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2章 月黑风高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22章 月黑风高更新时间:2016-10-17

    林微在与聂皓天的交锋中,接二连三的出了状况,受这一系列事件影响,林微几天来都食欲不振,甚至耍赖不去食堂吃饭。

    这可急坏了护花使者、准护花使者、后备护花使者们,纷纷过来找郑春花表示关怀。

    郑春花气得差点砸碗,不但自己操劳要帮林美人打饭做牛做马,还惹了这班蠢货:“你们这帮色狼,我也是女的,又不见紧张一下我?”

    209:“237,别开玩笑了。我们一直把你当成我们最亲密的兄弟。”

    “兄你的头。”郑春花用胳膊撞开雷丰:“林美人没胃口。”

    “怎么没胃口了?”雷丰急得抓耳挠腮:“是不是感冒了?”

    郑春花:“怀孕了。”

    “……”居然拿238的肚子来开笑话,雷丰很生气。但郑春花的话却引起食堂一阵哄笑,纷纷鬼马的逗她:“238怀的是谁的娃啊?”

    “我的。”郑春花豪爽大笑:“这个军营,只有我晚上可以睡238,你们就嫉妒吧!”

    “呸,说不定是首长的。”

    “对啊,前晚不是当众亲上了吗?”

    “亲个嘴也能怀孕,我们聂首长真是能人所不能……啊,首长好!”身后突然站着伟岸的聂首长,威严的气场站在身后也压迫力惊人。

    食堂里整齐的立正行军礼:“首长好!”

    “同志们辛苦了,……吃饭吧!”聂皓天的脸皮绝对配得上他的高官厚职,被一队人取笑了一番,也能面不改色。

    梁大生跟着他走到食堂打饭窗口:“老大,还吃得下吗?”

    “我为什么吃不下?”聂皓天的声音冷了。

    “都快要当父亲的人了……”

    “梁、大、生!”

    大生哥捂着脸,漠视首长杀过来的凶狠眼神,悠闲的帮首长摆好饭。

    老大,你就装吧。以你那身手,头脑清醒时还能被醉得找不着北的238强吻?人家扯下你领子,你就把嘴巴凑到人家嘴边去,明显是引人勾搭,送货上门。哼,现在却玩冷傲?

    聂首长今天好像脾气也挺好的,没有怪责,只淡淡的道:“今年新兵营里还有一个女兵。”

    “啊?”首长难道连那个“女中豪杰”237也想染指?

    大生哥双眼亮晶晶的,首长笑眯眯地:“明天让她强吻一下你,如何?”

    “老大,我错了,求放过……”

    首长凶狠,千万不能得罪。

    被惨无人道的训练了7天之后,终于到了周五,可以放假2天,还可以出营玩。当然乐坏了新兵们。

    林微背着背包小碎步的往外跑,冤家禽兽竟然也从大厅走过来。

    聂皓天换了便服,显得比穿军装时多了些柔和。合体的西裤、简洁的白衬衣,高挑的身材,长长的腿,不看脸也能秒杀众生。

    逼不得已与他擦肩而过,林微站定,很恭谨的敬礼立正:“首长好!”

    他点点头,看着她一派规整,眉头皱了皱,从容不迫的去取车。

    切,摆谱。

    林微心里一边咒骂着,一边欢快的跑出去,彩云早就在军区外面等她。一见她出来,立马扑上来一个大拥抱。

    “彩云。”她还喜悦着,彩云却托着她的脸在残阳下照了照:“微微,你怎么黑成这样子了?”

    “怎么?很黑吗?”林微心碎了,靠着侧边一辆豪车的倒后镜便照,不提不觉得,一提才发现,皮肤真的黑了啊。

    “啊,彩云,呜呜呜……这日子没法过了。”

    “是啊,这还怎么过啊。才一周就被糟蹋成这样。以后,还怎么嫁人钓金龟啊?”

    想到钓金龟的事业可能搁浅,彩云悲不自抑。

    而林微想到自己这快要接近包黑子的青天脸,咬牙切齿的:“总有一天,我要切了聂禽兽下面那个来泡酒。”

    “噗……”车里的一个男人笑出声来,从车窗里伸出头:“两位美女,顺风车坐不坐?禽兽出没啊!”

    “顺风给你一巴掌要不要?”林微和彩云瞪了豪车里的男人一眼,牵着手儿到街边等出租车。

    聂皓天坐进车子来,驾驶座上陆晓笑眯眯的向着刚上出租车的林微指:“这就是你千挑万选的独一无二好苗子?”

    “嗯。”他淡而冷。

    “我听到刚才她说:要把你的小弟弟切了来下酒!”

