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尊宝娱乐 > 《水浒后传》在线阅读 > 正文 正文 第11回 驾长风群雄开霸业 射鲸鱼一箭显家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水浒后传》 作者:作品集

正文 第11回 驾长风群雄开霸业 射鲸鱼一箭显家传更新时间:2015-02-18

  话说李俊见天水相连这风波又不是太湖气象了。土人说罛船开不得洋甚是忧心见乐和说有人送船不解其故。乐和用手指道:“那两个海舶他若不肯送我们借了他的罢了。”李俊会意道:“这倒使得。”沿海滩上寻到海舶边来见两个西商掀开衣襟露出大肚子指挥小郎们装货。旗号挂着枢密府是往日本贸易的。梢公水手共有百馀人打点明日开洋。李俊、乐和看得详察到船中悄悄与众人商量定了。

    到了半夜海舶上人睡着了费保、倪云当先一拥而上大喊杀人。西商、小郎听得钻出排头砍了十多人喝道:“舵工梢水不许走!”只得伏定。把死尸撩入海中打扫血迹引家眷上船资财搬运过来见舶内尽是绸缎、丝绵、蟒衣珍异物件。弃了罛船叫舵工把定舵水手拽起风帆趁着东北风望西南而进。出了大洋众人一看但见:

    天垂积气地浸苍茫。千重巨浪如楼无风自涌;万斛大船似马放舵疑飞。神鳌背耸青山妖蜃气嘘烟市。朝光朗耀车轮旭日起扶桑;夜色清和桂殿凉蟾浮岛屿。大鹏展翅陡蔽乌云;狂飓施威恐飘鬼国。凭他随处为家哪里回头是岸?

    那海舶行了一昼夜忽见一座高山隐隐有钟罄之声。李俊问道:“这山是哪里?”水手道:“开船时东北风转到这里是普陀山观音菩萨道场。如今春天进香的甚多。”花恭人在舱内听得普陀山与姑娘说道:“我二人遭逢大难幸得脱离。今便路到灵山何不去进一炷香?也是难得的。”秦恭人道:“但凭嫂嫂主张这是善事。奴在家绣得两长幡要舍到杭州天竺寺不得其便。今在此经过舍在菩萨面前尤为胜果。”花恭人叫儿子与伯叔讲知母亲、姑娘要到山上进香不知可否。李俊道:“我等杀业已多今遇活佛去处也要去磕个头儿。”唤水手湾船搭起扶手花恭人、秦恭人费保、倪云娘子养娘、丫鬟随着先上了崖留狄成看船李俊、乐和、花逢春、童威、童猛、费保、倪云、高青一同上去。本山住持见一起男女服色整齐迎到客堂先奉了茶即设素斋款待。到晚香汤沐浴。五更起来同四方来的善男信女到大殿上焚香礼拜已毕李俊取一百银子与住持打个合山斋。到盘陀石、潮音寺、紫竹林、舍身岩各处玩了一日下船开去。

    又行了两日到韭山门是浙闽交界之所。有一员守备领三百名兵十个战船在那里把守盘诘奸细防倭国侵犯及私通外番的。远远望见李俊船到一声号炮把战船一字儿摆在隘口。郑守备全身披挂手拿三尖两刃刀立在船头叫兵卒架起火炮便要打来。乐和急叫道:“不要动手!咱是奉枢密府令箭信牌到福建采办香珀的。”守备道:“既有枢密府照验取过来看。”乐和将前日劫了西商原有一角批文看得不明白就递了过去。那守备接过一看喝道:“分明是奸细了!既是枢密府批文说着往高丽公干怎说福建采办香珀?”费保见决撒了取一柄五股鱼叉劈头掷去刚掷中守备咽喉扑通的倒坠下海。童威、童猛、倪云、高青一齐跳过拔出腰刀便砍。有个人将巾绵甲身躯长大叫道:“不可造次!你这伙人都有些认得莫不是梁山泊上好汉么?”李俊道:“只我便是混江龙你问他怎的?”那人便在舱板上拜道:“原来是旧主人。”李俊叫扶起问道:“足下是谁?”那人立起说道:“我叫做许义是浪里白条张顺部下。从征方腊张头领死在涌金门我就不去了住在杭州。后来投到江都统标下做了哨官拨来守这韭山隘口。梁山泊上头领俱是认得的隔了几年一时叫不出。如今要到哪里去在此经过?”李俊道:“我等在中国耐不得奸党的气要寻一个海岛安身。”许义道:“我在此已久海道尽熟。待我随了去拣一处丰腴地方何如!”李俊大喜道:“这样极好只怕你是官身去不得。”许义道:“哪里是什么官身我也是浔阳江上人。从张头领到江州劫法场白龙府聚会我也在哪里。上梁山泊几年好不快活!宋大王真是好人待我们如手足一般。闻得在楚州被好臣药死着实伤感了一番。这守备是高球的表侄叫做田富一些本事也没有有高俅脚力营干这守备。专会克减军粮用刑严酷这三百名兵都是切齿的。几番要结果他奉我做主也思量寻了小岛容身。我自忖才力不济阻住了。不然叫他们都随了去?李头领你那时还黑瘦如今肥白得多了又长出虬髯几乎认不出了。”李俊正恐兵力单弱器械不备今有三百名兵来归心中甚喜取出三百两银子分给众兵尽皆叩谢。

