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078章 钓大鱼(4)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1078章 钓大鱼(4)更新时间:2018-01-08


    马车行驶到府衙附近,卢杞坐在马车上看见府衙门口的灯笼光亮下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和面孔正在左右徘徊,这是······崔佑甫?他不在长安呆着,怎么跑到汴州来了?卢杞马上对车夫道:“快,停下,靠边靠边,到旁边暗处停下!”



    汴州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围城大战,城内早就被破坏得严重,许多街道两侧的店铺和房屋门口早就不挂灯笼了,也只有府衙这种官府衙门还挂着灯笼显示与众不同。卢杞大马车停在街边,站在府衙门前的崔佑甫根本就看不见。



    卢杞发现站在府衙门口的除了崔佑甫之外还有他的两个随从,他不禁想到,这个崔佑甫以前是太子的人,现在太子没了,崔佑甫在朝廷中就成了没有靠山的人,这样的人其实最危险,难道他是来投靠郭子仪的?不对呀,郭子仪虽然是太尉,是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有宰相的名号,却没有宰相的权利,别看郭子仪的官位高,实际上如果他被剥夺了兵权之后就什么都不是。一定有猫腻,这深更半夜的,崔佑甫只带两个随从千里迢迢从长安赶来见郭子仪,这其中肯定有问题啊!



    此时崔佑甫在府衙门口不停的来回走动,他心里一直是七上八下的,担心郭曜不见他,实际上他刚开始是准备直接找郭子仪的,但如今是摄政王主政,太子又没了,他实在拿不住郭子仪的政治倾向,为了稳妥起见,他还是决定先见一见郭子仪的大儿子郭曜。



    就在崔佑甫焦急的等待时,郭曜的身影从府衙内出现并走了出来,他快步走出来对崔佑甫抱拳道:“崔大人,你怎么来了?”



    崔佑甫虽然心急,却不忘礼数,对郭曜拱手鞠躬:“拜见大公子!”



    郭曜拦住崔佑甫:“崔大人就别来这些虚礼了,咱们进去说话,请!”



    “多谢大公子!”



    两人走进府衙内,郭曜一边走一边问道:“崔大人,你不是在长安吗?怎么突然来汴州了?是不是有什么差遣?难道是摄政王派崔大人来的?”



    崔佑甫脑子里转了好几个圈,不答郭曜的话,却问:“大公子知道太子的事情吧?”



    郭曜道:“如今这事天下还有谁不知道?这与崔大人来汴州有何关系?”



    崔佑甫又说:“大公子知道如今朝廷的局势吗?自从太子殁了,朝中上下就暗流涌动,争斗比从前更厉害了。前不久有刺客闯进紫宸殿刺杀陛下,陛下倒是没事,只是受了一些惊吓,但陛下身边的大太监李忠言以及十几个侍卫被杀死,刺客逃之夭夭,摄政王以此为由问罪左金吾卫大将军吴凑,夺其兵权,将其下狱,换上了年轻将领张献甫,这张献甫是张守珪之弟张守琦之子,被摄政王破格提拔任命为左金吾卫大将军,皇宫内卫皆为其眼线,陛下的一举一动都受到了监视,大臣们见陛下都得小心谨慎,唯恐说出什么不妥当的话引起摄政王的猜忌!”



    郭曜有些不可置信,停下脚步扭头道:“不可能吧?摄政王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崔佑甫叹道:“大公子,你是将军,对朝堂之事知之甚少,只要是为了权利,摄政王又如何?没有谁是干不出这种事情的!摄政王担心皇帝出宫夺了他手里的主政大权,因此把陛下软禁在宫中,如此他就可以任意发号施令了!”



    郭曜没有出声,显然还在消化崔佑甫说的这些话。



    崔佑甫见郭曜没什么反应,问道:“大公子能不能替我引荐郭令公?”



    转眼就到了前厅,郭曜停下脚步,思索片刻抱拳道:“好,崔大人先在前厅就坐片刻,我去看看父亲睡下没有,请!”



    崔佑甫点点头,跟着郭曜走进前厅,郭曜招呼下人们送来茶水和瓜果点心给崔佑甫享用,然后告罪一声就离开了。



    郭曜很快来到后院,此时郭子仪刚刚在下人们的服侍下洗了澡,正准备上床休息,听说大儿子郭曜有事要见,于是让他进来,问道:“这么晚了,你还有何事?”



    郭曜躬身抱拳道:“父亲,中书舍人崔佑甫大人求见,人已经在前堂了!他这么晚过来,孩儿也不好把他拒之门外!”



    郭子仪感觉有些奇怪:“哦?他一个中书舍人千里迢迢来汴州做甚?是有差遣?来见为父有何事,你问过吗?”



