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18章 上任城门官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218章 上任城门官更新时间:2018-01-08


    四月十五日,赵子良等一行人回到了长安,次日赵子良就送走了准备返回碎叶城的郑三,而后来到左监门卫署衙报道。



    赵子良的职务是金光门中郎将,这个职务负责整个金光门的安全、巡查进出检查制度、城门启闭制度执行情况。



    唐朝施行门籍制度,对外郭城门、皇城门、宫门的开启和关闭都有着严格的规定,主要由左右监门卫负责,左右监门卫负责宫殿、诸门禁卫及门籍之法,中郎将负责宫殿城门的巡警事务及检校出入等工作,左监门将军负责检查进城、进宫者,右监门将军负责出城、出宫者。



    实际上,外郭城门根本就没有中郎将,只有左右监门卫分别派出的两个城门校尉负责安全巡查事务,一个管进,一个管出,城门的开启和关闭由专门的城门郎负责,城门郎掌管着开启和关闭宫门、城门的钥匙,而金光门中郎将是李隆基专门给赵子良设置的职务,统领左右监门卫派在金光门的城门校尉和城门郎。



    门籍制度下,唐朝不仅对进出宫门、皇城门和京城门以及各门开启和关闭有着严格的规定,而且对夜间行人不准随意在街上行走有着严格的规定。



    每日凌晨1点40分,承天门鼓声响起,京城各外郭城门开启,进出京城内外的百姓、官员们通过检查后可以进出京城内外,皇城门的开启大约是凌晨3点24分,宫门的开启还要稍晚一点点,一般来说,各门开启的时间是有先后的,外郭城门先开启,随后是皇城门,最后才是宫门,关闭时间顺序则相反,宫门先关闭,皇城门次之,外郭城门最后。



    每日黄昏时分的17点38分左右,承天门的鼓声再次响起,外郭城门开始关闭,可以说承天门的鼓声影响着长安城的居民生活,相当于一个整点报时的作用。



    与门籍制度相对应的是宵禁制度,顺天门击鼓四百次,城门关闭,后又击鼓六百次,坊门关闭,禁止行人夜行,宵禁制度的主要管理者是左右金吾卫,掌管宫中及京城昼夜巡警之法,下设主要执行者,即左右街使、左右翎中郎将。左右街使负责六街的治安巡察,并暗中派出武官监督。



    当赵子良得知长安城的门籍制度和宵禁制度的详细规定时,不由有些可怜长安城的百姓们?为何?凌晨一点多承天门就敲钟,东西南北十二个城门的城门郎听到钟声,京城各城门开始开启,这得多大的动静?还睡得着觉吗?到黄昏五点多就要关闭城门,城门关闭后又开始宵禁了,百姓官员都不准上街闲逛,这还有没有夜生活?当然,夜生活是肯定有的,必须得在宵禁开始之前抵达目的地,也就是说如果某人想要去青楼喝花酒,下午五点三十八分之前就得赶到青楼,而且一整夜都得在青楼呆着,不能出去,否则在大街上被巡街的兵士抓了,这可不得了。难怪史书上说贞观年间,百姓夜不闭门,路不拾遗,到了夜间,大街上除了巡逻的兵勇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百姓们根本不需要闭门,路上有人遗漏的东西和银钱也没有人捡。并不是说唐朝百姓的生活富裕、人们的思想境界高得连小偷都没有,百姓们不需要闭门,也并不是说唐朝百姓富裕并且思想境界高得连掉在地上的钱都没有人去捡。这都是门籍制度和宵禁制度的巨大作用啊。史书上还有记载,说贞观四年,全国死囚犯人总人数只二十九人,要知道犯下死罪的案子大多都发生在夜晚,而唐朝实行门籍制度和宵禁制度,这就很大程度避免了案件在夜晚发生,也难怪这一年只有二十九人被判处死刑了。



    办理好入职手续后,赵子良拿着任命文书、带着白孝德等几个扈从都穿着便服来到了金光门附近一家茶馆,叫上一壶好茶,几人围坐在桌边一边喝茶一边聊天,几人坐的桌子靠在窗子边,正好可以看到金光门城门口的情况。



    城门口是左边进,右边出,城门洞口有一排拒马立在城门洞的中间把城门洞分成两个部分,左侧不断有百姓、车马从城外进来,右侧也不断有行人和车马出城而去,左侧的城门外有左监门卫派出的校尉带着一些兵士值守,城门内右侧也有右监门卫派来的校尉带着一些兵士拿着武器值守,并不时检查行人和车辆的路引和门籍。



    这时小二端着几盘点心放在桌子上,连声笑道:“点心来了,几位客观慢用,如果还有需要,举手招呼一声就行了”。



    赵子良端着茶杯,随意问道:“等等,小二啊,某听说这金光门经常有飞贼高来高去,出入城门如无人之境,此事是真的么?”



