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036章 离间(3)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1036章 离间(3)更新时间:2018-01-08


    瞿晖听了卢杞的话之后脸色一连变了数变,过了好久才问道:“朝廷想怎么处置他?”



    卢杞刚要说话,却被郭子仪阻止,郭子仪说:“关于如何处置梁崇义,摄政王想听听你们这些部将的想法,征求一下你们的建议!”



    卢杞听见郭子仪这么说,不由暗中赞了一声,他刚才准备要说处死梁崇义,但这话如果从他嘴里说出来,瞿晖听到耳朵里会怎么想?兔死狐悲啊!



    瞿晖脸上的表情更加丰富多彩了,但很显然,他此时的内心正做着激烈的斗争,他不是那种落井下石的人,他与梁崇义没有深仇大恨,如果让他来决定梁崇义的未来,他认为自己没有那个资格,而且这个恶人就得让他来当。



    卢杞见他犹豫,知道他心中不忍,于是说道:“瞿将军,这样吧,如果你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对待梁崇义,那我们就先夺了他的兵权,把他暂且囚禁起来再说,至于如何处置他,由摄政王来决定。即便将来朝廷要处死他,也与将军无关,将军也不用枉作恶人,你觉得呢?”



    瞿晖被郭子仪和卢杞一直看着,知道拖延不了,只得对二人说道:“此事我一个人决定不了,必须要跟杜少诚商量一下!”



    郭子仪这时说话了:“瞿将军,此事乃是关系到我们包括你身家性命的大事,一旦走漏了消息被梁崇义得知,我和卢大人肯定被梁崇义所害,而瞿将军你只怕也难逃一死,连你的家眷也无法幸免,因此,知道这件事情的人越少越好。你相信杜少诚,也许他真的值得信任,但是你能保证他不会无意中把消息泄露出去吗?瞿将军啊,男子汉大丈夫,人生在世一辈子,不能没有一点担当,我和卢大人都知道,你在这件事情上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但是这件事情只能由你来办!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让杜少诚也参与进来,那么将来论功行赏之时,本应该属于你一个人的功劳就会被两个人分摊!只要我们控制了梁崇义,再与杜少诚和庞充等人说明个中原委也不迟!”



    瞿晖犹豫了许久才咬牙答应,“好吧,而按照二位的意思!不过具体要如何做,二位大人考虑过吗?”



    郭子仪说道:“这件事情只怕要将军来想办法,毕竟我们刚到这里不久,对这里还不清楚!”



    瞿晖想了想,对郭子仪二人说:“昨日梁崇义派人统治末将,三日后城内换防,由末将的兵马接管防驻守城内,梁崇义这个人生性多疑,唯恐有人害他,因此不定期换防,也许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但城内长期驻扎有三千精兵,是他亲信旧部,如果要动手,不能不考虑这个变数!”



    郭子仪经过思索后说:“邓州府衙内的防御力量我初步估计过了,兵士不超过二百人,你手下有多少兵马?”



    “三千人!”



    郭子仪点点头:“足够了,派两千人去牵制城内驻军,另外一千人去攻打府衙,一鼓作气杀进去,事先要堵住各个小门,防止梁崇义从小门或侧门逃脱,只要能控制梁崇义,事情就好办了!”



    商定了细节之后,郭子仪和卢杞离开了瞿晖的府邸。



    在返回客栈的途中,郭子仪对卢杞低声道:“瞿晖这个人行事太过优柔寡断,我担心到了关键时刻他的性格会坏事啊!”



    经过郭子仪这么一说,卢杞也有些担心了,问道:“那怎么办?难道真要再去见杜少诚?”



    郭子仪摇头:“我们都对瞿晖说了,别让杜少诚知道,如果我们撇开他去联系杜少诚,一旦被他知道,他会怎么想?非常时期,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我来之前做过一些了解,当年来瑱死后,他的门客很快都散尽,但却有一个人留在最后跪在他的尸体边大哭,并准备棺材葬了他,此人叫殷亮,当时是来瑱府衙中的校书郎。现在,这个殷亮就在梁崇义的身边!我已经与他接触过几次,此人确是忠义之辈!把诏书给我,你先回客栈等着,以免梁崇义的人发现端倪!”



    卢杞惊奇:“原来你也没闲着啊!行,我先回去,等你的好消息!”说着把诏书递给了郭子仪,郭子仪拿了诏书与卢杞分别。



    身居高位多年以来,这是郭子仪第一次独自处,竟然有一种轻松、毫无束缚的感觉。



    来到城中一处房屋处,郭子仪敲了敲门,屋内传来声音:“谁啊?”



