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417章 胡搅蛮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417章 胡搅蛮缠更新时间:2018-01-08


    “拿出你的兵器来!”万安公主跨上战马手持红缨长枪指着赵子良。



    赵子良双手背在背后笑道:“跟你比斗也要兵器,就算赢了你,别人也会笑我赵子良胜之不武的!快点,要比就比,本将可没那多时间跟你在这里瞎胡闹!”



    “你······好好好,既然你找死,那就休怪本公主辣手无情了!”万安公主气急而笑,手中红缨枪闪电般刺向赵子良,同时大喝一声:“看枪!”



    枪尖快要刺到赵子良面部时,万安公主双手突然用力一抖,枪头瞬间被抖出几夺枪花,如果是一般武将,只怕看见这几夺枪花就脸色大变,后退不止,但万安公主面对的是赵子良。



    赵子良仿佛早已经知道万安公主的出招,在枪尖刺过来之前偏头躲过,万安公主的枪头又连续抖动刺向赵子良面部,赵子良总是能提前做出预判,躲避攻击。



    如此这般几次,万安公主不禁有些气急败坏,见这一招不凑效,便开始换招式攻击,这次不是抖枪花,而是横削,赵子良向后一仰,身体呈弓形一弹,又俯身向前弯腰,向回横削的枪头又从他的背部削过去,仿佛一切都是事先经过演练似的。



    赵子良始终只是躲避,万安公主一直不停地攻击,使出种种攻击招式和手段,但始终奈何不得赵子良。



    双方打了几十个回合,赵子良都不曾还手,第一百零八招的时候,万安公主手中长枪再次刺向赵子良,赵子良侧身躲过,枪头从他胸前擦过去,赵子良只是在侧身的过程中,右手顺势在枪杆上擦了一下,万安公主仿佛被一股巨力向前拉了一把,便不由自主地从马背上像断了线的风筝摔落,红缨枪也哐当一声掉落。



    “扑通”一声,万安公主的千金娇躯摔倒在地上,砸得街面上的青石板哐当一声响。



    “哎呀,公主······”侍女翠儿一声惊叫后飞扑过去,蹲在地上搀扶万安公主。



    “嘶——”万安公主这下摔得不轻,被翠儿搀扶起来的时候疼得忍不住倒抽凉气。



    翠儿担心万安公主受了伤,连忙问道:“公主,你没事吧?”



    “哎呦!”万安公主疼得忍不住揉了揉****和肚子,刚才她就是俯身摔下马的,正好是****和肚子先着地,自然是这两个部位摔得最疼,这个动作让周围观看的男人们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走开,本公主没事!”万安公主一把推开翠儿,越想越生气,自从出生到现在,何曾被人这么对待过?她对赵子良怒气冲冲道:“赵子良,你敢对本公主不敬?本公主一定要在父皇面前说你欺负我!”



    赵子良听了这话忍不住一阵头疼,心说公主你今年都快三十了,而我才二十二,你都比我大六七岁好不好?说我欺负你?你也不嫌臊得慌?不过这话当然不能说出来,女人天生就有撒娇的权利,不论年龄大小。



    赵子良只能摊开双手道:“公主,我什么事情欺负你了?刚才比斗之时,我都没有还手攻击你,都是你在攻击我,而且是你自己从马背上摔下来的,可是碰都没有碰到过你,在场这么多人都看见了,你可不要睁眼说瞎话啊,周围百姓们都是可以作证的!”



    赵子良这话一说完,当即有百姓高声说道:“对,我看得清楚,刚才的比斗中,赵将军根本就没有反击过,也没有碰到过公主,是公主自己摔下来的!”



    听到有人这么说,其他百姓们都纷纷说话,基本上都是一个意思,是公主自己从马背上摔下来的,与赵子良无关,可见这万安公主在这一带的名声和人缘有多差了,实则都是她的刁蛮和人性给自己惹出来的麻烦。



    “你······你们······”万安公主气得脸色通红,跺跺脚:“好,赵子良,这局算你赢了,不过本公主是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等本公主的武艺修炼到家了一定会再来找你的!”



    赵子良听得脸色一变,立即道:“喂喂喂,万安公主,刚才咱们可是打过赌的,如果你输了,就不能再来胡闹了,愿赌服输,你不能不守信啊!”



    “哼,本公主就是不守信,就是愿赌不舒服,你能怎么样?翠儿,我们走!”万安公主以一种女人专有的不讲理的特权方式结束了这次会面,跨上战马就狂奔而去,她真可谓是来得快,去得也快,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看着万安公主和其手下的护卫们骑马远去,又在大街上闹得一阵鸡飞狗跳,赵子良又是一阵无奈的摇头,他又不能因为这种小事去治万安公主的罪,而且这也不是他能够管的,这是云州府的事情。



    万安公主怒气冲冲回到山庄里,乱发了一通脾气,砸碎了大堆瓷器,大叫道:“该死的赵子良,欺人太甚!”



    翠儿在旁边劝解道:“公主,这赵子良又什么了不起的,公主刚才只是用力过猛不小心摔下马而已,赵子良刚才被公主攻击得只有招架之力而没有还手之力,这不是说他根本不是公主的对手?”



