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书籍 > 《中国合伙人》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十一章 领航梦想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中国合伙人》 作者:作品集

第十一章 领航梦想更新时间:2014-09-19

学}{生}{小}{说}{网}
        孟晓骏的一对一Mock Interview很快就办起来了。其实,就是模拟面试,也就是相当于美国签证咨询,一个全新的指导留美申请人通过签证的培训模式。


         


          第一天的时候,人其实不多,孟晓骏也不在意,人的优势往往是在行进的过程中得到体现的,而不是一开始。


         


          来咨询的是个年轻男孩,和孟晓骏十年前一样年轻,只是少了那股意气风发。孟晓骏带着几分威严,坐在咨询台边,眼神从金丝眼镜后边透出来,冷淡而睿智地说:“我不明白,你被拒签跟你女友有什么关系?”


         


          男孩带着一脸的沮丧和不忿,用带着控诉的腔调说:“她伤害了我,她去美国才一个月,就跟我提分手。”绝对的受害人嘴脸。


         


          孟晓骏到底年纪增长了,一点也没有曾经讽刺王阳的那种犀利,只是平静而认真地说:“许文同学,这说明她没有骗你,她完全可以一年以后再告诉你。”


         


          许文同学怔住了:从来没有人用这样的角度来告诉他这件事情的另一个可能。朋友多半都帮着控诉,对立的人多半都在嘲笑,一个跳脱出事件的可以公平审视这件事的人,孟晓骏是第一个。


         


          孟晓骏向来善于把控谈话的方向和气氛,看了一眼手里的表格,语气尽量温和地说:“好,现在我们说回你被拒签的事。你被拒签是因为他们认为你有移民倾向,对吧。”


         


          许文一脸不认同,完全的无法接受,简直都要出离愤怒了,道:“我为什么要移民?给我移民我都不要。可不管我怎么讲,他们就是不听。”


         


          孟晓骏了然于胸,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反问道:“OK,既然你没有移民倾向,为什么你要在申请表上写,你去美国的目的,是为了增加收入?”


         


          许文依旧没有明白过来孟晓骏特别提到这一点的用意,甚至是理直气壮地说:“我说的是实话,证明我不心虚。这有错吗?”岂不闻“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许文完全不认为这是不利于签证的。


         


          孟晓骏根本不受许文情绪的影响,依旧用他那副温和而冷静的腔调,慢条斯理地分析:“如果你去美国的目的是为了增加收入,那谁都知道在美国挣钱比中国容易,他们为什么不能认为你有移民倾向呢?”


         


          为什么呢?许文再次怔住,从最简单的常理推断,确实如此。


         


          孟晓骏让许文认识到自己申请签证时的漏洞之后,开始点拨:“如果申请者有任何迹象表明,他去美国的目的不是仅仅为了接受教育,那他的签证申请就一定会被拒绝。你如果连这个都不知道的话,还怎么去签证?”孟晓骏高屋建瓴式的指导,说的往往都是谁都知道却都被疏忽了的真理。


         


          许文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垂头丧气起来。


         


          “你被拒签,说明你不了解美国。你怪罪女友,说明你不了解女人。归根结底,是你不了解你自己。”孟晓骏之所以能在十年前成就“神”的高度,并不全是他的个人优秀程度。他的非凡,在于给人梦想,给人富有哲理的指点,哪怕只有那么一两句,都受用无穷。


         


          许文再抬起头来看着孟晓骏时,眼里闪着泪花,这是父母都未曾教过的做人道理,如今由一个签证咨询老师讲来,如何能不感激涕零?


         


          孟晓骏微笑着,轻快地加了一句话:“如果我是你,现在就去修改申请表。”简单的一句话,化解了青年的一时激动,既顾全了面子,又给予了实际指导,一场完美的签证咨询,一次受用无穷的指导。


         


          许文站起来,真诚地向孟晓骏鞠躬,说道:“孟老师,Thank you very much.”


