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书籍 > 《中国合伙人》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十章 梦想起航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中国合伙人》 作者:作品集

第十章 梦想起航更新时间:2014-09-19

??,说,网
         这一片厂区已经都被成东青租了下来,分了大教室、小教室、休息室和几个办公室等空间。甚至,还在厂房的屋顶上,改建了一个小小的游泳池,王阳特别喜欢泡在这里,哪怕就在不远处,矗立着几根巨大的工业烟囱。


         


            成东青为了迁就王阳这个任性的大小孩,不得不把大部分的、兄弟之间的公事放在这里,轻松地谈。


         


            天气有些热,王阳非常乐意向兄弟们展示他的身材。他戴着一个大潜水镜,赤裸上身,扑通一声,跳下泳池,晃得水一波一波地荡漾起来,拍打着池岸。


         


            孟晓骏坐在旁边的一张沙滩椅上,仔细地翻看着一整摞培训班介绍、学生登记表之类的材料。大约适应了时差,孟晓骏的精神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模样,即使袖子卷起,也依旧贵气非凡。


         


            成东青已经脱了西服,束手束脚地站在一旁,更加一副进城开眼界的模样,所有的精气神都放在了孟晓骏身上,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孟晓骏的脸色,不时又有些忐忑地看看孟晓骏翻看的资料,好像生怕那些资料里忽然伸出一双手,一拳就把孟晓骏揍回美国。此刻的成东青比参加高考、签证面试还要焦虑,一瞬之间就回到了等待评判的学生时代。


         


            王阳浑然不管岸边两人的沉默张力,自顾自在水池里畅游,欢快地换着各种姿势,不时拍起一片水花,溅出一番响动。


         


            孟晓骏还和从前一样,翻阅的速度很快,一目十行。不过,成东青并不担心他看的不够仔细,偶像之所以是偶像,当然不只是一两样本事值得人膜拜。孟晓骏皱眉,微闭上眼,一言不发地陷入思考。成东青更加不安了,如果他能够拥有一条忠犬的尾巴,估计现在就开始惶急地拿尾巴扫地了,最好嘴里还能发出那种“呜呜”的讨饶声。


         


            留下其实已经是一定的了,可是如何留下,留下做什么,怎么做,这是个巨大的问题,也是一门高深的学问。孟晓骏缓缓地转过头,盯着成东青看。眼中的青年,还是和十年前一样,忠厚、倔强,还是一样的认死理、犯拧。不,也不算一样,现在的成东青比以前更自信更成熟了,不再会轻易怀疑自己,也不会觉得自己不够优秀,他已有了明确的事业追求。


         


            这样的成东青,能接受改变吗?孟晓骏仔细地斟酌着,考量着。


         


            成东青很想像以前一样,扑上去搂着孟晓骏,说出一番最没出息的恳求话,说那些他对苏梅都没有说过的话。就算不能晓之以理,至少也要动之以情,让孟晓骏留下。可惜就连成东青自己也知道,这么做只能让孟晓骏失望,然后离开。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到他开口说话。


         


            孟晓骏站起身来,故意忽略成东青渴望的眼神,没有给予一个肯定、鼓励、安慰的拥抱,走到池边看着金枪鱼似的王阳,斩钉截铁地说:“我可以暂时留下来,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语气决绝坚定,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已经可以算相当不客气的口吻了。


         


            成东青却根本没在意那个条件,满脑子里只有“留下”两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几乎是跳跃着说:“太好了,晓骏,有什么你尽管说。”那一刻的眼睛里,闪闪发亮地全是兴奋和激动。欢喜鼓舞的样子把孟晓骏也染得有些想笑,不自觉地放松神经,剩下的话也就说得自然柔和起来。


         


            “我们应该把这里办成一个学校。”孟晓骏走到成东青身边,望着他的眼睛说。


         


