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433章 巨奖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1433章 巨奖更新时间:2018-01-08


    伊琳娜对赵子良的说法嗤之以鼻,笑道:“我不信什么直觉,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和推断,我决定蓝党的六号!”



    话音刚落,一个竞技场的小厮就走了过来,这是竞技场赌注售票员,也叫下注员,他十分卑谦的向赵子良等人行李问道:“几位要下注吗?”



    伊琳娜说道:“我买一百金币蓝党的六号获胜!”



    旁边那保加尔人大胡子也用希腊语说:“我也买蓝党的六号······嗯,也买一百金币吧!”



    一百金币可不是小钱,黄金在任何时候的价值都是极为坚挺的,就算到了后世纸币取代了金银铜作为主要流通货币,黄金的价值也依然很高,尽管开采量远不是这个时候可比的,但需要也更大了。



    “好的好的,两位稍等,我马上给二位开赌注票!”下注员连忙答应,立即极为熟练麻利的拿出一叠票据和鹅毛笔,分别在两张票据上快速的写着。



    这种用来做票据的纸张是从西秦买来的特等纸张,这是比大唐的宣纸都还要名贵的纸张,它只有一个用途,就是用来印刷票据和书写凭据,这种纸张是采用特殊配方制作而成,耐磨、耐折、比一般的纸张不易破损,即便遇水也不易损坏。



    这下注员三下五除二就写好了两张凭证票据分别递给伊琳娜和那保加尔大胡子,也从他们手里分别收取了一百金币的下注金。



    随后这下注员又看向赵子良问道:“这位大人,您要下注吗?”



    赵子良正看着那些做准备的御者和马匹,听见下注员的问话,他扭头问道:“如果我要下注一万金币,你能办吗?”



    下注员一听,心中一喜,立即说:“能办,能办!在这里下注只有下限而没有上限,我们竞技场是官方做庄,就算您下注再多,只要您赢了额,我们都有足够的财力进行赔付,您要下注一万金币吗?这个额度可以单独开一间贵宾室了,毕竟金额数目过大,小人还是带您去单独开一间贵宾室,这是免费的,在那里您可以享受到最高的招待和服侍,请您跟我来!”



    赵子良摆手道:“不用了,就在这里,我下注三万金币,买绿党的一号获胜!”说完掏出一张面值一万金元的金票递过去。



    下注员看着这张金票以为自己眼花了,当即揉了揉眼睛,立即接过来仔细查看,反复翻来覆去的摩挲,“我的天哪,这是竟然真的······”



    “咳咳!快点吧,我赶时间!”赵子良出声提醒道。



    下注员回过神来,神色马上变得极为恭敬,连忙道歉:“小人该死,小人从未见过如此大面值的西秦皇家金行本票,一时失态了,请大人不要跟小人一般见识,小人马上就给您开凭证!”



    这次这家伙变得非常小心,填写凭证也写得很慢很稳,生怕写错一个字,一万金元啊,这换算成东罗马帝国的金币要换三万多,要是凭证写错了一个字,乐子可就大了。



    那保加尔大胡子极为佩服的说道:“我叫特拉姆茨,是从保加尔汗国来的商人,请问您怎么称呼?您这魄力实在令人惊叹,我想着全场只怕没有一个人有您这么大的手笔啊!”



    赵子良摆手笑道:“我叫王二,是从东方西秦来的商人,你叫我王二就行了,这个手笔不算什么,随便玩玩而已!”



    特拉姆次听了这话不由苦笑,“王兄弟这话让我很是羞愧啊!我也就最多只能玩得起一百金币以内的赌注,再高的话,如果输了就撑不住了!对了,王兄来了君士坦丁堡多久了,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赵子良道:“差不多一个月了吧,什么时候回去就不知道了,我们是商队准备继续往西,先去保加尔汗国,再去阿瓦尔汗国,然后去法兰克王国!”



    塔拉姆茨一听,心中一动,问道:“王兄弟,你们还要继续西保加尔汗国吗?做什么生意?”



    赵子良也没在意,随意的回答道:“就是从西秦带来的一些丝绸、锦缎、纸张、瓷器、茶叶等东方特产,这次离开君士坦丁堡时也顺便采购一些当地的货物,一起带着西去!塔拉姆茨老兄,你来君士坦丁堡多长时间了?”



    “都快大半年了,我还滞留在这里,生意不好做啊!”特拉姆茨说着摇头叹息不已。



    赵子良:“这么久?你做什么生意?”



    特拉姆次说道:“我们保加尔汗国还能有什么?无非就是兽皮、羊皮、牛皮、羊毛、干奶酪,还有忽布!”