    郭子仪不出声,只是不停地敲门,不一会儿,门被打开,一个披着厚衣的中年文士端着油灯出现在门内,郭子仪抱拳道:“殷先生,深夜冒昧打扰了!”



    郭子仪怎么说也是朝廷太尉,朝廷把太尉派来当说客,就已经说明朝廷对邓州军的重视程度,想一想朝廷太尉在长安有多风光,有多大的权利?现在竟然深夜独自一人来到这里。



    殷亮表现出了足够的尊敬和恭谦,“是郭大帅啊,快请进,请进!”



    “多谢!”郭子仪说着走进了屋内。



    殷亮把油灯放在桌子上,请郭子仪坐下,说道:“寒舍实在简陋,乱得很!请大帅稍坐片刻,在下去烧一些开水就来!”



    郭子仪说道:“殷先生,别客气了,咱们坐下说一说话就行!”



    “不不不,郭大帅来寒舍怎能连茶水都不喝呢,您放心,很快的,马上就好!”殷亮说完就离开了堂屋。



    郭子仪打量着屋内的陈设,这殷亮一个人住,竟然把这屋内打理得整洁有致,屋内的陈设虽然都是一些不值钱的东西,但是显得很干净,摆放很整齐,看得出来,这殷亮是一个爱干净整洁的人,从性格分析来说,这种人应该都是讲究人,无论是生活方面的琐事,还是为人、为官都很讲究。



    殷亮很快就端着一壶烧开的开水走了过来,这让郭子仪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连烧开水这种小事都做得这么利索,可以肯定殷亮这个人是一个要面子、做事利索的人。



    “让大帅久等了,实在过意不去,来来来,在下给大帅泡茶!”殷亮嘴里说着,手上的活儿却没停下,很快便泡好了两杯茶,先给郭子仪送过去。



    郭子仪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点头道:“好茶啊!”



    殷亮苦笑道:“大帅这么说就有些言不由衷了,寒舍简陋,这些都是粗茶,不值钱!”



    郭子仪笑道:“能让先生深夜煮茶,郭某也是少有之人了!可以看得出来,先生是重情重义之人,何以以身侍贼呢?”



    殷亮脸色一变,沉默了半响后问:“大帅深夜来此,难道是为了讥讽殷某人?不管怎么说,殷某现在是在梁大人手底下讨口饭吃,大帅这么说就有些过分了!”



    郭子仪道:“殷先生难道就真的要跟梁崇义一条道走到黑?先生,今时不同往日了,可能先生还不知道最近朝廷发生的一些大事,朝廷如今并非由皇帝主政,也并非由俱文珍、元载之流说了算,如今在朝中主持大局的是摄政王!”



    殷亮皱眉道:“摄政王?这是何许人也?”



    郭子仪笑道:“乃是你旧主来瑱将军的老上司,同样也是我郭某人的老师——当今西秦王!”



    殷亮听得一声惊呼:“是他?怎么会这样?西秦王怎么跑回中原来做了摄政王?”



    郭子仪叹道:“大唐到了如今这步田地已经是千疮百孔,皇帝无力收拾残局,而西秦王又不忍心看到大唐如此衰弱下去,因此主动上表自荐主持朝政、收拾河山,皇帝正束手无策,见到西秦王肯回来接手这个烂摊子,正遂了他的心愿,于是答应让他回来,并委任他为摄政王主持朝政,自己退居深宫享福去了!”



    “如今的大唐是百废待兴,短短两个月以来,在摄政王的主持下,朝廷上下呈现出一片新气象,朝中奸人俱文珍等人已然被下狱待审,还有一件对先生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事情!”



    殷亮问:“何事?”



    郭子仪拿出平反昭雪的诏书递过去:“殷先生看看这个,如果你看完这个还依然坚持以身侍贼,郭某二话不过,立即走人!”



    殷亮狐疑地接过诏书打开一看,整个人顿时僵住了,很快便泪流满面,捧着诏书哭泣不止。



    郭子仪叹道:“殷先生,公道自在人心啊!并非所有人都认为来瑱有反心。他是忠臣还是奸臣,朝野上下都很清楚,君王也是人,并非是神,也有被人蒙蔽和误导的时候,我们不能因此就把所有过错归罪于君王和朝廷!”



    殷亮沉默良久,问道:“大帅带着这道平反诏书深夜来访肯定不会是想让殷某人在梁崇义面前进言,让其出兵南下解襄阳之围吧?如果是这样,大帅只怕找错人了,我只是一个校书郎而已,对梁崇义还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郭子仪道:“当然不是,如果是这样,我也补回来来找殷先生了,殷先生还有更大的使命!”



    “愿闻其详!”



    郭子仪杀气迸现:“杀梁崇义!”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