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书籍 > 《圈子圈套3》在线阅读 > 正文 圈子圈套3(终局篇) 第二部分-1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圈子圈套3》 作者:作品集

圈子圈套3(终局篇) 第二部分-1更新时间:2014-05-09

      正月初八,洪钧极不情愿地拖着疲惫的脚步走进维西尔北京办公室,自从每逢春节、“五一”和“十一”均实行七天长假制度以来,洪钧还是头一次投身于远途出游的群众行列,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辛苦,看来忘情于山水之间并不是件轻松的事,刚刚过去的这七天令他体力透支不小,他现在向往的是真正的“休息”而不再是“休假”了。

    洪钧慵懒地走过前台,忽然发觉耳畔少了一声每天例行的问候,这才注意到玛丽不在,暗笑大概连一向恪尽职守的玛丽也迟到了。开放式办公区只有几个销售人员,其他部门家在外地的大都请了年假,大约要到元宵节之后才回来上班,洪钧预计当日不会有什么军国大事要忙,倒是可以在上班时好好休息一下。

    洪钧刚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口,冷不防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来,两人都吓了一跳,原来是玛丽,她手上捧着的托盘一歪,咖啡壶的盖子几乎滑落下来,洪钧忙替她扶住,玛丽惊魂未定地翘起脚对他耳语道:“韦恩在里面!”这下让洪钧又大吃一惊,他没想到韦恩竟如此热衷于突然袭击,而且总是选择假期之后的头一个工作日杀得他措手不及。洪钧隐隐有些不安,勉强对玛丽笑一下便走了进去。

    韦恩的确在里面,正坐在本属于洪钧的皮椅上品味咖啡,一见洪钧便放下杯子吃力地站起身,笑容满面地伸出手,但脚步并未挪动。洪钧和韦恩握了手,见他没有移步到会议桌旁的打算,只好隔着写字台在他对面坐下。韦恩端详着洪钧,问道:“Jim,你的脸……”

    洪钧下意识地抬手抚一下脸颊,说:“哦,去海边了,有一点轻微的晒伤。”

    韦恩很关切地问:“不严重吧?你的脸从来没有这么……红。”洪钧笑着摇摇头,韦恩又说:“你是应该让自己彻底放松一下了。Jim,我真羡慕你,当你在沙滩上‘痛苦’地享受阳光时,我却在痛苦地思考、痛苦地做着决定。”

    不知是由于对面的韦恩那山岩一般伟岸的身形,还是由于下面即将开始的话题,洪钧觉得有些压抑。韦恩就像能看透洪钧的心思,又把皮椅向写字台挪了挪,胳膊搭在桌面上,上身向前倾,以便让洪钧进一步体验到泰山压顶的滋味,他向洪钧身后望了一眼,只是习惯性地确认一下门已经关好,而这一瞥却让洪钧愈发不安地觉得已身陷绝境、再无退路。

    韦恩语调沉重地开了口:“Jim,你要知道我是经过很长时间的考虑才决定今天来找你的,这恐怕是在我二十多年的职业生涯中最艰难、最痛苦的一个决定。虽然你和我认识只有一年多时间,一起共事才两个月,但是坦白讲,我很喜欢你也很欣赏你,我把你看作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但不幸的是,我们不仅是朋友还是同事,而且是老板和下属的关系,我的职责要求我必须做出这个决定,我没有其他选择,我相信如果你是我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洪钧此刻已经清楚地预感到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便默默地听着。韦恩接着说:“Jim,既然你我心里都很清楚,那就让我直接说出来吧,就是那笔所谓的市场活动经费。嗯——,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虽然我本不必这么做,但我们是朋友,所以我要再问你一次,Jim,请你告诉我,关于那笔钱,你还有什么需要进一步说明的吗?还有什么你可以提供出来使我能够帮助你的?”

    洪钧淡淡一笑,不假思索地回答:“没有。”

    韦恩也笑了一下,并未露出一丝失望倒好像如释重负,他说:“自从上次听你讲了有关那笔所谓的市场活动经费的故事以后,我一直觉得很不舒服,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我请人通过不同的渠道对你的合作伙伴——就是那家系统集成公司和它的老板——做了一些调查,反馈给我的信息似乎让我找到了一些答案,但也令我更加不舒服。请允许我回顾一下我得到的那些背景信息,如果你有任何澄清请随时提出来。首先,在你加入维西尔之前,那家公司似乎从未与维西尔有过任何合作,而你在加入维西尔之后就很快与他们建立了合作关系,使他们以总包商的身份顺利赢得普发集团项目的竞标,首次合作即告成功,看来你们彼此都为对方带来了好运。另外我还了解到,你向他们提供的维西尔产品的报价是非常优惠的,而他们将我们的软件转卖给普发集团时却卖了个大价钱,其中的利润很丰厚,这真是一桩很不错的生意啊。当然,胜利者是不应受到责备的,我懂得这个道理,但是,这不能不让人产生一些猜想。”