    “忽布?”赵子良一愣,觉得好像没听过这个名称,问道:“忽布是什么?”



    特拉姆次一拍脑门道:“我忘了,这里不叫忽布,忽布是我们那里的叫法,这里叫酒花或者酵母花,那些酒馆里喝的黑啤酒酿造过程中必须要加入这种原料!”



    赵子良恍然大悟:“明白了,原来是啤酒花!对了,皮毛类的货物应该在这里很畅销吧?你的货怎么卖了大半年还没卖出去?”



    特拉姆次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啊,其他商人的这些皮货都很容易出手,就是没人买我的,我这都急坏了!这不,今天我就跑来竞技场试试手气,看能不能赌中赢一点贴补一下开销!”



    赵子良稍稍一想就明白为什么特拉姆次的皮货为什么卖不出去了,问道:“你这批皮货什么价钱?有多少?”



    “都是上等货,每一张皮都是挑选出来的,完好无损,价格嘛自然是要高一些,一张羊皮六个银币,一张牛皮二十个银币,至于其他野兽皮毛都是时价,有些成色极好的价钱自然会要高一些!怎么,王兄弟对我这批货有意?”



    赵子良笑道:“我们有一支商队要返回西秦,如果价钱要是合适的话,我倒是可以做主拿下你这批货!”



    特拉姆次连忙道:“价钱好商量啊,只要王兄弟有意,我们可以谈谈,大家都是出门在外都是朋友嘛,都是朋友的嘛······”



    赵子良笑着点点头,这时下注员已经填写好了凭证票据,递过来说道:“大人,凭证票据已经填好了,您看看有没有不对的地方!”



    赵子良接过来看了看,说道:“嗯,没错!”



    下注员说道:“那行!噢,那边又有人要下注,小人先走了!”



    伊琳娜看着下注员走后,对赵子良说道:“你这一万金元肯定是打水漂了,绿党一号以往的战绩虽然还不错,但还是赢少输多,而且他上次参赛还是在半个月前,据说他当时他受伤不轻,这半个月怎么可能养好伤?他这是带伤参赛,绿党这是实在找不到御手了才让他打肿脸充胖子!”



    这竞技场的赛马可不仅仅只是比谁驾马车跑得快,如果你认为这样的赛马比赛只是看谁驾着四匹马的战场跑得快,那你就大错特错了!要知道无论西罗马帝国还是东罗马帝国的贵族老爷和官员们等上流社会的老爷贵妇们大部分人的生活都极尽奢靡,这些人都有一种变态的嗜好,越是刺激、变态和血腥的竞技游戏,他们越是喜欢,赛马的确比谁驾着跑得快,但不限制在赛马过程中进行厮杀,只要能最快跑到终点,你可以采取任何手段阻止货杀死打伤其他参赛者。因此,在这样的赛马竞技过程中,死几个御者不是什么司空见怪的事情!



    赵子良摇头道:“现在还没有开始比,谁能说得准?拭目以待吧!”



    又等了一刻钟左右,下注时间终于过去了,有人吹响了一次号声,表示下注时间结束,竞技场方面不再接受这一场的下注。



    又过了大约五分钟左右,比赛终于要开始了,四支战队八辆战车已经全部被御者驱赶着马匹拉到了起跑线后面,御者们的随从们再一次检查战车的情况,而御者们站在战车上抓着缰绳都互相看了看,眼神之中都闪现着战斗的火花,这些御者当中有几个是老对手,也是老仇人了,在赛场上见面自然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有人的眼神之中分明表示着“看这次搞不死你!”的意思。



    “咚——”随着一声锣声响起,起跑线上的八扇门打开,御者们挥舞着马鞭打在马臀上,嘴里大喝着:“驾——”



    马儿们发出一阵阵嘶鸣,八辆战车先后冲了出来,冲到了赛道上,在御者们的驱使下,三十二匹马拼命的加速,赛道上尘土沙子飞扬,清脆的马鞭抽动声不停的传出,马蹄声和车轮碾在赛道上传出隆隆之声。



    “快,快跑啊······”



    “加油,加油啊······”



    “三号,你他妈快呀,干什么打瞌睡啊?”



