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工业霸主德意志》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0章 集体下课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工业霸主德意志》 作者:作品集

第10章 集体下课更新时间:2018-01-31


    东线的战况最先传回柏林参谋部,而身为皇帝的威廉二世也没有错过这份电报的内容。正在就餐的威廉二世高兴的接过东线传回的电报,兴致颇高的皇帝看着里面的内容,表情却迅速阴郁起来,身边的人都预感事情不对了。接着,毫无预兆的威廉二世扔掉了手中的电报,站起来毫不避讳的在一众皇室成员面前怒骂兴登堡和鲁登道夫等人无能。骂归骂,但是面临的情况太过危急,只好一边赶回行宫一边在路上再接着骂了。



    法金汉作为总参谋长,早已随着电报赶到了当时还在游轮上就餐的威廉二世身边。



    看着威廉二世发飙的样子,法金汉其实内心并没有觉得高兴,反而和兴登堡、鲁登道夫等人产生了同病相怜的感觉。因为他预感他的遭遇不会比他们好到哪里去,因为西线的凡尔登计划也正式宣告破产了,好巧不巧的和东线的情况遥望相印了。



    已经下定决心要在东线来次大换血阻止战况继续恶化下去的威廉二世此时还并不知晓西线的最新情况,还以为法金汉之前不批准兴登堡的作战行动是一个极佳的行为。可是当法金汉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说出西线的状况后,本还身强力壮的威廉二世顿感胸闷难受,一口气没能喘过来两眼一番昏在了马车上。



    选帝侯大街,王公贵族们最喜欢逛的地方,在开战后却显得有几分冷冽。一个贵族出身的小姐打算出门去找闺蜜喝下午茶,但刚一出门就被告知在警戒解除之前必须留在家中。贵族小姐本想依仗身份再多说几句,却眼尖的发现,一个平时和父亲交往甚多的少将正神情严肃的带领士兵站在大街上警戒。贵族小姐当然认识他,皇帝身边的侍卫队长。



    就在贵族小姐还在猜想的时候,只听见一群急促的脚步声正由远而近,紧接着就看见一大群士兵拥护着一辆华贵的朝着皇宫的方向赶去。



    难道···贵族小姐脑海中正酝酿着一个惊天地消息。



    东,西两线的战况,普通百姓还没有收到任何风声,但是皇帝病倒在马车上的消息却是如飓风般迅速在柏林高层传播开来,一传十,十传百,知道消息的人越来越多,而威廉二世的宫廷禁止探访的谢客令仿佛是在印证大家的猜想一般,终于是让一些心怀鬼胎的人按耐不住了,密谋声无形的飘荡在德意志帝国的上空。



    帝都正在阴云密布的时候,艾德里安已经在思考自己的退路了,但他依旧不敢当逃兵,他的身份太尴尬了,少将。



    “该死,还以为是什么好事,结果这个少将身份把我捆死了。”若是有人听到艾德里安的吐槽估计会气到暴毙,三十岁不到的少将已经是破天荒的事情了,还觉得委屈了?



    苦恼应该怎么赶紧抽身的艾德里安终究是没有等太久,只有一天的时间,柏林就做出了指示。



    刚刚晋升元帅不久的马肯森元帅晋升成为德国东线所有军队的总司令,原东线总司令兴登堡、东线军需总监鲁登道夫集体双双下课,名噪一时的帝国双壁突然下课让刚刚才把兴登堡雕像塑好的民众手足无措了。就在大家还在不明所以的时候,柏林参谋部,作为帝国实际最高统帅部的总参谋长法金汉及其各部门一把手全体下课,接替者竟然是才下课不久的小毛奇。



    这一连串的动作震惊了整个帝国,战时正酣时,竟然把东西两线的第一线力量全部替换了,这种操作任谁都是有种大厦将倾的感觉。



    在一连窜的爆炸性新闻下,各种传闻接踵而至。而最让民众好奇的是刚刚晋升少将不久的埃里克·艾德里安竟然也出现在了这次危机名单之中。



    某报社用大篇幅的文章详细转述了一名知情高级官员透露出来的消息。



    埃里克·艾德里安在俄军发起进攻提出应对方法,而当时的兴登堡却没有采纳,当时的情形被描写成了兴登堡刚愎自用,不听人言,导致东线遭受重大损失。



    远在东线的艾德里安通过电报也是知晓了这篇报道的事情,只不过却并没当作一回事,毫不在意的把电报甩在一边,继续指挥着几个勤务兵整理着自己的东西,回柏林述职。因为他也遭到了牵连···