    在韭山门营房过夜明早风色正顺。许义引路带了十只船一同进。天色晴明波浪不起李俊喜乐。叫取酒与众兄弟叙谈唤许义同坐了吃酒。忽听得后面梢上舵工叫道:“不好了!快些湾船!”水手忙落了风篷用力撑到沙嘴上抛下锚碇。李俊惊问道:“怎的?”水手摇手道:“不要响!”忽见白浪如山喷雪鼓雷的响见一大鱼竖起脊翅如大红旗一般扬须喷沫而来那船似笸簸一般翻覆不定。花逢春看见立起身来取下铁胎弓搭上狼牙箭左手如托泰山右手如抱婴孩觑得亲切飕的一箭射去正中大鱼的眼睛。那鱼负疼把尾乱掉那波浪滚起有三丈多高十丈多远泼得满船都是水。亏得下碇坚牢不致倾覆。许义急唤军士放箭二三十把弓一齐射去那鱼虽然力猛当不得乱箭攒射也有穿腮的也有透腹的动弹不得翻了转来浮在水面那波浪势定。二三百兵一齐把挠钩搭着用力扯到沙滩上来尾足有数十丈犹然巨口唅呀眼珠闪动。舵工道:“此是鲸鱼。我们惯行海道也时常看见。这是小的若是大的把口一吸那船还不勾他当点心哩!”李俊道:“花公子这神箭真是家传!知寨初到梁山泊见一群雁飞鸣而来知寨一箭贯了两只晁天王和众人无不惊异可见将门有种。若无这箭中他眼珠怎生拿得?可喜可敬!”众人尽把利刃剁割鱼肉剖开肚腹见二三十斤一个癞头鼋尚未变化哩!那两个眼睛乌珠挖将出来如巴斗大小。乐和道:“将他镂空当水晶灯点上火莹亮好看。”尽道有理。将鱼肉煮起来肥美异常五六百人个个厌饫多的腌了。为这鱼倒停住一日。

    又行两昼夜忽然搁了浅。许义起来一看道:“此是清水澳暹罗国界上了。这岛土地肥饶有些景致。”请李俊等上崖散步只见山峦环绕林木畅茂中间广有田地。居民都是草房零星散住牛羊鸡犬桃李桑麻别成世界。问土人道:“此间有多少地面?属那州县管的?”土人道:“方圆有百里人家不上千数尽靠耕田打鱼为业。各处隔远并无所属。我们世代居此也不晓甚么完粮纳税。种些棉花苎麻做了衣服收些米谷做了饭食菜蔬鱼虾家家有的尽可过得。再向南去三百里有个金鳌岛属暹罗国的。岛长名唤沙龙暴虐不仁贪婪无厌长来骚扰受他的气。”李俊听说金鳌岛触着宋公明梦中之言。又问道:“那金鳌岛离暹罗国多少路?风景何如?那沙龙是哪里人?”土人道:“金鳌岛到暹罗国也只三百里。那岛四围高山峻岭无路可去。南面岛口只通一个船的路转三个大湾方得到岸。一座城门甚是坚固。里面盖造房屋如宫殿一般。田地膏腴五谷丰稔山上野兽甚多花果诸般多有约莫有五百里广阔。那沙龙是洞蛮出身长大雄健遍体黄毛两臂有千斤之力。使一柄五十斤重的大斧腰悬弩箭百步飞中。器械、马匹、船只俱备。有三千蛮兵都是惯战的。那沙龙性极好杀爱吃巴蛇耶酒。一年来上两次有些姿色妇女他便白昼**。小男女抓去做奴婢。还要进奉猪羊酒米受他荼毒。那暹罗国共管辖二十四岛此为最强便是国主也奈何他不得。”李俊道:“我们是天朝大宋差来镇守要剿灭那沙龙与你百姓除害。”土人道:“若得老爷们驻此百姓无不顺从。四旁有与我清水澳一般的小岛都被他扰害。闻得官兵驻扎尽皆说服的。”李俊大喜遂与乐和、许义商议选择中间高敞地面。筑成石基。砍伐树木搭起营房安顿家眷、兵丁。一面招集强壮岛民造起战船。置备器械建立旗号凡有归顺的重赏金帛。遇着私商小伙通洋客商邀截招抚。日日操练兵士闲时屯田播种。不上半年聚有二千馀人成一模样。

