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书籍 > 《中国合伙人》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爱的代价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中国合伙人》 作者:作品集

第四章 爱的代价更新时间:2014-09-19

??//说,网/
        被王阳撺掇着拿报纸剪了个带着LOVE字样的窟窿,好不容易黏成灯罩,成东青慌张得像一只被赶着上架的鸭子,被王阳顶上宿舍拐角那盏路灯的电线杆,而连孟晓骏那个平时高贵得不屑讨好人的家伙,这次也远远地站出去望风,专等苏梅一到,便吹口哨示意电线杆上的呆头鹅套上灯罩。


         


            苏梅来了,灯罩套上了,地面上映出硕大的LOVE,成东青猴在电线杆子上,看着苏梅,只觉得今晚的风也特别凉爽,沁人心脾。


         


            苏梅低下头,习惯性地翻书包找书,可惜,今天从图书馆出来没能外借,苏梅和路灯的约会便失去了意义。


         


            直到苏梅走进宿舍,都没发现今夜的地面上,有为她而来的浪漫告白,更别说回头看一眼那电线杆上快要风干的成东青。


         


            “以卵击石将是一场持久战,最重要的战术是死缠烂打,消耗对方,最后敌疲我打。”王阳嚼着学生食堂的夜宵这么说。


         


            孟晓骏没吃,不过也点头表示赞同。


         


            成东青却仿佛没听见,一直怅然地看着女生宿舍的方向,仿佛多看两眼,他心中的女神就能从宿舍里飞出来,像七仙女儿那样落到他的面前,告诉他,癞蛤蟆也是可以吃到天鹅肉的。


         


            王阳出的第二招据说百试百灵,是追求爱情的必胜法宝——夺路告白。


         


            为了成东青的顺利求爱不出岔子,王阳甚至不辞劳苦,一改王某人示爱的随机性和浪漫性,设计了详细到成东青走路的具体线路的完整方案,甚至还考究地论证了告白时的朝向和阳光的角度。


         


            苏梅被成东青约出来的时候,穿着一身运动服,显得特别有朝气。


         


            船是事先约好的,王阳前一天还陪成东青彩排了一遍,该划到哪个四不着边的位置,该转向哪个可以衬托出成东青浓眉大眼的角度,该用什么语气说出哪几句话……王阳都一一示范过。


         


            “你说他会不会stagefright?”王阳眺望着远处湖面上的成东青,戳了戳孟晓骏。


         


            孟晓骏躺在石上读尼采的《TheWilltoPower》(《权力意志》),连眼皮都没抬就说到:“RobertFrost(罗伯特·费鲁斯特)说过,一个母亲花二十年时间让他的儿子长大成人,另一个女人只需要用20分钟就可以让他变回傻瓜。他需要的只是这个过程,走过一次,就好了。”


         


            王阳若有所思,看着成东青没出声。


         


            夕阳让人的眉目渐渐温暖起来,成东青的嘴唇动了动。


         


            王阳激动地站起来:“嗨,他说了!”


         


            孟晓骏倒似乎有些意外,放下书看过去。


         


            成东青紧张了老半天,直到阳光将苏梅的阴影打到自己的脸上,才使劲握住自己的手说下去:“你不答应,我就拉你一起跳湖。”眼神里的执着和两手不自觉的发颤显得无比悖逆。


         


            苏梅依旧那么高傲,面无表情地看了成东青一眼,转身一言不发地跃入湖水,鱼儿一样地游走。


         


            湖水那样清澈,清澈到让成东青清楚地看到了苏梅的无视和不屑。


         


            成东青不会游泳,只能傻愣愣地站在船头,看着高傲的白天鹅从癞蛤蟆身边游走,从头至尾,甚至没有说一句话。


         


            高傲的白天鹅甚至已经算仁慈,才赏给癞蛤蟆这么一个婉拒,再好的可爱宝典,那也得看使用的人是谁,成东青绝望了。


         


            王阳正式带着Lucy参加同学聚会的时候,孟晓骏告诉成东青,“苏梅病了,传染性肺炎。没有人敢去看她。你也不许去。”


         


            癞蛤蟆的机会总是这样具有戏剧性,成东青拿半个月的伙食费换了一兜水果去了医院,瞒着孟晓骏和王阳。


         


            “滚!”苏梅看见门口的癞蛤蟆时,终于对成东青说了第二句话。


         


            成东青带着几分背词典的倔强,跨入传染病房,向前走了几步。


         


            “听见没有,我叫你滚。”苏梅赏给成东青的第三句话里甚至带了一丝委屈,王阳说的对,生病中的人比较脆弱一些。这只癞蛤蟆是第一个来看白天鹅的。


         