         


          很多东西,都是这样,再强大的广告,也不如邻居的那一句“我用过,效果不错”。这种口口相传的隐形广告,更能起到煽动作用。也就是第二天,孟晓骏的咨询室外面就排起了长龙。


         


          王阳总能在孟晓骏的咨询室外看到各种各样被感动到涕泪交零的学生,抽泣的、激动的,但都无一例外地带着无限憧憬的眼神,欢欣离去。王阳知道,那都是感动和希望的泪水。


         


          孟晓骏依旧用他那清淡冷峻的声音喊着:“下一个。”状态丝毫不受庞大的咨询人潮影响。


         


          刚刚建立起来的“新梦想”培训学校,从此有了第三块金字招牌——孟晓骏的签证咨询。


         


          对孟晓骏的指导趋之若鹜的,不单单是学生们。其实,孟晓骏觉得,并不是王阳自己想来的,看着坐在对面的人,孟晓骏淡淡地笑了。这个人,才是成东青百般厮缠,磨着要自己回来的原因,至少也得算导火索。


         


          王阳依旧是那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跷着二郎腿,人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两只手环抱在胸口,心理学上说,这属于对人的谈话有所防御。


         


          孟晓骏不会在意,就算分别了十年,这仍是他曾经最扛得住刺激的兄弟,当然还是得看门见山。孟晓骏相当认真地说:“王阳,你的看电影教学法很有趣,但是效果慢,不系统。你想过没有,你没去过美国,口语却比我好,为什么?因为你是我们所有人中唯一泡到美国妞的人。”就算孟晓骏知道这是王阳永远也不能提起的伤疤,孟晓骏也不想回避。在朋友自己无法面对的时候,兄弟帮着面对,是最好的选择。


         


          王阳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不虞的眼神,清晰地表明了他不想别人提起此事。


         


          孟晓骏仿佛没看见王阳的脸色似的,淡定地追问:“你跟Lucy还有联系吗?”还联系吗?走出Lucy的阴影了吗?你可以面对你的情伤了吗?孟晓骏的话含义很多。作为兄弟,尤其是聪明的这个兄弟,当然听得出来。


         


          王阳简直要暴跳起来,无比焦躁地骤然发作:“孟晓骏,这他妈关你屁事。你以为你能指导我吗?”那一瞬间被戳到痛处的气急败坏,和伤疤再一次被揭开暴晒在太阳下的羞耻感,让王阳甚至有打一架的冲动。


         


          孟晓骏依旧淡定,稳稳地坐在椅子上,微微抬了抬眉毛,用世外高人的口吻说:“你很清楚,口语的核心是什么,不是表达,而是思维逻辑。因为你了解美国人是怎么想的,你说话才跟美国人一样。因为你和Lucy在一起的那些年,其实已经完全接受了他们的思维方式,也掌握了他们的逻辑,你没走出那段感情,那是因为你一直用Lucy的眼睛在看世界,你如何走得出来?”


         


          王阳一怔,那一瞬的暴怒瞬间冷却,似乎意识到了孟晓骏话里的双重用意。


         


          “你把这些教给学生,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这些,别的老师都教不来。”孟晓骏明白,兄弟的谈话,虽然可以很直接,但有时也必须只是点到为止,除了面对成东青。


         


          王阳是个聪明人,孟晓骏的话虽然戳到了痛处,可溃烂的疮疤不戳破了上药,是好不了的。王阳再无视这个疮疤,再回避这个疮疤,也无法掩饰这是一个疮疤的事实,也就永远好不了。


         


          真正回头审视这段感情的时候,其实收获良多。


         


          王阳再次去上课的时候,果然有了不同,连带着上课的掌控力也更强了,自信满满。


         


          “有个学生来问我,王老师,我的口语perfect,我的语法accurate,我的词汇量huge,我平时读《China Daily》很轻松,比读《北京晚报》还溜,我的英语应该算很好了吧?”王阳笑嘻嘻地说。他的课从来都很轻松,今天却多了一份认真和严肃,“我给了他一份《华尔街日报》,《China Daily》同样报道过的新闻,他却基本看不懂。”