            “学校?”实在有些出乎意料,成东青瞬间呆住了。这个议题超乎想象,从来就没有被考虑过,更无从回答接受与否。笨的人一向需要更多的消化新事物的时间,成东青从来都认为三人组当中,自己就是那个衬托另外两个人聪明的人。


         


            孟晓骏终于笑了,成东青果然还是没变,和从前一样直白,没有任何心机,心里所想的,就差大声念出来了——那脸上,写得明明白白。孟晓骏有时还真想不通,创业有所成功的为什么竟是这么一个毫无心机的家伙。


         


            孟晓骏伸出手,拍拍成东青的肩,一时间斗志昂扬,语气也跟着激越起来:“对,一个别人从没见过的学校。”微风掠过,迎面扑来,吹拂得人意气风发。


         


            成东青陷入了纠结,就好像明明想包个饺子,结果面和好了,馅调完了,包也包了,正打算煮一锅水下了吃,忽然被人告知:你那是蛋糕,应该送去烤箱,烤完了将是一个美味无比的奶油蛋糕!


         


            对于老实孩子来说,成东青实在接受不了啊!


         


            成东青挣扎了半天,反复斟酌着用词,才揶揄着说:“那个,晓骏,其实呢,我和王阳吧,目前只想办培训班,当然也可以再大一点,可是……”


         


            成东青说得很慢,一字一字地斟酌,一字一字地说。可还没等他说完,孟晓骏就忽然将那堆材料扔进泳池,哗啦啦地撒了一池。纸张漂浮在水面,随着水波晃荡,弄得王阳也被吓了一跳,蹭地从水底钻出来,张望了半天才放心:没打起来。


         


            成东青急了,那可是他的衣食父母身家性命。这些年和王阳,都是指靠这些才过过来的。成东青蹲下身去四处打捞,明明已经气上心头,偏偏又不敢对着孟晓骏发,一方面是出于多年下来的偶像崇拜的惯性,另外一方面是出于对孟晓骏没有十足把握不会瞎胡闹的了解。于是,他只能半带着焦躁压抑地抱怨:“晓骏,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好好说不行吗?为什么扔材料!”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西裤衬衣贵不贵了,成东青完全不顾形象地趴在游泳池边上,努力打捞着已经被沾湿的材料。王阳顶着两页已经湿透的材料,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个人:没打起来,可是气氛好像很不好。


         


            孟晓骏优雅地坐回沙滩椅,半靠着,手指在扶手上轻轻地敲击着,仿佛在弹一首温柔和缓的钢琴曲,连带着声音也有些温和:“东子,你们已经在办培训班了,那你准备的这些东西还有什么用?我问你一个问题:拿破仑站在阿尔卑斯山上的时候,他看见了什么?”


         


            成东青把这几句话使劲在脑子里来回嚼了几遍,也还是不确定该如何回答。拿破仑站在阿尔卑斯山上的时候,他会看见啥?能看见啥?应该看见啥?


         


            孟晓骏收回他那一身的优雅温和,猛然站起,用一种咄咄逼人的态势向成东青倾过身子,声音尖锐冷硬地说:“只有当你也站在阿尔卑斯山上,你才能知道他看见了什么。”说完,孟晓骏迈步离去,再没多看成东青一眼。


         


            成东青愣住。


         


            只有当你也站在阿尔卑斯山上,你才能知道他看见了什么。


         


            只有当我也站在阿尔卑斯山上,我才能知道他看见了什么。


         


            只有当我也办成一个学校的时候,我才能知道办成学校是什么状态。


         


            成东青从来都承认自己反应不够快,但是成东青从不承认自己是个无法领悟的人。当孟晓骏就要走下这片屋顶的时候,成东青终于叫住了他:“Yes,我听你的。我听你的,晓骏。”我从来都是听你的,只有你有能力指引我的梦想,做大家的偶像。


         


            孟晓骏缓缓转过身来,暗自松了一口气,能这么快接受新的发展建议,成东青还是和从前不一样了。


         