    韦恩停下来意味深长地凝视洪钧,见洪钧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便继续说:“我还了解到,那家公司的老板,是个非常——嗯——有趣的家伙,听说他看上去没什么本事,而实际上又似乎无所不能,听说他非常精通你们中国人最常讲的那个词——‘guanxi’。”韦恩字正腔圆地用汉语说出“关系”一词,颇为自得地笑了,又说,“在澳大利亚我们常说,‘最出色的骑手往往会变成最危险的盗马贼’,看起来在中国也是如此,最有能力的人往往也是最不守规矩的。你那位朋友的名声似乎就不怎么样,听说他什么都敢做,连具有法律效力的合同都不在乎,你不是也说事情的起因正是他企图违反合同拖延向我们付款嘛,那么他更不会在乎什么职业操守。你对这些背景信息没有反对意见吧?OK,我们现在来谈你和这家公司之间的那笔十万元人民币的交易,照你的说法,这十万元就像礼物一样白白送给他们了,目的就是为安抚他们,你觉得这个说法符合常识吗?在维西尔,没有人了解并信任这家公司和它的老板,似乎只有你,你不仅了解他们、信任他们,你还格外关照他们,你不觉得应该给我们一些更有说服力的解释吗?”

    韦恩对范宇宙的评价倒也中肯,洪钧心平气和地回答:“事情的整个经过我已经很清楚地告诉你了,在操作中我没有超越权限或违反公司规定的行为,我没有为我个人谋利也没有伤害公司利益。至于更早的情形,实际上在来维西尔之前我也从未与他们合作过,选择与他们合作的原因正如你刚才所说,他们有能力与客户建立最好的关系,而那看起来丰厚的利润空间中包含他们与客户的一些交易。”

    韦恩抿着嘴沉吟片刻,说道:“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事实,需要清晰的事实来证明你所说的一切。我们不可能去向普发集团求证,这种事绝对不能牵扯到客户况且客户恐怕也不清楚你和那家公司之间的真实交易。在维西尔内部了解此事的只有Larry一个人,而他是你的直接下属,谁都清楚你和他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密,所以我们也不可能向他求证。最后,看来了解内情的只有你那位能干而危险的朋友了,但显然我们不可能相信他的话,就像我们不能相信你的表白一样。”

    洪钧意识到自己眼下最好的回应就是沉默,便漠然地看着韦恩,韦恩耸一下肩膀,摊开双手说:“其实我考虑的并不是这件事情本身,而是它的影响,现在公司内部有很多猜测,很多非常狂野的猜测。”洪钧断定韦恩在等他询问究竟是何种猜测,而他自然不会上钩,韦恩等了一阵只好自行揭开谜底:“很多人都猜测你和那家公司分享了那十万块人民币,甚至还可能包括那笔丰厚的利润中的一部分,也有不少人不是猜测,他们相信事实就是如此。”

    洪钧说:“任何人都有随意做出各种猜测的自由,我无法控制人们头脑中的想法,只要这些猜测或者议论并没有影响到我的工作,我没有义务做出任何反应。”

    “但是我有义务做出反应!因为这些猜测已经影响到了我的工作!我的职责之一就是保证我的团队中没有任何人违反职业操守、侵害公司利益,如果我不采取行动,人们就会质疑我的能力,甚至怀疑我也参与了类似的交易。”韦恩终于开始不耐烦了。

    洪钧再次断定韦恩此刻正期待他提出“那么我现在应该做什么”之类的问题,便反而彻底缄口不言。韦恩最终耐不住便很沉痛地说:“我现在不是以你的老板而是以你的朋友的身份向你建议,Jim,你应该辞职!”

    韦恩这句话大大出乎洪钧意料,超出他事先做过的哪怕最富于想象力的预期,以至于洪钧不由自主地笑起来,虽然他很清楚韦恩决不是在开玩笑。从元旦过后的那次交锋至今,洪钧一直在揣摩韦恩的意图,他认为韦恩是要不断给他颜色、令他难堪,使他在维西尔的生存日渐艰难,最终熬不下去而自行离开维西尔。洪钧以为韦恩造出的“普发门”丑闻只是第一波攻击,只求广泛传播洪钧被审计出问题的消息以败坏他的名誉,他所做的最坏打算不过是韦恩可能公开勒令他赔偿十万块钱,以弥补他“慷公司之慨”使公司蒙受的“损失”,但他万万没想到韦恩竟会如此“凶猛”,一招出手就要置他于死地,摆在他面前的已经不是形象问题而是生死问题了。

    韦恩却被洪钧这一笑弄愣了,继而有些恼羞成怒,脸色铁青瞪着洪钧。洪钧收敛起笑容,平静而坚定地说:“我不会辞职。”

    韦恩似乎并不觉得意外,马上说:“如果这是你仔细考虑之后的决定,我不得不尊重,但我也不得不指出这是一个很不明智的决定,接下来就会发生你和我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他略加停顿才又微微一笑说,“我只好迫使你马上离开。”

    “可以告诉我你打算用什么理由吗?”

    “当然,这是你的权力。我会在终止合同通知书中明确告诉你,鉴于你在为维西尔服务期间严重违反职业操守、侵害公司利益,公司决定终止与你的聘用合同,并保留要求你做出相应赔偿的权利。”

    洪钧又笑了,套用韦恩刚才的话说:“你现在需要的是事实,需要清晰的事实来证明你所说的一切。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你对我的指责呢?仅仅凭借你的猜测?你给我安的这些罪名总不能都是查无实据吧?”