    一般来说身为后勤总长的他是不应该受到牵连的,可别忘了他的提拔全是因为兴登堡的缘故,破格提拔上校和晋升少将的事情威廉二世都有亲自允诺,现在要把兴登堡拉下来,当然就少不了艾德里安。



    可艾德里安却是小看了他自己的重要性,皇帝的任命文书通电全国的时候,法肯森就给皇帝拍去了要求留下艾德里安的电报,专门为他拍的···



    东西都已经装上车的艾德里安压制住庆幸的表情打算早点离开这早已变得面目全非的德军前线,可法肯森的传令兵来得更快。



    啪!一个玻璃杯摔在了木墙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音。



    艾德里安站在这张看着就想吐的办公桌前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了,见到什么就砸什么。而身后的几个勤务兵却是百思不得其解,按理不是应该高兴才对吗?但他们不是艾德里安,根本不明白艾德里安根本就不想躺这趟浑水,本来一个绝好的抽身机会现在却又回到了万丈深渊里。可他不敢说出来,军人荣誉至上和为国殉亡的德意志帝国军人是不会容许艾德里安这个另类少将活下去的,最好都是以叛国罪论处枪毙的下场。



    没好气的拨开几个还愣在原地的勤务兵,艾德里安又乘上了接自己去东线大本营的专车。



    法肯森年纪大了,经验也就足了,处理起事情来也就老练了,在其他人看来,法肯森虽然崛起比兴登堡要晚,但是在才能上或许相差不大,皇帝用法肯森这个新晋的元帅取代兴登堡或许不失为一种补救方法,毕竟前者还需要回国为这次的损失背锅。



    艾德里安坐在车上,并没有再继续抱怨,而是思索起这些偏离原本轨迹的事情,太快了,太凶猛了,而且偏差大得太多,根本就再也不能找到可以套用的办法。



    关于这个篇幅的几页书面内容,甚至都被艾德里安扯掉了放在身上,没事就会拿出来看一看是不是哪里漏了。



    赶到东线大本营的艾德里安直接让司机停在了总司令部门口,面无表情的艾德里安只是敲了几下门就推门而入,丝毫没有下级觐见上级的觉悟。



    法肯森活了大半辈子,什么世面没见过,还真就没见过像艾德里安这样的,心说,我看中你的能力,搭救了你一把,拯救你这还远远长着的职业生涯,不感谢我就算了,怎么还一副见到仇人的表情?



    办公室里的几个勤务员见到两个人就这样四目相对,场面一度非常尴尬,连忙低下头来继续忙着,不过却蹑手蹑脚的生怕弄出大动静来。



    最终还是老成精的法肯森先开口了,拿着手里的一张图纸问道:“这幅图真的是你画的吗?”



    “都知道了。”艾德里安答非所问,但口气却是很硬,让法肯森确信了艾德里安心中有怨气。想了想现在这样谈下去肯定没个结果,只好带着疑惑问道:“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情让你觉得心中有怨气?”



    艾德里安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这种态度外人根本无法理解。而换位思考一下法肯森做法,若是自己并不存在要抽身的打算,还得要感谢面前的这位力保自己的新晋总司令呢,毕竟前任一手提拔的关键职位人选,继任者不赶走就算厚道了,还力保他,烧香拜佛也不见得可以遇到这样的人。也就是法肯森年迈并没有要争权夺势的心思了,不然换做稍微年纪小点都会要在这个关键位置安插自己的亲信把关。



    艾德里安想通之后深吸了一口才开口解释这张草图的由来,法肯森听完后发现与报道的内容并没有很多偏差,只是一些细节却像是故意省去了一般。



    “那你有没有在之后遇见现在的情况?”法肯森追问道。



    艾德里安很想说没有,但是他确实猜到了现在的这种情况,并不是说他突然之间有了这种本事,而是他喜欢做什么事情都考虑到最坏的情况。



    看着眼前的老得一只脚都要踏进棺材的老元帅,艾德里安心里也是迅速的翻出法肯森的一些记录,这是一个为了帝国尽职尽忠,愿意用生命换取荣耀的标准普鲁士传统军人。既然他这么问自己,肯定是想自己身上找到一点灵感。



    “有,不过现在的状况是最差的一种设想。”艾德里安如实的说出了心里话。



    “那你有想到对应的办法吗?”法肯森直言不讳的说道,期待艾德里安说出解决的办法来,毕竟他的前任就是因为没有听取眼前这个年轻的少将的进言而下课的,他可不想重蹈覆辙。



    艾德里安根本就没有解决的办法,别说办法,他连往这个方面想都没想过,而是只想着怎么脱身。



    但是艾德里安却问了一句让法肯森莫名其妙的话。



    “如果我没有办法,还会留在东线吗?”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工业霸主德意志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