            成东青显然听清楚了,因为他的身子僵了僵,却也仅仅是僵了僵,然后立刻就大跨步走到床边,步伐僵硬得好像被检阅的士兵踢正步,带着无畏的倔强。


         


            白天鹅终于认识到这一只癞蛤蟆是属牛的,完全不可理喻,只好转开脸,避过面对面的说话:“你走吧,会传染的。”


         


            事实证明,即便是呆头鹅,也有福临心至、金石为开的一天。


         


            成东青没有顺从白天鹅的意思,反而带着勇往无前的坚决扑过去,扳过苏梅流泪的脸,重重地吻下去。


         


            那甚至不能算作吻,叫“啃”的话会更贴切一些,僵硬、鲁莽,没有任何技巧,这是成东青的初吻。


         


            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雨,淅淅沥沥地,一如室内白天鹅的泪。


         


            “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你,成东青?”苏梅的话只能算作叹息,轻轻的,带着哽咽和伤感,骄傲的白天鹅垂下了她美丽的脖子。


         


            得之东隅失之桑榆,古人诚不欺我。


         


            成东青在大三的时候,终于为了爱情付出惨痛的代价——休学一年,因为肺结核,因为那一次大胆而鲁莽的亲吻。


         


            王阳来看成东青的时候,带来了孟晓骏私家珍藏的最新版牛津词典。


         


            孟晓骏正在准备考托福,作为势在必得的理智者,自然绝不允许意外传染这种事发生。


         


            成东青很开心,那本词典——包括孟晓骏的所有书——都是不外借的,成东青知道。


         


            当然,更让成东青开心的,还是白天鹅的探望和日渐亲近的态度。


         


            苏梅只要有时间,就会去医院看望成东青,会坐在成东青的病床旁,为他读即时翻译的《红楼梦》,苏氏版本,这成了成东青医院生活的最大乐趣和甜蜜。


         


            苏梅会用标准的口语,慢慢地讲述那个经典的故事。


         


            黛玉出了贾母院门,只管一直走去。紫鹃连忙搀住叫道:“姑娘往这边来。”黛玉仍是笑着随了往潇湘馆来。


         


            故事美丽悲伤,苏梅的声音却和她的呼吸一样柔软轻盈,尤其在翻译对白时的抑扬顿挫,更是如天籁之音。成东青轻咳两声,对林黛玉理解多了些同病相怜的感悟,透过苏梅垂下的发丝,仿佛看见了病弱的林黛玉娇弱、楚楚可人。


         


            果然,苏梅接下来念的情节,便是如今描写病美人用得最烂的桥段:


         


            离门口不远,紫鹃道,“阿弥陀佛,可到了家了!”只这一句话没说完,只见黛玉身子往前一栽,哇的一声,一口血直吐出来。


         


            病美人总是会得到观众的格外垂青,因为命运总多舛,红颜尽薄命,病蛤蟆也“有幸”如此。


         


            成东青一阵耐不住的猛咳,手掌摊开,分明是一口鲜红鲜红的血,惊得苏梅丢了手中的书。


         


            苏梅急匆匆地站起,跑去叫医生,才刚走出病房,就看见一团烟雾飘过,王阳倚靠在走廊的墙上,漫不经心地抽着烟,一脸坏笑。


         


            自从成东青生病,王阳几乎每天都来,捎上孟晓骏最近很忙的消息以及对成东青的问候,给成东青说笑话,顺便也当一当狗头军师,讲解一些男人该掌握的知识。


         


            王阳带着点揶揄的眼神抛过来时,苏梅恍然大悟,折回病房,有些生气地瞪着成东青,一副不交代就让你吐真血的模样。


         


            成东青傻笑着,用不着逼问立刻憨头憨脑地交代:“Sorry,是红药水。”其实用不着这些的,如今苏梅的青睐程度,已经足以让成东青恍若云端,飘飘然不知所以,甚至连病休一年的遗憾,都可称得上是另一种幸福。


         


            苏梅生气不起来,对着成东青这么个又二又愣又倔的“二东子”,除了像王阳那样嗤笑一声,还真就没别的更好的应对方式。


         


            “又是你给他出的馊主意?”王阳掐了烟走进来的时候,苏梅愤怒地逼问王阳。


         


            王阳对于兄弟的女人、法律系大才女显然也是有所忌惮的,几乎跳着澄清:“喂喂,什么叫‘又’?今天之前,在医院里发生的事与我无关啊!”成东青那个土鳖能炸出那么破釜沉舟的一下子,就连王阳也完全不敢想象。


         


            成东青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一直到脖子根。当初亲苏梅的那一下子,重来一遍,必定是没有勇气了的。