    再一次出乎洪钧意料,韦恩也笑了起来,笑得那么得意那么胸有成竹,他说道:“我不需要拿出任何证据,而是你需要拿出足够的证据。我特意向本地的律师咨询过了,就像一名官员涉嫌贪污——呃,请原谅我以‘贪污’作为例子,只是为了方便而不是暗指你贪污,虽然其中有很多相似之处——他需要拿出足够有说服力的证据来证明他的所有财产都有正当而明晰的来源,如果他拿不出证据证明他没有贪污,这本身就足已成为他贪污的证据。Jim,如果你有证据证明你没有从那家公司得到任何好处,你可以随时拿出来。”

    洪钧沉默了,他发现韦恩显然总是比他准备得充分,在与韦恩的交锋中他始终处于被动,惟一的例外就是最初的那次上海密谋,但正是那次主动出击使他沦落到今天的地步。洪钧还在郁闷,韦恩又开口了,语调很和缓:“Jim,作为朋友,我还是希望你能考虑我的建议,只要你愿意提出辞职,对你、对我、对所有人,都是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

    韦恩无意间透露出他的真实想法令洪钧内心一动,既然洪钧辞职对韦恩来说是更好的解决方案,洪钧也就下定了“负隅顽抗”的决心,他再一次坚定地说:“我不会辞职。”

    韦恩眯起眼睛看着洪钧,说了一句:“我知道你的想法,我还知道,你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

    洪钧不加理睬,问道:“我大概会在什么时候收到你所说的那封终止合同通知书?”

    “还需要一些时间,因为要走一些流程,你知道我比你更看重流程,我比你更守规矩。”

    洪钧点下头又问:“还有别的事吗?”

    韦恩一耸肩膀,说:“到目前为止,没别的事了。”

    “那好。”洪钧笑着站起身,走过去把门打开,说道,“你知道我们专门预备了一间办公室提供给像你这样的来访者临时使用,你需要玛丽带你过去吗?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要开始工作了,因为,到目前为止,这还是我的办公室。”

    等韦恩离开后,洪钧走回皮椅旁边,椅面上还清晰可见韦恩狗熊一般肥硕的臀部所遗留下的大片凹陷,他厌恶地走开,靠在会议桌旁发愣,过了许久心情才逐渐平复下来。洪钧拿起电话拨了科克的手机号码,里面传来的问候不是科克本人而是语音信箱,洪钧又拨通在新加坡的维西尔亚太区总部,接电话的是科克的秘书,她说科克此时正在从旧金山经汉城飞回新加坡的飞机上,要在当晚午夜过后才能抵达,她热情询问洪钧是否需要留言,洪钧犹豫一下说不用了。

    洪钧愈发觉得失落,又拨了菲比的号码,电话刚接通就从里面传出菲比的窃笑声:“嘻嘻,刚分开一个多小时就又想我啦?”

    洪钧苦笑一声说:“没准儿我很快就要卷铺盖走人了。”

    “啊?!这么快就要我养你啦?!可我还没开始攒钱呢,那咱们今天中午就别大餐了,还是永和豆浆吧。”

    ***

    第二天,洪钧按原定计划和李龙伟一起给北京的全体销售人员搞培训,虽说眼下是“农闲时节”,但洪钧仍要求销售人员均不得休年假,而是集中闭门练兵。这次培训的主题是“CallHigh三部曲”,切磋如何打动客户中的最高决策者,上午是洪钧主讲,下午是情景案例演练。洪钧都不免钦佩自己的定力,在悬于他头上的利剑随时可能落下的生死时刻居然能依旧谈笑风生,但是他在全天的培训中也不止一次地强调:“……你们一定要掌握callhigh的关键点,尤其要建立起自信,你们要清楚,以后我不可能还像过去一样帮你们去搞定客户的老大……”优秀的销售人员都是嗅觉灵敏的动物,他们也都知道前一天韦恩的倏忽而至又倏忽而去,似乎都比洪钧更难以集中精力,总试图从洪钧的言语和神色中探究出什么,他们的目光像X光一样聚焦在洪钧身上,使洪钧头一次在下属面前体验到了被煎熬的滋味。

    培训在四点钟结束,洪钧回到办公室先拨了内线问玛丽有没有电话找他,玛丽说没有,洪钧有些不安,他在等科克的电话,为了避免因为培训而错过科克来电,洪钧事先还特意把手机和直线电话都呼叫转移到维西尔北京的总机上,但是,科克没来电话。洪钧纳闷,难道是科克听任韦恩对他动手而见死不救?难道是韦恩尚未采取行动?洪钧忍不住主动打电话去找科克,手机里又是语音信箱,再打到新加坡办公室,秘书说科克正在电话中,洪钧只能万般无奈地继续等待。

    将近六点,漫长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科克的电子邮件来了。洪钧急忙打开看,邮件是发给韦恩的,长长的抄送名单中包括亚太区的人力资源总监、财务总监、法律顾问和维西尔总部的内部审计负责人等等,上次见到的雪莉也在其中,却惟独找不到洪钧自己的名字,洪钧意识到这是科克秘密抄送给他的。科克的邮件显然是对韦恩上封邮件的回复,因为整个页面上都是韦恩洋洋洒洒地陈述事件经过和他建议开除洪钧的理由,韦恩的邮件里原有若干附件,但在科克的回复中被自动去掉了,只能从保留的附件名称中猜测是洪钧与范宇宙签的那份协议书的英文译本、韦恩与洪钧的谈话记录和终止洪钧聘用合同的通知书。洪钧看得头晕脑胀,却通篇找不到科克的文字,难道是科克忙中出错尚未输入内容就误按了发送键?以科克粗中有细的风格是不会在紧要关头出现这种失误的,洪钧便又从头仔细查看,这才发现原来科克的回复内容就在整封邮件的第一行,难怪洪钧最初遗漏掉了,因为科克的回复居然没头没尾,既没有对韦恩的称谓也没有落款,而且短得出奇。