         


          王阳顿了顿,看着底下学生的茫然,露出了然于心的微笑,问:“为什么?因为《China Daily》虽然是用英文写的,但是《华尔街日报》才是正宗美国式的思维,要真正学好英文,必须懂什么是Think in American English,美语思维。”


         


          底下一片夹杂着震撼的恍然大悟,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王阳更加确定了孟晓骏的判断,脑子里一瞬间闪过孟晓骏后来说的话:“你应该举一个形象的例子。”


         


          “如果一个美国人到你家里做客,他敲门,你开门,看见他,你第一句话说什么?”王阳继续上课,看着学生们的热烈反应,挂上了得意的微笑。


         


          学生们整齐划一地回答:“Welcome.”


         


          “No!”王阳斩钉截铁地批驳,“这是中国人的思维。美国人不会对自己家里的客人说欢迎,他们很直接,没那么客气,只说Come on in,你进去就是了。”这是王阳亲身经历的生活经验啊,和美国人一起生活过八年的活生生的经验。


         


          王阳知道,光说这些没有用,那天孟晓骏一直在反复引导:“你还能讲得更形象吗?”


         


          王阳知道孟晓骏想让他说什么,十分明确。


         


          虽然有些犹豫,不过,大约也确实是时候了,经过那一下午点到为止的谈话,王阳终于下定决心回顾过去,也开始和成东青一样,在课堂上分享起那段过去的时光。


         


          “如果你跟一个美国妞谈恋爱,谈了4年,忽然有一天她对你说,‘Thank you very much for everything’,你该怎么回答?”问出这句话之前,王阳觉得自己会心痛到无法自已,甚至失态。可真的问出来时,才发现,原来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久到没有什么不可以面对的。


         


          “Don't you love me anymore?”


         


          “Do you leave me?”


         


          “What did I do wrong?”


         


          “Don't go,stay with me.”


         


          ……


         


          一片乱哄哄的回答,一点也不出王阳所料,一如当初傻乎乎的自己。


         


          王阳有些惋惜,为什么当年没有那么一个人来告诉自己,No,你一句话也不要说,转身就走。否则她会把你比作一件行李。她会告诉你,你太重了,带上你,她的行李会超重。


         


          “这就是美语思维。”王阳看着讲台下拜倒的学生,心里却对孟晓骏佩服起来。学生们不会知道,这些,都是孟晓骏的想法。


         


          这就是王阳今后的风格,美语思维教学法。孟晓骏已经为王阳定了调,指引了方向。


         


          成东青来找孟晓骏的时候,孟晓骏只是长久地看着他,却一言不发。成东青没来由地陷入了忐忑不安的情绪,唯恐自己哪里做得不入偶像法眼,屁股下面像是扎了个钉子一样,一点也坐不住。


         


          等到成东青都快发出一身汗来的时候,孟晓骏终于开了口:“东子,你觉得现在你还是个loser吗?”


         


          成东青其实问过王阳,孟晓骏都和他谈了什么,也对自己的这次谈话设想过许多可能。或者,孟晓骏会问苏梅的事,会问被燕京开除的事,又或者被拒签无数次的事,到处爬电线杆子刷小广告的事,无耻地占资本主义便宜挖社会主义墙角的事。可孟晓骏的这个问题完全出乎成东青的想象,猝不及防之下,成东青不知该如何回答。


         


          “是没有答案,还是我问错了问题?”孟晓骏解决问题的方式,从来都是手术刀一般的直接和精准,切入人最不愿意去面对的,自欺欺人的那一块隐秘地带。


         


          成东青纠结着,喉结上下滚动了几遍,才艰难地面对,用一种半带着乞求的目光看向孟晓骏,苦笑着说:“晓骏,一定要把气氛搞得这么销魂吗?”如果这是一场谈判,这已经基本可以判定是求饶认怂了,对手可以见好就收,潇洒地获取这不战而胜的完美结局。可惜,这是一场咨询,心理咨询。


         


          孟晓骏不会因为成东青的求饶放过他,他不会放任兄弟心底里的那个隐藏得最深的症结继续存在,真正的兄弟,是可以为兄弟挖出他自己都无法面对的痛楚,将它剖开切除,彻底痊愈:“东子,be serious,我为学生提供签证咨询,王阳教授美语思维,但这都只是技术竞争力。”我问你:“‘新梦想’最核心的竞争力是什么?”


