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105章 定谥号等级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1105章 定谥号等级更新时间:2018-01-08


    独孤问俗问道:“不知如果这个规制对大王也有效,不知大王等到何时退位?”



    赵子良笑道:“既然三品以上官员在六十五岁就要退休,那本王怎么说也要到七十岁吧?当然也许本王活不到七十岁就一命呜呼了,自然不用退位,但如果本王到了七十岁还没死,肯定是要退位的,也许本王觉得腻烦了,不到六十岁就退位也不是不可能的!总而言之,这是一个硬性规定,没有条件可讲,就算某某官员再能干,到了年龄也必须致仕退休!”



    独孤问俗听了赵子良的话松了一口气,如果致仕退休的规制只对官员们和将校军官们有效,而对国王无效,只怕就会有相当一部分人不满了,但是如果这个规制同样对国王有效,所有人就都无话可说,也没有反对的理由和借口了!



    “如此,臣第一个表示赞同!臣今年五十九岁,也只有六年时间可干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活到六十五!看来还得珍惜眼前的光阴啊!”



    赵子良笑了笑。



    王驾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岑参的府邸门口,一路上竟然用去了近半个时辰,这府邸位于南城门外。由于近年来新京的人口突破了两百万人,商贸极为发达,城内可谓是寸土寸金,新京在十几年前虽然经过大规模扩建,但依然无法满足庞大人口的居住需求,城内的房子普遍不大,一般住几口之家是最合适的,但朝廷大员们的家眷、家丁和婢女动辄有数十人,城内的房子基本上都容纳不了,因此纷纷到城外买地建大宅院才能住得下。而城内的房子要么出租给生意人,要么留下几个人看守打扫。



    在下轿之前,独孤问俗对赵子良道:“大王,臣听闻岑大人的身体状况很不好,随时有可能驾鹤西去,大王最好心里要有个数!”



    赵子良文员脸色沉静,点了点头,待独孤问俗下去,他牵着新平公主的手走下了大轿,此时岑参的儿子岑佐和两个弟弟岑岑秉、岑亚带着一干后辈早已站在门口迎接。



    “恭迎大王、王妃!”



    “平身!”赵子良抬抬手。待众人起身后,问道:“岑佐,你父亲好些吗?”



    岑佐略带悲伤道:“多谢大王、王妃挂怀家父病情,家父越来越病重了,医官说只怕时日无多了!”



    “走,进去看看!”



    “大王、王妃,请!”



    赵子良一边走一边问:“你父亲身子骨不是一向很硬朗吗?怎么就一病不起了?”



    岑佐拱手回答:“大王应当知道家父与高适高大人是知己,高大人病逝之后,家父承受不了打击,也因此一病不起!”



    赵子良知道岑参与高适的关系非同一般,他们二人都喜欢作诗,而且在政见上有着相同治国理念,不但是现实中极为要好的朋友、而且是精神上的知己,正所谓士为知己者死,这句话用在他们二人身上最为恰当不过。



    一干人等走进岑府,在岑佐的引路下来到后院到了岑佐的病房。三年不见,赵子良几乎认不出躺在床上枯瘦如柴、面容灰败的老人就是岑参,要知道岑参今年才五十五岁啊。



    “父亲,大王来看您了!”岑佐走到床边低声道。



    岑参缓缓睁开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看清楚站在床边的确实是赵子良,当即挣扎着要起身,赵子良连忙上前按住道:“躺下,躺下!”



    岑参的眼角很快滴下来几滴老泪,嘴唇颤抖着说道:“劳烦大王挂心了,都怪老臣这身子骨不争气??????”。



    赵子良摆手道:“无妨,人哪有不生病的?等你的病好了,本王还要跟你讨论军国大事呢,你呀这短时间就安心养病,等病好了再回政务院处理政事,首相这个位置本王一直给你留着,你不用担心!”



    岑参道:“大王别安稳老臣了,老臣的身体老臣自己知道,没得治了。自从老臣病了不能理事之后就听说朝中有人开始不老实,暗中搞小动作,老臣心忧啊,大王离开前让朝臣署理朝政,而老臣却没有替大王管好下面那些人,老臣惭愧!”



    “现在大王回来了,老臣也就放心了,以老臣现在的身体已经不能再理事,又何必霸占着首相的位置呢?今日大王来了,老臣就当面向大王请辞,请大王批准!首相之位不能长期空置,独孤大人虽然以副相身份全权处理政务院大小事务,但毕竟名不正言不顺!”