    科克的回复只有两句话:“此事是我批准的。就此了结。”

    洪钧如释重负,仰面靠在皮椅上无声地笑了。过了一会儿他再一次给科克打电话,还是秘书接的,秘书告诉他科克还在电话中,而科克会尽快在方便时给他回电。

    科克的回电是在晚上八点多打来的,洪钧一直守在办公室里,他的心情已经彻底放松下来,这时的等候已经变成一种愉快的体验。科克的语调很轻松,但声音里还是透着疲惫:“Jim,我知道你一直在找我。很抱歉,我一直在电话上,呵呵,你肯定猜得到那会是谁。”

    洪钧笑了一声,但没插话,科克接着说:“韦恩这个杂种简直是条疯狗!他说你从来没有提及你曾向我汇报过那件事,说你曾明确对他讲过只有你手下的那个销售总监知道那件事,要求我做出解释。Jim,你真是个傻瓜,你为什么不把球扔给我?你应该在第一时间就告诉他我知道此事,让他来找我好了。”

    洪钧说:“你知道我不会那么做。你是怎么回答他的?”

    “我对他说我记得很清楚,因为那家客户是维西尔在中国最大的客户,在亚太区也是最重要的客户之一,我怎么可能不了解那里发生了什么?而你要么是忘记了,要么是因为他的做法深深伤害了你,使你冲动地决定采取不合作的消极态度,拒绝向他说出实情。他又说他是有旁证的,那位做内部审计的可以证明你当时的情绪很平静,非常配合他们的质询。哦我的上帝,Jim,你真够蠢的,你为什么要配合这种明显对你不利的调查?你为什么没有马上让我知道?”科克不等洪钧检讨又接着说,“我才不会理睬他的质疑。我问他,在去年7月份发生那件事时,你还是我的直接下属,他怎么可以在我毫不知晓的情况下让总部的内部审计人员针对那件事质询你?所以,需要做出解释的不是我,而是他。”

    “韦恩会接受这种结果吗?”洪钧问道。

    “韦恩提出,虽然看起来这是场误会,但他和你在发生如此不愉快的事情之后肯定难以继续合作,所以他要求我同意调整你的职位。”

    洪钧又紧张起来,急切地问:“你不会同意吧?”

    “当然不会。我对他说,我们有时候都不得不和令人讨厌的下属共事,呵呵,对此我深有体会,所以,他也应该接受现实。”科克转而说道,“Jim,我答应过你,我不会容许韦恩把你赶出公司,我希望你也能记住你对我的承诺。哦天呐,幸亏你没有听他的主动辞职。”

    洪钧对科克由衷地生出一份感激,但又觉得科克似乎没有期待他道谢的意思,便转了话题说:“我没想到韦恩会这样做,他也太不明智了。”

    科克笑了,说:“看来他太急于把你踢出去了,就像你上次太急于把他踢出去一样,他和你同样愚蠢。”

    洪钧感到自己的脸红了,他忽然想起来应该向科克说明一下那笔十万块钱的事,便说:“关于韦恩所质疑的那份与合作伙伴的协议,关于那笔所谓的市场活动经费,其实……”

    洪钧刚开个头就被科克打断,他满不在乎地说:“我已经说过,此事就此了结。Jim,你不必再说了,一切已经结束,你最好忘掉它。”

    科克的反应大大出乎洪钧预料,因为他知道科克其实并不了解内情,他先是涌起一股感动,觉得对他有知遇之恩的科克是完全彻底地信任他的;但旋即又有些不踏实,也许科克根本不在乎事情的真相,根本不在乎洪钧是否真的清白,他只是要保护自己人;而紧接下来的想法就让洪钧更不舒服,也许科克同样认为洪钧是不清白的,他所做的并非是昭雪洪钧的不白之冤,而是包庇洪钧的有罪之身,那么他日后会指望洪钧如何报答他呢?

    可是不管怎样,科克这次毕竟救了他,洪钧想,但事情并不会“就此了结”,他今后在维西尔恐怕要度日如年了。

    ***

    星期五一大早,洪钧急匆匆地走进公司,都顾不得与玛丽打招呼就径直奔到自己的办公室,李龙伟早已等在里面,一见洪钧就急切地迎上来说:“疯了!那帮家伙真是都疯了!”

    洪钧把门关严,拉着李龙伟坐到会议桌旁,问道:“你昨天在哪儿给我打的电话?上海出什么事了?”

