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青云小师弟》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梦回诛仙界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青云小师弟》 作者:作品集

第一章 梦回诛仙界更新时间:2016-10-17

    大竹峰上,清风婆娑,在这一片充满生机的山峰峰顶,却有几间隐约的房舍,隐隐有炊烟升起。此时太阳初生,各种花草植物上散满晶莹的露珠,一切都是清新,一切都是那么和谐动人。

    可是就在离着峰顶的很远一处密林中,这会却是一个极不和谐的声音传来。

    “大王叫我来巡山幺……巡完了南山巡北山幺……哎幺,我XX”一个矮小的身影被一根横倒的树枝绊倒在地后坐在地上一激动就暴了粗口。

    这也难怪这么激动,这位仁兄一觉醒来就莫名其妙的躺在深山里,头上还隐约有几块鸟粪样东西,醒来后掰着手指头仔细想想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结果不但想不出来原因,而且连自己是谁,叫什么都不知道,顿时这个郁闷之情涌上心头,久久不散。好不容易调整好心态,就在这片美丽的大山迷失了,确切的说,迷路了,连下山的路和上山的路的都分不清,都是坎坎坷坷,林木丛生。这位仁兄也知道一般山脚下才会有存在人烟,为了不至于饿死渴死,也有人性的不能容忍孤独本能,磕磕绊绊的按自己的方向感向山脚下走去。直到半个时辰左右后,走到一处开阔的地方后,终于发现这条路根本就是上山的路,而且站在这个突出山角上发现下面隐约白雾飘飘,景色美丽,顿时心胸一片开阔,可是还没等陶醉在这美景一会,就立即反应过来自己走错路了,一屁股做在地上一边大骂自己的方向感一边喘着粗气。

    这位仁兄,姑且这样称呼他吧,看起来大概有十岁左右的样子,一身布衣破破烂烂的,根本看不清是什么服饰,白嫩的小脸上有几道划痕,头发乱糟糟的,看起来一脸郁闷,坐在那严重突出山崖的山角上,仿佛累的连害怕的力气都没有了。想想也是,一个10岁的小孩,走了那么长的山路,没有累的哭出来算是很坚强了,这仁兄又累又饿,竟趴在那地面睡着了,而且好像做了个好梦,一边咂着嘴,一边嘟囔着模糊的“好吃,好吃”的声音。

    不说这位仁兄在此大睡,却说在大竹峰上,一个木讷的少年从噩梦中醒来,还在床上慢慢回顾往事,却听得门外一声略显豪气的声音“你醒来了,这就好了。”

    看着还有没反应过来的少年,这个粗豪的大汉走到床前,柔声道:“小师弟,不必难过,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这便是宋大仁和张小凡了,而此时正在山崖上的睡觉咂着嘴的小男孩却还不知道这竟是奇幻的仙侠世界!而其所在的山峰正是正道之首的青云门的地界!接下来就是宋大仁带着张小凡走了一遍拜师礼,熟悉了各位师兄,还有那位爱作弄人的小师姐。

    此时,守静堂里,田不易对张小凡一脸的不满,虽说私底下是极其同情这个小弟子的遭遇,但此人却是死要面子之人,收了个资质如此差得徒弟,面子上大大过不去。在张小凡行过拜师礼后,摆摆手,冷哼一声甩袖向后堂行去,留下了妻子善后。这边田灵儿闪到张小凡跟前,如发现珍宝一般,田灵儿在大竹峰上一向排名最末,如今居然有了个比自己还小的师弟,心中极是欢喜,当下作老气横秋状,道:“乖,小师弟,快叫师姐,以后要听师姐的话哦。”

    张小凡初来,哪敢反驳,再加上如此漂亮的小女孩离自己如此之近的作老气横秋状,只得答道:“是”。

    苏茹拉过女儿,道:“不许胡闹。”又向宋大仁道,“大仁,你小师弟年纪还小,那功课怕是有些吃力,你多照顾他一点。”

    宋大仁恭声道:“是。”

