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青云小师弟》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少年轻狂 风波青云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青云小师弟》 作者:作品集

第三章 少年轻狂 风波青云更新时间:2016-10-17

    田不易看得上方林惊羽的剑招,顿时暗自后悔没有传给张小凡驱物后的招式,这招分明是借周围灵气对自己的剑气增幅,如果是自己施展起码可以借用方圆10里的灵气对敌之时发挥的效用可谓恐怖,只是容易被打断施法。不过看张小凡的架势,摆明了是硬接,田不易和苏茹对望一眼,心中都有些担忧。

    齐昊则是看着张小凡摆着硬接的架势,则是暗忧:林师弟此法若是可借到方圆1里的灵气,张小凡也必受重伤无疑,这下不好对田师叔交代了。

    林惊羽的性格本来就是易于冲动,如同一把双刃利剑伤人伤己,此时为了取胜到是忘了此举若是成功,自己的兄弟小凡会不会受到重伤,心中只是一味的想取得胜利,全然不顾的用起自己所能用出的威力最大的一招。

    张小凡也是性格倔强之辈,倔劲上来,明知道林惊羽此举肯定威力巨大,却给予林惊羽施法时间,想在最后一击上压倒对方。

    正所谓哪个少年不轻狂,张小凡虽是老实的性格,但是心中也渴望让自己的师父师娘高看自己一眼,渴望证明自己并不是无用的、最弱的,哪里想到此时田不易心中在暗骂自己傻,对敌时逞什么能!

    林惊羽的招式显然已经完成,看着天空中那浩大的冷艳的剑气,张小凡心中顿时涌出一股豪情,一股火焰在心中熊熊燃烧,来吧,战吧!剑气带来的厉风吹起张小凡的长发,张小凡手握泛着青光的神魂,傲然的看向那浩大的剑气。

    少年轻狂,仗剑而行,哪管那天高地厚,意气风发,独战天下,怎惧他风起云涌!

    一瞬间,张小凡的气质放佛变了一个人,意气风发,看得下方的众人一阵失神,估计要是苏天奇此时在场肯定会叹道:我靠,帅死了!

    张小凡看着浩大的剑气随着斩龙剑冲向自己,同样的御起神魂,以自己最大的灵力全力发出自己最大攻击,斩龙瞬间就攻破了张小凡刚才布起的几道青光的防御和泛着青光的神魂撞在一起,时间顿时静止了下来,然后轰的一声,剑气肆虐,大竹峰的演练场被这两个武器相撞的余波直接炸的七零八落。

    而林惊羽和张小凡却是一前一后从半空中掉了下来,田不易和齐昊分别上前接住二人,略微诊断下,林惊羽到是轻伤,张小凡则是脱力!这一下可把田不易、齐昊等人震惊坏了,张小凡以普通的攻击接下林惊羽的招式却只是脱力!奇才!?天才!?

    齐昊抱起林惊羽回山疗伤,匆匆告辞不提,大竹峰上下此时同聚一堂,一起望着这个今天表现生猛的七师弟。

    “师父,惊羽没事吧,伤的重不重?都是我不好,我……”张小凡刚从脱力的状态恢复一点,就急切道。

    看着这个徒弟又回复道原来那有些唯唯诺诺的姿态,田不易实在无法把他和今天那个意气风发的身影连在一起,哼道:“他到是没事,只要休息几天就好,加上我把大黄丹也给他服下了,估计不到三天就会完全康复了。倒是你,平时隐藏的很深呀,连我这个做师父的都给瞒了!”

