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410章 见招拆招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410章 见招拆招更新时间:2018-01-08


    网上的酒宴上根本就没有吃什么东西,赵子良这时感觉有些肚饿,在案几上的点心盘里抓了一把花生啃了起来。



    外面响起了木屐声,这个人绝对不是手下了军兵粗汉,赵子良心里想着,果然就听见后面响起了一个女人娇嫩的声音:“奴家庞小玉拜见将军!”



    赵子良嚼着花生米转过身来打量着面前女子,这女子果然生得倾国倾城,至少赵子良见过的女子当中,这个庞小玉的姿色绝对要派前三!如果这个女子有机会出现在皇帝李隆基面前,赵子良相信她被李隆基看上的机会不会输给杨玉环。



    赵子良定了定神,丢了手中花生壳,拍了拍手问道:“姑娘就是那位从太原城来的庞大家?”



    庞小玉嫣然一笑:“‘大家’一说不敢当,都是那些文人士子们捧场罢了,奴家在太原城的时候时常听人说河东新来了一位将军,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听了这话,赵子良笑了笑,正色道:“庞小姐这么晚来,不知有何见教?”



    庞小玉一怔,随即又是一笑:“将军何必这么一本正经,奴家前几天从太原城来到朔州,今日听说将军也来是朔州,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之心,所以才来拜会,希望将军不要见怪才好!”



    赵子良看着庞小玉,过了一会儿摇了摇头道:“不对,庞小姐不觉得你说的这个理由太过牵强了么?好吧,就算你很仰慕在下,想要与在下一见,可也不急在一时,没有深夜上门求见的道理吧?小姐难道不知道避嫌的道理?”



    庞小玉听得脸色一囧,当即变得羞红,神色有些慌乱,也不经过大脑就说道:“看来是奴家思虑不周,冒昧了,实在抱歉,奴家这就告辞!”说完转身就走。



    “等等!”



    庞小玉停下,又转过神来看着赵子良。



    赵子良说道:“今晚我听太守崔锦荣说庞小姐在翠月楼开场献艺,他邀我一同去欣赏了小姐的歌舞才艺,不过我拒绝了,小姐这会应该在翠月楼才对,可事实是小姐却来了我这里,是什么原因让小姐丢下朔州大批文人士子而深夜来这里的呢?如果小姐就这么走了,岂不违背了小姐来这里的初衷?”



    庞小玉脸色唰的变得惨白,身体也开始颤抖,很明显,她并不是一个特工类的女人,只是一个有些才艺的青楼女子而已,无论是心理素质还是演技都还差得太远,被赵子良几句话就逼得现出了原形。



    “扑通”一声,庞小玉跪在了地上,泣声道:“将军,奴家是被逼的,奴家的生父被抓进来了朔州大牢,其实小女子这次来朔州就是想把我父救出来,刚才郡兵都尉王升道找到奴家,让奴家来······来找将军,如果奴家能让将军陷入温柔乡中不愿醒来,他就答应放了我父,奴家实在是没办法才······”。



    赵子良又抓了一把花生,剥了一颗丢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问道:“你父为什么被抓紧牢里?”



    “前几****父上山打猎,猎得一头大虫,与村里人抬着来城里卖,却不想预见了王升道的公子,此人乃朔州城一霸,他看见我父猎的大虫,当场要用十贯钱买了,一头大虫怎么只值十贯钱?卖一千贯都不止,我父当然不肯,与他起了争执,此人蛮不讲理,我父气不过一怒之下把他给打了,官差很快赶来把我父抓了大牢里,我娘得知消息后就托人跑去太原告诉我,所以我才从太原赶过来!”



    赵子良又问道:“王升道的儿子被打得严重吗?”



    庞小玉道:“与我父一起的村里人说应该不严重,我父只是打了他一拳就被他的随从拉开了”。



    “本将军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



    “今夜王升道的公子还来翠月楼了······”。



    赵子良沉吟片刻,看着庞小玉说道:“庞小姐,你可以走了!”



    庞小玉丧气了,神情变得木讷,有气无力地转身慢慢向外走去,却听见赵子良在后面说道:“明日午时之前,你父会被放出来,你可以去接他!来人,送客!”



    庞小玉一愣,随即大喜,转身扑通一声又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这时一个甲士走过来道:“庞小姐,请!”



    庞小姐连忙爬起来,却发现赵子良已经不见了,只得对身边的甲士道:“有劳了!”



    次日清晨,赵子良在院子里练武一个时辰,结束后一番洗漱吃过早饭来到大厅,随行的官员将校们都已经来到,众人看见赵子良,都站起来行礼:“将军!”



    赵子良点点头,问道:“都吃过了吧?”