    接下来就是宋大仁借教导张小凡为由,逃离苏茹的“教诲”,被几位师弟心里大骂。原来青云门大竹峰一脉,首座田不易生性懒散,虽要面子却一向懒得管教弟子。一般都只传授道术法门之后便不理不睬,任凭弟子自行修习。但他妻子苏茹却生性要强,性喜动武,年轻时名头颇响,风光无比,与田不易成婚后,性子已大为收敛,但一来时常手痒难耐,二来座下弟子不太争气,青云门每过一甲子照例举办的“七脉会武”大试,连着几届下来,大竹峰弟子屡战屡败,除了大师兄宋大仁偶尔胜上一场,其余人都以全败告终,遂成青云门内上下笑柄。

    苏茹一生好强,如何忍得下这口气,这便时常出手替夫君田不易“教诲”这帮弟子。她外表虽然柔美,性子却是颇急,修为又是极高,一不小心便把这些弟子打得抱头鼠窜,遍体鳞伤,以至众人惧怕这位美艳师娘远胜过那矮胖师父了。

    然而现在大家口中的小师弟张小凡却不知,此时在后山有个在山崖上睡觉的小家伙不久后就会抢了自己的“小师弟”这个称号。

    在大竹峰后山的山崖上,这突起的山角上小男孩伸了个懒腰,从美梦中醒来却面的着饥渴的困扰,这位仁兄只得站起身来准备找寻些什么野果什么的充饥,突然眼睛一亮,发现就在这个站的山崖的侧面长着几颗红色的小果,也不管有毒没毒,可不可以充饥,就摇摇晃晃的走到小果旁边,蹲下就朝果子抓去,却忘了自己早已饿的头晕眼花,脚下一滑,人就朝山角下掉下去。

    急切间,小孩抓住了那棵结着果子的小树,挣扎的想上爬去,可是连着小树的那块大石在小树根系的腐蚀下早已与主体脱离大半,现在小孩的重量却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哧”的一声小孩连着手里的小树还有几块石头掉下了山崖。

    良久,小孩一声呻吟,苏醒了过来,睁眼第一件事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只被和其一起下落的大石砸死的艳丽死蛇和手里抓着的一颗结着果子的小树。小孩此时双腿痛的已经失去了知觉,也算小孩命大,幸运掉在突起的山角下一丈左右一个山崖,否则要是落下那青云山脚,即使不粉身碎骨也得四分五裂。小孩此时却什么都不管不顾,一边哼哼唧唧的呻吟着,一边用幸运无伤的双手把手里的果子全部塞到嘴里吃了起来。可是当发现几个不知带名字果子下肚也无法缓解自己的饥饿程度后,这位仁兄咂咂嘴把眼光瞄向了那个艳丽的蛇尸,得,这下见识了什么叫生吃活剥,真不知道这孩子失忆以前是干啥的,亦或者是不是饿狼转世。

    吃完了果子和那条可怜的小蛇,这位仁兄终于有力气注意自己那失去知觉的的双腿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忍着疼痛把自己的双腿摆放好,刚松了口气就感到一阵眩晕,摇摇了头后直接很干脆的晕倒在地,不省人事。

    却说,大竹峰上,田不易在守静堂里突发奇念,想起60年前在大竹峰对面的不知名山峰上发现了一株奇特的小树,花期长达一年之久,之后才结出稀少的几个青色的果子,可是等了近10年也没见成熟,田不易虽然想此树移栽到大竹峰的药园里护理,但是也知道大凡是灵异奇珍都是需要特定的环境下才能生产,于是罢了此念,便常来此地守护,希望可以在果实成熟时摘下,以研究此灵果的药性。不料此果树一直等了30年也不见成熟,就渐渐淡忘了此事,不想今日怎突然想起,便起身御剑飞向那奇异果树的地点。

    这时天色已迟,太阳落到西边,天际晚霞灿烂。夕阳照在大竹峰上,远处峰前屋宇处,不时传来一声声长长犬吠,中间还夹杂着某些可怜人的尖声呼痛。田不易知道是自己的妻子在“教诲”几个不成器的弟子,于是苦笑的摇了摇头,向着夕阳的方向冲天而起,飞向那不知名的山峰。