            孟晓骏快步走回,边走边开机关枪似的说:“那好,马上订发展规划,加大规模,目前班级数量远远不够,还要去招聘老师。你来做校长。”计划显然早就有了腹稿,一旦得到采纳,立刻就是雷霆之势,典型的孟晓骏作风。


         


            成东青继续傻眼:“校长?”好吧,孟晓骏不在的时候,成东青从来没觉得自己的想象力是如此的贫乏。以至于现在一见孟晓骏,他就基本可以和弱智来比拼了。


         


            孟晓骏一派理所当然,很不可理解似的说:“你是创始人,当然是校长。规划,我帮你做。当然,我也会出力。明天,我办一个关于美国签证的讲座,免费的。”


         


            成东青越发傻眼:“免费?”免费还赚什么钱?


         


            孟晓骏看着成东青的呆样,勾起了嘴角:“对,免费。营销的价值不是新奇,而是真诚。”


         


            营销?真诚?成东青苦苦思索,慢慢消化。孟晓骏已经走到了泳池边,没有一点脚步声地,走到成东青身边,忽然抱住他的腰,脚下一绊顺势一推,成东青毫无悬念地跌进游泳池,狼狈地胡乱扑腾着大喊救命:“我不会游泳!”声音里已经有了惶急。


         


            刚才还一直傻呆着的王阳赶紧游过来搭救成东青。


         


            孟晓骏当然也不会坐视,优雅地蹲下,将手缓慢而坚定地伸向成东青。而成东青就像所有溺水的人一样,死死地抓住孟晓骏的手,就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


         


            “掉进水里你不会淹死,呆在水里你才会淹死。”孟晓骏注视着成东青有些慌乱狼狈的眼,轻轻地说。声音淡定而温柔,却无比地坚定,就像当初坚定的信念一样,能改变他的,始终只有他自己。


         


            孟晓骏居高临下,几乎是以俯视的视角看着他的两个兄弟,认真地说:“我会告诉你们,什么叫真正的营销,不是在路灯底下投字影,那是青春期后遗症。营销就是……告诉大多数人,有一个东西,叫做梦想。”


         


            成东青和王阳再一次因为孟晓骏而感到震撼。十年前的美国梦,十年后的这个新“梦想”,仿佛孟晓骏这个人,生来就是为了给人理想,为了给人指引道路的。几句话,一次点拨,就如神明加持一般,醍醐灌顶。


         


            孟晓骏等待了一会儿,又无比温和地问:“梦想,现在你还相信吗?”


         


            成东青想都不用想,立刻回答:“我相信。”孟晓骏给予的,成东青当然相信。当初的美国梦,如今的“梦想”,成东青真的相信。就孟晓骏的这种谈话方式,想要成东青不相信也难。


         


            孟晓骏却笑了,发出轻轻的笑声,微微摇着头,叹到:“你没有相信,你只是相信你在相信而已。”


         


            成东青和王阳再次傻眼:这孟晓骏话里有话,弄得玄而又玄的,不是哲学家就是神经病。当然,后半句的猜测仅限于王阳,不包括成东青,就成东青的那点脑子,光顾着琢磨孟晓骏的玄机去了。


         


            王阳抹了一把脸,才故作淡定地调侃:“东子,这他妈的吃过汉堡、喝过洋墨水的人,好像就是不一样啊,顺带着连脑子里的回路都进化改造过了。”


         


            浑身衣服湿透了粘在身上的成东青,除了用崇敬的眼神膜拜岸上的孟晓骏,什么都觉得多余。


         


            孟晓骏的建议和计划得到了完全的实施,成东青对于执行力一向有足够的韧劲。


         


            大教室的讲台上方张挂了巨型条幅,红彤彤地底子写着六个鲜黄色大字:“签证美国讲座”。


         


