的时间不短了,本将军深知你的为人,只是近些时日以来,你为何疏远本将军,而投靠了那边缘?难道本将军得罪过你,又或是苛待于你?还是你觉得跟着边阉有前途一些?”



    独孤峻闻言,顿时扑倒在地上嚎啕大哭,“将军待我恩重如山,我却忘恩负义、助纣为虐,峻实在是罪该万死啊!实不瞒将军,都怪峻一时糊涂、被猪油蒙了心,从府库中贪墨了一些银钱,不知怎的被边阉抓住了把柄,边阉就以此要挟峻,峻担心事情败露受到将军治罪,因此······请将军斩了我吧······”。



    原来是这么回事!众人面面相觑。



    夫蒙灵詧脸色一沉,“你拿了多少?”



    独孤峻泣声道:“那日拙荆病重,郎中开了几副好药,却需十五贯钱,峻一时拿不出来,为了救拙荆性命,峻情急之下就从府库挪用了十五贯,心想事后再补上,却不想怎么被边阉得知,他一口咬定峻贪墨了这笔钱······”



    十五贯钱就将一个高官逼成这样,这其实也不全是边令诚的错,与他自身有极大的关系,独孤峻此人爱惜名声、珍惜羽毛,清廉如洗,边令诚正是抓住了他这个弱点才逼迫他就范的。



    夫蒙灵詧叹道:“你缺钱怎么不跟本将军说?这原本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你只要跟本将军说一声,就完全没有后来的事情了!”



    判官刘眺站起来笑道:“将军、独孤大人,既然此事原本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事,此时也说开了,你们二位之间的嫌隙也就没有了,而且那事便不再是把柄,如果边令诚再以此追究罪责,将军只需跟他说独孤大人早就跟您汇报过此事,您已然知晓,挪用的十五贯钱已经补上,如此一来,边阉也只能干瞪眼,独孤大人也不用再受到挟制!”



    夫蒙灵詧看向独孤峻,说道:“独孤啊,你是个人才,这几年来,你在本将军身边帮了不少忙,本将军能够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你的功劳甚大,本将军一直在想,日后本将军主外,你主内,你我二人配合默契,立下不世功业,也可成就一段佳话啊!”



    独孤峻痛哭流涕,五体投地道:“将军厚爱,峻羞愧难当!此生无以报答,日后峻定当唯将军马首是瞻、忠心不二,如负将军,必遭天谴!”



    夫蒙灵詧大惊,立即从案几后面走过来将独孤峻搀扶起来,让他在一旁就坐,又令人端上酒肉。



    回到位置上,夫蒙灵詧冷着脸沉声道:“哼,边阉仗着自己是从宫里出来的人就不把本将军放在眼里,肆意插手本镇军务、结党营私、妒贤嫉能、陷害忠良!本将岂能在容他如此胡作非为?先剪除了他的羽翼再说,只是不知道又有哪些人被他拉拢过去了,这倒是难事一件!”



    独孤峻正内疚万分,闻言心中大喜,这正是在夫蒙灵詧面前表忠心的时候,他当即站起来拱手:“将军,那边阉自认为拿住了属下的把柄,因此也没有什么事情瞒着属下,属下对于那些投靠他的人知之甚详,请将军让人送来文房四宝,属下现在就将那些人的姓名录下来!”



    夫蒙灵詧大喜,叫道:“准备文房四宝!”



    有下人很快拿来文房四宝,独孤峻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写了二十多个人的名字出来,夫蒙灵詧一看,刹那间惊出一身冷汗,原来整个疏勒镇的所有军事单位、驻地和各个关卡都有人投向了边令诚,甚至有几个大的军镇守捉使都是边令诚的人!



    夫蒙灵詧越看这些名字,心里哇凉哇凉的,以往几个他极为信任、并且不遗余力提拔起来的人都倒向了边令诚。



    “枉本将军煞费苦心大力提拔,竖子,竖子啊!”夫蒙灵詧气得脸色乌紫,捶胸顿足不已。



    程千里等人纷纷劝道:“此等忘恩负义之辈,乃十足之小人,将军不必怜之!”



    刘眺献计道:“将军,当务之急如何处理这些人,下官以为,对于这些人当中手脚干净的,把他们调离原职,安排一个闲职给他们,对于那些手脚不干净、又胡作非为之人,如果有证据就立即将他们抓起来投入大狱,没有证据暂时不能动,调离原职即可!”



    程千里闻言马上叫道:“为何不能动他们?要动他们还需要证据吗?”



    夫蒙灵詧抬手事宜左右两侧将校和官员们安静,他道:“边阉此人可不是省油的灯,他有单独上奏之权,如果我等没有证据就动那些人,你们以为边阉会睁大眼睛看着我们动手而无动于衷吗?但是如果我们有证据就不同了,手掌法度、典章制度处置不法之人,光明正大,谁敢说三道四?”



    众人纷纷点头,一起拱手行礼:“将军英明!”



    遍城,在疏勒国的东南部,位于遍城州的东部,徙多河(今叶尔羌河)将遍城州与于阗镇的碛南州分隔开来。



    遍城城西军营内,将士们正操练得热火朝天,一个三十余岁的中年将军手握剑柄站在校场将台上一动不动地看着台下将士们演练阵法。



    中年将军姿容俊美、颇有儒将之风,他身穿明光铠、披着大红披风、头戴红缨头盔,身后站着几个校尉,点将台两侧有十几名扈从,个个衣甲鲜明!



    中年将领观看了一阵,正要下令转换阵型,这时一个小校从远处快步奔跑过来在台下拜倒:“启禀高将军,镇守使夫蒙将军带着扈从来了,现已经进入营门,末将特来禀报!”



    中年将军闻言吃了一惊,连忙对身后侧一个校尉吩咐:“操演继续,其他人等随我去迎接夫蒙将军!”



    众校尉起身应答:“诺!”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