    田不易到了此地别说果实了,连树都没了影子都找寻不见,直到田不易御剑向下行了近2丈才发现一个昏倒在地,脸色发绿,像是中了剧毒的**岁小孩,而自己守护了近60年的奇树被连根拔起,果子更是一颗不剩。奇异的是看情形估摸此树不过被拔起半天,却像被火烤的一样,整棵树树枝发黑,连叶子都没有,用手一碰,竟一下子散成飞灰。田不易不禁又是苦笑一下,在小孩的身边有一条十分艳丽的新鲜蛇皮,很显然这条蛇肯定是被小孩饥不择食给生吃剥皮了。田不易此时哪想这么多,看小孩满脸发绿,连忙上前抱起,再次发现这个小孩的双腿竟然一断一折,不禁眉头一皱,全力御剑返回大竹峰。

    大竹峰上下见师傅田不易出去一趟抱了个比小师弟张小凡还要小上一点的小孩,而且小孩的面色发绿一看就是中了剧毒,情形顿时鸡飞狗跳起来,大黄唯恐不乱的胡乱吠叫,田灵儿好奇宝宝似地一口一个问题。

    “爹,他是谁呀?”

    “他这么了呀?”

    “中毒了?中的什么毒?”

    “你在哪发现的他呀?”

    ……

    此时正忙着给小孩医治解毒的田不易不禁板着脸瞪了田灵儿一眼,吓得田灵儿一吐舌头拉着苏茹问去了。也难怪,大竹峰本来就是冷冷清清、人丁不旺,师傅严厉,师娘虽是和蔼可亲但是每次的“教诲”可是实打实的胖揍,就是有了田灵儿大竹峰才不那么死气沉沉,今天更是添了个小师弟张小凡,晚上师傅田不易不知道又从哪带回来个中剧毒的小孩。上到大师兄宋大仁下到刚刚入门的张小凡都是一肚子疑问的等着师傅田不易腾出空来解释一下由来,大有今天不知道详情会睡不着的架势。

    半个时辰后,田不易终于凭借自己深厚的修为,和自己精心调制的大黄丹保住了这个不知姓名的小孩性命,看着几个弟子和女儿一脸疑惑的表情,不得已只得解释了一下经过,至于小孩的姓名只有等得小孩醒来才得知了。看着几个弟子和女儿好像很不满意自己寥寥几句就打发了他们似地,不由得“哼”了一身,吓得宋大仁几个一阵小跑各自回房睡觉,只有田灵儿赖在苏茹身边看着那个躺在床上的小孩子,灵动的眼睛忽闪忽闪的,不知道想些什么念头。

    夜深人静,田不易站在守静堂外仰首望天,妻子苏茹轻轻走来,夫妻两个并肩而立,良久,苏茹才轻声发问:“此子原本根骨资质极佳,修道的话肯定一日千里,又加上好像被什么灵药洗精伐髓了一番,更是万中无一,我大竹峰人丁稀少,不如收此子为徒?不过此子中毒太深,虽是你凭借深厚的修为和灵药保住了性命,但是留下什么后遗症就不得而知了。”

    “一切看他的造化了,说来也算此子福缘深厚,我守候60年的异果被他全数吃下,难怪会体质大变,资质万中无一了,如若不是吃下了此等异果估计早就被那奇特猛烈的蛇毒给毒死了,哪里还有命在。我猜测这条异蛇可能是这奇异果树的守护灵兽,除了毒性猛烈外,身体到是脆弱,不然不会被几块石头砸死了当场。说来也算此子命大,我若是今日不曾想起那异果,估计这孩子早就去阎王那报道了。”田不易一脸平静道

    “我大竹峰人丁不旺,刚好又添了一个资质绝佳的弟子”苏茹话没落音,就被田不易打断,“这事还两说,等这孩子醒来问明出身来历在说不迟。走吧,早点休息吧,若是无缘也不能强求。”

    说完,二人携手走进了自己的居室。

    一阵清风拂过,夜色如水,远处竹叶摇曳,大竹峰顿时陷入了一片安静。
返回列表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青云小师弟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