    张小凡听道林惊羽无事,送了一口气,又听到师父责怪正要答话,却被师娘苏茹打断:“小凡怎么瞒你了,是你不关心他吧,连自己的徒弟有如此修为都不知道,这个师父怎么当的。”

    田不易一脸无奈的看了一下妻子,这下是一点面子都没给自己留,老脸一红转移话题道:“老七,你的法宝为何物?怎么看起来威力似乎比斩龙还大,今天能够取胜,看来这个法宝也起了很大的作用吧。”

    张小凡心中叫苦,自己的法宝从苏天奇那了解的,可是天下一等一的邪兵,自己若是如实回答,会不会被师父清理门户都难说,狠了狠心,便把自己上次和田灵儿去后山的奇遇说了,并且把自己看到的情形一一向田不易诉说,除了普智和尚给自己的噬血珠没说外,就连苏天奇也被张小凡卖了。

    众人一听,也明白了事情的经过,连田灵儿也是举手作证,看着田不易变幻的神色,众人一阵担心,生怕田不易来个大义灭亲,哪里知道田不易此时在想如何解决这件事。苏茹则是毫无担忧神色的看着田不易,他对丈夫可是了解甚深,别说张小凡手拿邪兵,就是张小凡手拿邪兵暴露于真个青云山,丈夫也会极力维护他。

    田不易此时缓缓开口道:“老七这事,以后谁也不准再提,还好齐昊那小子也不知道详情,即使知道老七有此法宝,也不知此宝是邪兵!另外,老七,以后在大竹峰以外尽量不要用“神魂”了,以后就用这个吧,虽没有你的神魂随心所欲,但是也不弱于林惊羽的斩龙。”说罢,将自己的赤焰剑丢给张小凡。

    张小凡感激的道:“师父,这是您的法宝,您不责怪我,我就很满足了,怎么能……”

    “哼,你以为你师父当了这么多年首座,就只有一个赤焰剑?”田不易一声冷哼道。

    “拿着吧,小凡,你师父还指望这七脉会武,你好为他挣几分面子呢。”苏茹现在是越来越喜欢拆自己丈夫的台了,田不易看了一下妻子,一脸无奈。

    听着师父对邪兵的事不但不予追究,还极力隐瞒后,众人对张小凡庆幸的同时也对小师弟,也就是苏天奇再次另眼相看,没想到平时没一副没正经的小师弟还可以说出如此一番大道理来,什么邪兵可依大毅力作为进阶仙道的磨刀石,什么兵器无正邪,邪恶的只有人心等等。

    田灵儿听着大家对苏天奇的赞赏,心中极其欢喜,不由得心下愈发的想念苏天奇,摸了摸怀中的“清凉珠”,想到如果这个珠子是天奇送给自己的该有多好。田不易夫妇则是对张小凡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直接拉着张小凡到后面的演练场,准备好好教导教导这个怪才弟子,众弟子也是心中发狠,暗自下决心苦修不提,任谁看到一个修道不满三年的小孩子修为超过修道多年的自己,心中是滋味才怪。

    几日后,大竹峰奇才张小凡的名声传遍了整个青云。

    小竹峰后山之上,一个冰冷如同谪下仙子的美丽女子手舞蓝色的仙剑,美丽的身影如同舞动的精灵,剑气泛起,高深的修为可见一斑。突然身影合一,仙剑回鞘,一切回归安静,这美丽的女子仰望着空旷的天空,喃喃自语:“张小凡,哼,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不要让我手中的天邪失望。”

    龙首峰大堂上,苍松道人一脸冷漠威严,门下弟子俱都不敢言语,任谁都知道师父现在的心情不会好到哪里去,去大竹峰示威不成反倒门下弟子带着伤回来了。

    “齐昊,你说你田师叔门下那个叫张小凡的弟子如何?”

    齐昊躬身道:“禀师父,那位张小凡师弟以普通攻击手法接下林师弟的借天地灵气所发出的一剑,结果只是脱力,我观他法宝奇特,乃是一烧火棍的形状,但是威力奇大,估计在斩龙之上。”

    苍松道人一阵沉默,半晌道:“你林师弟伤势如何?”