            孟晓骏看了看,台下聚集了将近1000名学生,黑压压一片,嗡嗡嗡的,发出一片低沉而又鼓噪的交头接耳声,就像数万只蝗虫一起鼓动翅膀,低频的声音让人焦躁。孟晓骏忽然觉得有些紧张,或者是太久没有进行演讲了,尤其是面对这么多人的,都有些不太适应。孟晓骏有些自嘲地笑笑,坐在休息室里,闭上眼,深呼吸,慢慢地放松自己。


         


            成东青和王阳站在一旁,小声地讨论着今天的安排,不时探头看看教室里的听众,仔细地安排着演讲的进程环节。孟晓骏的演讲是完全不需要担心的,但听完演讲之后的效果利用,是需要一点手段和必要的措施。成东青早就不否认自己已经是一个商人了,贩卖知识和希望,哦,现在还多贩卖一个梦想。


         


            时间差不多的时候,成东青和王阳打了个招呼,向孟晓骏点了点头,快步走上讲台,隆重而诚恳地向众学生介绍孟晓骏:“同学们,允许我先介绍一下今天的主讲人,孟晓骏老师。孟老师刚从美国载誉归来,孟老师是成某人一直以来的偶像,一直想追赶,却只能望其项背的人。请大家用掌声欢迎孟老师。”


         


            掌声雷动,孟晓骏缓步走上讲台,只是略显僵硬的姿态似乎有些状况,孟晓骏知道自己不光是紧张,不正常的状态让人心里一阵发慌,手心在冒汗。


         


            孟晓骏强自镇定地坐在麦克风前,喉头发干,仿佛一张嘴就会脱水失音。他前所未有的不在状态,可箭在弦上,除了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去面对,别无他法。


         


            “自信、真实、合理、具体,是美国签证哲学的四项基本原则……”开场白很糟糕,嗓音果然也很干,如同拉锯似的破音干涩地念着。太多停顿,太多涩音,太多勉强而出的词,以及孟晓骏太过不自然的脸色,那一瞬的演讲,仿佛穿越了,成东青有些诧异地看着孟晓骏,完全不在意料之内。


         


            而情况比想象的还要糟糕,孟晓骏在说了那短短的一句话之后,就陷入了长时间的停顿,脑中一片空白。


         


            学生们愕然,优秀的导师——成东青如此隆重介绍的人物,竟然连一场演讲都无法驾驭,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成东青和王阳面面相觑,终于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妙。


         


            孟晓骏努力地尝试着控制自己的状态,用曾经掌握的所有方法调整着,可再张嘴,依旧是语速混乱:“一个申请者面对签证官,首先必须表现出强大的自信……”连自己都无法相信的失常,就这样赤裸裸地展示在了上千名学生以及自己的两位兄弟面前。孟晓骏在这一刻,越发地难以控制,除了停顿下来调整,孟晓骏甚至有些无助。


         


            台下开始窃窃私语,孟晓骏觉得自己的心跳仿佛雷鸣,鼓噪着超过了台下的声音,速度越来越快,一定超过了200。


         


            王阳歪着头仔细看了看孟晓骏的侧脸,还是没能从他的状态中分析出这出意外的根源,伸手捅了捅成东青,问:“他怎么了?”实在不像是故意制造的玄虚啊?难道又是孟晓骏运用心理学摆的龙门阵?


         


            “不知道啊。”成东青也是一脸的疑惑,多年以来习惯性的崇拜,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换任何一个人出现这种状况,成东青都可以判定他怯场了,可孟晓骏是谁啊,孟晓骏当年演讲的时候,成东青还连口都不敢开呢。孟晓骏风靡燕京全校的时候,台下这帮崽子们都还拖着鼻涕喊妈妈呢。


         


            “不自信你就是弱者,美国人鄙视弱者,他们认为弱者不可能真诚……”孟晓骏仍在做最后的挣扎,可语气已经无比虚弱,再次出现的长时间停顿,让孟晓骏的脸色苍白起来,这是不得不正视的问题。


         