    郭曜道:“孩儿试探了一番,他应该不是带着差遣来的,他说了一件事情,不久前宫中闹刺客,杀死了皇帝身边的大太监李忠言和十几个侍卫,却逃得无影无踪,据说皇帝吓得不轻。摄政王以此为由夺了吴凑的兵权,并把他关入了天牢,并提拔了张守琦之子张献甫当任左金吾卫大将军负责宫禁安全!他说现在宫中到处都是摄政王的耳目,皇帝和皇室成员的一举一动都受到监视!而且现在不必从前了,皇帝虽然呆在宫中不问军政,但实际上是被摄政王软禁了皇宫所有人都出不来,吃喝用度全部由外面送进去!孩儿不知道崔大人来见父亲什么据图的目的,只怕与这件事情有关!父亲要不要见他?”



    郭子仪考虑了一下,说道:“你刚才说的都只是听他说的,为父倒是想听听他说来见为父有何目的!来给为父更衣,咱去见见崔佑甫”。



    “是!”



    衣服很快穿好了,父子俩一起前往前厅。途中郭子仪对郭曜说道:“曜儿,你没有上过朝堂,不知道朝堂争斗的激烈。即便是贞观之治、开元盛世也依然存在着惨烈的争斗,从高宗皇帝时代开始,皇帝就发现自己的想法和意志在自主性上受到朝臣们的很大限制,而那些大臣全部都是世家大族的人,于是皇帝开始扶持寒门对抗世家,经过几代皇帝的努力,终于削弱了世家的力量,壮大了寒门的力量,到了玄宗皇帝期间,寒门势力已经可以对抗世家了,哪一方都离不开皇帝的支持,于是皇权得到了加强。朝中争斗无处不在,世家与寒门、世家与世家、寒门与寒门、世家与皇室,就算是皇室内部的争权夺利也都是多方势力争斗的体现。如今太子之位空悬,各皇子的目光肯定都放在了太子之位上,寒门、世家都在从诸位皇子中寻找自己的代理人,实际上各位皇子们根本就做不了自己的主。如今皇帝也做不了自己的主了,摄政王不想让皇帝胡乱干涉朝政,而皇帝只怕也发现自己已经号令不动文武大臣,所以想要夺回交出去的权利。摄政王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他不同于元载、杜鸿渐、王缙这些宰相,你只要想想就会发现摄政王其实对世家和寒门都没有什么成见,只要官员们能为百姓着想、不捞不贪、有才能、在任上有所作为,他都放心任用,在他看来,这是一个官员起码应该具备的条件,至于想要做一个好官,在他那儿条件高着呢!太子殁了之后,崔家、裴家、杨家这几个世家就没有了扶持的对象,而如今那些成年的皇子们都不堪,崔家和杨家就想着从皇帝那儿入手,帮着皇帝再夺回大权,如此他们依然可以左右皇帝的意志,依然掌控着这个天下的兴亡!”



    郭子仪这些话是郭曜从来没有听过的,等郭子仪说完,郭曜只感觉浑身上下凉飕飕的,这朝堂争斗实在太凶险的,让他有些害怕。



    等到了前堂大厅,就看见崔佑甫正在喝茶,心绪颇为不宁。郭子仪停下脚步沉吟片刻就走了进去,郭曜跟在身后。



    崔佑甫听见脚步声,扭头一看,走前面身材魁梧的老者不是郭子仪是谁?当即放下茶杯起身迎上去拱手作揖到地:“拜见令公!”



    郭子仪抬手:“崔大人不必多礼,请坐吧!”



    “多谢令公深夜接见!”



    双方分宾主坐下,郭子仪直接开门见山:“崔大人深夜来访不知有何要事?”



    崔佑甫听得一愣,却不知如何开口,斟酌了一番才说:“令公,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形势危急,下官也不会千里迢迢从长安而来并深夜求见令公。今日下官来此,只为问另公一句话,朝廷有奸臣当道,此人排除异己、闭塞言路、独揽大权、软禁皇帝、祸乱朝纲,令公管是不管?”



    郭子仪听的心里咯噔一声,心说果然来了。他当下不动声色,反问:“崔大人,你这话是否说得有些危言耸听?据老夫所知,朝廷现在一片安宁祥和、朝气蓬勃、各朝廷大臣们团结一心、众志成城,各项政令施行得畅通无阻、天下各业百废待兴。这些情况与崔大人所说完全不同啊!再者,崔大人所说的奸臣到底是谁呢?如果真有奸臣当道,朝廷不会是如今这么大好的局面吧?”



    崔佑甫道:“令公,你久不在朝中了,你走后朝廷的形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令公的道听途说指使表象,实则比下官刚才所说更加严重。如今是那位赵某人当权,令公当知道崔某所说是谁!”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