    “独孤大人学识渊博,老臣多有不如也!他富有才干,精力充沛、清正廉明、敢直言进谏,是难得的首相人选。如今西秦内部安定,百姓富足,下面的贪官污吏就开始多了起来,正需要独孤大人这样一身正气之人身居相位作为表率!老臣在请辞之前举荐独孤大人接任政务院首相之职!”



    赵子良道:“岑卿放心,你的举荐本王会认真考虑的!西秦从建立开始一直到现在已经近二十年,但你和高适从天宝六年就开始跟着本王,你们都是有大功的人,但本王却从未额外奖赏你们,本王也知道若赏赐你,你肯定是不要的,本王就把这份封赏算在你的儿孙身上!”



    岑参急忙道:“大王不可!儿孙自有儿孙福,就算大王今日封赏再多,若是他们自己不争气,日后也是守不住的!这些年来大王赏赐给老臣的已经够多了,老臣的儿孙们早就享受到了优待,他们的人生起跑线已经比西秦绝大多数的年轻人都要高得多,若是他们在这样的情况下依然没什么出息,大王赏赐再多也是无用的,不但无用,而且会助长他们的骄纵之心!大王啊,大唐的勋贵子弟、皇亲国戚、官宦纨绔子弟实在太多了,他们做事毫无顾忌,凌驾于律法之上为所欲为,享受远超常人的特权,这不是国家之福!西秦不能重蹈大唐的覆辙,老臣等人当年跟随大王打天下的这些人确实是有些功劳,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又何尝不是因为有了大王的知遇之恩,臣等才有今日的成就呢?臣的儿孙们已经享受到了远超常人的特殊待遇,难道要让臣的子子孙孙都享受不尽这种优待吗?他们何德何能?”



    赵子良听了岑参这番话叹道:“岑卿高风亮节、心胸广阔、目光长远、公正无私,少有人及也!刚才岑卿的话发人深省,本王受益良多。也罢,就听岑卿的。日后在从政从军的晋升和萌荫等方面,只有有功之臣的直系二代才能享受一定特权,即年满十八岁自动获得从九品散官官位,其父必须是侯爵以上爵位,而且爵位只能是册封的,不能是继承的!”



    岑参笑了:“大王英明!”



    从岑参家出来之后,赵子良随后又和独孤问俗去了高适家,看完了高适的后人。高适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子女都已经成家,儿孙满堂,三个儿子有两个在外为官,一个从商。



    赵子良对高适的后人家眷们进行勉慰,赏赐了一些财物,并下诏书赐谥号文忠。在古代,包括皇帝君主、诸侯、大臣、妃子等拥有极高社会地位的人在死之后,后人根据他们的生平事迹与品德修养,评定褒贬,而给予一个寓含善意评价、带有评判性质的称号。此外,受中华文化影响的一些邻近国家亦有使用,但不是每个东亚古代国家都用谥号。君王死后,他的谥号由礼官议定并交新皇审核认可之后宣布,而诸位、大臣、妃子等死后的谥号则由朝廷赐予。简单的说,谥号就是用一两个字对一个人的一生做一个评价,算得上是盖棺定论。谥号有三种分类,分别是属表扬的有:文、武、景、烈、昭、穆等;属于批评的有:炀、厉、灵等;属于同情的有:哀、怀、愍、悼等。



    几天以后,四月二十三日深夜,岑参在家中病逝。由于夜间宫门不开,赵子良是在四月二十四日上午得到报告的,当即下旨勉慰岑家,并赐谥号文贞。同时下诏规定文臣谥号等级由高到低分别是:文正、文贞、文忠、端、定、简、懿、肃、毅、宪、庄、敬、裕、节、义、靖、穆、昭、恪、恭、襄、清、修、康、洁、敏、达、通、介、安、烈、和。



    而武臣死后的谥号以武为第一个字,与之搭配并按照高低等级排列的字分别是:(武)宁、毅、敏、惠、襄、顺、肃、靖……



    同时,赵子良还下诏为王忠嗣定谥号武毅、为皇甫惟明定谥号忠烈、为来瑱定谥号武靖。



    谥号当然是等级越高越显荣耀,但是并非是等级越高越好,谥号也要与当事人的生平事迹和品德修养相符才显得比较中肯,胡乱定谥号是要惹人非议的。



    历来都有文臣的身份地位高于武将的传统,因此“文正”这个谥号是所有谥号当中等级最高、评价最好的一个。当赵子良把关于谥号等级高低规定的诏书颁布下来之后,满朝文武和各地官员武将们都眼热起来,特别是听到高适和岑参二人死后分别被赐予了文忠和文贞的谥号,一个个都在想自己死后会得到一个什么谥号,若是能够得到排名靠前的谥号,也算是可以含笑九泉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