    小二闻言脸色马上变得不好了,看着赵子良,脸色不善道:“这位客官怎么说话的?什么飞贼?那叫义盗、侠盗,懂么?你这人有没有良心,啊?你有没有良心?那飞天玉龙每次动手都是劫富济贫,这片地面上给多少贫苦百姓受到了他的恩惠?你知道不知道?”



    “呃?”赵子良愣了愣,随即不由一声苦笑,摇了摇头,没想到这小二还是那什么飞天玉龙的铁杆粉丝。



    咦,不对啊!皇帝说着金光门有飞贼来去自如,难道不是为了把我贬来守城门,是真有其事?



    赵子良回过神来,看见那小二还在对自己怒目而视,而旁边白孝德一拍桌子大怒:“好你个小二,你还蹬鼻子上脸了,飞贼就是飞贼,什么侠盗、义盗,狗屁!你这么维护那什么飞天玉龙,是不是与他一伙的?”



    店小二刚才还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听了白孝德这话,当场吓得脸色一白,看了看赵子良等人,感觉这些人都有军爷气质,顿时脸色变得更白了,连忙道:“啊,不是不是,小子只是胡乱说罢了,当不得真,当不得真,几位客观慢用,慢用!”



    白孝德还要抓住小二,赵子良伸手拦住:“算了,你跟一个跑堂的计较什么?”



    白孝德愤恨道:“这些市井小民鼠目寸光,真是可恶!将军,难道你就不生气么?”



    赵子良笑着摇头道:“生什么气?世人难免有仇富心理,而那些贪官污吏、为富不仁的豪商也确实招人恨,这乃是人之常情。某现在想的是,皇帝让某来守这个金光门,到底是为了贬我过来找的借口,还是真有其事?”



    白孝德想了想,说道:“将军,某看着小二不像是瞎说的,否则他不能这么仇视将军”。



    “有道理!”赵子良点了点头。



    次日上午,赵子良骑着战马、手提金钉枣阳槊带着白孝德和几个扈从来到金光门。



    金光门靠着城门的南边几十米处有一排小房子,这里住着驻防金光门的兵士和校尉,校尉们在城门口这里都是大官,当然不可能一直在这里守着,常驻在这里的都士兵和什长、伙长,也许是知道赵子良要来上任,因此管进管出的两个校尉都在。



    “属下陶大琨、吴志成等拜见赵将军!”左监门卫校尉陶大琨和右监门卫校尉吴志成分别各带着两个伙长走了过来拜见赵子良。城防军的编制与边军和其他军队的编制略有不同,编制小得多,一个伙长管三个什,这三个什轮值,每伙当值一天休息一天,不轮值的兵士和兵头平时都在城墙边上靠近城门口的营房内休息,禀报上官之后可以外出活动,但在规定的时间内要返回。



    赵子良从战马上跳下来,把缰绳交给一个扈从,对陶大琨和吴志成道:“本将军今日新上任,对这里的情形和规矩还不是很熟悉,你们二人安排好当值事宜之后带本将军到处看看,给某介绍一番。



    “诺!”两人忐忑不安的大营,迅速安排了当值事宜就带着赵子良一行人在旁边的营房参观,一边走一边说着营房的情况和城门口的情况。



    走到城门口,隔着远远的,赵子良就看见陶大琨手下有一个什长拦着一辆马车伸手要撩起帘子去检查马车内的人,却见车夫连忙堆起笑脸不着痕迹的将一把铜钱递过去,那什长将铜钱在手上掂了掂,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挥了挥手,两侧兵士便收起长枪让马车通过了。



    陶大琨见赵子良盯着那边,也注意到这个情况,很是尴尬,连忙解释道:“将军,兄弟们的军饷少,这京城的花费用度都大得离谱,仅靠一点点军饷,兄弟们的日子都没法过,只能用这点手段捞点”。



    赵子良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在这个时代,无论大唐什么城池,城门兵士和官吏多少都要收点额外的钱财,也不仅仅只是他们,其他官府官吏们谁不捞点?现在已经不是贞观年间了,大唐处于鼎盛时期,经济、军事高度发达的同时,社会风气也开始有了变坏的迹象,这也是一个王朝开始衰弱的征兆。



    赵子良没有对此事发表看法,他知道自己刚来,还不是碰触这些人利益的时候,他顾左右而言他:“吴校尉,刚才在营房的时候,本将军好像看到营房还空了好几间,对吧?”



    吴志成不知所以,疑惑着点头道:“对,将军的意思是······”。



    赵子良道:“你给本将军收拾一间出来,弄干净一点,日后本将军就在营房当值,有时白日来,有时晚间来,时间不固定,你们二人轮流当值,每人当值一天休假一天,当值的人也同时要负责另外一个不当值的事务,如此一来,你们一人也不必每天都来,当值的当日,你们要不定时巡查城门各处的情况,如果出了问题,本将军就追究当值之人。另外,剩下那几间空房都收拾出来,把门窗都换一下,搞得牢固一些”。



    两人见赵子良的安排不仅没有触碰他们的利益,还让他们变得更加轻松,因此很是高兴,急忙答应:“多谢将军体恤,我等一定照办”。(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