    “虹桥机场啊,正要登机呢,我就没来得及和你细说,结果我在机舱里足足等了两个小时都没起飞,昨天北京不是大雾嘛,我到家都凌晨了。”李龙伟揉揉干涩的眼睛,苦笑说,“一宿没睡,现在真有点晕得慌,我这次回北京简直是丢盔卸甲、落荒而逃啊,连笔记本电脑都被他们扣下了。”

    洪钧一脸诧异,催促道:“究竟怎么了?你快说说。”

    “前天Wayne不是忽然叫我去上海嘛,我昨天到的上海办公室,和我谈话的却是CK,说他如今负责台湾和华东两大区域,台北、上海两头跑太辛苦,而且他对大陆的市场不熟悉,希望我过去帮他。”

    洪钧恍然大悟,不禁哑然失笑,看来天底下的确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难怪CK上次在澳格雅业绩归属问题上对李龙伟格外关照,真是用心良苦啊。洪钧这一笑弄得李龙伟有些尴尬,他嗫嚅道:“其实Wayne私下也已经不止一次跟我打过招呼,让我把华北区的业务都管起来,有事直接向他汇报,他无非是要把你架空嘛,以前我一直没告诉你就是怕搞得你不开心。”

    洪钧忙宽慰说:“我都明白,我知道你也很难。那后来呢?”

    “CK正式提出想把我调到上海去,给的title是华东区经理,还可以挂个名做整个台湾和华东区的副总经理,其实就像广州的Bill一样,还说Wayne也已经同意,就差和你打招呼了。”

    “你愿意去吗?”

    “这还用问吗?!谁还看不出来他们在想什么?!我才不信CK和Wayne是真的器重我,无非是要把咱俩拆开,分而治之,将来全得被他们收拾掉。我一口回绝,说我家在北京,老婆不想和我分开。CK就说这些都是具体问题好解决,如果我老婆不愿意去上海,我可以每个周末都回北京,这点机票钱对公司来说不是问题;如果我老婆愿意去上海,无论她找不到工作或者不想工作,公司反正都会给我加薪和补贴,肯定不让我吃亏就是了。我就说这不是钱的问题,是我本人根本就不愿意move到上海去,我就要base在北京。CK就一直劝,还大讲特讲今后的职业发展前景之类的,结果说着说着就开始僵了。CK后来把Wayne请出来,俩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呵呵,真是软硬兼施啊。不过Wayne提到的一条倒是让我有些犹豫,他说很显然现在你和我在北京的这种架构是不合理的,咱俩的角色重叠对咱俩、对公司都不好,如果我调到上海去,你在北京、我在上海就都有更大的施展空间,这不仅对我,对你也是件好事。”

    “这话你信吗?”洪钧笑着问。

    “说实话,我觉得这个说法本身有一定道理,咱俩如果分开,他们就无法在咱俩之间搞什么名堂,你不用担心我架空你,我也不用担心你忌讳我。可是我后来一想,既然是Wayne讲出来的,这话就不会是什么好话,我就死咬住不松口,没答应去上海。”

    “前些年有个电视剧里好像有这么一句歌词,‘人’字的结构就是相互支撑,这倒很像咱俩目前的处境,独木难支啊。”洪钧又忧心忡忡地问,“看来Wayne的确很会唱红脸啊,他后来又唱什么了?”

    “Wayne不仅会唱红脸,还会变脸,人家当场就给我亮了手川剧绝活,变白脸了。”李龙伟恨恨地嘟囔一句,“他要fire我。”

    洪钧怔住了,待他从惊愕之中回过神来才喃喃地说:“如今这世道,公司哪儿还是公司呀?!简直是疯人院。”

    “嗯,从昨天到现在我脑子里老蹦出一个词,‘穷凶极恶’,咱们不是秀才遇见兵,是秀才遇见疯子。”

    “他们打算用什么理由fire你啊?就因为你不服从调动?”

    “合同里有句话,‘公司有权根据业务需要和员工的能力与业绩调整员工的工作岗位’,这种调整既可以针对职务和部门,大概也可以针对工作地点吧,如果员工拒绝接受调整,公司有权单方面终止合同,他们就是把这条搬出来了。但我可不吃这一套,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他们要是真敢fire我,我立刻申请劳动仲裁,或者干脆法庭上见,我还要马上把这事捅到网上去,我有几个朋友是干记者的,这年头的媒体,天天就盼着出事呢,我就不信Wayne他们不怕事情搞大了收不了场。”李龙伟越说越激动。

    “你对他们也是这么说的?”

    “当然不是,对他们哪能这么客气,比这些可要横多了。”李龙伟“嘿嘿”笑起来。

    “在他们下手之前,最好还是不要激化矛盾,尤其要注意不能授人以柄,你现在说话做事都要小心,还是尽快找个经验丰富的律师好好咨询一下吧,我也会马上向科克通报一声。”

    “他们已经下手啦,昨天当场就把我的笔记本电脑给扣了,我来之前在家发现我的E-mail账号也已经被他们删了,不信你现在试试,肯定没法再给我的公司邮箱发E-mail了,Wayne昨天已经口头通知我不能再进维西尔的办公室,估计这会儿已经给你发了正式的E-mail。”李龙伟沮丧地低下头,“你也别找科克了,就我这级别没资格惊动他。我就是来给你打个招呼,我中午约了家律师楼的朋友,收拾好东西我就先撤了。”

    洪钧有些伤感地说:“我是你的直接老板,Wayne他们不可能绕过我就fire你,没有我点头CK也不能直接把你调到上海去,所以只要我坚决不同意,整桩事情都根本不成立,我现在就和Wayne谈,你先等等看。”

    李龙伟又是一脸苦笑,说:“Jim,现在讲这些都没用了,所以我刚才说,咱们是秀才,人家是兵、是疯了的兵,咱们不够生猛啊。”

    洪钧走到写字台后面正要拿起电话,李龙伟的手机响了,他看一眼手机屏幕,神情立刻紧张起来,急促地说:“上海来的。”

    洪钧悄无声息地坐在皮椅上,听着李龙伟和对方通话,其实李龙伟也没说几句话,大部分时间是面带愠怒地听,偶尔“哼”一声或“嗯”一声,直到最后才说了句:“你定好了告诉我。”

    洪钧一头雾水,焦急地注视着李龙伟,李龙伟却呆坐着,一阵沉默之后才茫然地说:“是CK,他要来找我谈谈,口气缓下来了,说把事情搞大对谁都没好处,Wayne让他来北京找我,难道他改唱红脸了?”