    长史高尚代替众人回答:“我等都吃过了,多谢将军关怀!”



    “好,那我们这就去太守府吧,别让朔州一干官员们等久了!”赵子良说着向外走去,官员们也纷纷跟在后面走向外面。



    来到太守府时,太守崔锦荣早已经带着别驾夏光耀和郡兵都尉王升道以及一干太守府的官员在太守府门前等候。



    “恭迎将军大人!”



    赵子良跳下马来,笑道:“让诸位久等了吧?”



    “没有没有,下官等也是刚刚才出来迎接!”崔锦荣笑着说道。



    赵子良把战马缰绳丢给扈从,笑道:“行,那咱们进去吧!”



    “将军大人请,诸位大人请!”崔锦荣说着和其他官吏们让出一条道供赵子良等人通过。



    赵子良召集这次会议没干别的,只是与朔州的官吏们认识了一番,再就是随便查阅了这几年朔州的案卷和财政收入和支出的账目。会议结束后,他从太守府走出来,停下脚步想了想对勃勒罕说道:“让崔锦荣、夏光耀和王升道来见我,时间上错开一下!”



    勃勒罕听了一愣,随即答应:“诺!”



    回到住处不久,勃勒罕就来报说太守崔锦荣了,赵子良停止打坐行功,“带他去前厅等着!”



    来到前厅时,崔锦荣正在喝茶,赵子良笑道:“让崔太守久等了!”



    崔锦荣连忙放下茶盅站起来行礼道:“将军公务繁忙,下官等着没事,参见将军大人!”



    “坐下说话!”赵子良做手势让崔锦荣坐下,说道:“刚才本将翻越了这几年朔州的大小案件的卷宗和财政收入和支出,崔太守在案件的处理和判决上大部分没问题,只有小部分还有存疑。府衙各项账目收入和支出也一目了然,本将暂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本将也相信崔大人作为博陵崔氏子弟,在为官方面还是有自己的操守的!”



    崔锦荣听了赵子良的评语心中欣喜,连忙做出谦虚状说道:“下官作为一郡太守做得还不够好,日后还要将军大人多多提点一二!”



    赵子良语气一转,突然问道:“虽然本将在案件和账目上没有看出什么问题,但是并不代表朔州没有问题,崔大知道朔州的问题在哪儿吗?”



    “呃?”崔锦荣一愣,随即心中一紧,连忙道:“下官不知,还请将军大人提示一二!”



    赵子良端起茶杯喝了两口,放下茶盅说道:“朔州的问题是百姓们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有钱的越来越有钱,穷人变得更穷!本将问你,全郡一共有多少甜美?”



    这一点崔锦荣作为太守还是清楚得很的,他立即说道:“约莫二十八万三千六百多亩!”



    赵子良说道:“这是郡守府的记录吧,不知这个记录存在多少年了?”



    “这······好像······大约有二十年了”崔锦荣说着声音越来越小。



    “那你知道朔州城里的世家大族隐匿了多少田亩?全郡又有多少田亩被掌握在世家大族手里,有多少百姓没有田地而是耕种的别人的田地!又有多少是自耕农?”



    崔锦荣额头上冒出汗珠,开始忐忑不安:“将军·······”。



    赵子良继续道:“据本将所知,以郡兵都尉王升道为首的一干官吏联合朔州世家大族们掌握了全军六成左右的田亩,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数字,也这就是说全郡至少有六成以上的人是他们的佃农!崔太守,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土地是人生存的根本,农民吃的用的都是从土里刨出来的,一旦遇上天灾人祸,那些佃户们就得全家饿肚子,一旦饿肚子的人超过一定的数量,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



    崔锦荣咽了咽口水,脸色发白,浑身发抖,很显然,他想到了赵子良所说的这个后果。



    “朔州如今的问题也就是整个大唐的问题,朔州是大唐所有郡县当中的一个典型代表,崔大人是官场中难得的清醒之人,想必崔大人看到了朔州的危机,也看到了大唐危机,为何不想办法扭转这种危机呢?”



    崔锦荣沉默了,良久才叹道:“将军大人之言发人深省,真是一针见血!不错,下官的确看到了这种危机,当身边羁绊太多太多,实在是有心无力,只能不断的妥协再妥协,以至于蹉跎岁月熬到至今,下官愧对圣上信任,愧对天下黎民百姓啊!”



    赵子良道:“崔大人,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从我华夏有历史文明记载伊始,有几人可以青史留名者?又有多少人庸碌一生,毫无作为,被湮灭在历史之中而无人知晓?崔大人也想做这种被历史湮灭而无人知晓的庸碌之辈吗?”(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