    “林师弟以无大碍,只是非要面见师父请罪。”齐昊又道。

    “恩,不怪你林师弟,你师弟资质乃是万中无一,谁想有张小凡这等怪才,上山时,我观此子资质甚是平庸,不知道得了什么奇遇吧。依你看,张小凡比你如何?”苍松道人又问。

    齐昊傲然道:“弟子却是不惧与他。”

    苍松道人一挥手:“都下去吧,你去叫你林师弟过来一趟。”

    齐昊与众弟子一起退出大堂,苍松道人眼中精光一闪,喃喃道:“田师弟,田师弟,你教的好徒弟,咱们七脉会武的时候见分晓吧。”

    且不说,苍松道人单独与齐昊和林惊羽在大堂中要谈些什么,估计也就是私下传一些修道秘法,好在七脉会武中好好表现云云。

    风回峰上,一个略带些懒洋洋的气质的二十岁上下的青年正在摆弄着自己养得三条腿的兔子、没壳的乌龟,安逸的哼着小调,旁边放了几本也不知道什么内容的书,看着青年享受的神情,不知道有多快活。可是,随着一声大吼:“你个逆子,气死我了,整天就知道摆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读这些奇闻逸事,神怪搜奇,你可知道大竹峰这次出了叫张小凡的奇才,修道三年已稳稳到达驱物境界,并且击败同为驱物境界的林惊羽,这林惊羽也是修道三年,你…气死我了,从今天开始,你给我闭关修炼,不修让我满意的样子休想出来。”

    本来安逸的青年生活被打断,心情就不爽,正想反驳,一听这话,就知道又是老爹来了,吓得一路小跑,跑向闭关的场所,边跑边埋怨:“好你个张小凡、林惊羽,我养得的宝贝要是被我老爹砸了一个,你们就等着给我赔偿吧,哼哼。”

    ……

    不提张小凡的发威在青云山上掀起了一场师长严加督促弟子修行的浪潮,却说此时大竹峰上下也是备受张小凡刺激,都闭关的闭关,苦修的苦修,本来田不易还想亲自发话,但是看到弟子这么自觉也大感欣慰,一改往日的懒散,更是亲自教导宋大仁、田灵儿、张小凡等几个达到驱物的弟子。

    三个月后,田不易为了考验弟子的修为,把众弟子集合在演练场,此时张小凡也掌握了田不易传授的一些道法的运用和大竹峰独有的法诀,就连青云的至高法诀“神剑御雷真诀”都有传授,可见田不易对小凡的喜爱。当然,现在的张小凡运用“神剑御雷真诀”比较勉强,一个不好就好遭到反噬,所以苏茹多次警告小凡不要轻易使用。

    一场弟子较量下来,张小凡拿着法宝神魂当真是猛不可挡,连宋大仁都不是对手,当真应了苏天奇的话,横扫大竹峰。后来转用赤焰剑,虽没有神魂那样和自己心意相通威力逆天,但是也同宋大仁拼个旗鼓相当,却是稳胜田灵儿!

    这个结果下来,自是田不易大感欣慰,其他弟子则是倍感压力,田灵儿更是拽着张小凡一脸的不相信这是真的。

    大竹峰众人虽是倍感压力,但是毕竟都是一家人,都为张小凡的修为高兴,但是张小凡谦让的同时一不小心把苏天奇没有法宝只靠竹叶和竹节就胜了自己的事抖了出来,大家都感到一阵麻木,老四何大智夸张的叫道:“你们都是怪物呀,怎么修炼的。”田不易和苏茹对望一眼,对苏天奇归来的隐隐都有些期待,田灵儿听着众人提起苏天奇高兴的同时,思念越是强烈。

    比试之后,身为母亲的苏茹终于注意到女儿的行为有些异常。

    大竹峰后山,苏天奇和田灵儿当时相依而坐的地方,田灵儿独自一人坐在原来的位置,轻轻自语:“天奇,不知道你现在还好嘛?有没有遇到危险?有没有想我呢?”

    孤单的身影异常的萧索,最难忘是初恋呀!

    田灵儿不知道的是,此时,在更高处苏茹和田不易在注视着自己的宝贝女儿,苏茹一叹:“难怪灵儿自天奇走后一直都心不在焉的,原来是这么回事?”

    田不易半晌才道:“他们年轻人的事,我们也管不了,顺其自然吧,只希望灵儿不要受什么伤害就好。”

    苏茹轻轻的道:“感情的事,最是复杂,我们也不好插手,顺其自然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青云小师弟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