         


            苏梅也听明白了,低下头悄悄瞥了成东青一眼,刚好的肺病似乎又犯了似的,脸颊染上了一丝红晕,慌乱地收拾起了书包:“有些晚了,你们聊,我还要去上课,bye。”说完,苏梅就飞快地走了。


         


            “嗨,别看了,都走出三里地了,笑得可荡漾了。”王阳扯了成东青一把,召回魂魄,“真看不出来你们,亲都亲了,还那么古典纯情,拿《红楼梦》练口语听力。”


         


            成东青有些不好意思,赶紧岔开话题:“你的小说写得怎么样了?”王阳大概是被记者女朋友的文笔感染了,最近迷上了写小说,成东青生病之前还被拉着当读者说了无数读后感。


         


            王阳从来都是自信满满,跟当初预言Lucy的爱恋一样,带着点吊儿郎当,斜睨着成东青说:“好几家出版社都哭着喊着要,全国人民就等着看我的书了。怎么,迫不及待了?放心,哥哥一定给你看免费的私家珍藏手稿,还附带亲笔签名!”


         


            “Congratulations.”(祝贺你)成东青对于王阳的能力自然是完全相信的。


         


            “背你的单词去,都魔怔了你。”王阳伸出手扇了成东青一下,落在后脑勺上,轻得仿佛一片羽毛掠过。


         


            孟晓骏的词典还是那样崭新,王阳帮成东青拿来,递过去,自己却背过身,看向窗外的风景,单调的白色病房外墙,零星种着几棵树。


         


            成东青摩挲了好一阵子,仿佛爱抚情人一般等亲近够了才小心翼翼地翻开封皮,扉页上依然盖着那个鲜红的戳:晓骏藏书谢绝外借。心底涌过一阵暖暖的热流。


         


            刚翻了几页,一张从没见过的书签就掉了出来,漂亮的绿色,一片希望的田野,以及一棵参天大树,背后端正地写着:有天你会让我妒忌的。


         


            成东青一直以为孟晓骏心底其实是看不起自己的,可这一刻,心里汹涌而来一股暖流,沸腾的暖流,顶起了胸膛,却似乎要从眼角倾泻而出。


         


            孟晓骏说,有天成东青会让他妒忌的。那个从祖父开始就留学美国,家学渊博的孟晓骏,自信高贵得需要成东青仰望的孟晓骏,演讲完全不需要打草稿的孟晓骏,单词永远比人多一截的孟晓骏,梦想永远比人真实可信的孟晓骏,理智冷静总是冷眼看世界的孟晓骏,才华横溢帅气无敌散发着闪闪光芒的孟晓骏……他说,你,成东青,这个从乡下来的,靠着全村人的接济复读了三年,继续靠着全村人的借贷上大学的穷光蛋,连一句标准发音都说不准的差班生,追个女生还要兄弟帮忙的癞蛤蟆,有一天,会让他,孟晓骏,这个应该站在云端供人仰望的偶像,妒忌的。


         


            再没有比这还高的夸奖,再没有比这还强力的鼓舞。孟晓骏给予的梦想,就在这一瞬间,升华成了目标和计划。


         


            成东青用力吸了吸鼻子,终究还是没哭。


         


            窗外微风吹过,那三两棵树被拂得发出沙沙的轻响,王阳靠在窗台上,一直没回头。


         


            成东青这一年的休学,不仅收获女朋友——苏梅,还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自信和鼓舞,竟做起了和孟晓骏一起留学美国的梦。爱情的代价,虽然惨重,但失之桑榆,收之东隅。


         


            为了追随偶像孟晓骏的步伐,也为了跟随“女朋友”的脚步,成东青不得不制定出更为大胆明确的目标——留学美国。他不但不顾医生的忠告,在养病期间就不顾一切地疯狂背诵单词,而且还开始疯狂搜集出国留学的信息以及托福考试的资料。


         


            再见孟晓骏时,成东青嘿嘿笑着,眼神里散发出来的光芒显得灿烂无比。


         


            就在他休学的那一年里,成东青也考过了托福,并且取的了相当不错的成绩,甚至还跟着收音机纠正了口语里那些可笑的鬼子音。


         


            孟晓骏还是有些惊讶的,成东青虽然有一股子永不服输、永不放弃的倔劲儿,可是倔到逆天的程度,多少还是让人吃惊的。就像你明明知道愚公的脾气,也知道他一直在移山,可当你出去旅游了两个月回来,发现山已经被愚公移走了时,那种震撼和吃惊足以让人产生嫉妒的同时心生敬畏。


         

WWW.Dxsxs.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中国合伙人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