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嫖尽渣男[重生]》在线阅读 > 正文 35V、女王进化论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嫖尽渣男[重生]》 作者:作品集

35V、女王进化论更新时间:2016-10-17

    挂完电话,叶晓凡有点后知后觉想起,刚才自己的电话刑烨比较久才接起,刚开始不知道是她时,语气也不太好的样子?不过在听到是她后,态度马上转变得殷切起来了,只是电话里他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有点格外粗哑?

    有过好几回经验的叶晓凡马上联想到:啊咧,刑壮士该不会在‘忙着’做什么不纯洁的事吧?那自己岂不是打扰到他了?

    本想再打个电话让他先忙他的,明儿再过来也行,可又想到既然他都已经答应了,应该至少差不多完事了吧。

    唔,如果这家伙真的是刚和别的女人上完床,那自己至少今晚就不能‘用’他了——可以说是有点小洁癖,不想用别的女人刚刚用过没多久的男人,也是想让他休养生息个一两天先,不然用起来不尽兴咋办?

    叶晓凡不怎么纯洁地想着,先去吃东西了。

    把卡里的钱取出来大半,然后去附近商场买了两三套比较清凉辣妹一点的衣服——比较适合在接下来场合穿,并且她可能大概真的又要好几天不回家。

    ——*——*——*——

    “刑哥,打你电话的是个女人?谁啊这是,让你这么看重着急的,嗯?”衣衫半解的女人从背后缠过来,抱住男人赤x裸的上身,用自己的D罩杯蹭着男人的紧实的背部,并用手挑逗地轻抚着他肌肉结实的古铜色胸膛。

    刑烨却毫不怜惜地一把推开她站起身,把才刚解开拉链的裤子完全脱下来丢在一边。

    正在女人暗暗心喜,以为男人是想来个速战速决时,却听得男人淡淡地冷声道:“这不是你该管的,我借浴室冲个澡,帮我准备套新的衣服,要尽快!”

    说完,男人便朝浴室走去。

    心心念念了好久的叶丫头终于想到他了,他对眼下这个纯粹是想缓解下这阵子饥渴的女人哪里还有性致?

    再说了,要是现在先泄了一次,待会他实力不够应付不了叶丫头可咋办!

    唉,难道说,真的要把阿宁也叫过来?他这几天好像一直在闭关研究男人专用的强力春x药,并且还能加强体力的……咳咳,也不知道他研究的咋样了?

    妆容娇媚的女人脸上闪过一道嫉恨的神色,但马上又收了起来,识趣地提高声音道:“你一个多月前来那次留下的衣服还在,已经洗干净了,我拿给你就好。”

    她当然知道刑烨这种男人,肯定不止她一个女人,她自己给他安排过的女人,就有过不少,但她以为自己能作为唯一一个让他保持三年下来都还不厌倦,时不时会找她一次的女人,自己在他心中多少有点儿特别的。

    女人叫苏媚,以前是夜殿的头牌,如今年纪30,虽然保养的很好,但到底不如那些二十出头的女孩子鲜嫩了。但她除了美貌,还是个挺有点能力手段的,经过欢场十年的摸爬打滚,终是做到了妈妈桑的位置。

    她现在很少接客了,只除了个别对她有过比较大恩情,或是她个人很有意愿想长期傍上的老顾客。

    刑烨年轻力壮,长得很有男人味,出手又大方,那方面能力也是她见过的最强的……她其实最希望能傍上刑烨,但她也知道刑烨这种男人不可能为她驻足,只希望能多保持几年现在这样的不定期联系,也是好的。

    刑烨虽然风流好色,可他对待女人的态度那就有如一件衣服一样,从没见过能让他重视的女人。

    她知道自己也不过是其中一件还算比较合他心意的衣服而已。

    苏媚知道自己刚才有点逾越了,可她真的很心急。要知道以前要是床事当前,夜殿老大凌殿的电话都叫不走他的,反而会被他吼码一顿的,可看刚才刑烨的态度,他该不会……被那个打电话的女人把心给勾走了吧?

    居然还要冲过澡才敢去见!这是让刑烨有多看重!

    她从柜子里拿出刑烨干的衣服,想了想,还是印了个淡淡的口红,在衣领子后面。

    ——*——*——*——

    给刑烨打完电话的五十分钟后,叶晓凡刚刚给挑好的几套衣服付了钱,手机就响了起来,一看,果然是刑烨。

    “小凡儿宝贝?我到了,你快下来吧,嗯哼,敢再放我鸽子,看我抓到你,怎么打你小屁屁……”男人微微含着笑意的声音沉沉传来,带着点儿暧昧的气息。

    叶晓凡无语,电话里都能感觉到这家伙正在发情!他该不会以为自己找他就是为了上床吧?