    “他什么时候到?在哪儿谈?”

    “他现在就在去虹桥的路上,大概中午就能到,他约我今天晚上面谈,地方他定好后告诉我。”

    “为什么不在公司谈呢?”

    “嗯——,他们不是已经不允许我再进公司了嘛,另外,恐怕他也是想避开你。”

    “他们是不是逼得也太紧了?下周再谈不行吗?”

    “人家也知道‘宜将剩勇追穷寇’啊,反正我也不想和他们耗着,越快打起来越好。”

    “我是觉得你现在的状态不太好,起码应该好好休息一下。晚上只有CK和你谈吗?我也去吧,给你做个见证人。”

    “嗨,又不是决斗,要什么见证人啊?”李龙伟大大咧咧地笑了,又补充说,“我是不想把你过多牵扯进来,CK毕竟是代表Wayne和公司来找我,你的位置会很尴尬,到时候你究竟站在哪一边好呢?”

    “我建议你还是把那位律师朋友叫上吧,他的身份很合适。”

    “不用,我中午向他好好讨教一下就行了。放心吧,至少今天晚上还打不起来。”李龙伟笑着说。

    洪钧没笑,他本想劝李龙伟两害相权取其轻,如果不去上海就不得不离开公司,那还不如先隐忍一时再图转机,两人分处京沪两地虽不能并肩作战但仍能遥相呼应,总好过两人分处公司内外而阴阳两隔的下场啊,但他没说出口,也许眼下不是合适的时机吧,洪钧在隐隐的不安之余又想到李龙伟刚才说过的,CK他们不是秀才,是兵,是疯了的兵。

    ***

    CK选的地方是离朝阳公园西门并不太远的一家茶楼,约定的时间是晚上十点,李龙伟下车一看,与不远处歌舞升平的热闹景象迥然不同,此处黑灯瞎火、冷冷清清,难怪出租车司机费了不少周折才找到。拉开门走进去,李龙伟告诉迎上来的女服务员是位姓陈的先生定的位子,女服务员立刻笑吟吟地把他领到茶楼深处一个拐角,拉开嵌有磨砂玻璃的推拉门,里面是个日式包间,榻榻米中央是一张矮矮的方桌,CK正盘腿坐在桌旁,一见李龙伟便起身过来握手,李龙伟把鞋脱掉放在推拉门外面,拍了拍手上的浮土,没有理睬CK伸过来的手,径直坐在CK对面。

    CK并不介意,又盘腿坐下,笑着说:“我蛮喜欢日式风格的,你们可能不习惯,不过没关系,他们还专门把桌子下面的榻榻米挖了一个洞,你可以把腿放进去里面这样子。”

    李龙伟拽过几个软垫倚靠上去,双腿在桌子下面荡悠,冷淡地说:“这种地方我见多了,不伦不类的。”

    CK依旧保持微笑,欣赏着半跪在榻榻米边沿给李龙伟泡茶的女服务员,说道:“我点的是乌龙茶,这里的台湾冻顶还蛮正宗的。”

    “你对北京挺熟的啊。”

    “还好啦,这家的老板也是从台湾来的,我的一个朋友。”

    李龙伟耷拉着眼皮,从昨天的突发事变至今毫无喘息之机,筋疲力尽的他真想喝口浓茶提提神,但又实在不想买CK的账,便决意连那茶杯都不碰一下,等女服务员回身替他们把推拉门刚一拉上,他就问:“你想和我说什么?”

    “昨天我们都太不冷静,我今天请你来专门是想说,我们中间有哪些误会的部分,都可以好好做一下澄清的动作。”见李龙伟仍旧一脸敌意,CK又诚恳地说,“其实我们都是朋友,没有道理搞僵的。”

    话音刚落,推拉门又被拉开,进来的是一位手端托盘的矮个子男服务员,他侧身坐在榻榻米边上,把托盘里的瓜子、花生米和几碟诸如话梅肉、九制陈皮等台式凉果一一摆到矮桌上。

    CK忽然高声问道:“你昨天说,如果公司不肯答应你的条件而把你开除出去,你就要把很多东西都发到网上、通知传媒,让维西尔名誉扫地,你不是在说笑吧?”

