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41章 国王的礼物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141章 国王的礼物更新时间:2018-01-08


    三月十八日,赵子良等人在史国休整几日后继续启程前往西方,史国大王斯谨提率百官送到城外十里。



    赵子良勒住战马,斯谨提拱手道:“大王,我们大唐有一句话叫‘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大王和百官们还是请回吧!”



    斯谨提点点头道:“既然如此,本王就不远送了!来人,把本王敬献给天朝皇帝的礼物送上来!”



    一个大臣挥挥手,数辆马车驶上前来,第一辆马车很豪华,但看不见里面是什么,第二辆和第三辆马车上各有一个大铁笼子,第二辆马车的铁笼子装着一头雄狮,雄狮在笼子里乱走,用凶恶的眼神盯着赵子良等人,第三辆马车上的铁笼子装着三只火鼠,正吱吱乱叫。第四辆马车上装着其他一些土特产,都是大唐没有的稀罕物。



    赵子良指着第一辆马车问道:“大王,这是......?”



    斯谨提挥了挥手,一名侍从上前拉开马车上的帘子,只见马车内坐着一名盛装女子,那女子长得绝世姿容,美艳不可方物,再加上浓厚的异域风情,看得赵子良等人不停地吞口水。



    斯谨提很是得意,介绍道:”她是本王的外孙女儿,父亲是曹国人,母亲是本王的大女儿,她在我史国出生,因此既是曹国人,也算得上是史国人,怎么样,将军,她长得如何?”。



    赵子良呆呆道:“倾城倾国!”



    “哈哈哈......其他礼物都不算什么,就这女子不仅生得美貌绝伦,且调得一曲好胡旋舞,乃是我史国的国宝,如今本王把她先给唐皇,聊表敬意!”



    赵子良连忙拱手:“末将代我皇陛下多谢大王美意!大王请回吧,末将等告辞!”



    “将军慢走,咱们八月十五在碎叶城下再见!”



    赵子良挥挥手,使团离开史国,继续向西前进。



    如果从史国继续往南二百里乃是大名鼎鼎的铁门关,两侧都是高山峻岭,岩壁呈玄铁色,设有门扉,用铁加固,户窗之上悬有大量铃铛,如有人夺关,其铃便响,因为它的险固,所以以铁门关为名,这个铁门关可不是国内的铁门关,而是在后世的乌兹别克斯坦南部。



    过了铁门关,在往南就是吐火罗国,一百多年前玄奘西游的时候,吐火罗就由于王族绝嗣而国内豪酋林立,分为二十七小国。这二十七小国平常摩擦不断,但都对大唐还是比较忠顺。



    赵子良一行人却没有继续往南,而是往西,距离史国西边一百八十里处的独莫河边上有一小国名叫小史国,也称那色波。



    抵达那色波的前一天,使团在独莫水旁扎营,从史国出发之时,赵子良一直安排陈清莹母女俩负责照料斯谨提的外孙女的生活起居,那女子却是不好伺候,经常弄得陈清莹母女俩很烦恼。



    刚开始两天,此女大吵大闹,乱发脾气,不吃不喝,人都瘦了一大圈,后来总算喝点稀的,也不吵不闹了,但此女的表现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爆烈,就像一匹烈马变成了焉哒哒的病马,整个人变得沉默寡言,两个随侍的侍女急得团团转,不住的劝解,却是没有什么效果。



    “将军,您快想想办法吧,那女子如果再这么下去,只怕过不了多久就得死在路上啊!”陈清莹有些忧虑的对赵子良说道。



    赵子良闻言皱起了眉头,起身向外走去,陈清莹愣了愣,连忙跟着出去,两人很快来到马车旁。



    赵子良对马车挥了挥手,陈清莹立即上前撩开帘子,马车内那女子和两个侍女出现在眼前,果然憔悴了很多,这可是史国国王斯谨提献给玄宗皇帝的美女,如果路上出了事,他这个游击将军只怕性命难保。



    门帘被撩开后,马车上的女子缓缓抬起了头,当看见身材高大魁伟、一身威武甲胄、满脸煞气、手握刀柄的赵子良时显得很是害怕,整个人都忍不住向后缩了缩。



    赵子良看见对方的反应,意识到自己可能吓到对方了,他后退了一步,握着刀柄的手也放了下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子:“......”



    没反应?赵子良有些纳闷,这时陈清莹说道:“将军,她听不懂我们的话”。



    听不懂汉语?草,这怎么沟通?赵子良抓了抓后脑勺,想起来了,巴鲁那家伙不是粟特人吗?他对身后一个扈从道:“去把巴鲁喊来!”



    “诺!”



    巴鲁很快赶了过来,“将军,您找我?”



    赵子良点了点头:“嗯,本将军有些话想跟她说,但她听不懂本将军的话,你来充当译者!”



    巴鲁答应:“是!”



    赵子良对那女子噜了噜嘴:“你且问她,叫什么名字!”



    巴鲁照做,用粟特语问了一遍,那女子迟疑了一下,还是叽里咕噜说了一句,巴鲁便翻译:“将军,她说她叫野那,曹野那!”