    “……”

    陆晓是掌管情报职能的讯通大队的大队长,和聂皓天除了是上下级之外,更是生死相交的兄弟。是唯一敢在聂皓天面前放肆的人。

    另一边,林微正与彩云一起血拼卖场,她正接受着彩云洗脑:“我给你再说一次啊:单单是涂防晒霜是没用。粉底其实防晒效果更好。你这样,先涂防晒霜,再涂隔离霜,再涂湿粉,再涂干粉……”

    “彩云,你太夸张了。”

    “你这是4层防晒,汗水湿了一层还有第二层,湿了二层还有第三层,湿了三层还有第4层哪……你真的想变黑人吗?”

    “黑人?牙膏?”

    不甘心让自己变成某一个牙膏品牌的林微,回特种兵营的第二天提早了10分钟起床,给自己的脸抹了一层又一层。

    最绝的是她还软硬兼施的把郑春花同学也化了个淡妆。

    哈哈哈,找郑春花同学同流合污,死的时候也有个照应。

    于是,“狼狈为妆”的两个女人,站在淡淡的晨曦下,亮瞎了100多人的眼。不说一直就惹眼的238,就连237今天都多了一丁点儿女人味。

    她是这么想的:既然暂时辞不了职,又不敢当逃兵,那便只有先委曲求全。求全之最重要,当然是保全自己不由白美人变成黑汉子。

    但今天她延续了昨晚的坏运气,居然一早便被最爱抓纪律挑鸡毛蒜皮的光头政委拉出来当众训话:

    “军人不许奇装异服,更不许浓妆艳抹,你们现在像什么样子?你看你这张脸白得,你看你这小嘴巴红得,你看这眼睛大得,咳咳……”感觉自己有点歪题,不太像批评,一本正经的政委再次板起脸:“把脸擦干净,所有化妆品主动上交,写一份3000字的报告,在全军作出深刻反省。”

    “我不上交。”林微不愿意了。军营是不准浓妆艳抹,但她现在确实不是浓妆啊,淡妆啊,淡得像没化一样啊,你个光头佬,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裸装?而且,她就抹了层湿粉,口红、胭脂都没有上,这算哪门子的浓妆艳抹?

    上交化妆品也就算了,那3000字的报告要写得多“悔不当初、声情并茂”,才能拿到全军来作深刻反省啊。

    她从小到大都深谙一个道理,抗争这东西一定要及时,要是当时不反抗,等到命令下达,再作异议便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因此她犟犟的嘟着嘴巴:“政委,我不服!我觉得当兵不是坐牢,我觉得当兵也有美丽的权力,当兵也有人权!”

    政委老头军帽都像气得竖了起来:“但是,军人以服从纪律为天职,当兵的没有顶撞上司的权力!”

    然后,林微便被扔进了这里关了禁闭。

    她呆望着禁闭室高高的唯一的一扇小窗漏进的一点日光,思索着要不要玩一次军营版越狱。

    顶撞两句就关禁闭,政委老头真是丧心病狂。而且只关她一个,春花也化妆了,但屁事都没有。当然,她也不会阴险到希望春花进来陪她。

    只是她突然有点儿怀念聂皓天了,她在他面前那么拽,他最多也就是瞪瞪眼睛泼泼水,但没残忍到关她。

    同样是禁闭思过,但这儿绝对不像武侠小说中的思过崖般总是山清水秀。技术领先了令孤冲时代几百年,但禁闭室却寒酸成这样,林微感到很憋屈。

    仅仅几平方米的斗室,只有一个小窗子开在墙壁的最高处,室内只有一张小木床,床头上摆放着几本书籍,除此之外,便只有憋闷的空气了。

    吃完晩饭,天色全黑,竟然没有灯光,只有窗子一线微光透进。名符其实的关了小黑屋。

    小黑屋紧贴着后山的一座树林,在军营北面一个旮角,屋后虫鸣鸟叫,北风萧索,正是月黑风高杀人夜。

    她翻了个身,思过禁闭这种方式,对乐观的微微来说太小儿科了。只要眼睛一闭,一张,天就亮了。

    不用训练,只负责睡觉,哈哈哈……

    她睡得迷迷糊糊的,却听得地板上似有“咝咝”的声音,开始微小,其后这“咝咝”声变得非常的骇人。

    她警觉的张开眼睛,把身上被子一掀。

    “妈啊,救命……”

    她惊呼出声,掀起的被子居然有一条长条状的物体被抛向外,借着微弱的月光,向外抛出的东西竟然是一条长约1尺的小蛇,正在空中吐着引信,尖尖的蛇牙在空中外露。

    她自幼便是个调皮的孩子,在乡间捉过青蛙、逮过小蛇,她脑里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正巧肚子有点饿,想个办法生个火,就可以享受一顿美味的蛇羹。

    但当那“咝咝”声连绵不绝的从地上逼近她的床边来,胆大如她,还是吓得惊叫出来。一条小蛇可以做蛇羹,但是几十条、上百条蛇,她赤手空拳的,难道还能开一桌全蛇宴?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蛧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