    李龙伟有些尴尬,原本当着服务员的面不想说什么,但着实受不了CK嚣张的气焰,便昂然说道:“你要是不信的话,咱们可以试试看。”

    男服务员默然地退了出去,CK又赔笑说:“你看你,老是这样子把我当作敌人似的。我和Wayne都蛮希望你能留在公司大家一起共事,我们还是希望你能慎重考量我们提出的建议,你到上海来对各方都是有利的,对你好、对公司好、对Jim也好,更是大大帮我的忙啊。我有听说其实你以前被调动的次数就蛮多的,在好几个部门做过,所以才有后来的晋升嘛,为什么对这次的调动就这么抵触呢?这次的调动对以后的晋升更有好处哇。”

    李龙伟耐着性子听CK翻来覆去把类似的话讲了几通,不得不打断说:“如果你叫我来只是重复你们昨天说过的话,如果你们仍然打算让我要么去上海要么走人,咱们就不必多说,法庭上见吧。”

    CK喝口乌龙茶润润喉咙,一脸无奈地说:“我们当然不想让你把事情搞大,如果你这边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那么公司的部分就只好做些妥协这样子,要是实在谈不拢,我看也只好不再勉强,就还是按老样子做吧。”

    “什么叫老样子?!我已经被你们禁止再回公司,连我的笔记本电脑都被你们没收了,我还能像老样子那样工作吗?!”李龙伟想起头一天在上海所遭受的待遇就又羞又气。

    “这些都是小事,你的笔记型电脑我专门给你带过来了。”CK探身从矮桌下面魔术般地拎出一个电脑包,又将桌面上的杯碟挪了挪腾出足够大的地方,把电脑包郑重其事地放到李龙伟面前,说道,“让这件事就这样过去吧,我们慢慢再看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可以让各方都能接受这样子。”

    李龙伟一眼就认出那的确正是原本属于自己的电脑包,事态的变化完全出乎他的意料,自己刚刚抱定决一死战的信念而对方却举起了白旗,他一时间呆住了。这时,推拉门又被拉开,进来的是刚才那位男服务员,提起脚边电炉上的开水壶来冲第二遍茶。李龙伟很少遇到茶楼里有男性做茶师的,不免好奇地打量几眼,见他剃的是很利索的寸头,上身是浅灰色的中式对襟褂子,下摆处的衣兜里还别着一杆看上去挺高级的笔,下身是宽大的浅灰色裤子,脚上一双布鞋。

    李龙伟正走神,CK已经把手放在电脑包上拍了拍,咬文嚼字地说:“Larry,我可以代表维西尔公司答应你的要求,现在我把你所要的都交给你,这件事就可以过去了吧?”

    “当然,我从来不会没事找事,我倒是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没事找事。”李龙伟以胜利者的姿态也拍了拍电脑包。

    男茶师刚出去,CK就说:“Wayne并没有announce你离开的事,也没有通知Jim说不允许你再到公司去,你星期一照旧去上班吧,希望这件事不会影响我们今后的合作。今天已经很晚了,就先到这里吧,我来埋单,你先走吧。”

    李龙伟的手摩挲着电脑包的表面却不急于离开,头一天还气势汹汹的CK如今变成了纸老虎,他真想在纸老虎面前久久地回味这出乎意料的胜利。CK盯住李龙伟拨弄着电脑包拉链的手指,有些局促地起身说道:“好啦,以后再聊吧,你先走吧。”

    李龙伟只好拽过电脑包挪到榻榻米边上,拉开推拉门把鞋穿好,仍然不肯和CK握手,拎起电脑包便向茶楼门口走去,刚刚阔别一天的电脑包掂在手里却像是久违的老朋友令他珍惜,意外的失而复得让他觉得电脑包比往日多了几分沉重。

    李龙伟迈出茶楼,外面又是一片雾气茫茫,他正要走到路边打车,从斜前方不远处有一个高大的男人健步向他走来,把他迎面拦住后便从夹克内兜里掏出工作证举到他眼前,说:“你是姓李吗?我是公安局的,向你了解些情况。”

    李龙伟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一步,高个子立刻贴上来挽住他的胳膊,抓过电脑包架起他向茶楼侧面的停车场走去,很快来到一辆停在角落里的丰田陆地巡洋舰旁边,高个子把右后车门打开,把李龙伟塞进右后座上,自己站在车外,要来李龙伟的身份证看过,问道:“这个包是你的吗?”

    “是啊。”李龙伟皱着鼻子,车里弥漫着刺鼻的烟味。

    “里面的东西都是你的吗?”

    “是啊,公司给我用的。”

    “打开,看看都有什么东西。”

    李龙伟心跳越来越快,接过电脑包放在膝盖上把拉链拉开,然后转过九十度让高个子看包里面,说:“就是一台笔记本电脑。”

    “前面、后面还有两个拉链呢,都打开。”

    李龙伟感觉自己的腿在不住地发抖,他把前面的拉链拉开,里面是些移动硬盘、GPRS卡之类的电脑配件,他把电脑包立起来,又把后面的拉链拉开,顿时傻了眼,原来散放在里面的一些文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大大的牛皮纸袋,他刚要随手把纸袋拿出来,高个子低声喝道:“不许拿出来!”

    李龙伟争辩着:“这不是我的东西!”

    忽然,他左侧的车门打开了,一个人“噌”地钻进来坐到他的左边,笑着说:“哟,现在不想拿了?晚啦!你要了,人家给了,你收了,这案子就算结了。”

    李龙伟扭头看了眼左边的人,一直狂跳的心脏仿佛骤然停歇了,虽然这人已经换上和高个子同样风格的深色夹克,但改不了的是那个仍然很利索的寸头,就是刚才的矮个子!李龙伟当时以为他只是个服务员临时充当一下茶师,没想到人家的本职工作是公安干警,这次是特地临时充当服务员兼茶师为他服务的。

    李龙伟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恐惧,大声叫道:“这不是我的东西!我什么也没干!我都不知道这是什么。”

    寸头眯起眼睛看着李龙伟,说:“这里面是什么你不知道?成,你就装吧。想看看?到手了还没来得及看呢吧?成,那你就看看。”

    高个子一把按住李龙伟的手,自己把纸袋在电脑包里调过九十度,袋口冲外,说:“就这么看吧。”

    里面是钱!一沓一沓的人民币!寸头又说:“点点吧,看看是不是你要的数儿。”

    李龙伟当然顾不上清点,而是鼓胀起双眼冲寸头嚷道:“这是栽赃!我没要这些钱!你们是什么人?”