    适遇中秋那日李俊命宰了两头牛几副猪羊大劳军士就同众兄弟赏月到一高峰上坐下。那一轮皓月从东边海中涌出金光万道天宇清朗擎着杯道:“梁山泊与太湖中虽然空阔怎比得这海外浩荡?承众位相扶脱了毘陵之难到这清水澳稍立根基。奈兵微将寡还立脚不住必得取了金鳌岛方可容身。闻得沙龙骁勇急切难攻如何是好?”乐和道:“班以三十六人破了鄯善国。将在谋而不在勇且屯扎几时招集训练觑个机会方可攻他。不可性急只要防他来侵犯当做准备。这里又无险阻可守沿边宜建木栅拨几个船远处了望放炮为号这是要紧着数。”李俊道:“明日就树栅了望!”当下饮到二更始散。

    到第二日差许义领兵探望使狄成监工造栅。尚未完备忽听远远号炮连声李俊知道有兵到。差童威、童猛、倪云、高青四面埋伏自己披了衣甲同费保、乐和、花逢春领一千兵沙边把守。只见五只大海船拢到岸口。那蛮兵都是斑布盘头结着螺蛳顶穿绵花软甲挂两把倭刀有六尺多长。跣着双足一哄上岸。沙龙也一样打扮例卷赤须黄毛遍体手持大斧跳舞而来。李俊、费保挺枪抵敌沙龙将斧劈来斗了十来合不分胜败。那蛮兵跳开有一丈多远两把长刀着地扫来。费保抵当不住退后便走兵皆乱窜。李俊见阵脚已动虚晃一枪撇了沙龙回转。沙龙如风赶来李俊正难措手那花逢春却闪在沙龙背后看得明白弯起弓来一箭射着沙龙左肩扑地便倒。蛮兵救起回身就走。李俊、费保挺抢追来到得岸上四面伏兵齐起奋勇砍了一百蛮兵。童威、童猛便抢上海船撑去三只。沙龙和蛮兵剩得两个海船狼狈而去。李俊等收兵回营道:“那蛮兵好狠!当不得那跳舞!若无花公子这箭几乎失手。喜添得少年良将可见英雄有种!”乐和道:“他虽然败去必要报仇。我这里乘他喘息不定箭疮未愈就领兵杀去一鼓下了金鳌岛做了基业方成局面。只是衣甲未备前日洋船中现有绸缎各做一副绸甲又轻便刀箭不能透入就连夜造起来。还有一件海面上征战全凭火攻韭山门兵船内有三眼钉子母炮将硝黄铅弹装好也驾五只大船一千兵士。”留狄成在清水澳守营许义为向导尽上船开去。

    不消半日到了金鳌岛。那沙龙也有见识恐怕乘胜而来先使蛮兵在隘口把守。堆着石炮弄个机括打得甚远利害得紧。李俊等船远远泊定不就上岸只是摇旗擂鼓呐喊连天。沙龙闻报有兵到隘口把箭疮扎好亲自出来巡视。一连三日再上岸不得李俊焦躁。乐和道:“且自耐性。我同许义去山后探路或有可上的去处。”遂驾了一只小船周围一看都是高山叠峰树木丛杂上去不得。回来说知无计可施。童威道:“土人说进隘口要转三个大湾方到城门口就上了岸。那三个湾怎么可进?我兄弟二人到夜深人静用油纸包好了硫黄焰硝引火之物打海底爬到城边起火来。他只顾在外防守内必空虚。若见火起必定惊惶。大哥这里领兵去攻自然可破。”李俊大喜依计面行。