         


          “新梦想”最核心的竞争力是什么?成东青不假思索地说:“是你。”如果说“新梦想”和其他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的培训机构有什么不同,显然是因为“新梦想”拥有一个神一般的引路人——孟晓骏,成东青从没怀疑过这一点。


         


          孟晓骏一脸“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轻哼了一声表示不满,又反问道:“你以为你现在看起来很幽默吗?”


         


          成东青也一脸正经,相当严肃认真地说:“我是认真的。”


         


          孟晓骏叹息,正因为知道你是认真的,才不满啊。搞了半天,你还是没有明白,为什么“成东青”的托福培训班能够这么红火,为什么“成东青”的号召力如此广泛强大。可连自己为什么成功都不明白,又如何去延续成功,扩大成功的范围?


         


          “东子,是梦想,关于如何实现梦想,还有什么比一个被美国拒签现在却教人去美国的loser校长更有说服力?成东青,你才是我们最核心的竞争力。”孟晓骏从来没有如此认真过,以一种肯定的眼神和口吻,在回国之后,第一次给予了成东青这十年奋斗的一个最终定调:你才是“新梦想”的核心,你才是“新梦想”最大的优势所在。


         


          成东青愣住了。他从来也没想过这一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是这么高的一个调子,而且这还是从偶像孟晓骏嘴里说出来的,就像他当年在书签上写下的那句话——有天你会让我妒忌的——直接给了成东青最强有力的鼓励和肯定。


         


          十年,孟晓骏从“你会让我妒忌”的鼓励,变成了“你是我们最核心竞争力”的肯定。这十年,成东青走得有多辛苦有多艰难,显然在这一刻都得到了理解和回报,成东青感动得无以复加。


         


          孟晓骏却没有看成东青水汪汪的眼睛。对于接受感谢,他一直比较陌生和害羞。孟晓骏站起身,把一份演讲稿扔给成东青:“演讲稿我已经拟好了,主题——梦想是什么。接下来,该你了。”语意中的那份期许和鼓励不再带着居高临下的审视,多了一份送战友上战场的祝福。


         


          成东青演讲的那天,异常酷热,教室外的大树上无时无刻都聚集着成群的知了,闹蝗灾似的趴在树干上,吱啊吱啊地嚷嚷,非得把人的冷静全都喊没了为止。满满当当一教室的学生,汗流浃背,鸦雀无声地等待着他们心中的伟大导师——成东青开始演讲。


         


          成东青还和往常一样,带着斗志昂扬而又谦逊温和的状态走进教室,手中照旧拿着几页讲稿,只不过这次是孟晓骏给他准备的演讲稿。站在讲台上,成东青例行向学生们鞠了一躬,然后坐下。学生们安静地坐着,等待成东青开讲,一切都已经习以为常。


         


          孟晓骏和王阳在搬运着大冰块,放在教室各处,用作降温。酷热的暑假,在还没有空调的年代十分难熬,弄点大型冰块立着,再用电风扇放在背后这么一吹,具有消暑奇效。这也就是高考的重点考场才享有的特权,“新梦想”也拥有。


         


          成东青谦卑地一鞠躬,正好被搬着冰块进来的孟晓骏看见,顿时眉头一皱,相当地不认同成东青的卑微态度。这个态度,和孟晓骏为他制定的定位和演讲有太大差别。孟晓骏始终认为,任何东西,都不可能通过卑微的姿态来获得。“站着生,跪着死”,这是孟晓骏奉为神谕的做人原则和姿态。他,是骄傲的,可惜,成东青不是。


         