    赵子良摸着下巴道:“曹野那?这名字怎么听着怪怪的?又有点熟悉的感觉?他父亲姓曹?”



    巴鲁解释道:“将军,野那这个名字在我们粟特人当中是比较常见的名字,它的意思是‘最喜欢的人’,男女都可以叫这个名字,无非是说男人长相精神,女人长得漂亮!至于姓氏,曹国人都姓曹,康国人都姓康,米国人都姓米,我们粟特人都是以国号为氏”。



    “原来如此!”赵子良恍然大悟。



    中原自古以来就有姓曹的,而从中亚曹国前往东方的胡人们一般都会把自己是姓氏写成曹姓,与原本中原曹姓人一样,姓康、姓米、姓石、姓史、姓安的人当中也有相当一部分是从中亚昭武九姓前往中原的胡人汉化而成,因此如果不从地域上进行详细的考证,一般很难区分他们究竟是中国原居民还是从中亚迁到中国的粟特人后裔。



    这时赵子良突然想起了什么,“等等,曹野那?曹野那?《新唐书》的《诸帝公主传》记载:‘寿安公主,曹野那姬所生。’寿安公主是玄宗皇帝的女儿,小名叫虫娘,因曹野那姬只怀胎九月就生下她,让玄宗以为她会早夭,下召让她从小穿道士服。难道此曹野那就是后世史书中记载的玄宗的‘洋贵妃’曹野那姬?姬是对有尊贵身份且长相美貌女子的尊称,称呼她叫曹野那姬毫不为过,这个女人完全有可能是史书记载的那个曹野那姬啊!”



    想到这里,赵子良不由多看了曹野那几眼,心里想着万万不可让这个曹野那出事,必须安全奖她送到长安。



    心里琢磨了一阵,赵子良对巴鲁说道:“跟她说,不管她是什么原因不肯吃喝,自从她被史国国王送给我国皇帝开始,她的命就不是她自己的了,如果因为她自己的原因在路上出了什么变故,我国皇帝一定会迁怒于史国和曹国,到时候天朝大军兵临城下,曹国和史国就会生灵涂炭,既然史国和曹国都无法幸免,她的父母亲人只怕也不会好过,让她想清楚,是由着自己的小性子胡来,让史国和曹国遭到无谓的损失,还是打起精神吃东西,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也同时保住了曹国和史国”。



    巴鲁马上用粟特语把赵子良的话翻译了一遍,曹野那听了之后神情愣住了,随后脸色变得凶戾,挥舞着双手大喊大叫。



    巴鲁扭头对赵子良道:“将军,她说你们不能这么做,她既然是已经被送还给了贵国,就与曹国和史国没有关系,贵国如果这样做就是强盗行径!”



    赵子良叹了一口气,对巴鲁道:“告诉她,做决定的不是本将军,而是高高在上的皇帝,谁也无法揣测皇帝的心思,如果她不想连累其他人,最好在这一路上还是保重好身体,否则谁也不敢保重皇帝听到她出事的消息会下达什么召令!”



    这次曹野那听了巴鲁的翻译之后久久没有说话,足足过了五六分钟,才拿起马车内一张小几上的稀粥喝起来。



    看见曹野那终于开始吃东西,赵子良总算是放下心来,高兴之余,他下令下午就不走了,让所有人原地扎营,让将士们在河边洗澡洗衣服,洗去一身尘土和疲倦。



    那色波国对使团的态度一般,用应有的礼节接待了赵子良一行人,但在赵子良提出要那色波出兵攻打突骑施时,那色波王很干脆的拒绝了他。



    从那色波国沿着独莫河向西北方向走二百五十余里就是安国都城阿滥谧城,再从阿滥谧城向东北方向走一百五十余里就是东安国,从东安国往东南方向走一百二十余里就是何国。何国将东粟特和西粟特连接起来,处在东西粟特的中间位置,康国、曹国、米国、史国、史国都是东粟特,而安国、东安国、戊地国、穆国、火寻国都是西粟特。



    赵子良一行人从那色波出发,途中经过安国、东安国、何国,抵达西曹,绕了一个圆圈之后回到了康国都城萨末建城,却是没有再往西边的戊地、穆国、火寻国,正如史国大王斯谨提预料的那样,那色波、安国、东安国和何国都没有答应赵子良出兵攻打突骑施。



    饶了一圈回到康居国都城萨末建的时候,已经过了近两个月,到了五月中旬,眼见距离八月十五只有三个月的时间,赵子良也不敢再耽搁下去,在萨末建城休整了两天之后顺着原路返回,却是没有再走石国,而是从曹国沿着药杀水向东北方向一直前进,到珍珠河下游只在拔汗那国的边境上略作停留就向东返回托云堡。



    原本赵子良还打算让使团先行回疏勒镇,他自己准备带一些人化装成商队前往突骑施侦查地形和军事力量部署以及防御设施情况,但考虑到队伍中多了曹野那这个重要人物的安全,他只能放弃了原来的打算,直接领着使团经过拔汗那国回到了托云堡。(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