    无数人举着手里的赌票疯狂吼叫着,呼喊声此起彼伏,怒骂声、加油声、兴奋的大叫声等等掺杂在一起,整个竞技场都沸腾了。



    赵子良第一次身临其境的感受如此疯狂的场面,这可是接近十万人的竞技场,这个竞技场的规模在这个时代几乎是独一无二的。



    就在人们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呼喊声中,赛道上的比赛正式进入了残酷的厮杀之中,各辆战车上的御者们一边驾着马车,一边用兵器去攻击左右两侧战车上的御者,只要能阻止对方跑到前面去,他们可以使用任何手段,杀人是再所难免的。



    一支箭矢从后侧方射过来,第三道的绿党三号御者身体一顿,瞪大眼睛倒了下去,战车失控了,没有了御者的操控,马儿们在奔跑过程中开始偏离了赛道。



    “啊,滚开,滚开······”



    第四道的红党二号御者大叫着,他拼命的挥舞着马鞭驱赶马儿们,希望通过加速让自己的战车避开,但此时已经为时已晚。



    “轰”的一声,两辆撞上了,由于速度太快,撞击力太大,两辆战车同时向两侧翻过去,这下第二道和第五道的两辆战车几乎也是同时遭殃,连锁反应造成了从第二道到第五道的四辆战车全部翻车。



    原本稍稍落后的第一道和第六道的御者立即拉扯缰绳让马儿们减速,避开了凶险之极撞击翻车事故,只有第七道和第八道的战车依然在加速。



    这时剩下的四辆战车开始过第一个弯道,第七道御者手中长矛向第八道上御者刺过去,两人当即在各自战车上厮杀起来。



    第七道战车是红党四号,他丢下缰绳,双腿用力一蹬,整人飞身落在第八道战车上,与白党三号御者厮杀起来,白党三号御者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凶悍,跳到他的战车上来,他被吓了一跳,顿时有些手忙脚乱进行抵挡,但此时已经落了下风,两下就被红党四号杀死。



    红党四号立即跳回自己的战车上,哪知道从斜后方飞过来一杆长矛插进了车轮之中,咔嚓咔嚓·····碰的一声巨响,红党四号只感觉整个人飞了起来,低头一看,原来马车一侧翻了过来,他被掀上了半空之中。



    赛程已经过了一半,但此时八辆战车已经损失了六辆,只剩下第六道的绿党一号和第一道的白党八号。



    白党八号已经没有了兵器,他的兵器刚才已经投掷出去造成了红党四号翻车,他立即取下弓箭对绿党一号射过去。



    绿党一号早有防备,他参赛经验丰富,知道两人间隔距离比较大,如果保持距离不近身厮杀的情况下只能通过弓箭一决胜负,但他还有两个选择,那就是不管对方,不停的躲避对方的弓箭,拼命的驾车飞速向前跑,对方使用弓箭无法驾驭马车,速度很快跑不起来,他只要能躲避对方每次射来的弓箭就能够取胜,但是这无疑会把侧背暴露在对方的面前,太危险了。他还可以选择靠过去进行近身厮杀,毕竟对方已经没有兵器,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于是绿党一号立即驾车向白党八号靠过去,白党八号看见绿党一号驾车靠过来顿时有些心慌,毕竟他已经没有了兵器,他立即再次取出一支箭矢瞄准绿党一号射过去,绿党一号立即低头躲避,箭矢嗖的一声擦着他的头皮飞过去,他感觉一阵火辣辣的疼。



    终于靠近了,绿党一号立即拿起长矛向白党八道刺过去,白党八号马上用弓格挡,哪只绿党一号这只是虚晃一招,他手中长矛向前面用力一挥,只见白党八号手中的缰绳全部被斩断。



    “······”白党八号呆呆的看着手中已经被整齐斩断的缰绳眼睁睁看着绿党一号驾着战车越跑越远,他反应过来马上又取箭矢准备从背后射杀绿党一号,但绿党一号这时突然转身把手中长矛投掷过来。



    白党八号大惊,顾不得射箭,立即进行躲避,但却一个站立不稳,从战车上跌落下来,只剩下绿党一号的战车在赛道扬长而去。



    “哈哈哈······”赵子良大笑着站了起来,周围所有人都羡慕的看着他,很多人看向他的眼睛都红了,羡慕嫉妒恨呐!



    伊琳娜一脸古怪的看着他,忍不住嘀咕道:“真是见了鬼了,你是瞎蒙的吧?这都给你猜中!”



    赵子良很是得意,“怎么是瞎蒙的?赌赛马也是要经验和分析推测的!对了,我记得绿党一号的赔率是一赔四吧?这么说我这次赢了四万金元,相当于十二万金币?哈哈哈······”



    伊琳娜和特拉姆茨买的蓝党六号早就翻车了,两人赌输了,早就后悔过了,特拉姆茨这时想到赵子良有可能会把他的那批货吞下,因此立即献殷勤道:“恭喜王兄弟,你这下赚大了,十万金币啊,这只怕是竞技场这几年来最大的一笔赌注赔付了吧?王兄弟果然有魄力,兄弟我佩服、佩服啊!”



    “哈哈哈,过奖了!”赵子良说着挥手道,“走,拿钱去!”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