          成东青把演讲稿放在台面上,孟晓骏写的演讲稿他已经看了许多遍了,到底要不要照着念,他有些犹豫。


         


          孟晓骏的姿态永远不是成东青的姿态,孟晓骏的思想永远不是成东青的思想。成东青一直都知道,孟晓骏的那份骄傲和气度,不是自己学一学,就可以学会的,与其刻鹄类鹜,不如走自己的步伐,免得回头邯郸步没学会反倒要爬回家去。


         


          成东青抬起头,将演讲稿放到了一边,眼神扫过台下济济一堂的学生,响亮而带着激情地问:“热不热?”不得不说,成东青有着演讲的优秀条件——一把好嗓子,浑厚有力,无论说点什么,都带着一股煽动人的激情。


         


          学生们果然嗷嗷直叫,齐心协力地发出一声巨大的回答:“热!”作为“新梦想”,也就是曾经的成东青托福培训班的当家招牌,成东青的号召力在学员当中,具有不可替代的煽动性,仿佛一看到成东青那张憨实土气又不时傻笑一下的脸,就无比斗志昂扬。


         


          成东青笑了笑,又继续问:“热,你们为什么还来这里?”


         


          学生们发出一片哄笑声,这差不多已经成了成东青讲话的惯例,前三句,必定需要学生们哄笑一次,大喊一次,好像是为了泄压,也好像就是纯粹的个人特色。总之,时间久了,哪怕成东青只是说一句:今天天气不错,也能达到这个效果。有时候连王阳也嫉妒,觉得必定是学生们被成东青洗脑了,除了跟在他们的成老师后头哄笑、喊叫、学习之外,连自我的个性都消失了。不得不庆幸,成东青的学生当中没有像王阳这种异见分子和捣蛋分子。


         


          为什么来这里?显而易见的问题呀,成东青竟然还问,可见有时候老师也并不是那么高深。


         


          “因为我是loser.”一个男生在哄笑之后嚎了一嗓子,这也算成东青课堂的特色,他从来不会因为学生出格的叫喊和意见而不满。换句话说,成老师的课堂纪律很松,教师威严的架子也端得不够。他算是个相当宽容的老师,难得的没有架子,也难得的幽默风趣,最难得的还是他的教学方式确实有效。


         


          学生们又一阵地哄笑,成东青将目光看向那个男生,稍带期许。


         


          男生没被阻止,自然而然地往下接着嚎,带着些悲痛的自我否定:“如果我不是个loser,我就不会坐在这里。”


         


          真相往往如此伤人,事实被喊出来的时候,刚才的哄笑声瞬间熄灭,教室里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看向成东青,心里一片默然,气氛瞬间沉重起来,甚至带了点对前途忧伤的哀沉。


         


          真是天赐良机!孟晓骏赶紧用眼神示意成东青,这个时候开始念演讲稿的效果,将是无法想象的好。


         


          成东青一直注视着台下的学生,像是很随意的聊天,也像是不经意地诉说:“其实,我也是个loser。”成东青对自己的定位,一直都相当的低。成东青的姿态,相对于其他人来讲,简直就是云泥之别,不但不骄傲,而且还带着一点自卑,只不过今天的“自卑”里,没有伤感和怯懦,只有一种成功之后回头审视的谦逊。


         


          成东青停顿了一下,再次瞥了一眼一旁的演讲稿,迟疑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把演讲稿翻了过去,扑在台面上。成东青只是成东青,不是孟晓骏,孟晓骏这个天之骄子写不出成东青的心声,也写不出成东青曾经的失败和自我否定到鄙视的心态。如果要讲失败者,成东青觉得,三人当中,没有比自己能够讲得更好的。


         


          “你们一定会问,你怎么会是loser呢,你现在混得不错嘛,你是个校长啊。”仿佛在倾诉一般。面对自己,其实也不像成东青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难,苏梅都可以面对,都可以当做一个笑料来分享,那么,这么多年下来的失败经历又为什么不能分享?那种煎熬在失落、挫败、自卑的负面情绪当中的挣扎,其实完全可以分享出来。或者,这就是学生们最需要的鼓励。