    “我在XX商场里呢,很近的,从我家走过来十分钟……你开车过来两三分钟到了,你到商场门口等我吧,我这就下来!”

    “OK!”

    当叶晓凡拎着几个购物袋上车时,刑烨忍不住问:“买衣服了?其实不用的,可以回头再让酒店的人帮忙准备……哎,把购物袋放后面就好,你坐副驾驶座来吧?”

    这家伙还真当她是上赶着来跟他打炮的了!

    好吧,虽然这的确也是她的目的之一……纯洁滴望天!

    叶晓凡忍笑着回道:“哎,几天不见,有没有发现本姑娘好像又漂亮了点儿?为了不影响司机大人你开车,还是坐后面就好!”

    “噢?还真的感觉又漂亮点了诶!……唉,你应该穿长裤或是长裙出门才对的,不然我会老想着摸几把!就算坐后面,我也会忍不住老从后视镜看你……都舍不得挪开眼了,这可要怎么办才好?”

    叶晓凡无语了,瞧这油嘴滑舌得!比起公私分明还什么都喜欢拎得很清的薛大BOSS,还有其实涉世不是很深的蠢萌贱渣赵世鸿,抑或是依仗着催眠和玩儿S-M的沈清宁,刑壮士才是万花丛中过的资深老手啊有木有!

    眼看刑烨开始发动车子了,叶晓凡忙道:“先不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了,我刚才电话时跟你说过的,有件事要找你帮下忙,你一边开车我一边说方便吗?”

    刑烨才想起好像是有这么一茬,“嗯?什么事,直说好了!我闭着眼睛开车都不会有事的。”

    还有,这对他可是十分重要的,怎么到她口中就成了无关紧要的了呢?唉,看来之前她不接他电话也不在家,应该不是故意放自己鸽子,而是根本就没把和他的‘约定’放在心上?

    叶晓凡也不爱绕弯子,直接一股脑道:“刑烨你知道哪里有赌场吗?带我去吧!还有,你应该懂点儿吧?教教我几样简单的呗,我完全是个外行。”

    刑烨微微惊讶到:“你想去赌场学赌博?怎么会突然有这种念头?那可不是什么好玩儿的地方,都说十赌九输的,就算万一运气好赢了,赢得多却没有足够实力的话,也不可能全身而退……你是急着用钱吗?”

    叶晓凡沉吟了下,觉得自己反正在刑烨眼中也不是一般人了,再多透露点儿实力给他知道也无妨,“嗯,算是吧……我不会赢特别多的,带上你,在旁人眼中我不就算是有实力的了?就算我以后一个人落单,如果有人敢玩儿阴的,我也不怕。我觉得我自己的个人实力也不差,我知道你很厉害,我打不过你,可是我敢说我就是有办法能放倒你。”

    她也是今儿才琢磨出来的,可以调用那小部分被驯服了的雷电属性的灵力用来攻击人,微小的雷电能量能将人击晕,但只要不是太过多的话,应该不会造成生命威胁。

    不过,她只在家里的小强身上试验成功过——在电死十几只小强后,终于看到被她只用一丝丝雷电灵力击晕了的某只特别大的小强,在晕了十分钟后回过神,蔫不拉几滴爬走了……OJZ……

    刑烨不认同道:“要是万一有人下黑手呢,这种事是防不胜防的……还有,你是有什么保证自己绝对能赢的方法?这样的能力要是被人知道了,你会更危险的!我的钱都多到花不完了,我给你不行吗?为什么非要去冒这种险?”

    “我会控制好输赢的次数的,争取输个七八次小的,赢一两把大的这样,就不会有人起疑了。数额也会控制得在赌场背后老大能接受的范围内。找上你,就是想知道这些信息,看来我应该没找错人。”

    叶晓凡顿了顿,继续道,“假设你没什么钱,那你会因为你的朋友完全能有钱养活你,并且他也不介意养你一个,就同意被他豢养吗?”