    高个子不耐烦地说:“到所里你就知道了,跟我们回去做笔录。”

    就在高个子“嘭”的一声把车门用力关上时,李龙伟忽然发觉自己的双手手腕上多了件东西,寸头已经麻利地给他戴上了手铐。李龙伟惊愕而无助地瞪着寸头,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地跳,寸头却笑嘻嘻地说:“不嫌凉吧?”

    高个子从车前绕到车左侧,拉开门坐到驾驶座上,他刚把陆地巡洋舰启动,忽然外面有人敲打他旁边的车窗玻璃,高个子把车窗玻璃摇下来,李龙伟认出车外的人竟然是CK!CK把手伸进来和高个子握手,问道:“你们要去哪里呀?”

    高个子说:“谢谢你刚才和我们配合,下面的事你就别管了,如果有需要我们会和你们公司联系。”

    CK双手扒住车窗下沿,恳求道:“我请你们不要把他带走,有什么事都可以商量嘛。”

    高个子把车熄了火,后面的寸头也把左后窗的玻璃摇下来,不客气地说:“刚谢过你配合我们,你就开始妨碍公务啊?你们公司报警说他敲诈勒索,我们及时出警布控取证,现在人赃俱获,总得带他回去做笔录吧,下面的事你最好别管。”

    李龙伟抗议道:“我没敲诈勒索,这些钱根本不是我要的,他是栽赃陷害!”

    寸头扭脸看他一眼,拍拍衣兜说:“你没听我刚才说‘取证’吗?成,要不要我把录音笔拿出来放给你听听?”

    “我根本没提出要钱,我只是要回我的电脑,要他们允许我回公司工作。”

    “哎呀Larry,这个时候你就不要再讲话啦。”CK又转向高个子说:“是不是再商量一下?我是从台湾来的。”

    高个子和寸头都笑了,寸头说:“哟,台湾人咋了?我们就都得听你的?”

    CK忙摇头说:“不是啦,我的意思是想说,我们是一家外商公司,最看重名誉,当他用破坏公司名誉来勒索我们付给他十万块钱,就让我们很担心所以才向你们求助的,现在你们把他带走了,还是会把事情搞大、还是会影响我们公司的名誉啊。”

    高个子推开车门下了车,说:“你们报案的时候就应该考虑到这些可能的结果啊。”

    CK双手抱拳,不住地拱手施礼说:“你们还是不要把他带走吧,他这个人其实还蛮不错的,这次是一时冲动才勒索公司这样子,您看这样子好不好,我们公司不报案、不起诉了,我们和他私下解决好吧?”

    寸头忍无可忍也下了车,教训道:“嘿,看来你们台湾也需要好好搞搞‘普法’啊,你好歹也是个公司负责人,怎么这么法盲啊?!这种刑事案子,根本无所谓你们公司起不起诉,我们都会移交检察机关提起公诉的。”

    此言一出,车外的CK和车里的李龙伟全懵了,李龙伟大声喊道:“他是在栽赃!我从来没向公司要过钱!我没敲诈勒索!”CK与此同时喊的却是:“不要哇!他只是一时糊涂,不要告他敲诈勒索啊!”

    高个子和寸头被CK弄得有些困惑,彼此对望了几眼,寸头问:“怎么办?”高个子说:“依法办事呗,这案子涉及外企公司法人,勒索金额高达十万,肯定不能按民事调解,只能公诉。”寸头点头说:“也是。再说所里都有咱们的出警记录,回去没法交代,而且这小子看来还不想私了呢,估计回去做笔录都还得费点劲。”高个子瞥一眼李龙伟,哼了一声:“有什么费劲的?受害公司一方有多名人证证明他数次口头敲诈勒索,你在现场也顺利录音取证,他的确要挟公司满足他索要的条件了嘛,我是在他携带勒索到的款项正要离开时当场把他拿住的,他还有什么话说。”

    CK近乎哀求地对寸头说:“你们部门里面的事只能拜托你们费心摆平,还是请你们高抬贵手,我们公司只是想吓唬他一下,让他适可而止,我们绝对没有想过真要把他送进监狱。”

    寸头把身子探进后座,掏出钥匙要给李龙伟打开手铐,高个子问道:“你愿意和你们公司私了吗?”

    李龙伟把头一扭,说道:“我要先给我的律师打电话。”

    已将钥匙对准手铐锁眼的寸头一听,立刻把手拿开了,高个子也利索地上车重新启动陆地巡洋舰,说了句:“我看你是美国电影看太多了。”又冲寸头说:“甭跟他们废话,回所里。”

    CK急忙又用手死死扒住车窗,好像想把车拖住似的,冲后座的李龙伟喊道:“Larry,你不要再傻了,私了吧,你不会吃亏的。”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圈子圈套2圈子圈套圈子圈套3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