         


          台下此起彼伏地轻声附和:“对啊。”成校长怎么能算失败者?有如此庞大的拥趸,有如此口碑的教学能力,有如此规模的事业,怎么能算?这是相当事业有成的典范啊。


         


          成东青微微一笑,继续侃侃而谈:“对,我现在的确是个校长。可我的学生们,坐在废弃工厂改建的教室里上课,摄氏40度,连一台风扇都没有。没有食堂,没有操场,没有图书馆,连北京最普通的小学都比不上。难道我还不是全世界校长中最loser的?”


         


          王阳讶异地看了孟晓骏一眼,眼神里充满询问,这不可能是孟晓骏写出来的稿子。孟晓骏的演讲方式和这种平实的吐槽风格差别甚大,孟晓骏点了点头,肯定了王阳的猜测。


         


          “在大学里,我就是个loser,孟晓骏老师和王阳老师,就像是哈雷彗星的星核,而我像哈雷彗星的尾巴一路跟随他们。接下来,我还当过失败的老师和被留下的男友。同学们,人是平等的,但人生是不平等的。”成东青的吐槽远没有结束,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成东青其实一直忍受着失败,以及失败所带来的自卑,而这一切,或者孟晓骏和王阳都不能完全体会。成东青看向孟晓骏,眼神里带着一丝悲哀和坦诚,对不起,我要让你失望了。成东青的眼神这样告诉孟晓骏。


         


          “我从来就没有什么dream,我也不知道什么是dream,我只知道什么是failure。”成东青转身在黑板上写下“failure”大字,孟晓骏的演讲稿,他实在不会。不过,这个他可以讲得很好。孟晓骏时至今日才感受到成东青的心情,心中顿时五味杂陈。他和王阳,其实都没有资格做成东青的好友,他们都不了解成东青内心的那些痛苦,也没有真正关心过他。


         


          “别的我讲不好,讲到failure我草稿都不用打。同学们,中国的学生是全世界最容易失败的,因为你们面临全世界最残酷的考试。教育部公布的1993年升学率,初中升高中是44.1%,就是说有近600万人失败了;高考升学率是39.9%,140万人失败了;来‘新梦想’参加托福和GRE考试的,我算过比例,平均四个学生中只有一个能拿到美国奖学金出去,又有3万多人失败了。”


         


          触及人内心的演讲,往往能使人潸然泪下,成东青的failure触痛了在座学生最敏感的神经,无不动容。


         


          成东青又在黑板上写下“despairing”的大字:“failure无处不在,人生如此despairing这就是现实,那我们该怎么办?”成东青说着,又看了一眼孟晓骏。这个人,一直是成东青奋斗的方向和目标,也是他奋斗的引航灯,“掉进水里你不会淹死,呆在水里你才会淹死。”成东青在引用孟晓骏说过的话。


         


          “你只有游,不停地向前游,成功是明天才会发生的事,那么失败也是。那些从一开始就选择放弃的人,不会失败,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已经失败了。失败并不可怕,害怕失败才真正可怕。”


         


          成东青在黑板上写了最后一句话:“Seek the victory in failure”,“Seed the hope in despairing”。


         


          “所以,我们只能在失败中求得胜利,在绝望中寻找希望。”


         


          发人深省,动人肺腑,台下的学生泪光闪闪,掌声雷动,这才是真正从精神方面竖立他们信心的时刻。什么都不如完全不相信自己来得可怕,成东青其实一直都明白这个道理,可惜,非要孟晓骏来点出才恍悟。


         


          孟晓骏坐在冰块上,没有鼓掌,好像是第一次认识成东青。这样一个光彩焕发,信心十足,拥有无限魅力的成东青。


         


          满堂喝彩中,教室门口出现了几名警察,威严肃然。


         


          大事不妙。成东青和孟晓骏同时有了这种预感。


         

www-DXSXS-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中国合伙人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