    万安公主毕竟是练武之人,翠儿不懂,她当然是懂的,根本就不是翠儿说的那样,恰恰相反,她不清楚自己与赵子良的差距由多大,但她知道自己完全不是赵子良的对手。



    “哼,你懂什么?这个赵子良还真是厉害,竟然站在原地不动让本公主打,本公主也打不中他,反而还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哼,本公主从八岁开始练武,今年都已经二十八了,练了整整二十年,可赵子良才二十二岁,就算他打娘胎里开始练武,也只不过比本公主多练两年而已,为何他要比本公主厉害这么多?以前本公主从未遇到敌手,可是遇到他赵家人却屡次落败,败给赵子良也就算了,竟然还败给了他的那个小屁孩侄儿赵虎,真是气死本公主了!难道本公主这二十年都白练了吗?”



    翠儿:“这······公主,你是问奴婢吗?”



    万安公主美目一瞪:“废话,这里只有你我二人,本公主不问你问谁?”



    翠儿一脸为难道:“公主,奴婢······奴婢也不知道啊!”



    “哼,一问三不知,没用的东西,本公主怎么就找了你这个蠢东西做侍女?”万安公主抱怨了一句,忍不住又踢飞了一个陶瓷罐子。



    翠儿眼珠子一转,连忙道:“公主,奴婢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何,但是有一个人一定知道原因!”



    万安公主立马来了精神,追问道:“哦?谁知道?”



    翠儿俏生生道:“赵子良啊,公主你想,赵子良的武功那么高,他一定知道公主为何练了那么多年可依然不是他对手!”



    “对,他一定知道!”万安公主一拍手掌惊喜地叫道,当很快又愁眉苦脸了:“可是······可是本公主已经赌输了,答应以后不会再去烦他!”



    翠儿一跺脚急道:“哎呀,公主,你怎么这么死脑筋呢?你是公主啊,你是女孩啊,你还跟他一个粗汉讲什么诚信?”



    “额?”万安公主愣了愣,随即笑了起来,一拍翠儿的肩膀笑道:“哈,翠儿你真是太聪明了,本公主怎么就没想到呢?现在就去找他!”



    翠儿见万安公主马上就要去找赵子良,连忙劝阻道:“公主,你要去找赵子良也得明日再去啊,现在都天黑了!”



    万安公主抬头一看,天果然黑了下来,而且山庄又是在城外,夜间不好赶路,想了想还是决定明日再去找赵子良。



    次日上午,赵子良正在左厢兵马使府处理公务,扈从禀报说郭子仪在府门外求见,赵子良一听立即让他把郭子仪带进来。



    不久,全身披挂的郭子仪就跟着扈从进了大堂,见到赵子良行礼道:“拜见恩帅!”



    “起来,起来!”赵子良走下台阶把郭子仪扶起来,又吩咐扈从去送两杯茶过来,接着指着旁边的椅子对郭子仪说:“坐!”



    “谢恩帅!”郭子仪坐了半边屁股在椅子上。



    赵子良回到案几后坐下问道:“子仪啊,节度使府的职司事务都交接妥当了吗?”



    郭子仪立即恭敬地抱拳行礼道:“已经交接妥当了!”



    赵子良点了点头,想了想说道:“你以前没有亲自带过兵,这次把你调过来,主要目的也是想让你在这方面锻炼一下,为你以后的道路做好铺垫,你有亲自带兵的经验之后就可以根据自己所学互相印证,这对你以后统领千人、万人,甚至十万人都是有好处的!这样吧,大同军经过这段时间的整顿,撤掉了好几个滥竽充数、混吃等死的都尉和副都尉,你先去第一营做副都尉,跟着都尉学习一下如何带兵!”



    郭子仪急忙道:“一切听从恩帅的安排!”



    说完想起一事,郭子仪又道:“对了,恩帅,末将来之前,田大帅让末将给恩帅带一封书信过来!”说完伸手从盔甲内的内衣里拿出一份书信起身走过去双手交给赵子良。



    “哦?好!”赵子良说着接过书信,用案几上的裁纸刀拆开信封,打开信纸看了起来。



    田仁琬在书信说已经看了赵子良派人送过去的公文,对于他整顿手下兵马、斩杀作乱的将校一事表示会顶着某方面压力,让他放开手脚好好干,让他尽快把管辖的两军一守捉和三州郡兵的战斗力提升起来,至于三州的政务可以稍微缓一缓,如今的当务之急就是整顿兵马、提升战力,现在安西、朔方两个方向都在站在大兵团作战,河东军也不能站在一旁看热闹不是?



    另外,田仁琬还在信中说,他在云州期间,最好不要与太原王家起太大的冲突,王家在朝中的势力太大,能不树敌,最好不好树敌。同时还有尽量照看好万安公主这各惹祸精,万安公主也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女子,有些喜欢胡搅蛮缠罢了,其实本质并不坏,让他尽量让这她。



    赵子良看完书信不由一阵苦笑,其实他根本不惧王家,王家在朝中的势力大又如何?只要他们抓不住把柄,就不能把他怎么样,反而是这个万安公主实在太麻烦了。



    这时一个扈从走进来禀报道:“将军,万安公主又来了,就在府门外,说如果你不见她,她就天天在府门外叫骂,直到将军见她为止!”



    赵子良一阵头疼,没好气道:“她又怎么啦?”



    “属下不知”



    赵子良对郭子仪说道:“田大人在信中还叫我让着万安公主,尽量顺着她,可你看看,她天天来找麻烦!”



    说完也不等郭子仪说话,就对扈从摆手:“算了算了,你让她进来,本将倒要看看她又耍什么幺蛾子!”



    “诺!”(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