    “不会,男人的尊严不允许。可是,你是女人,我也不是什么普通的朋友,我本就欠了你的……”刑烨没发现这丫头居然还这么伶牙俐齿。

    叶晓凡淡声道,“我认为一块蓝晶石已经还清了。因为是女人,才更应该独立自主,不然就没有资格要求这个社会公平。好了,不要再提这些,你直接说,愿不愿意帮我这个忙就好,不行我就再找别人。”

    看到叶晓凡固执地坚持,刑烨只好妥协道:“好了好了,带你去玩儿几把……有我在,没人敢拿你怎么样儿,也不怕老板不认账……”

    她那番因为是女人,才更要独立自主才有资格要求公平的言论,其实挺让他有点意外,想不到她会有这样独特的想法。

    他不可否认,如果不是有足够强大能力的女人,在他眼中都是只配做男人的一件衣服而已。

    他会对这丫头如此另眼相看,本来只是因为她的实力,如今,他好像又发现了一些别的值得自己刮目相看的东西。

    不过,刑烨还是很哀怨:“原来你今儿找我,真的不是为了践行之前我和你的‘约定’……”

    叶晓凡一愣,“什么约定?”

    干炮吗?咳,这种那么三俗的事儿,跟‘约定’这种总感觉是纯情的青春期男女才爱用的文艺范词儿,太不搭调了吧!

    “难道说,是我太没有吸引力了?唉!我体力真的比阿宁要强上不少的,他都能八次了,你要相信我……至少我会比阿宁强,也比你男朋友强!对了,你男朋友size多少?一夜能多少次?一次能多久?我们来列数据比较一下……”

    叶晓凡发现面对这位比她还要没节操没下限的刑壮士,她常常会无言以对。

    往前看去时,视线却不经意间落到男人的衣后领上,看到了一个应该是属于女人的淡淡唇印。

    她微叹了口气,看来今晚想实地考察观摩下刑大壮士的Size到底是有多么可观,他才会如此骄傲自信的计划,要暂时延后了。

    叶晓凡转移话题问道:“赌场还有多远?我现在是毫无收入的无业游民,对赚钱比较感兴趣!”

    “快了,在夜殿负三楼,就有一个。地下的赌场和上面的夜总会,都是我朋友开的,只要你别赢得太过分,比如一个晚上赢了个五百万什么的,他都不会管的。”刑烨以为是叶晓凡害羞,才不好意思跟他讨论这些话题……算了,让她赢点钱高兴高兴,赢得多了自己大不了帮她垫回给阿凌。

    她高兴了,自己清心寡欲了一个月的老二,也才能跟着好好高兴一下!

    叶晓凡想起上次自己在夜殿用灵识偷窥他们几人说话,夜殿的幕后BOSS,是那个外表看起来很纯良无害,看起来犹如天使般精致美好的美少年?

    能当得起夜总会和赌场幕后BOSS的,肯定不会什么善茬,何况自己之前已经在他的场子上闹过一次事,叶晓凡总觉得有点不太合适,问道:“不能去别的赌场吗?坑你的朋友好像不太好……”

    “干嘛要去别的地方?夜殿旁边就是豪华酒店,多方便啊!嘿嘿,我已经在那儿定了总统套房了!放心吧,阿凌那么有钱,反正他八辈子都花不完的,坑他点儿不算啥。”

    叶晓凡再次无语:……有刑烨这种朋友,真不知道该算是幸运,还是不幸?

    ——*——*——*——

    地下赌场和叶晓凡在电影里看到的差不多,三教九流都有,有点儿乌烟瘴气,空调开得很足,还点了熏香,宽阔的大堂内还摆放了不少室内绿色植物,可空气中还是夹杂着一股淡淡的不算很好闻的味道,主要是烟味,还有男人们身上的汗臭味。

    “这边是玩大小,这边是玩骰子,那边是棋牌区……都很容易的,我带你玩一遍就能上手了……玩得大的,在包间里面,晚点再带你找个局儿进去玩玩。”刑烨揽着她,不时应付着三两个熟人的招呼,一边给她低声介绍道。

    叶晓凡淡淡笑着点头说好,一点儿也不怯场。

    叶晓凡才发现自己虽然穿的很清凉了,这里面也有不少男人带着女人来玩的,可自己跟这里面的女人还是感觉有很大区别。

    ——她完全没有化妆,看起来太干净了。

    唉,她怎么给忘了这点?

    算了,不化妆也有不化妆的好,免得夜殿有人认出她是上次在这闹事了的。

    叶晓凡先是只看着刑烨玩,她不动手,只旁观。

    怎么样才能赚钱?她想到过靠灵力去赌石,或是淘古玩里的宝贝儿,可那也是需要本钱的,并且非常费时费力,还需要一定的专业知识来用以忽悠人,要是靠这个赚得多了,过后也不好对人解释。

    最后想到了另外一个赌,直接赌钱!这个一本万利的事儿!

    她只要了解了赌的规矩,就可以靠灵识来偷窥!只要不是碰上牌技非常厉害,能临时换牌什么的高段数老千,她想赢点儿小钱养活自己,还是妥妥的,钱来得又快,又可以归功于运气。

    她只打算在S市的赌场分几天赢个十来万,回头飞到赌城澳门去,玩儿几把大的,赚个几百万,她就非常满足了!