    童威、童猛吃饱了酒饭脱下衣服单穿一条裤子。把引火之物包好缚在腰里手中拿把尖刀。初更时分船边下水慢慢泅去。行了几步探出水面透气吐出些咸水。到得隘口见蛮兵打着火堆席地而坐沙龙来往巡察再不防海底有人偷进。童威、童猛进了隘口果然有三个大湾逶迤曲折水急沙清。两傍尽是石壁只通一船路如狭巷一般。到城门边轻轻爬上岸来一看那城墙是天生成光荡荡草木不生。两扇铁门紧闭。童猛道:“这城垣是石的怎好放火?空费心力不如爬出去罢!”童威道:“有心进来且再思量个计策出来。”其时深秋天气白露浓浓金风淅淅又在水中爬了半夜身上寒冷。正在无措忽听铁门开响。童威、童猛重复钻入水中把头略昂起偷觑见四个蛮兵提着大藤筐不知甚么物件在内又扛了一坛酒。两个蛮女笑嘻嘻走出蛮兵扶下一个小船撑了出去。原来沙龙是个酒色之徒半夜传令进来唤蛮女去作要却不关铁门。童威、童猛重上岸来说道:“惭愧!天幸开了门。”侧身捱进见两边都是民居尽皆关门熟睡。一天星斗四野悄然。童威寻石块敲出火种引上硫黄焰硝。那房子原无墙壁都是竹笆一透得快。一连放了十来把火焰腾腾烧起。那些居民睡梦里慌忙开门走出童威、童猛拿住两个将尖刀搠死剥下衣服穿上。那些竹笆连片烧去哗哗剥剥照天彻地的通红城内一霎时鼎沸起来。李俊在外边望见火起催众人向前。连声子母炮震天的响箭如飞蝗射来。沙龙见城内火起前边又杀来尾不能救应蛮兵各各心慌逃窜。李俊、费保先跳上岸沙龙箭疮未好擎不起大斧回身就走。李俊一枪搠倒倪云枭下级。众兵把蛮兵乱杀李俊叫道:“降者免死!”蛮兵投降者甚众。就扎营在隘口沙滩上。

    到天明方把战船放进隘口到城门边一齐上岸。童威、童猛迎着道:“亏得杀了两个居民剥这衣服穿上不然蛮兵也要认出来了!”李俊道:“实是亏了你哥儿两个!”先叫救灭了火。到沙龙的住房真个壮丽。把沙龙妻小尽行杀死抢来的妇女、奴婢出晓谕教人领回。蛮兵降者共有一千人改了服色配入队伍。仓厫内米谷如山金银珠宝不计其数。有一百匹战马牛羊成群。李俊自称征东大元帅一应晓谕用大宋宣和年号。出榜安抚居民:被火焚者给赏银米与他盖造房屋。七十以上者俱送绸缎一匹。百姓尽皆欢喜。差倪云到清水澳接花恭人、秦恭人、费保、倪云娘子同来金鳌岛拨厅房居住。乐和专管出入钱粮商量军务。童威、童猛把守隘口操练军士。费保、倪云为左右副将高青管领船只一应器械。狄成领三百名兵镇守清水澳许义做心腹长随。花公子习学武艺韬略。井井有条各安职事。又将太湖里的渔丁韭山门官兵清水澳招集的壮勇降的蛮兵共有三千多人、分派五营设立队长哨把一位中国法度造作旗帜大纛焕然一新。又问土人:“沙龙在日岛内凡有讼狱钱粮是怎的施行?”土人禀道:“沙龙不用刑杖若犯重罪把木舂舂死轻者罚米谷。钱粮到收成时平分。”李俊、乐和颁下律令:“杀人者偿命奸盗者杖七十钱粮行什一之法。”百姓尽皆感仰。当下祭赛天地大排筵宴庆贺。正饮酒之间只见守隘口军士解两名蛮女来说道:“在沙滩上草里拿来候元帅落。”李俊看那蛮女时:

    钵盂头高堆黑银盆险小点朱唇;西洋布祆到腰肢红绢舞裙拖脚面。胸前挂璎珞叮当身上插野花香艳。眼波溜处会勾人眉黛描来多入画。谩言吴国能亡灭眼见金鳌亦荡倾。

    那两个蛮女说话也听得出说道是广东香山人被沙龙抢来日里唱歌夜间伴宿。童威笑道:“若非这两个蛮女金鳌怎么攻得破?”李俊问道:“怎么亏他两个?”童威道:“我兄弟到城边墙垣都是石的怎生放火?亏得开门送这两个蛮女与沙龙取乐才得入城放火倒是有功之人。”李俊道:“为将的贪了酒色自然败事。”对蛮女道:“路途遥远不能送你们回家且与花恭人伏事。待有功将士为彼完配。”教人领了去。饮至夜阑方散。天明时有飞报前来:“暹罗兵到!”李俊慌忙请众人商议。正是:阵云高处鸣钲鼓烽火传来整旗旌。不知与暹罗交战胜败何如且听下回分解。

    看李俊设施次第。具有开国规模俨然居豳迁岐气象非同虬髯一往豪气聊以自娱也——

    小草扫校||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济公全传水浒后传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