            没有思考多久,孟晓骏就站起身来,对着学生们说了句“Sorry”,然后快步离去,台下一片哗然。


         


            成东青和王阳赶紧从休息室迎出来,深深地看了孟晓骏一眼,成东青顾不得多问,上台安抚听众。


         


            王阳询问地看着孟晓骏,眼神里透着关切。孟晓骏尴尬地躲避着他的目光,不得不承认,这是他一生中最失败的时刻。


         


            “孟老师刚回国,还在倒时差,可能身体有些不适。我被拒签过三次,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失败的经验……”成东青的风范已经被十年的教学生涯磨练得自然流畅,不需要有任何的担心。


         


            免费演讲结束后,成东青和王阳坐在已散场的观众席中,沉默着。


         


            孟晓骏避开了两位兄弟的关怀,独自一人坐在合盖的马桶上,面色苍白,脸上的肌肉紧绷,浑身上下的僵硬和发冷,以及无法接受的挫败感,让人不断地冒出虚汗。


         


            成东青终究还是没能沉默下去,有些担心地对王阳说:“明天还有一场……”


         


            “先取消吧。”王阳淡淡地说。


         


            成东青有些无法接受,瞪着王阳问:“为什么,他就是没睡好。”在说出时差那个理由之后,连成东青自己都相信了。正常状态下的孟晓骏不可能出那种状况的,除非他身体不舒服。


         


            王阳仰头,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慢慢开口:“没那么简单,他这么跟自己死磕的人。也许是stagefright……”语音清淡,带着一丝哀伤。学生时代的畅意人生确实一去不回了,被改变的,不光是成东青和自己,还包括了那个曾经被同学们奉为神明一样的孟晓骏。


         


            怯场?!成东青完全无法接受,甚至是激动地反驳:“不可能,绝不可能。”以前的孟晓骏,哪怕面对数万人也不会紧张卡壳,他只会享受并风采绝伦地迷倒他们,怎么可能怯场?!


         


            王阳难得如此感伤,低沉地吐出一句:“你几年没见他了?”十年的时间,足够Lucy变心跟美国男人回国,足够苏梅占完成东青的便宜再一脚踹开他,然后飞奔美利坚的怀抱,足够王阳自己种下表面潇洒背地里放纵的双面生活,足够成东青蜕变成自信坚定锐意进取的培训班掌舵人,当然也足够让孟晓骏产生一些大家无法接受的变化。


         


            成东青其实心里都明白。只是,他更愿意骗自己去相信这不是事实,难耐的沉默蔓延开来,压得人沉重得无法喘息。


         


            当孟晓骏终于从洗手间走出来时,已经恢复了自信威严的气场,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成东青和王阳甚至有些反应不过来,诧异地看着刚刚才历经了挫败的孟晓骏。


         


            孟晓骏根本没看他们的诧异脸色,径直往外走,边走边说:“我想清楚了,这不仅仅是一个学校,明白吗?”依旧是今天之前的那个什么事都成竹在胸的孟晓骏。


         


            成东青和王阳定在原地。


         


            王阳还是开口,关切地问了一句:“晓骏,你还好吧?”


         


            孟晓骏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他们,用一种肯定的语气说:“今后我不再办大型讲座,只办一对一的MockInterview.”(模拟面试)即使知道自己需要面对这种挫败和精神压力,孟晓骏依然有些不自然。当然,也仅仅是有点不自然而已,直面自己的弱点,孟晓骏很清楚自己该怎么办。


         


            成东青只知道点头,想不出任何话来说,也压根没去想,有孟晓骏在,大脑只需要思考一件事就够了:怎么执行孟晓骏的想法。


         


            孟晓骏很快就撇开了自己的那些挫败感和不自然,昂首挺胸地望着窗外,带着一丝兴奋地宣布:“还有,名字我也想好了。”


         


            “学校的名字,就叫做‘新梦想’。”

www。DxSxS。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中国合伙人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