    来到玩儿扎金花的场子时,做荷官的工作人员好像和刑烨挺熟,打趣地问刑烨:“喲,刑哥,你的马子很正嘛!就是看起来不太像你以前喜欢的型啊?你不是一向喜欢——这样的!”那人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比划了一个‘S’的曲线。

    叶晓凡挽着刑烨的手,笑着插话道:“他天天吃大鱼大肉腻了,想换换清粥小菜呗!”

    “咳咳……”刑烨拿出一支烟想点上,却被叶晓凡一把按住,“你要吸烟是你的事,不要让我也跟着吸二手烟。”

    刑烨把烟放了回去,“好吧,那我回头再自己吸……话说,你怎么不劝我别吸呢,吸烟有害健康!”

    叶晓凡淡定道:“害的又不是我,我也不打算嫁给你,你健不健康,早死晚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那人瞪圆眼睛看向叶晓凡,对她竖起了大拇指:“小姑娘,不简单哟!有一手!刑哥这样的男人都能被你驯得服服帖帖的!要不要也来玩几把?”

    “好呀!”叶晓凡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这个很简单嘛,我看了会儿就会了!先说好了,我这个人一向运气好,待会儿我要是赢的多了,你可别不认账哦!”

    刑烨技术不错,兑了一万的筹码,刚才又赢了不少,他把所有赢来的筹码推给叶晓凡,“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的。”

    说完,还凑过来在叶晓凡脸上亲了一口,笑道:“小财迷!”

    叶晓凡一把推开他的脸:“大叔,你该刮胡子了!”

    领子上还印着别的女人的唇印呢,也不知道这张嘴在来见自己之前,是不是刚亲吻过别的女人,叶晓凡有点小排斥,怎么也得让他好好漱漱口再说!

    她居然叫他大叔,刑烨很委屈,“我很老了吗?我才32而已!”

    荷官开始发牌了,“可是人家小姑娘看起来才二十,哈哈!刑哥你本来就是老牛吃嫩草!”

    刑烨不高兴了,扯过旁边一个旁人,凶神恶煞着冷冷地问:“我看起来很老吗,嗯?”

    “不不,大哥,你看起来才二十五!正当壮年!跟这小妹妹看起来非常般配!”

    正当壮年这种词明摆着是给三四五十的老男人用的,对叶晓凡称谓还用‘小妹妹’……这位老兄你会不会说话的!

    刑烨更加不高兴了,一把松开他,对着叶晓凡道:“晓凡儿宝贝,一定要把这蠢蛋的钱赢光光!”

    叶晓凡瞥了他一眼:“你消停点儿,太吵了,我们要开始了。”

    然后,这个世界安静了不少!

    第一局,叶晓凡分到的牌不怎么好,输了。

    旁边那人小赢了一把,抓起赢来的筹码想换个地儿远离刑烨这座煞神,被刑烨瞪了一眼,“嗯?”了一声,他苦着脸乖乖又坐了回去。

    ……十分钟后,他果然输光光了!

    他很高兴地:“哎,这下我不想走也没办法了!”

    叶晓凡看着大约多了三四千来块的筹码,也很是高兴,对着发牌的荷官甜甜笑道:“我就说我运气很好的吧?抑或者说,是小哥你比较照顾我?”

    荷官也笑着回道:“小姑娘这么漂亮,嘴巴又甜,好运和刑哥都照顾着你嘞!跟我可没什么关系?”

    怎么可以对着那家伙笑的那么甜那么灿烂!她对他都没这么笑过!

    刑烨又不高兴了,拉着她起来:“这个没啥意思,我们再去玩儿点大的!”

    叶晓凡那是对着哗啦啦到手的钱高兴,听到要去赚更大的,哪有不同意的,“好啊!不过玩儿大点的会不会有最低筹码限制?这里还不到两万的!”

    “我借你十万先,总行了吧?”其实他更想说给,但叶晓凡肯定不会同意要的,真是头疼。

    别的女人都是想着怎么从他这里抠钱,这丫头倒好,得他苦恼着怎么不着痕迹地给她送钱。

    他也不知道这丫头所依仗的能力到底靠不靠谱,刚才他其实有暗示那个荷官给她放点水的。不过,待会玩儿大的,他的面子就起不了作用了。

    也不知道这丫头到底是依仗什么样的能力,这样自信?难道说,她的异能,还能‘看’到别人手中的牌?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嫖尽渣男[重生]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